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8章 城市魅影(八)

第58章 城市魅影(八)

        身后是热闹的大排档,眼前是蜿蜒流淌的小溪,岸边垂柳蘸水。

        陆微微靠在一棵柳树下,隔着几排桌子,还能看到宋原。她朝宋原挥了挥手,示意他放心。

        “林夏天小姐,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真是让我太意外了。”陆微微一张口就是淡淡的嘲讽。

        与这边嘈乱的背景相比,那边静得可怕,隔了一会陆微微才听到低低的抽泣声,“……微微,对不起……对不起,真的真的对不起。”

        道歉来得太快原谅她没有做好准备,陆微微一愣:“你喝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主动给她道歉,她是谁呀,女王耶,就算错了被打脸也要说自己是对的。

        “我没醉。”

        “你脑子进水了?”

        “没有。”

        “你打错电话了?”

        “没有,我没有。你听我说。”林夏天几近崩溃地吼了两句,停顿了好一会儿才说,“微微,你还记得吧,我跟你提过的初恋,就算他再渣,我的心里永远有一处角落是留给他的,宋原很像我的初恋,而我的初恋身上所有不完美的地方都在他身上得到了弥补,我就是喜欢宋原。我虽然交过几任男朋友,但我从来没有主动追求过,就在我彷徨犹豫着要不要追宋原时,你和他在一起了。要是别人,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抢,就算抢不到也要拆散。可是,因为是你,我把你当最好的朋友,所以我没有去抢。”

        “呵呵,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你的不抢之恩?”

        林夏天沉默。这里有点乱,陆微微忍不住往僻静处走。宋原见她离开自己的视线范围,招手叫来服务员结了账,大步追了上去。

        又隔了一会儿,林夏天艰涩地开口:“我承认我不怀好意,我故意在朋友圈发我们出去游玩的照片就是想误导宋原,我还设置了仅有宋原一个人可见。我知道你们那会正在冷战,他看见之你们后就算不分手,感情肯定也会有裂痕。”

        陆微微:“你不说我也知道。”

        “你知道什么?”

        陆微微没接话,她那边真的很静,静到可怕。林夏天的声音平静中压抑着一丝诡异。这时,宋原追了上来,她捂着电话朝他嘘了一声,又指了指车。

        嘀嗒一声,车锁解开,陆微微悄悄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在宋原的掌心写了个地址。

        只听林夏天继续说:“如果我说,我当初这样做一半存着破坏的心思,一半存着帮你试探宋原感情的心思,你信吗?”

        陆微微滞了滞:“我不信……”

        林夏天呵呵一笑,自嘲道:“就算我不做那些事,你和宋原就不会分手吗?你想想你们当时的情况,一个是极度缺乏安全感夜里不停说梦话不敢自己睡觉的你,一个是责任感爆棚工作起来连轴转甚至抽不出空来给你打电话的男朋友,你觉得就算没有我,你们就能一直长长久久吗?”

        陆微微一顿,她还在强词夺理,她忍不住说:“我们能不能长久是我们的事,但你干预了你就有了责任。”

        又是沉默好久,林夏天突然痛哭出声:“对不起。我承认我自私,任何事都先以自己的利益为上,可是怎么办呢,我后悔了,该怎么办呢?你真的不肯原谅我吗?”

        陆微微:“你这道歉都没有诚意,哪有打电话求人原谅的?至少得当面说吧。”

        林夏天支吾了一声:“我……”

        “你怎么?”陆微微紧张到胸口都快跳出来,同时以眼神示意宋原把车开快点。

        幸好这个大排档离林夏天的住处不算远,开车5分钟就到了。陆微微轻手轻脚下了车,轻手轻脚关了车门,一边对电话那头说道:“喂?夏天?怎么不说话?夏天?夏天?”

        一连叫了几声无人回应,陆微微愈发紧张,飞奔到林夏天的楼下,等待电梯的日子简直度日如年。

        陆微微和宋原商量着一人上楼一人在单元楼门口堵着,但两人谁也不放心谁,凶手手中可能有利器,今天又恰逢周末,微微手里也没拿枪。

        叮咚,电梯抵达一楼,从电梯里走出两名男子,陆微微盯着他们看了足足有十秒钟。那两名男子一头雾水,但被美女这样盯着看多多少少有些受宠若惊,直到宋原和微微走进电梯,两名男子才离开。

        陆微微盯着按键按了好几次都没按对。

        宋原叹息:“几楼?”

        “10楼。”

        1、2、3、4、5……

        电梯上升的每一秒都是漫长的煎熬,陆微微希望自己是多想,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还是来了。身体抑制不住地颤抖。

        电梯终于抵达10楼,林夏天住处的门半敞着,从外往里看,黑漆漆一片。陆微微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滚滚热泪自眼中流出。宋原缓缓逼近,手刚握住门把手,突听屋里爆发出一阵尖叫,陆微微一马当先推门进去,只见客厅一片狼藉,没有灯,微弱的月光隔着窗帘透进来,只能隐约看到地面上一个人形的凸起。

        陆微微正要上前,宋原拉住她,打开了灯。客厅瞬间刺亮得人睁不开眼,四下环视,并没有发现什么人。所有的门紧闭着,唯一不同的是主卧室的门有一个洞。

        相比较陆微微的感情用事,宋原冷静理智得多,在还不确定凶手有没有离开的情况下,是不能放下心的。他仔细看了下客厅,谨慎地查遍了每个房间,并没有发现有可疑人物。

        最后来到主卧室门前,陆微微轻轻扣了下门:“夏天,是你在里面吗?我是微微,你现在是安全的吗?”

        支呀一声门被缓缓打开,陆微微推开门,只见林夏天光着脚坐在地板上,头发散乱,全身剧烈地抖动着。

        陆微微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刚伸手碰了林夏天,她突然剧烈地尖叫:“走开啊!走开!”

        陆微微轻声:“人呢?”

        林夏天捂着脑袋一副接近崩溃的模样。

        陆微微抱住她:“夏天,你告诉我,人呢?”

        “跑了。”

        “我去追。”陆微微顾不得许多,夺门而出。

        宋原哪放心她自己一个人,匆匆丢下一句:“不要给任何人开门。”碰地一声关上了门。

        陆微微心想,这个小区一层只有一个电梯,他们刚才上来时没发现可疑人,难道凶手走的是楼梯?如果是楼梯的话,那应该还没跑不远。

        陆微微和宋原乘坐电梯下去,走到单元楼门口,举目一望,一个黑衣人影迅速地朝东北方向跑去。

        然后跳上了栅栏,翻墙而去。

        由于离得较远,宋原和微微追过去时,黑色影子早就不知道跑到哪个方向了。

        陆微微正要翻墙去追,宋原叫住她:“你在这看着,我去追。”

        陆微微:“这不是你的工作啊。”

        “好好在这看着脚印。”宋原脸色沉着,轻松翻过栅栏,这就是腿长的优势。瞬间融入夜色中。

        陆微微喃喃自语:“你有我跑得快吗?”她心有不甘地想跟过去,又怕脚印被人破坏,她打开手电筒照过去,路面是泥土,呈现出一连串清晰的脚印,有深有浅,这个鉴定价值可大了。

        陆微微脸上总算露出了一点笑容。

        宋原早就提前给局里打了电话,几分钟后,十几辆警车在小区门口一字排开了。

        周杨跳下车来问微微:“宋原呢?没跟你在一起?”

        陆微微指着某个方向,急得似乎快要哭出来:“他追凶手去了。傅队,你快派几个人支援去。”

        傅支队说:“一定一定的。”他瞧微微似乎有些焦急,便安慰道,“没事的,只要凶手不持枪,宋处长一般都解决得了。你别看他是学法医的,其实有两下子呢。”

        周杨拍拍微微的肩头:“你和宋原的位置算是互换了,他一个搞技术的去缉凶了,你一个搞侦查的反而留在现场了。”

        陆微微一点也笑不出来,她心里知道不会有什么事,但关心则乱。

        十几束灯光把小区一脚照得亮如白昼,刘敏知一看到成趟的脚印就乐了,蹲下身来开始测量,一边测量一边说:“我看到这个就开心。”

        陆微微说:“刘哥,你现在这测量脚印,我上去看看夏天。。”

        周杨一愣:“夏天是谁?”

        陆微微:“受害人。”

        周杨也跟上去:“你跟受害人认识啊,看你这表情应该是还活着喽?”

        陆微微点了点头,迅速地跑了上去。

        周杨忍不住兴奋:“活口啊,这案子岂不是要破了?”

        陆微微敲了老半天的门林夏天才过来应门,她头发蓬乱,衣衫不整,神情仍处于游魂状态。

        陆微微抱着她:“夏天,没事了没事了,走,我们先离开这里。”

        林夏天怔愣半晌,哇地一声哭出来。

        陆微微抱着她也不敢松手,对周杨道:“你去她的衣柜里给我拿几件衣服吧。小心,别破坏现场。”

        周杨说:“放心。等我勘验完现场给你送过去吧。那个她要住你家吗?”

        陆微微说:“嗯。”

        周杨:“得,你先走吧,好好安慰一下受害人。咱破案的日子指日可待啊。”

        林夏天的情绪不是很稳定,身上也有一些伤口。陆微微通知了她父母以后,带她去医院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市局也派了一位女法医过来,顺便出具了法医伤情鉴定书。

        虽然只是轻伤,但留在心里的阴影恐怕不是一年半载可以消失的。

        从医院出来后,陆微微直接带着林夏天回到了她和宋原的住处。

        林夏天全程无话,一直神思飘忽,身体一直在抖,陆微微搀着她在沙发上坐下,又给她倒了杯热水,轻叹了口气:“没事了,真的没事了。我在呢,嗯,明天你爸妈也会赶过来的,嗯?”

        林夏天还是不答话。

        陆微微叹了一声,给宋原拨了通电话,“你回来了没?”

        宋原:“嗯。我到家门口了。”近在咫尺的声音。

        陆微微一下子跳起来,忽然又想到林夏天,默默地坐了回去。

        宋原打开门,他全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宽松的t恤紧贴在身上变成了修身的,脸色微红,左手拎着一个纸袋,右手拎着一个塑料袋,他目光往沙发上一扫,不动声色地走了进来,把袋子往茶几上一放:“这是她换洗的衣物。周杨托我捎过来的。还有,这是你们的晚饭。”

        陆微微站起来抱了他一下:“你吃了没?”

        “我在外头吃过了。”

        “那嫌犯追上了没?”

        宋原回搂了她一下:“你也不嫌我身上味大?”

        陆微微:“一身的男子汉味,不嫌弃。”

        宋原笑笑:“很遗憾,没有追上。”

        陆微微张嘴想问案件进展怎么样,但看林夏天这个模样又闭上了嘴,转而说:“我和夏天睡客卧,你睡主卧。你先去洗澡。”

        宋原亲了亲她的额头,多想和她情话绵绵,可是不方便,他点了点头,走进主卧室。

        陆微微又问林夏天:“你要不要洗澡?”

        林夏天摇摇头:“你让我静一静。”

        十分钟后,宋原冲完澡出来,站在门口叮嘱了一句:“微微,早点睡。”

        陆微微轻声:“嗯。”

        陆微微把林夏天带到客卧,铺好了床道:“你先睡,我去冲个澡,很快。”

        林夏天点了点头。

        这一夜,陆微微是被林夏天死死抱着睡觉的,这种感觉她很能理解,不敢睡觉,浑身上下充满了恐惧。果然,外表看起来越坚强的人一旦遭受打击脆弱得不堪一击。

        这头的宋原睡得也不是很安稳,只要想到凶手曾经离他那么近,他却没有追上,愤怒、遗憾、自责,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838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