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59章 城市魅影(九)

第59章 城市魅影(九)

        第二天,林夏天的情绪已经稳定许多,加上她父母爷赶了过来,安全感瞬间上升了不少,陆微微问她经过,她除了言语稍微有些混乱外,并没有什么异常。

        陆微微说:“夏天,我们上大学的时候不是还遇到过小偷吗?当时小偷要偷你的钱包被你发现了,你拽着他不让他走,还说要报警,小偷急了,拿出刀来吓唬你,你不是也没被吓住吗?这样想,你就不觉得可怕了。”

        林夏天说:“能一样吗,小偷是不入流的盗窃犯,昨天的那人是变~态强~奸杀人犯。”

        “那他那么厉害不也被你吓跑了吗?你很机灵,在那么生死攸关的关头还能想出办法来给我打电话拖延时间。”

        林夏天看她一眼:“你以为我是为了拖延时间吗?”

        陆微微:“不然呢?”

        林夏天仰了仰头:“凶手毫无预兆地在我身后出现,我就猜到了他就是新闻上报道的变~态杀手,那时我知道自己完蛋了。却因为嘴硬一直没向你道歉,我觉得很遗憾。”

        陆微微:“……所以不是为了拖延时间?”只是死前的忏悔?

        林夏天没有说话。

        陆微微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隔了一会儿,林夏天问:“你是怎么察觉到我电话中的异样的?我都不敢表现出来异样,生怕凶手杀了我。”

        陆微微:“你那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个性我还不了解吗,突然给我打电话找我道歉,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想到最近的连环杀手,心里不放心,所以赶过来看了看。”

        林夏天首次露出笑容:“所以是我的臭脾气救了我?”

        陆微微点头:“很好,不用改,继续保持。”

        林夏天沉默了一会儿,含泪道:“原先是我不对。我在电话里的道歉也是真心的。”

        陆微微含笑回应:“我知道。现在你能说说事情得详细经过吗?”

        林夏天沉默了很久很久,“昨天我和一位男性友人吃完晚饭后就分开了,我自己回家,我刚打开门进去,身后突然冲出来一个人死死抱住我把我扑到在地板上,我挣扎时鞋掉了,他顺手用脚踢上了门,当时天都黑了,我什么都看不清,他把我死死压在地上,又是掐又是拧地开始扯我衣服,我害怕极了,无助极了,我一开始说要给他很多很多钱,他都不为所动,后来我哭着说自己曾破坏过别人的感情,希望他能给我一个道歉的机会。我察觉到他态度有些松软,我哭得厉害,可能也是说得比较诚恳,他就答应了。我跟你讲电话的过程中,他就拿水果刀抵在我脖子上,我调整了很久的情绪才拨通你的电话,生怕你察觉出异样,他恼羞成怒杀我。”

        尽管知道她没事,陆微微听到这里一颗心提了起来:“后来呢?”

        林夏天回想了下:“后来,你不说原谅我,他似乎就很高兴,手劲也松了不少,似乎也掉入了自己的回忆里。我趁他不注意,迅速地跑到了茶几后,茶几旁边摆放着不少家具,我就使着劲朝他砸,趁他闪躲时跑到了卧室,把门锁了。他愤怒地用脚踢了下门,然后就离开了。”

        “现在没事了。都没事了。凶手很快会被抓住的。”

        陆微微抱着她的肩轻声安慰了几句,迟疑了下又问,“那你看清凶手的样貌了吗?多高?多瘦?穿什么衣服?”

        林夏天摇头:“我要看清了他到的脸,他就不会那么轻易离开了。当时我是背对着他被压制住的,即使后来打电话时坐他让我坐了起来,我始终也不敢抬头看他一眼。什么高矮胖瘦啊我什么都不知道。”

        陆微微:“那凶手知道你落单独居,他肯定悄悄跟踪过你才会知道这些,你都没察觉出来异样吗?”

        林夏天摇头:“我要是察觉出来就不会有昨天的事情发生了。”

        陆微微说:“你再想想,肯定有些细节是你没想到的。”

        林夏天想了又想:“我真想不出来。”

        陆微微也不想再逼她,“那你休息会儿,想起来了再告诉我。”

        下午,陆微微到单位参加专案组的会议。

        陆微微将从林夏天那里得到的证词一五一十地汇报。

        负责勘验现场的侦查员点头说:“现场的情况和受害人林夏天所说的情况基本吻合。”

        刘敏知说:“那我来介绍一下凶手的身高体貌特征。根据现场成趟的脚印,基本可以确定嫌犯,男性,年龄25—30岁,体态偏瘦,身高以上,还有,凶手穿的是运动鞋,而且是知名品牌运动鞋啊,鞋底印着品牌的logo,我根据logo和鞋底花纹确定了这鞋得价位在800~1000,也就是说,凶手的经济条件是不错的。”

        陆微微想了想:“这跟上次会议的结果差不多啊。”

        刘敏知说:“上次的结论大部分都是逻辑推测,我再技术巩固一下,大家查起来不是更有底气吗?”

        “那倒也是。”陆微微朝他竖起大拇指,她虽然参与了不少案件了,但很少遇到过有鉴定价值的足迹,现在的罪犯都很狡猾,她在这方面上经验也少得可怜,不由悄声道,“怎么算出来的?回头教教我。”

        刘敏知小声回道:“没问题。”

        陆微微接着道:“那我也说几点巩固一下上次会议的结论。就是凶手在感情方面真的受挫过,他特别希望看到使他受挫的女人向他忏悔,这也是夏天能逃过一劫的原因,但凶手又不打算原谅那个女人。”

        宋原补充道:“刚才你们说的跟上次会议结论差不多。我再补充一点,凶手的住所在绵阳区,或者跟绵阳区有密切的联系。”

        陆微微眨眼:“怎么猜出来的?”

        宋原顿了顿:“我追了凶手几公里,他来回所跑的区域都是在绵阳区,人在受到威胁时本能地都是往自己熟悉的区域跑。”

        大家听完都隐隐的有些兴奋,省厅的大领导说:“大家要记住这每一条线索都是从被害者身上获得的,弥足珍贵,我们决不能再让一个无辜的女性被残忍杀害。”

        周杨说:“凶手已经打草惊蛇了,短期内应该不会再犯案了吧?”

        大家也都这么认为,有几个有胆子顶风作案的。

        会散后,陆微微向刘敏知请教专业问题。刘敏知笑笑:“我还以为你说着玩的,没想到你是认真的。怎么不去问宋原?他也知道得不少。”

        陆微微托着腮:“但是没你专业啊。”

        刘敏知听了很受用,他转身从身后柜子里抽出几张在现场拍摄的脚印图片,一一解释道:“你看,根据脚印是很容易判断男女的。”

        “男的鞋大,女的鞋小啊。”

        “那要是未成年呢?”

        陆微微:“我只知道浅显的一些,所以才来请教你啊。”

        刘敏知解释道:“男人步子间距大,压痕重,有挖痕和甩土现象,女人步伐间距小,压痕比较均匀。”

        陆微微:“那身高是怎么计算出来的?”

        “人的身高和脚的大小是成一定比例的,有个计算公式,套入一下就可以算出来了,但是一般会有一些误差。”

        “那胖瘦呢?”

        “胖子走路容易外八字,步子迈得小,压力面较宽。瘦人走路步子灵活,速度快的话脚印边缘不完整,会比较散乱。”

        陆微微一脸顿悟地点头:“那年龄呢?”

        “年轻人步伐灵敏轻快,中年人沉稳,老年人迟缓……”

        宋原进出了两次办公室都发现陆微微和刘敏知讨论得很热闹,陆微微抬头看他一眼,打了声招呼,然后继续埋头听讲。宋原哂笑,这妮子是觉得法医学知识学得差不多了又开始学别的了?学无止境,尤其是法医学方面,有无数的课题还需要研究。

        宋原走后,周杨用笔戳了戳刘敏知的肩膀,“看见宋原那张铁青的脸没?你完蛋了。”

        刘敏知没搭理。陆微微笑眯眯道:“没事呀。”

        周杨:“怎么会没事?他醋劲大着呢。”

        陆微微说:“跟刘哥探讨问题没事,跟你探讨问题就会有事。”

        周杨说:“是因为我魅力比较大吗?”

        “不是因为你魅力大,而是你废话比较多,他不让我浪费光阴。”

        周杨:“……”

        ——

        林夏天在容城的住处被警方封锁着,暂时还不能住。林父林母也觉得住在宋原这里不太方便,况且自家女儿受了惊吓,需要好好歇一阵子,林父便替女儿向公司请了半个月的假,打算带她回老家休养一阵子。

        下午下班回到家,宋原开车送林家三口去机场。

        路上,林母不住地道谢。

        陆微微回过头书说:“阿姨,你不用跟我客气,在私,我跟夏天是好朋友,在公,也是义不容辞。”

        林夏天:“就是啊,不用跟她客气。”

        林母:“你这孩子这么大了还这么不懂事。”

        陆微微目光放在路况上,突然有些感慨,有爹妈就是好啊。她也曾经这么不懂事。

        林夏天下了车,拖着行李箱绕到副驾驶位,说:“微微,你别下来了。我知道案子还没破呢,你们忙去吧。”

        陆微微按下车窗:“好,那有事给我打电话。”

        “嗯,拜拜。”

        陆微微目送她走远,感慨:“劫后余生啊,我现在想起来还觉得这一切好不真实。”

        宋原调转车头,“亏得你了解她,亏得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子。”

        陆微微伸了个懒腰靠在椅背上:“是啊,她很幸运。”打了个呵欠,“昨天我就没睡着,整夜闭着眼想案子。”

        “我对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宋原转头看她一眼,“一个年少时留下心理阴影不敢独自睡觉的女人和一个刚刚留下心理阴影的女人能睡得着才怪。”

        陆微微反驳:“我现在没那么胆小了好吗?自己勉强也可以睡。只是夏天在我旁边严重地勾起了我的回忆。”话锋一转,反问,“那习惯了抱着女人睡得宋先生有没有睡好觉呢?”

        “没有。”宋原很坦诚,“一夜空虚寂寞冷。”

        陆微微:“哈哈……”她闭上眼,“唉,真的好困。”

        宋原说:“你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瞧你黑眼圈都重了。”

        陆微微忙捂住眼:“真的吗?”

        “嗯。”

        陆微微大受打击:“回去我要敷面膜。”

        因为宋原一句无心话,陆微微脸上贴着面膜,仰头靠在沙发上,“天天跟一群糙汉子在一起,风里来雨里去,再不注意保养我就沧桑了。我一定要敷完再睡。”

        宋原把卧室空调的温度调整好,“敷多长时间?”

        “20分钟吧。”

        宋原表示怀疑:“你觉得你能坚持敷完吗?”

        陆微微头一倒,靠在他肩上:“似乎不太能。我先睡一会儿,20分钟后你叫醒我。”

        20分钟后,陆微微果真睡着了,宋原替她摘掉面膜,扔进垃圾桶里,又拧了条湿毛巾给她擦了擦脸。他刚把她抱起来,她就醒了,嘴角噙着得意的笑。

        “宋先生,辛苦了。”

        宋原:“不辛苦,宋太太。”

        陆微微哼一声:“什么时候把名分给我落实一下?”

        宋原:“你想什么时候就什么时候,我随时待命。”

        “想得美,没有钻戒鲜花,休想。”陆微微看了眼时钟,才20:30

        宋原把她放到床上,凉被往上一拉:“睡觉。”

        “嗯。”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8584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