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61章 城市魅影(十一)

第61章 城市魅影(十一)

        陆微微提前坐上车,扯过安全带扣上,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解开安全带。

        这时,宋原正好上了车,陆微微兴奋地说:“宋原,你看看这个安全带扣,方形的,像不像死者腰部的那个方形印记?”

        宋原低下头看了看,露出微笑:“还真是。”

        “所以死者是在车里遇害的?”

        宋原沉思片刻,让安全带扣抵在自己的腰部,身体放松地往后一靠,对微微说,“来,我们来还原一下现场,你掐住我的脖子,整个身体使劲压过来。。”

        “真的要试?”陆微微扑上去,双手掐住宋原的脖子,双手施力的同时,身体也用力压制住他。两人上半身贴得严丝合缝,她的胸~部紧紧贴着他。宋原目光微微向上,就能看到她浓密的睫毛、挺翘的鼻尖,白皙泛红的脸,看得出来她是真用了力。

        作为受害者的宋原盯着陆微微,眼里带笑。

        陆微微气得捶了他一下:“你倒是配合我一下,表现出受害者的样子啊。还有,受害者都不挣扎吗?”

        宋原屈指弹了下安全带说:“不好意思,这样暧昧的姿势,我没办法表现出受害者的模样。”明明就是受益者。

        陆微微笑骂:“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啊。”她坐了回去,调整好坐姿,“那换你来。”

        话音刚落,宋原的手就移到了微微的脖子上,这么纤细的脖颈,他两手环住还有剩余,他倾身,大半个身子都压在她身上,垂下的目光里暖意融融。陆微微的脸不可抑制地红了。

        正在这时,上厕所回来的周杨拉开车门,猝不及防地看到这一幕,捂着眼睛往后退,嘴里直呼辣眼睛。

        陆微微囧,要知道,他们的初衷真的是纯洁的。

        周杨回到车上,从后视镜里看了看道貌岸然的宋处长,又看了看正襟危坐的陆微微,打趣:“老大,我以后再跟着你们是不是不太方便?”他都快修练车万年灯泡了。

        宋原舒服地靠在椅背上,语声轻淡:“你想多了。”

        陆微微忙解释:“我们刚才是在还原凶杀现场,确定了死者是在车里被害的,她腰部的方形印记就是车上的安全带扣所形成的。”

        周杨低头看了看安全带扣:“还真是啊。凶手在车里杀人,凶手难道是出租车司机?”因为最近出租车司机性~侵、杀害顾客的案子还蛮多的,他不由就想到了出租车司机。

        宋原道:“碎尸案一般都是熟人作案。因为凶手和死者有极为密切的联系,受害人一旦死亡,首当其冲的怀疑对象就是凶手,他不得已只能分尸、抛尸、藏匿,让所有人都找不到尸体,让警方无法确定死者身份。就像上次的谢明洁一案,我们确定了死者的身份后,怀疑对象就只有她的男朋友和同父异母兄长。”

        周杨哦了一声:“那本案也是熟人作案了。”

        宋原:“目前倾向于这个。”

        多亏于现在的高科技,圈定了死者的年龄和身高后,再将死者的dna输入失踪人口库进行比对,不到半天的时间,死者的身份已经确定下来。

        死者贾梦红,27岁,大明市人,失踪时间7月18日。

        专案组对贾梦红的家庭关系和社会关系连夜展开了调查。贾梦红是个家庭主妇,社交圈比较窄,家境中等,长相中等,不功不过地过着,没有什么仇家。唯一令人诟病的就是她婚内出轨,她的丈夫谢伟强得知后坚决要离婚,但两人因为在财产分配问题上无法达成协议,谢伟强起诉至法院,法院还未开庭。

        谢伟强是警方第一个怀疑的人。

        大明市公安局连夜提审了谢伟强。

        谢伟强得知老婆死后,而且还是被分尸的,神情万分惊恐,惊恐过后,又明显地松了口气,这下没人和他抢家产了,而且他们还没离婚,查出凶手后,他说不定还能获取赔偿,他定了定心神,说:“我和我老婆分居都一个多月了,这一个月连面都没见过,就连她失踪我也是听我岳母说的,我还以为她跟情夫跑了呢。”

        审讯谢伟强的同时,宋原检查了谢伟强的车,他车上安全扣的形状根贾梦红腰部的痕迹不符。

        宋原又检查了谢伟强的家,他家中的地砖跟贾梦红背部的形状也不符。

        基本已经排除了嫌疑。

        放走谢伟强后,警方又提审了贾梦红的情夫王云江。贾梦红闹婚变后,和情夫也闹僵了,他也有杀人动机。

        王云江长得高大白净,跟黑不溜秋其貌不扬的谢伟强比起来,简直是天仙下凡,也难怪贾梦红要出轨了。就是王云江似乎有些胆小,被警方带进来后一直坐立不安。他的种种表现反倒被警方认为是畏罪心理。

        王云江在听到贾梦红被分尸后,整个人都不好了,结结巴巴地重复了一句:“分尸?是谁这么残忍?”

        民警没答,问道:“7月18日那天你在干什么?”

        王云江一颤:“你们在怀疑我?”他大喊冤枉,“我没杀人啊,我杀她干什么?杀她对我有啥好处?你、你们可不能冤枉好人!”

        民警说:“你乖乖说实话,没有人会冤枉你。”

        “我……”王云江正要答,身后的门突然响了,在这静谧压抑的审讯室内有些压抑,王云江腾地站起来,一下子磕到审讯椅前的木板上,重重跌坐了回去。

        天光透进幽暗的审讯室,陆微微走进来,悄悄合上了门,手里还拿着警棍。

        王云江被吓得不轻,揉揉膝盖:“你、你们这是要干嘛?”

        陆微微把警棍往桌子上随意一放,心平气和地坐下来:“不用在意我,你继续说,如实说。”

        王云江如坐针毡:“你们这是要干嘛啊?”

        楼上,宋原在监控室看了一会儿,缓缓摇了摇头,“分尸不是一般人能干得了的,凶手要有极强的心理素质。这个王云江一看心理素质就不行。对了,他有车吗?”

        民警摇头:“他自己没车,但这人脸皮厚,隔三差五地去借别人的车。”

        宋原顿了下说:“他不是凶手。我倒是有些想法,今天太晚了,明天专案组会议上再说吧。”

        ——

        7月份是雨季,这两天淅淅沥沥的小雨就没断过。从市局出来后,宋原给省厅负责连环杀人案的专案组打了个电话,“你在凶手的基本条件中,再加入这样一条,凶手在7月18日前后来过大明市,凶手很有可能自己开车去的,而且在大明市开过房。加上这两条,应该很好查吧?”

        对方问:“宋处长怎么知道的?”

        宋原说:“先按我说的办,详细的回去再说。”

        宋原挂了电话,微微一笑:“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可以破案。”

        陆微微和周杨双双激动:“你的意思是杀害贾梦红的凶手就是我们要找的连环杀人案的凶手?”

        “不错。”

        陆微微:“怎么说?”

        宋原摸摸她的头:“已经很晚了,我们先吃饭,回去再说。”

        陆微微:“你觉得你不说出来,我有心情吃饭吗?”

        宋原妥协:“好吧,那就告诉你。”

        ——

        大明市公安局会议室内。

        “死者贾梦红的丈夫和情~夫都被排除了嫌疑,现在还没排查出新的矛盾点,也许,凶手和死者有隐形矛盾呢。”

        宋原:“昨天已经说过了,死者贾梦红的社交圈比较窄,没什么仇人。既然熟人作案基本排除,我们何不把凶手放在陌生人作案上?”

        一位侦查员说:“陌生人作案?死者当天和朋友去逛街,和朋友分手后她就失去了踪影,连她开的车还停在商场门前的停车场。我们查了监控也没能确定她的去向。”

        宋原说:“死者自己有车,那肯定不会打车了,可是尸体检验证明死者是死在车里的,想要把一个大活人塞进自己车里可不是容易的事,我觉得死者是被诱骗至车上的。”

        “那什么人能把她诱骗至车上呢?”

        “这个问题我们先略过。我来说说我的看法。”宋原双手交叠,沉稳开口,“我怀疑本案的凶手跟容城市的连环杀手是同一人。”

        一语既然出,语惊四座。

        众人纷纷发问:“有什么证据吗?本案跟连环杀人案的作案手法、作案地点、侵害方式完全不一样啊。”

        “有一样的地方。只是不明显而已。”宋原接着说,“第一,大家都知道,分尸、碎尸一般都是熟人作案。我们排除了熟人作案,一个陌生人或者说和死者不太熟的人为何要分尸?这样做费力不讨好,而且有时候做得越多越容易暴露,那凶手为什么要这么做?或许凶手比较变~态,或许是仇恨女性,也或许想掩饰以前的罪行。

        第二,死者私生活混乱,这一点跟孟行行、袁晓棠等受害人如出一辙。

        第三,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被警方发现过一次,他出于惧怕不敢作案,但又控制不住杀人的*,于是改变作案方法。甚至希望贾梦红的尸骨被野兽撕得粉碎,这样一来,就永远也不会有人发现了。

        第四,连环案的凶手上班时间灵活,他完全有时间跑到几百公里远的大明市作案。排除所有的不可能,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那也是真相。昨天晚上我已经给省厅打了电话,现在就等着那边的消息反馈吧,如果连环杀人案破了,本案应该也就破了。”

        当天下午,宋原和微微本来打算回省城的,一场猝不及防的暴雨降临至大明市,不间断地下了一夜。路面积□□,高速也封了,他们只好暂时滞留在宾馆。

        在宾馆什么也做不了。周杨整个人瘫在沙发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外面仍是狂风暴雨,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

        周杨看了一眼,说:“下吧下吧,可着劲下吧,最好等雨停了,我们一回到省城案子就破了。”

        “希望如此吧。”陆微微打开电视,找了一圈,最后定在某综艺节目上。

        周杨伸了个懒腰:“我说,宋~处,你和微微什么时候结婚啊?我好提前缩衣节食,把红包给你们准备好。”

        “你是有多穷,一个红包还得缩衣节食?”陆微微转着遥控器,目光漫不经心地放在电视上。

        宋原目光含笑:“微微没意见的话,等案子破了就结。”

        陆微微继续把玩着遥控器,故意问道:“那如果我有意见呢?”

        宋原抽走她手中的遥控器:“你有什么意见?”

        “我……”陆微微刚想说,宋原又来了一句:“有意见保留。”

        陆微微:“……”

        周杨:“哈哈,微微,你被吃定了。”他跳起来,从抽屉里拿了副扑克,“来来,我们打牌吧。”

        陆微微拒绝:“不玩,我要看电视。”

        第二天,三人就坐车离开了大明市。大明市这边仍是阴雨连绵,省城这边却是艳阳高照。三人回到省厅,已经过了下班点,夕阳下的省厅办公楼格外规整气派。

        走廊上,刘敏知笑着迎过来:“还以为你们还得再被暴雨困几天呢,没想到突然就回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正要给你们打电话呢。”

        周杨笑嘻嘻地说:“什么事?公事还是私事?”

        “当然是公事。”刘敏知神情一肃。

        刘敏知还平常做什么都是不疾不徐的,鲜少露出这副表情。陆微微看得心口一跳:“那个变~态不会又杀人了吧?”

        “怎么可能?”

        “那就好。”

        “你们不在的这几天,上头又给安排了任务,我给你们交待一下。”刘敏知边说边走进办公室,宋原三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周杨一屁股坐在椅子里:“已经下班了,还交代什么公事啊。明天再说。”

        刘敏知当做没听见,从桌上拿起数沓文件交给宋原:“你这两天出差,工作积压了不少,都放到我这里来了。你回头好好看看吧。”

        宋原翻看了几页,都是尸体检验委托书,淡笑:“看来又有得忙了。”

        刘敏知看了微微一眼,调侃:“是啊,你再这么忙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抽出时间结婚。”

        陆微微摇头失笑:“你和周杨老是拿这个开我玩笑,我和宋原不急的。”

        刘敏知又拿出一沓文件来甩到周杨怀里:“这是你的。”

        周杨胸口遭遇重重一击:“哎呀,好疼。”

        陆微微白他一眼:“装吧你就。”

        周杨捂着胸口:“我没装啊,这些文件都是人命堆积起来的,虽轻若鸿毛,但在我心中重如千斤啊。”

        三人纷纷鄙视他。

        刘敏知又说:“后天有个重要的会议,每人都得出席,不得请假。”

        “知道了知道了。”周杨点头如捣蒜。

        宋原放下手中的文件,拿着微微的杯子走到饮水机前接了杯水,问微微:“喝水吗?”

        陆微微:“我要喝热水。”

        宋原喝完水:“我去给你接。”

        周杨左看看右看看,老刘还在这交待事情呢,这两人就旁若无人地秀气恩爱了?

        刘敏知又说:“还有,我们省新招录了一批法医,过一段时间可能要来省厅培训。宋原,厅长说了,这事由你主持。”

        宋原接了杯热水,眼里带笑:“我知道了。”

        刘敏知又交待了一些日常的行政事务,周杨不耐烦地踢了下他的椅子:“你有完没完?”

        “最后一项,案子破了,省厅决定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案件侦破,后天还要开庆功宴,你们一定得去啊。”

        周杨一愣:“哪个疑难案件破了?还得开新闻发布会?庆功宴当然要去。”

        刘敏知笑道:“就是让我们最近两个三个月来一直疲于奔命的、寝食难安的、咬牙切齿的连环强~奸杀人案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905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