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64章 微微一笑(终)

第64章 微微一笑(终)

        周末,陆微微在家里大扫除,窗帘、沙发巾、床单等等通通换下来,放进洗衣篮里。她在清理书房时,在书房的抽屉里发现了宋原提前买好的钻戒,底下还压着购物小票。她做贼似的看向门口,失笑片刻,宋原去外地出差了,怎么可能会现在回来。她轻手轻脚地将钻戒取出来试戴了下,尺寸刚好,非常完美。

        陆微微自我欣赏了半天,又拿出手机刷刷一连拍了好几张,发到家族微信群里炫耀:“好看吗?”

        陆婶婶:“好看。”

        陆笑笑附和:“好看好看——别误会,我夸的是戒指。”

        陆凯:“人比戒指好看。”

        陆叔叔:“日子选好了?”

        陆微微:“没有呢,宋原瞒着我买的,被我发现了,他还没求婚呢。嘘,不准告诉他。”

        陆微微叮嘱后几分钟,宋原就收到了她戴戒指的照片,附带聊天记录,背叛者自然是陆笑笑。

        宋原托着下巴欣赏了一会儿,一股淡淡的愉悦涌上心头。该怎么求婚确实是件麻烦事。

        陆微微将戒指放好,手机突然响了,是林夏天发来的消息——微微,我今天回容城,2点下飞机,你过来接我呗?

        陆微微看着一团乱糟糟的家,揉了揉脑袋,拿起车钥匙,直奔地下车库。

        林夏天在家休养了一个月,整个人容光焕发,还长了不少肉。

        陆微微说:“我看你状态不错嘛,看来已经调适过来了。”

        林夏天嘴硬:“我压根就没怕过,只是单位不好请假,我正好借此机会请个长假歇一歇。”

        “哎呦。”陆微微拖长了声调,戏谑,“我还以为你有了心理阴影白天也不敢独行呢,这才抛下一大堆家务来接你。早知道这样,我还不来呢。”

        林夏天抱胸:“让你接是你的荣幸,多少人排队等着接我呢。”

        “这个荣幸,我真承受不起。”

        林夏天笑了笑。

        两人互开了几句玩笑,陆微微神色一敛,说:“说点正经的,新闻想必你也看了,那天挟持你的男人叫秦涛林,他会盯上你,是因为看到了你的微信朋友圈动态。”

        林夏天吃惊,摘下墨镜:“怪不得我对他没印象呢。”说完苦笑,“我跟微信朋友圈八字不合,不仅因为这个和你吵架,还因为这个差点丢了命。戒了戒了,以后再也不玩了。”

        陆微微:“因噎废食也不好吧。低调点就行了。”

        林夏天这回倒没有反驳,忍了忍:“我被秦涛林吓到了,我可不可以向他索要精神损失费?”

        陆微微:“当然可以,他不差钱。”

        “那就好。”林夏天顿了会儿,有些不怀好意道,“我觉得你也应该去劝劝安静,她在朋友圈还经常炫富呢,哪天被人盯上了绑架勒索怎么办?”

        “你就别闲吃萝卜淡操心了。人家自有分寸。”

        林夏天微微一哼:“我们现在去哪啊?天太热,我都不想下车,要不去你家吧?”

        陆微微想也不想否决:“我不要,你还惦记着我家宋原呢。上次带你去我家也只是权宜之计。”

        林夏天瞪大眼:“谁惦记他了?八百年前的事,你翻出来和我吵也就算了,竟然以为我还惦记着他?我又不是脑子进水了。现在就算你不要他了,我也不稀罕。”

        陆微微踩下刹车:“明明是你错了,你哪里来的理直气壮得底气?”

        林夏天一滞,神色微恼:“我也只是装做理直气壮而已,其实心虚得不行,你非得给我拆穿吗?就不能给我留个面子?”

        陆微微笑了,看得出林夏天经过上次那件事后有所改变,竟然知道服软了。她忍不住道:“还不算没救。”

        ——周杨依旧在相亲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相到最后他已经麻木了,连见都不愿意见了。可是缘份总有奇妙之处。

        某天,周杨外出执行任务时,经过十字路口时,恰巧遇到一个骑自行车的姑娘被车给撞了,肇事司机当场就跑了。拥有5.4绝佳视力的周杨瞄了一眼就把肇事车车牌号给记了下来,然后利落地跳下车,给被撞的姑娘做了下简单的急救,姑娘伤得不算很严重,不过最少也得休养一个月。

        姑娘看着他一身帅气的警服:“现在得警察还懂医啊。”周杨分没多解释,拿出手机分别打了110、120。

        那天天气非常的热,周杨给姑娘撑了半个小时的伞,救护车才赶过来。

        周杨拿笔写下肇事车车牌号以及自己的手机号交给姑娘:“我是目击者,有需要可以给我打电话。”

        那天是8月10号,温度最高达到39度,天气燥热得没有一丝风。这一天对周杨来说跟往常的每一天并没有什么不同,除了热了点。他是当警察的,帮助的人、救助的人多了去了,是责任也是本能,他并不会刻意把这种事放在心上。

        然而那位姑娘不这样想啊,在医院休养的日子,既无聊又漫长,她闲着没事就给周杨发微信,打电话。

        周杨大部分是没时间搭理的。(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姑娘不是他的菜,他喜欢温柔贤惠型的,那姑娘一看外表就不是他的理想型。)

        最后,周杨被打扰得烦了,带着一丝故意说:“其实我的本职是法医。”

        他是想吓走那姑娘,谁知对方又惊又喜地说:“你!是!法!医!?我看过《大宋提刑官》、《法证先锋》等等等等,真的好酷的!”

        周杨一脸大写的黑线。这姑娘真是不走寻常路。温柔贤惠的女人怎么会看这么血腥恐怖的电视剧呢?绝对不是他的理想型。坚定以拒之。

        那姑娘不肯放弃,发生车祸半个月后,就出现在了周杨面前。周杨:卧槽!这彪悍的姑娘,竟然休养半个月就生龙活虎了?绝对不是温柔贤惠型的,更加坚定以拒之。

        纠缠了半个多月,发生了一件令周杨彻底心软的一件事。那天,周杨依旧在外出任务,勘验一起交通事故得现场,

        那姑娘围着周杨不肯走。

        周杨说:“姑娘家家得你能不能矜持点?”

        姑娘说:“你这么矜持,我只好不矜持了。”

        周杨:“老子不是矜持,不是矜持,是对你没感觉,行不行?你这样严重地耽误了我们工作。”

        姑娘装作没听到。

        周杨又吓唬她:“你这是扰乱执法,我们可以拘留你。”

        姑娘说:“真的呀?那你拘留我吧。正好我可以熟悉一下你的工作环境。”

        周杨暴走:“我工作地点不在看守所。”

        姑娘抿嘴笑笑:“哦,那警局里的人都是你的同事吧,我正好可以跟他们打听打听你。”

        正值雨季,三天两头下雨,那天也没例外,好在下得不大。

        蒙蒙细雨中,那姑娘给周杨撑着伞硬是不肯离开。自己被淋湿了也不在乎,额前的刘海被雨水打湿,映得一张小脸煞白,她说:“那天你替我撑了半个小时的伞,我也要替你撑伞。你为我挡骄阳,我为你挡风雨。”

        妈的。周杨快被感动死。遥想当年,他也见过似曾相识的一幕,宋原的追求者也曾在雨中为他撑着伞不肯离开,宋原是怎么做到无动于衷的?他怎么一下子就心软了呢?

        周杨想来想去,觉得他比宋原善良。

        善良的周杨接受了姑娘的拳拳爱意。

        这天,宋原和微微恰好在家休息。周杨打过来电话:“老大,微微,我们去山顶露营吧?”

        宋原看了眼微微,微微点头如捣蒜:“好啊好啊。好久没出去玩过了。”

        一伙人都是行动派,说去就去。宋原开一辆车,带着微微、周杨、周杨媳妇白映映。刘敏知开一辆,带着老婆、儿子和女儿。

        花了两个小时抵达目的地,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山上气温比较低,空气沁凉,山林葳蕤,仿佛笼罩着一层薄雾。

        陆微微裹着宋原的大衣,从头兜到脚。

        “微微,是不是冷?”周杨盘着双腿坐在地上。

        “嗯。”

        “喝点酒就不冷了。”周杨给她倒了一杯白酒。

        陆微微无语了半晌,调侃:“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

        周杨哈哈一笑。

        宋原从后备箱拿出提前买好的食物,在微微旁边坐下来。

        小雅见状跳过来,挤在宋原和微微中间:“我要坐宋叔叔旁边。”

        刘敏知摆出家长的威严:“你个小电灯泡。给我过来。”

        小雅撅了撅嘴。陆微微揉了揉她的小脑袋:“没关系,我和宋原都习惯了某个大到发光发亮的电灯泡,突然换成这么小一个,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周杨:“……”

        白映映说起她和周杨的初识:“我当时被车撞了,浑身痛得要死。周杨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不停地给我讲笑话。”

        陆微微笑道:“所以你感动了?于是对他一见钟情?”

        白映映摇头:“没有的事。我痛得要死,他给我讲笑话,我一笑,浑身更痛了。但是我也不好意思打断他,免得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其实心里在想,这哪里来的二百五,给我急救时动作挺专业,难道不知道不能笑吗?”

        众人哈哈大笑。周杨觉得特别没面子:“那你怎么死缠烂打的?”

        白映映做了个阿弥陀佛的手势:“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周杨很郁闷,本来以为找个媳妇可以帮他,谁知道媳妇是帮着被人损他。惆怅了一会儿,他突然又乐了,这丫头也就是嘴上说说,给他撑伞时的深情模样他到现在兜清清楚楚记得。

        陆微微托腮:“缘份到了挡也挡不住,所以千万不能将就。”

        白映映附和:“说得对。”

        吃完饭后,宋原在支帐篷,陆微微裹着大衣坐在石头上撑腮看着,头顶上万里苍穹,星空璀璨,四周大开大合,视野开阔。如此迷人的景色呀。

        宋原三两下搞定,朝她招手:“好了,过来吧。”

        陆微微慢慢走过去,趴在宋原背上,附到他耳边说:“我老公真帅。”

        宋原咳了一声,转过身来抱住她,轻刮了下她的鼻子:“又撒娇。”

        陆微微偏头:“撒娇有好处吗?”

        宋原说:“有。”

        “什么?”

        “给你做免费的天然暖炉。”

        陆微微:“……”

        陆微微爬进帐篷里,抖开被子宋原在外边和刘敏知说了一会儿话,也走了进来。四周空旷,风声烈烈。陆微微靠在宋原怀里,语气不幽怨:“我把被窝都跟你暖热了。”

        宋原低下头,吻了下她的耳垂,声音散漫:“是吗?那我把你散发的热量给你补回来?”

        “走开了,好痒。”陆微微咯咯直笑,拿开他的手,“我们看星星。”

        “好,看星星。”宋原微笑。帐顶敞开,灿烂的银河,无尽得星光仿佛就在触手可及得地方。宋原拥着她,像是得到了全世界。

        清后来,陆微微迷迷瞪瞪睡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被宋原叫醒:“起来看日出了。”

        陆微微眯了两分钟,摩挲着穿上衣服,走出帐篷,四下热热闹闹的,天还是黑的,四周一片雾茫茫的,树木影影绰绰的。

        宋原过来牵她的手:“走,我们去那边。”

        陆微微揉揉眼:“刘哥和周杨他们呢?”

        宋原:“他们看他们的,我们看我们的。”

        陆微微笑了,她刚睡醒,声音还有些沙哑:“嗯。”

        陆微微甜蜜地靠在宋原肩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都是些无关要紧得琐事。讲真,他们之间的对话鲜少这么没营养。大约又等了十几分钟,山边透出一道亮光,像是直直的一条线,青松翠柏得模样被勾勒出来,往下俯瞰,平日壮阔雄伟的城市高楼在脚下如蚂蚁一般,影影绰绰的。

        拨云见日,霞光万丈。

        陆微微用手挡了下眼睛,“好亮。”

        宋原偏头看她,她白皙的侧脸被霞光映得通红,挺翘的鼻子可爱而娇俏。在这一片璀璨的霞光里,宋原抬起她的下巴,倾身吻住了她的唇。

        没有太浓烈的交缠,只是唇与唇相贴,稍倾。宋原微微退开。

        陆微微抚了抚唇,笑得荡漾:“我以为你不会在公共场合吻我?”

        宋原:“以前是不会。”他喜欢独处时的亲昵,可以尽情享受和回味。他顿了片刻笑说,“我怕我不亲,你就会主动亲过来。”

        “……我哪有那么不矜持。”

        宋原看着她,眼神像是在说:一直很不矜持。当然,只是在他面前。

        陆微微气哼哼地说:“原来你也怕丢脸啊。那你怎么不赶快求婚,不怕我等不及了抢在你前头把钻戒买了吗?”

        “怕,当然怕。”宋原嗓音里满满得笑意。

        太阳还在慢慢慢慢地往上爬,天光自脚下一点一点铺上来,照亮了一片山林。在这灿烈的曦光中,一道微弱的星芒猝不及防地映入微微的眼帘中。

        陆微微屏息。

        宋原眼神无比认真,说:“微微,明天、明年、将来的每一天,你愿意陪我一起迎接朝阳吗?”

        陆微微眼眶微红,她等这一天等了好久:“有几个选项啊?”

        宋原眼里漾出笑意,炽热的目光把太阳生生比了下去,他说:“有四个选项,我愿意,我很愿意,我非常愿意,我非常非常愿意。”

        陆微微嘴角翘起,故意道:“没有我勉强愿意这个选项吗?”

        宋原忍住笑:“那也是愿意。”

        陆微微想了想说:“那我也给你四个选项,我爱你,我很爱你,我非常爱你,我非常非常爱你。”她眸光湛亮,“你选哪个?”

        宋原毫不犹豫选择:“当然是第四。”

        陆微微傲娇了:“第四是什么?我忘了。”

        宋原笑如春风:“微微,我非常非常爱你,只爱你,至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陆微微抱住他,笑容娇俏:“那我也愿意,非常非常愿意。我愿意天天年年,岁岁月月,朝朝暮暮与你一起迎接晨曦的到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199745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