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有正义与你不可辜负 > 第67章 时光与你(三)

第67章 时光与你(三)

        宋原和陆微微认识三个月后,两人正式交往。

        很多人问宋原为什么不找女朋友,其实原因很简单,现在的女生大都很娇气,什么情人节,七夕,恋爱周年纪念日,生日,圣诞节之类的通通要过,恨不得找个二十四孝男友,他毕业后要当法医的信念十分坚定,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而他的职业注定了他没法将全部的身心投入到这些情爱之中。她们只看得到他帅气的外表。可连《法医学》凶残级别只是小儿科的书都不敢看,又怎么能接受得了他刚解剖过尸体转身又去抱她们呢?而且他的职业是法医,不可避免地会在生活中提到相关话题,他不想自己刚一张口,得到的回应是尖叫声。找个心灵与自己契合的女友实在太难。

        宋原一直觉得太过娇气的女生不适合他,而微微……坦白说,微微从外表上看来很娇气,吹弹可破的肌肤,白嫩无暇的双手,下巴微扬时看起来颇有几分骄纵,看得出来是被娇宠长大的女生。不过喜欢上了,一切都变得不重要。

        在决定交往后。宋原心里也有些荡漾。

        陆微微有些黏人。

        她只要没课就会跑去找宋原,有时会陪着他呆在实验室,两人都没课的时候一块去图书馆,傍晚则一块跑步。偶尔周末的时候会去逛街,可以说,两人一天中有二分之一的时间黏在一起。

        习惯了单身的宋原一时还真有些不适应,好在陆微微大多时候很安静,偶尔有些小任性也无伤大雅,去他的课上旁听并不是为了腻歪,而是很认真地做着笔记,私下里还会跟他探讨。

        宋原看她一眼:“你真的要考法医学系的研究生?”

        陆微微说:“对呀,你以为我说着玩的?”

        宋原知道微微做这个决定跟她的父母有很大关系,可是她的父母希望她这样吗?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他觉得有必要和女朋友认真地探讨探讨。他正色道:“我不建议你学这个,当法医会很辛苦,常常要在酷暑或是严寒里一呆数个小时甚至更长,你见过全身长蛆腐烂溃败的尸体吗?你见过臭气无比的尸体吗?你见过高度*像气球一样全身膨胀难以辨别模样的尸体吗?还有尸蜡化的尸体,全身像打了肥皂一样触摸滑腻。如果你非要学这个的话,你可以留在学校执教。那样会轻松一些。”

        陆微微摇头:“一线法医才有成就感,我想和你并肩作战。”

        女朋友的情话来得太突然,而且她的想法太天真。宋原面皮动了动,道:“总之,我不建议你当法医。”

        虽然他并没有表达出过于强硬的立场,但陆微微从他一连串的反问句里听出了强烈反对的意味,她耸耸肩:“那好吧,我再想想。”陆微微不再坚持,她从这段恋情里得到了太多太多,那种久违的温暖的爱,还有安全感,在宋原面前,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

        宋原对女朋友如此的嬗变也感到意外,愣了一下,莞尔:“不懂你为什么对法医如此热衷。”

        陆微微抱住他:“谁让我老公是顶尖的法医人才呢。”

        宋原一时只是笑。

        又是一年寒假。宋原在平阳市公安局实习。

        陆微微拖着行李箱回到家中,弟弟课业正紧张,住在学校。家里冷冷清清的。她把自己扔到床上,给宋原发了条微信报平安,发了会儿呆,叔叔打电话过来让她去吃饭,刚挂了电话姥姥又打电话让打电话过去住几天。她洗了把脸,换了身衣服去了叔叔家。

        第二天,陆微微又去了舅舅家。从父母逝去的那天,她就有了心理阴影,怕黑,不敢独自一个人呆在黑暗里。她躺在床上发微信给宋原:“干什么呢?”

        没隔多大会儿,宋原就打电话过来:“我现在就在容城。”

        陆微微跳起来:“容城哪里?”

        “我刚下高速。”

        陆微微嘿嘿嘿:“是来找我的吗?”

        宋原:“嗯。”

        陆微微笑得甜蜜:“那我把地址给你发过去,我在家等你。”

        “嗯。”

        晚上,两人一起吃饭。

        陆微微点了一份豆花面,拿着勺子往上浇了好几勺辣椒。

        宋原觑她:“你放那么多?”

        陆微微挑起两根面条:“我以前经常来这吃啊,这里的辣椒一点也不辣,很香哦。”

        宋原似笑非笑:“是吗?”

        “嗯。”陆微微吃了两口,把碗递到他面前,“不信你尝尝。”

        宋原尝了一口,感觉火蹭蹭地往嗓子眼冒,他偏过头咳了一声:“我有没有告诉你我也在这里吃过几回。”

        陆微微装不下去,赶紧喝了一大口冷饮:“那你还吃?”

        宋原抽了两张面纸:“不是要陪你恶作剧?”

        陆微微忍着笑:“那我谢谢你的配合。”

        宋原笑而不语。

        陆微微又道:“我自己在家呆着好无聊。”

        宋原:“你有驾照吗?”

        “没有。”

        “那就趁着假期没事去考吧。早晚要考的。”

        陆微微点头:“那也行。”

        两人吃完饭出来,在附近散步,陆微微把头发放下来,“你看我这样好看不?”

        宋原:“好看。”

        陆微微:“好看,你怎么不亲我?”

        宋原:“……”

        陆微微还要再说。宋原神色微恼:“你闭嘴!”到底能不能矜持一点?什么主动权都被她占了,男人的尊严往哪里放。

        陆微微:“我……”

        宋原逼近她,毫无预兆地吻了下去,抵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她的小舌头冰凉丝滑,像滑溜的泥鳅抓都抓不住。深吻了好一会儿,宋原放开她,气息微微不稳:“我送你回去。”

        陆微微心满意足地点点头。

        宋原把陆微微送到楼下就离开了。舅舅家就在六楼,陆微微没等电梯,自己爬上去了,刚进门表姐唐雅君神秘兮兮地问她:“刚才那人是谁?男朋友?”

        陆微微:“嗯哼。”

        陆微微想逛街,宋原在电话那头说:“后天周末,我如果休息的话就陪你去逛。”

        陆微微:“你有准吗?”

        宋原:“我有准,案件没准。”

        说了等于白说。

        周末,宋原没有如约而来,想当然肯定是又有了突发事件。人能管住自己,但管不了罪犯不是?陆微微心里虽失落,但也能理解。算了,还是同堂姐一起逛吧,谁知堂姐一句话呛了回来:“男朋友不能陪你才想到我,我才不屈就呢。”

        陆微微:“……”

        基层法医……简直一言难尽,宋原忙到飞起。

        假期接近尾声,陆微微连他的人影都没看到过,这就是找一个工作太忙的男朋友的弊端。她给他打电话十次有八次他是接不到的,虽然每次忙完后都会立即给她回过来,但是听着他嗓音里遮不住的疲惫,陆微微听到背景里川流不息的车声,真是有些心疼:“你现在还在外头?”都冻麻了。他也没同陆微微说太多,往靠背上一靠,点了支烟,淡淡道:“刚从案发现场回来,正在回去的车上。”

        陆微微说:“那啥,那你休息吧,我先挂了。”“微微。”他低唤了一声,“当警察很累的,你确定要考警校?不再考虑考虑?”

        陆微微:“那你不也是干这行吗?”

        宋原:“那不一样,你是女生。”

        陆微微:“瞧不起女人是不是?”

        “不是。”他吸了口烟,有些烦躁,人有时候真的矛盾,自己做这份工作又苦又累没觉得怎么,但如果女朋友又苦又累他会心疼,她是该被捧在手心里的。可她有自己的理想,他知道自己不该干涉,算了,随她吧。她开心就好。

        宋原岔开话题:“明天是情人节,想要什么礼物?”

        陆微微:“想要……你。”

        又被撩了。宋原咳了一声:“好吧,我明天把自己打包给你邮递过去。”

        陆微微只是笑,两人又简单聊了几句,她便挂了电话。

        宋原靠在车里,没一会便睡着了。

        第二天,陆微微简单收拾了几件衣物,背了个黑色的双肩包去了火车站。容城到平阳的高铁还没开通,坐火车需要三个小时。陆微微算了一下,她大概五点左右能到平阳,在候车室等了一会儿,头顶响起广播:“各位旅客您好,从容城开往平阳的rxx列车晚点……”

        竟然晚点了。

        候车室的暖气开得很足,陆微微穿着羽绒服有点热,她拿出手机给宋原发了条语音微信:“我大概五点半左右到平阳,你能不能来接我?不能接我就自己打车过去。速回速回。”

        陆微微没等到宋原的速回,她背着包上了车,列车飞快地穿过一个又一个站点,天地间一片暮色朦胧。

        出了车站,天已擦黑,陆微微打宋原电话还是没打通,她叫了出租车,拍了下车牌号给宋原发了过去,刚坐上宋原就打过来电话。

        “嗨。”

        “你现在在哪?”略带焦急的声音。

        “我在出租车上啊。”低头看了眼表,“一会就到你们单位楼下。”

        宋原舒了口气:“我在门口等你。”

        正说着话呢,司机突然一个紧急刹车,陆微微由于惯性往前一栽,啪一声手机摔在地上。

        司机骂了一声:“操,乱窜的电动车!”

        陆微揉了揉脑袋,拾起手机:“摔关机了。”

        司机师傅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苹果手机不是很贵吗,这么不禁摔?”

        陆微微笑笑:“手机没事。”这个手机还是她高考完以后爸爸给买的,想不到一晃眼,竟然过去这么久了。手机其实已经不太好用了,只是她一直不舍得换,看着那部手机,真真切切感受到了什么叫物是人非,看着朦胧的夜色,她突然变得伤感起来。

        而那头的宋原因为电话突然中断,再次拨了过去——已关机。

        他又试了一次,还是关机。

        宋原一颗心突突直跳。

        宋原之所以这么敏感,是因为平阳最近一个月连发生了三起强/奸杀人案,被害者死前都曾坐上一辆带着套牌的出租车。

        他盯着微微发给他的图片看了一会儿,记下车牌号,给相关部门负责人打了电话托对方查一下司机的电话。对方说:“系统出了点故障,可能得稍等一下。”

        “好。”宋原挂了电话。

        等待的时间,宋原再次尝试着拨通她的电话——还是关机。

        拨拨拨不停地反复地拨——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shir!

        已经过去二十多分钟了。正当他焦躁不安时,手机突兀地响起来,是师父打过来的电话:“城南河边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你跟我一块去看看。”

        宋原心跳都快停了。

        下了勘察车,老远就看到围起的警戒带。宋原掀起警戒带走过去,只见一具女性的尸体躺在隔岸上,上身穿了件蓝色的羽绒服,下半身是赤/裸的,衣裤胡乱地盖在□□,鞋子散落在一旁,长发披散下来挡住了整张脸。

        身材跟陆微微很像。

        宋原骤然停下了脚步。

        走在前头的师父诧异地回过头来:“怎么了?”

        宋原深吸了口气,问派出所的民警:“死者身份确定了吗?”

        民警说:“死者叫林小筠……”

        宋原低低地应了一声,稍微缓过劲来,刚才吓得心跳都快停了。这时,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本地号码。他接通。

        “我是微微。你在哪里啊?”

        听到她的声音,宋原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他反问:“你在哪里?”

        “我刚到你单位楼下。手机没电了。”

        “我现在走不开,市局往东三百米左右有个家辉旅馆,你先去那里。我忙完了就去找你。”

        “哪边是东?”

        宋原叹气:“你面朝市局,右手边就是东。”陆微微哦了一声:“那你什么时候忙完?”

        “快的话三四个小时,慢的话得六七个小时。”

        陆微微撇嘴:“好吧。”

        宋原想了想又叮嘱:“乖乖的,不要乱跑。”

        “嗯。”

        宋原忙完后已经是十点了。他敲响了2203的门。陆微微蹦蹦跳跳地去开门。门外的宋原沉着一张脸:“你连是谁都不问就开门?”

        陆微微:“……”一时激动忘了。用得着火气这么大吗?眼珠一转,搂住他的脖子挂在他身上,轻轻吐气:“生气了?冲我摆脸色?”

        宋原:“……”她这样他还怎么气得起来?他冷静下来,温声解释道:“最近平阳发生了好几起强/奸杀人案,我打了无数个电话却怜惜不上你,你能体会那种忧心如焚的滋味吗?你能体会我接到通知说是城南发现一具女尸时心跳骤停的滋味吗?微微,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

        这还差不多,陆微微跳下来。等等,宋原又把她拉回来,柔声:“你还没吃晚饭?”

        陆微微哼一声。

        “走,我们出去吃。”

        陆微微一秒变脸:“外面有什么好吃的?”

        “去吃烧烤吧,你不是爱吃吗?”

        陆微微躺下来:“现在不爱吃了。我不饿。困了,睡觉。”

        “真不去?”

        “不去。”

        宋原看着她。她明明很想去的,是体谅他辛苦才突然改变主意的吧。有时候任性起来让人咬牙切齿,懂事起来又令人莫名觉得心疼。一把拉她入怀,铺天盖地的吻落下来。

        陆微微气喘吁吁地推开他,挑衅:“你还有力气吗?”

        宋原眼眸一深,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

        陆微微别开脸:“不闹了,我困了,要睡觉。”宋原咬牙切齿地盯着她看了会,翻身躺了下。

        成功拐到一份情人节礼物,陆微微心满意足地回到学校。

        最近一阵子,演员王凯因为《伪装者》和《琅琊榜》而大火,陆微微刷微博和网页到处能见到诸如“这辈子睡不到王凯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或者“如何睡到王凯”。

        深夜,陆微微趴在寝室的床上,想了半天给宋原发了一条短信:“这辈子睡不到宋原还有什么意义?”

        嗯,就是故意撩他,哈哈。

        而另一头的宋原在收到这条短信后再也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半晌,突然笑起来,拿出手机打下一行字:“我会让你的人生变得有意义的!”

        陆微微:“(๑>؂<๑)”

        早在两年前,宋原的父母就在容城买了套房子,最近才开始装修。宋原打算带微微过去看看房子。

        陆微微一脸警惕地看着他:“你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吧?”

        宋原:“……”他的本意是让微微过去看看,两人商讨一下装修风格,但陆微微这样善意地提醒他,他如果没什么想法好像对不起她呀。他双手环胸:“当然有目的,让你的人生变得有意义。”

        陆微微:“咳咳。”

        最后还是去了。

        新房里连张床都没有,陆微微表示真的不能做什么呀。

        宋原笑着提示:“其实地板更刺激的。”

        陆微微:“……”

        宋原比较忙,这位大爷除了付钱外,几乎啥都不管,想管也鞭长莫及,都是陆微微在跑装修,虽然天天两头来回跑,事情又琐碎,她却忙得甘之如饴,她太渴望有一个家了,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她和宋原的家,一想到那个画面她就幸福得想哭。房子装修差不多后,她又去选窗帘、选家具,小到家里的一些小摆件,巨细靡遗,处处可见用心。

        装修完毕后,难得休假一回的大领导宋原来“视察”。陆微微表现了热烈的欢迎,带着他从客厅转到浴室、厨房,再到次卧、主卧,其实在装修的过程中陆微微就发过照片给宋原看,宋原唯一的意见就是——微微喜欢就好。

        陆微微喋喋不休地说着将来的规划:“我们的厨房我可不打算把它当成摆设,因为我不会做饭,所以你、要、学。”她笑吟吟地看着他。

        宋原说:“好。”

        陆微微说这话不过是过过嘴瘾,他怎么会有时间做饭呢?

        “还有客厅和卧室的一些小摆件,好看不?”

        “好看。”

        又来到卧室,陆微微说:“卧室的窗帘我选的是温暖的黄色,看起来有没有很温馨?”

        “有。”宋原每一次回应都很简短,但都是真心实意,此刻阳光正好,满室曦光,风轻轻拂动窗帘,陆微微站在窗前,笑得一脸灿烂。

        宋原慢慢走上前,陡地拉上窗帘,密密地遮住窗外的风景,但日光极盛,仍有薄薄的曦光隐约照进来。

        陆微微慢半拍道:“干什么?”

        干什么?此时天时地利人和,不做点什么简直对不起自己。

        陆微微反应过来,迫不及待地跳到宋原身上,两腿牢牢圈住他的腰:“有没有想我?”

        宋原托着她的臀部往上一颠,将她抵在门板上,逼近她,气息危险:“你说呢?”

        陆微微一撩头发:“你不说谁知道啊。”

        宋原从刚才见到她的那一刻起心头便已微漾,偏偏陆微微又是肢体擦蹭又是语言撩拨的,他哪还忍得住,低头狠狠吻住她的唇,舌头探进去,搜刮所有的蜜汁浸液。

        陆微微也很顺从,仰起头,将一大片雪白的脖颈留给他肆意发挥。宋原一边吻着一边卷起她的上衣,轻车熟路地解开她的内衣暗扣,握住一掌饱满,喉咙里发出满足的喟叹声。

        这就是外人眼中的禁欲系男神,往往禁不住陆微微三言两语的撩拨,他不是对感情不热衷,只是人不对。人对了,感情也可以炽热如火。

        认识三个月开始交往,交往四个月又同居,这真的只是水到渠成的结果。

        事后宋原还嘴欠地说了一句:“这下人生圆满了吧?”心满意足的某人从头到脚都写满了愉悦。

        陆微微只是笑,她调整了下姿势靠在宋原怀里,长直发如瀑布一样散落在背后,纤秾合度的身材,凝脂一般雪白的肌肤以及一双修长美腿,简直从头到脚无一处不美。因为欢爱,全身染上一层淡淡的粉色。

        宋原气息不稳,年轻总是贪欢,于是又来了一次。陆微微从头到脚趾都不想再动。

        陆微微靠在宋原怀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难得宋原没有谈工作和学业上的事,话题一直在这个家上面打转,从装修谈到将来每个房间的用处,再谈到同居,然后是见公婆,再然后是结婚。

        每一个细节他们都勾画好了,只要按部就班地一一实施。谁曾想时事变化太快,年轻总是气盛,幸好转了一圈又回来了。

        那一天阳光很好,一切还是原来的模样。

        【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8926/20155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