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马江湖 > 第7章 黑*道高手

第7章 黑*道高手

        官道之上,一辆马车正不紧不慢的行驶,赶路的车夫昏昏欲睡,车内一老两少却聊的热火朝天。

        “师傅,你刚刚说的江湖三大圣地,真的有那么厉害吗?咱们锻剑盟的盟主,竟然只是神兵阁的外门弟子!”出声的少年,正是当日赌剑淬火的徐姓小厮,当日张供奉发现他铸造方面天资聪颖,提点一番后,果然大有长进。日前已收为徒弟,正要回盟内报备。

        “没错,这三大圣地独立于黑白两道,地位超然。能进入其中的,都是武功高绝,技艺超凡之人。切不论那虚无缥缈的蓬莱岛,就说神兵阁和那药王谷,都是要有先天境界或者相对应的大师级技艺,才能加入的。咱们盟主虽然拜神兵阁长老为师,学艺多年,却也卡在铸造大师的门槛上,好久没再进一步了,所以也难以加入神兵阁内门。”张供奉看着面前的两个稚嫩的少年,继续讲述着江湖和锻剑盟的故事。“虽说如此,咱们盟主在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好汉了,一拳一脚打拼出锻剑盟的基业,在雍州二十八镇枝开叶散,扎下根基。如今行走江湖的,那个听到咱们锻剑盟,不说一声好。”张供奉讲的有些激动,面色潮红。

        “那张叔,你刚刚说的黑白两道,又是怎么划分的呢?”提问之人,正是少年天生。受张供奉之邀,天生打算加入锻剑盟,此时正随张供奉一起去联盟总部。

        “这江湖之中,抛开之前讲的三大圣地等中立势力外,共分为两大阵营。一是以道门为首的白道;一是以魔门为首的黑道。黑白两道相互倾轧多年,势同水火。”

        “魔门?是坏人组成的门派吗?”徐小厮听魔门之名,便感觉其中不是什么好人。

        “江湖,又岂是非黑即白的。恐怕白道之中,也有鸡鸣狗盗之辈:黑道里面,也未必没有忠肝义胆之人。”也许是受前世教育影响,少年天生的想法总是有一股反抗精神。

        “天生说的,倒是和三大圣地的一些观点不谋而合。但是这些话拿到外面,可不要轻易说出来,会招惹麻烦的。如今道门势大,又与当今朝廷结盟,被尊为国教。道门各脉的高手,都被册封为天师,极为显赫。”张供奉眉头微皱,对少年叮嘱道。

        少年知道这是为自己着想,自然点头称是。却觉身后异响,伸头到马车外看去,只见后方几个身穿公门捕快衣服的大汉,正策马狂奔。

        少年向前方远望,并未见有其他人,正疑惑这些捕快,所为何事如此匆忙。只听头顶一阵烈风,自己马车顶竟跳下一人,与几个捕快战成一团。这几个捕快明显是江湖好手,手持锁链、铁尺、判官笔等捕快常用的武器,舞的是呵呵生风。可从自己车顶跳下的这个神秘人更是身手了得,以寡敌众竟不落下风。

        几个捕快身下骑着高头大马,具是骑术了得之辈。一边与神秘人混战,一边操控马匹,渐渐竟形成合围之势。神秘人身单体薄,看面相不比少年大多少,每每都要施展轻功跳起,才能与马上捕快向斗,一时也是捉襟见肘。侧耳一听,远方又是一阵人马奔袭,知对手援军已到,也不恋战。仗着自己身形瘦小,竟施展轻功从包围之中解脱出来,从袖中取出一物掷向众捕快,飞速后退。

        捕快见神秘人掷来暗器,心知来着不善,手中铁尺一挥,将其重重击落。谁知这一击正中神秘人下怀,那暗器被重击后,立刻在空中爆炸,放出剧烈浓烟。众捕快被浓烟所迷,口鼻刺痛满眼流泪,一时间人吼马嘶,混乱异常。就连远处马车上的少年几人,也被波及,连打了几个喷嚏。

        好在官道上地野开阔,通风顺畅,呛人的浓烟很快就被风吹散。等众捕快勉强睁开被浓烟熏红的双眼时,那里还看得到神秘人的踪迹。只听马蹄隆隆,己方的大队人马已经到齐,却也是徒呼奈何。

        几个捕快吃了个大亏,数日追捕的艰辛付之东流,下次想抓到这条大鱼,还不知要追多久,心中郁闷可想而知。看不远处马车上,两个毛头小子还在伸头看着,心知刚才的丑态被人看了个正着,心下更是不爽。走到马车前便是一顿呼呵。

        “你们几个小贼,包庇朝廷钦犯、与黑道魔头同流和污,可知罪吗?”捕快趾高气昂的喝问。

        少年刚欲搭话,却被马车内的张供奉拦了下来。张供奉从怀中掏出锻剑盟的供奉令牌,向捕快示意了一下,不卑不亢的答话。解释了自己等人一心赶路,并不知道何时被那神秘人搭了顺风车。

        捕快见是锻剑盟的供奉,身段也放低了许多。草草询问了几句,也心知与这几人无关,便示意同僚放行了。

        一行老小,再度上路。老车夫却再不敢昏昏欲睡了,赶车时眼睛睁的溜圆,还不时往马车棚顶瞅,刚刚的神秘人对老人家震惊不小。车里两个小伙子也是兴致勃勃,讨论刚刚混战两班人马的功夫。

        少年自从得到系统相助,在秘境里面吃了不少天材地宝,也练了玄铁剑法这等绝学。虽然在秘境中,与大雕过招实力依然悬殊,但也自觉武功长进不少。可今日再看这场战斗,以自己的实力恐怕连这其中任何一名捕快,都难以取胜。更别提那与众捕快相斗的神秘人了。那神秘人不知何时趴上自己马车,竟无人发现,最令人惊讶的是看他的长相,竟比天生大不了几岁,实在是令少年羞愧。

        “这些捕快,并非平日所见在衙门中当差的那些;而是来自六扇门中。”张供奉望着马车外,已经模糊不见的人群,向两少年讲道。“这六扇门乃是朝廷组建,专门监管武林秩序的组织。手下众多捕快缉拿武林败类,黑道恶人,纵然是白道门下有为非作歹之人,也会由他们逮捕。”

        “这群捕快刚刚看腰牌,都只是铁牌铜牌的人物,身手却也如此了得。真不知这被追捕的黑道少年,是何人物。”

        经过这个插曲,接下来的路程倒是一帆风顺,没几日,几人边来到一处露天矿场,从远处便能看见其中巨大的漏斗形深坑,一圈一圈人工开凿的痕迹犹如一个巨型的漩涡。

        “这就是咱们锻剑盟的总部所在吗?好大一个坑啊,这旁边堆积的,都是铁矿石吧。”徐小厮很是好奇,抓着自家师傅问东问西。

        “没错,这就是咱们锻剑盟的总部了。当年盟主离开神兵阁独自打拼,在此地发现了极易开采的露天铁矿,便以此为基业,建立了锻剑盟。”张供奉神采飞扬的回答着。

        矿坑边不远,便是一大片建筑群,俨然一个微型小镇。张供奉领着两个少年向正中心一个高大的建筑走去,府门上写着锻剑盟三个大字,正是一行人的目的地,锻剑盟总部。叩门,开门的小厮明显认识张供奉,热情的开门引路,安顿马匹,将几人接到府内。

        “大老爷正在会客呢,张爷您先稍等,我一会就去通报…咦,大老爷已经出来了。”

        顺着小厮的目光,天生看到一个高壮的中年人正在厅堂门前,身后跟着一老一少。那老人身材干瘪,穿着破旧衣裳像个老农,其貌不扬。那少年却仪表堂堂,衣着华丽。细看少年容貌,很是面熟。

        这少年,竟是昨日官道之上,与众捕快激斗的黑道神秘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174/19075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