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不良保镖 > 第九十二章:潜规则不妥协

第九十二章:潜规则不妥协

        马秘书回头朝着陈耀兵报以微笑,然后退开门,伸手示意他们进来,宽阔的办公室明亮几净,这个办公室的面积甚少要比孙兴的要大上一倍,办公室打扫的十分干净,陈设简洁,办公室里摆放着一张红衫木做成的办公桌,在后面有一排摆满各种书籍的书架,在书架角落摆放着两盆绿意盎溢的青松,树干弯曲的十分独特。

        陈耀兵一眼扫过这些东西把目光落在了坐在办公桌后的老男人身上,尽管头发已经花白了不少,但是却两眼有神,额宽明亮,但是坐在那里身上就有一种让人敬畏的压迫感,只有长期身居高职,手握权力的人才能培养出来的气质。

        “徐院长,陈耀兵同学来了。”马秘书站在陈耀兵和秦妙涵的身前说道。

        早在进入办公室之前秦妙涵就悄悄挣开了陈耀兵的手臂,毕竟等会要见的是学院最高的领导,院长大人外加党支部书记,这样的动作也未免有些儿戏了。

        徐德志穿着一身简单的休闲装,点了点头,本来严肃的面孔露出一丝笑意:“小马,你带这位同学去招待室坐回吧,我也话要单独和陈耀兵聊聊。”

        徐德志说的当然是被陈耀兵硬拖着来的秦妙涵,马秘书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秦妙涵,她可是早就提醒过陈耀兵了徐院长只要见他一个人,他自己非要把自己的女朋友带过来,现在弄的这么尴尬也不是她的错。

        “这位女同学,我们去隔壁吧,我替你冲一杯咖啡。”马秘书脸上依然带着和煦的笑容向着秦妙涵说道。

        秦妙涵现在也有些尴尬被陈耀兵拖到院长办公室,可是别人明确表示要和你陈耀兵单独交谈,把我当什么了?

        秦妙涵给了陈耀兵一个白眼,转身跟着马秘书走出了办公室。

        “这能怪我吗?这老家伙要和自己单独聊天莫非有什么不良企图,等会要是他敢对我说一些肉麻的话,我肯定不会念及他是个老人,一定一拳打掉他的牙齿。”陈耀兵在心里如此想到。

        “坐吧!”待秦妙涵被马秘书带走后徐德志满脸笑容的伸出手示意陈耀兵坐下。

        陈耀兵也不客气直接坐到了这位学院一把手对面的一张椅子上,毫无其他学校见到领导的紧张和压迫感。

        陈耀兵拿出兜里雪茄香烟自己抽出一支含在追里,又微微起身递给徐德志一支,徐德志明显一愣,恐怕学院里敢这么从容给自己发烟的学生只有陈耀兵一个人吧。

        徐德志接过雪茄香烟放在了一边,却细细打量起了陈耀兵,徐德志人到晚年却喜好上了面相之术,但见面容普通稍微比一般人长的好看,行为不羁世俗,却印堂方正,眉毛修长尾向上,双眼有神,颧骨上拔,一看就是掌权大贵之人。

        在徐德志暗中观察他的时候,陈耀兵已经坐到了椅子上双腿翘着二郎腿,正享受着口中价值不菲的印巴雪茄香醇的味道。

        陈耀兵面前白烟袅袅,遮住他那张硬朗秀气的面孔,徐德志下意识皱了皱眉头,但是却没有阻止他的行为。

        “你就是陈耀兵!”徐德志开口问道。今天早上徐德志就接到了司徒振的电话,关于陈耀兵保释出来的消息。

        “恩。”陈耀兵配合着点了点头回答道。

        “我看过你的入学资料,你以前在荆棘花高中就读?”徐德志看着面前一份翻开的一份资料问道。

        荆棘花高中?陈耀兵思忖肯定是秦中良给他假造出来的身份和经历,徐德志现在还这样询问自己看来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比起在黑.道上打打杀杀陈耀兵还是更加喜欢现在这种游走在各色女人之间的充满乐趣的生活,陈耀兵点了点头:“恩,我以前在荆棘花就读,我的老师是刘老师,是一位非常尽责又充满感姓的漂亮女老师。”

        荆棘花高中那么多老师你难道全部都认识?而且陈耀兵说的姓氏可以说是最普通常见的。

        “哈哈……”徐德志突然笑了起来,缓缓将摆放在桌面上的包裹着蓝色夹子和透明塑料的资料夹盖上,突然停止笑意一脸威严的说道:“陈耀兵,我觉得我可以亲自推荐你去表演系学习,你将来肯定能成为一个大明星。”

        陈耀兵狐疑的看着这个老家伙,不知道他兜里卖的什么样,怎么突然说翻脸就翻脸。

        “哼!”徐德志冷冷哼了一声道:“你是秦中良安排到学校里来的,这一切我都一清二楚,你以为我老眼昏花手下人做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清楚了?”

        陈耀兵没想到老家伙都快要退休了还对学校这些领导的小动作掌握的如此清纯,见自己的谎言被揭穿,陈耀兵也不脸红,冷冷道:“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说的,如果没有其他事情,那我就先走了。”

        陈耀兵决定先入为主,如果让徐德志牵着自己的鼻子走,那自己就完全陷入了被动,陈耀兵我行我素哪里管你是什么院长什么书记也好,有话哭说,别搞这么多虚伪表面的东西,说着陈耀兵假意要起身。

        “等等。”意料之中徐德志制止住了他的行为,徐德志表情有些不好看,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难对付,根本掌控不了。

        陈耀兵坐回到椅子上,伸出手指轻轻的在面前的桌面上敲打:“院长,你不会就是想叫我来听你揭穿我的身份吧?有什么事情就摊牌的说,我陈耀兵可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

        徐德志没想到陈耀兵年纪轻轻心思却如此的上道,换了另一种开口的方式问道:“那对于你殴打学院领导孙兴一事,你有什么解释?”

        陈耀兵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看的徐德志这个老狐狸也心中迷惑,打伤学院领导居然还敢如此放肆,难道真的以为有秦中良当靠背就目中无人了?

        “院长大人,您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物,你说的话不仅代表了您自己,也代表了整个学院和整个领导班子,而且您说的话具有公信力,上次我还看你在滨海经济报上说了一番话登上了头版头条,所以没有证据,请您不要随便污蔑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陈耀兵的话中微微带着一丝冷意。

        徐德志何如人也,书香门第,从工作开始仕途一帆风顺,知道爬到了滨海艺术大学院长的位置,在重点大学有着自己的行政单位,论起他的地位算的上是厅级干部,什么时候有人能在自己面前如此说话。

        “啪!”徐德志怒目圆睁,一脸怒气,手掌一下子拍在坚硬的红杉木做成的桌面上,震耳发聩。

        “陈耀兵,你要注意你现在在和谁说话,你打人的事实学校里谁不知道,而且还有保安室录下的视频资料,你难道到现在还想抵赖?”徐志德拿出自己身为院长的威风想要吓唬一下陈耀兵,杀杀陈耀兵的锐气。

        “呵呵,可笑。”陈耀兵脸色一沉,虽然对面是个老家伙但是陈耀兵也丝毫不想给这种倚老卖老的人好脸色,如果你肯和声笑语和我谈,我还能考虑一下,但是现在么,我还真不想给你面子。

        “学校里的人都知道了?我看恐怕是校方的恶意引导吧?有人亲眼看见我把孙兴打了?还有保安室的录像只有我从孙兴办公会走出来的图像而已,谁能证明他是我打的,我现在已经从警局保释出来了,证明你们没有确切的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要随便诬陷人,否则我有权利提起诉讼说你徐院长不注重威信血口喷人对我进行诬陷!”

        陈耀兵满嘴跑火车的说道,徐德志被气的双脸涨红却反驳不出来一句话,因为陈耀兵句句属实,他们手上确实没确凿的证据能直接证明陈耀兵打过孙兴。

        徐德志在职场官场混迹几十年了,还真没遇到陈耀兵这种无赖的人,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在怎么说自己是院长也应该给自己一点面子吧?可这个陈耀兵眼中哪里有自己?

        徐德志握紧的拳头突然又松开了,身子一软直接靠在了背后的真皮椅子上,仿佛一时间苍老了许多。

        “如果没有事情,那我就要告辞了,我一分钟几十万上下可不能跟你在这里耗着。”陈耀兵转身欲离去。

        “等等,我……我可以帮你。”徐德志身体仿佛没有了力气一般,说起话来也没有平时流利和笃定。

        陈耀兵转身看着这位奇怪的院长,道:“你?帮我什么?我可不是断背山,我陈耀兵大男儿顶天立地,铁血丹心,我可不愿意被你潜规则。”陈耀兵一副绝对不像恶势力低头的模样看着徐德志严肃的说道。

        徐德志有些哭笑不得,还真不知道陈耀兵的想法如此天马行空,把自诩:天地悠悠,清白我心的徐德志气的够呛。

        徐德志无奈的看了他一眼,道:“我说的是关于孙兴的事情。”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61/36419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