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不良保镖 > 第九十六章:暴力教育家

第九十六章:暴力教育家

        见陈耀兵不答话,谢小雪连忙低声道:“大叔,我求求你帮帮我好不好,只要你这次帮我,我就把你偷我内裤的那张照片删了。”

        陈耀兵惊喜道:“你说的可是真的,可别想欺骗我这个纯情少男。”

        谢小雪用力点了点头:“只要你今天帮我好好教训他们。”

        “喂,你们的废话说完了没有,那位大叔这里没有你的事情,快点走开,等下伤到你我可不会付医疗费。”那个留着莫西干头戴着一副阿甘墨镜的嚣张青年忍不住出声喝道:“你还真把你这里当成菜市场了。”

        陈耀兵趋步向前,站在他的面前,脸上一沉,叼着烟,比流氓样陈耀兵说第一,谁敢说第二。

        “小子,跟前辈说话注意一下你的态度,态度决定你的人生,你是哪条道上混的,报个名出来,如果认识的话老子就放你一马。”陈耀兵昂着下巴,一副嚣张到了顶点的模样,丝毫不把眼前这个打扮时髦的混混放在眼里。

        “我艹,你还跟我装逼?老子是樱花路的小侯爷还没见过有人这么牛b,你算哪根葱,说话居然敢这么冲?”带着阿甘墨镜的青年怒道。

        哎呀!龚少养的话刚说完陈耀兵一脚已经踢在了他的肚子上,突然出手,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这位小侯爷已经弯下了腰,脸庞肌肉一阵抽搐,变得铁青,痛苦的捂着肚子。

        “你……你居然敢偷袭老子!”

        陈耀兵两步走上去,一把拿下他脸上的阿甘墨镜带在自己脸上,本来在树林里光线就不充足,带着个墨镜周围就已经变成了黑黢黢的夜晚,显然着个东西是带来装b的,陈耀兵取下眼镜扔到一边,又是狠狠一脚至下而上踢在他的下巴上。

        龚少洋口吐鲜血,整个人直接倒飞出去,嘴里发出一阵酸牙的咔嚓声,一排牙齿已经松动,口中溢出鲜血,脑袋收到严重的撞击眼睛也花了,看着陈耀兵也变得歪歪斜斜出现幻影。

        陈耀兵走上一步跨过去,一把手攥住他的衣领,单手直接给拎了起来按倒在旁边的一颗粗大的树干之上,阴沉的说道:“你整天不学无术,打架斗殴,欺负弱者满足你的虚荣心,你以为自己是洪兴陈浩南,还是大天二?竟然把邪恶的爪牙伸到了神圣的校园里,荼毒这些祖国未来的花朵,难道你就视法律如无物,横行无忌,你有本事就在任何一个领域里做出你的成绩,成为一个伟大的科学家,作者,诗人,或者是有名的ceo,让别人羡慕崇拜你啊?”

        啪!说着陈耀兵一把掌打在他净白的脸上,顿时出现五条红色的手指印,一颗断裂的牙齿马上飞出来落在了刘燕脚边,吓得那位本来还一脸得意的少女脸上一白迅速的朝后退了一步。

        所有人都怔怔的看着陈耀兵,他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比学校的老师还要啰嗦百倍,但是迫于陈耀兵的威慑力,他们只能愣在原地,不敢上前。

        “可笑的是你居然在这里带着一帮废物来欺负学生,让大家都用又怒有怕的眼神看着你,好满足你内心的骄傲和虚荣——你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废物,懂吗?让你吃一坨屎就觉得你把屎给糟蹋了。”陈耀兵毫不客气爆着粗口。

        龚少洋既羞又愤的看着他,这个疯子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力气这么大,刚才一巴掌差点没把自己半边脸给撕裂,现在还火辣辣的疼痛。

        “你……你到底是谁?我大哥是肛毛林,识相的你就放开我,我可以既往不咎。”20岁出头的少年显然被陈耀兵的手段弄的胆战心惊,色厉内荏的说道。

        肛毛林?上次好像听fly的老虎提起过,好像是他手下的一个小弟而已,看见陈耀兵出神,龚少洋以为他是知道自己老大的名号,已经开始有些害怕了,道:“你现在把我放了,然后让我打一顿,在赔给我一笔医药费我就放了你,怎么样?要不然让我老大知道了,你可就要完蛋了。”

        薛少奇站在一旁嘴角勾起一丝讥笑,龚少洋和他都是混子,只是龚少洋没有念书了而已,龚少洋的老大肛毛林他认识和他的老大在附近一带起名,要不是自己被老大踢出帮会,这小子也不敢来找自己麻烦,联想到上次自己殴打自己的银发男人,薛少奇脸上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上次殴打自己的银发男子肯定很陈耀兵有关系,自己老大见了那个男人也只能给别人舔腚,你老大算个毛啊?

        龚少洋一脸潮红也不知道是不是受伤了还是恢复了一丝神奇,正等陈耀兵下跪求饶,却只看见陈耀兵冷冷一笑甩手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这一张陈耀兵用了三层的力气,龚少洋直接狼狈的滚到了地面上,嘴上一排牙齿全部脱落,不住的握着喉咙咳嗽,好像是不小心吞掉了一枚牙齿卡住了喉咙,脸庞涨红。

        “还学别人加入帮派,你老大过来也只配给我舔鞋子,以后在让我知道你在外面欺负人我就杀了你。”陈耀兵过去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腰间。

        龚少洋闷哼了一声滚了一个圆圈,陈耀兵又是一脚踢在他的身上:“回家去找份工作好好上班,孝敬你的父母,别在外面鬼混,哪天横尸街头也没人替你收尸体。”

        “想想你的父母从小帮你拉屎拉尿,供你读书,你却在外面这样鬼混,他们知道了该有多么痛心,养你这样的儿子当初还不如不生下来。”

        陈耀兵骂的大声,一边骂一边踹着龚少洋,周围的人都能听见他的声音,他们毕竟还是学生看见陈耀兵的血腥手段早已经吓的缩脖子了,听见陈耀兵的话更多人感觉陈耀兵是在说自己,都忍不羞得脸上一红,不敢作声。

        龚少洋感情全身的骨头架子都散开了一样,被身上的疼痛折磨的根本听不见这个疯子在说什么,心里悔恨万分,这个怪物到底是哪里跑出来的,貌不惊人也就罢了,居然说打就打,而且下手这么狠。

        龚少洋终于在陈耀兵踢了几脚之后晕倒了过去,陈耀兵狠狠吐了一口浓痰,回身走到谢小雪的身边,一把手拉起她的细胳膊,厉声道:“还不跟我走,带我去见你的班主任。”

        谢小雪见大局已定,而且她对陈耀兵又怕有爱,看见陈耀兵阴沉着脸,哪里还敢说话,和薛少奇打了个眼色后便随着陈耀兵离开了,剩下的事情就留给他们自己处理了。

        “你整天不学好,怎么又参合到打架上去了,你上次月考考了多少分?”陈耀兵走在前面谢小雪跟在身后。

        “考了249分。”谢小雪嗫嚅道,一边低着头用帆布鞋踢着面前的小石子,这里是学校风景最为秀丽的地方,平时学校里的那些小情侣都喜欢来这里约会,这个陈耀兵真是木头桩子一点浪漫情怀都没有,在这里居然只知道问自己那些枯燥无味的学习上的问题。

        “哼,249,我看在多一分你马上就成250,就你这个成绩脸一所野鸡大学都上不了,还不好好学习,成天鬼混,成何体统。”陈耀兵一副家长的做派让谢小雪十分不爽快。

        “好了,好了,你别说了,跟家里那个老头子一样烦人。”谢小雪嘟着嘴巴顶嘴道。

        “怎么,大叔说你你还不听了,刚才要不是我及时赶来,你现在就等着毁容躺在医院里了。”陈耀兵也觉得自己对谢小雪似乎太过严厉了,转而语气温和的问道:“你班主任在哪里?带我去见见。”

        谢小雪知道陈耀兵是专程来学校见自己班主任的,知道躲不过,只能嘟着嘴巴带着陈耀兵朝着教务楼走去,路上碰见几个老师都用奇怪的眼神的看着陈耀兵,陈耀兵和善的点头问好,倒是让这些老师对谢小雪这个问题学生的朴实家长多了一份好感。

        走上教务楼三层,陈耀兵已经灭掉了烟头,看向谢小雪紧张的问道:“我这样还行吗?你老师会不会认为我是你在外面花了五十块钱请来的搬砖工冒充你的家长?”

        谢小雪心里暗道:你又不说来相亲,要穿的那么体面帅气干什么?我们老师还是单身,要是她看上你了,那我不就麻烦了,这样子的事情她可万万不愿看见。

        “怎么会像搬砖工,大叔我敢说你这身打扮绝对会成为今年流星界的潮流,说不定明年巴黎的秋季时装发布会上就会用上你这种打扮,你简直是帅到了顶点。”谢小雪看着他上身穿着变色的衬衣,下身一条牛仔裤,脚下一双没有牌子的尖头皮鞋,本来就显得不伦不类,但是在他身上又显得十分的妥帖,衬托着他身上那股若有若无的忧郁简直帅到了顶点。

        谢小雪歪着脑袋,心道:大叔倒是有点像自己喜欢的一个明星——周星星。

        陈耀兵低头从脚下看到身上,我怎么感觉自己没有她说的那么好?放到别人眼里或许会对他的打扮戳之以鼻,但是谢小雪眼里却是情人眼里出西施,自己喜欢的人在自己眼里所有的缺点都会变成优点,就算不变成优点也都会忽略不计。

        “你是谁?怎么跑到了教务楼来,我们这里可没有叫水管工来修东西!”

        就在陈耀兵为自己的着装感叹的时候,一个突兀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起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61/3641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