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花的不良保镖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挑衅

第一百九十六章: 挑衅

        “陈社长,废话少说,你打伤我弟弟光头吉的事情怎么算?”田小刀的目光直视陈耀兵,如同冬天锋利的寒风一般,想要把陈耀兵身上的肉都给削下来。

        “哈哈,一个误会而已。”陈耀兵抬出一支手,伸出食指和中指放在面前。

        站在陈耀兵旁边的杜子风上前一步,拿出一支雪茄香烟塞到陈耀兵伸出来的中指和食指之间,马上又利索的掏出一款zippo的永恒之心打火机把火点着。

        陈耀兵把雪茄烟含着嘴里,用牙齿咬住烟头,说:“那田会长打算怎么办?要不然我等会让我手下去菜市场买一斤鸡蛋送给阿吉补补身子?顺便在送一斤五花肉给你?”

        田小刀脸色如同十二月的天空一样白,冷声哼道:“陈社长,你开公司我恭喜你,只要你答应我不在插手滨海地下势力,你打伤我弟弟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

        “哥。”光头吉一听大哥不替自己报仇了,在旁边急忙叫道。

        田小刀根本没有理会自己这个弟弟,目光直视陈耀兵,说:“怎么样?陈社长,你发你的财,我们进水不犯河水?”

        “田会长,这是本人今年听见最好笑的笑话,如果田会长愿意拿十个亿出来给我做生意的话,我想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陈耀兵从嘴里喷出一道浓浓的白烟笑道。

        管理地下势力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加是为了社会的稳定繁荣,陈耀兵怎么会退出这个舞台。

        “既然陈社长不愿意接受我的提议,那就没办法了,希望以后陈社长不会后悔,阿吉,我们走!”

        田小刀说完,转身带着光头吉和丁彪转身离开了大厅。

        “哥,就这么让他们走了?”华羽魁站在陈耀兵旁边低声问道。

        “不让他们走?那怎么办?”陈耀兵眯着眼睛盯着田小刀的背影说道。

        “直接全部打成残废得了,今天我们公司开业这群人居然过来找晦气。”华羽魁冷声说道。

        “那个人不简单,在他身上我感受到一股压抑的‘势’,看来是一个高手。”陈耀兵说道。

        华羽魁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说:“你说你也没有把握打赢他?”

        “没交过手,不知道,不过高手身上总是很容易带着一种‘势’,这是一种超前的自信和实力的体现,也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来头。”陈耀兵取下嘴上的雪茄香烟,说道:“暂时不要管他,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把公司做好,还有我们的王牌也该出动了,这次其他三个老怪物还敢来插手的话,就让他们吃点苦头。”

        华羽魁望着田小刀渐行渐远的背影,说:“知道了,哥。”

        离开新开业的耀光公司,陈耀兵骑上电动车回到了渔民小镇,新买的梦幻般法拉利留在了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如果把这么好的车子开回去,陈耀兵也不好跟谢大海解释,所有还是决定把车停在公司,要用的时候在去取。

        ……

        在一栋高档小区里,一辆奥迪a6缓缓从小区门口开到了马路上,驾驶位上坐着一个年轻的男子,穿着一身蓝色贴整的西服,头发根根倒立竖在头顶上,神情亢奋,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邓颂意,为了晚上去见柳橙静的家人,特意问朋友借了一辆奥迪a6。

        邓颂意开着车子看了看旁边座位上的放着的一瓶拉菲红酒,此时手机响起,邓颂意面带喜悦拿出手机,一看上面的来点显示,脸上露出一阵矜持的笑容,按下接听键,说:“柳爷爷,恩,我是小邓,在什么地方?银杏楼饭店,好的,我马上就过来。”

        银杏楼饭店位于江淮区白华路地段,昨年刚被评为三星级饭店,天色未晚,饭店里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在饭店二楼的一间包厢里正坐着七八个人。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居中坐在圆桌的正中方,旁边坐着一个年级轻轻,面容清丽的女生,一身淡蓝色的褶皱绣花连衣裙,柔顺的头发如云般披在瘦弱的肩膀上,俏丽的脸上带着一丝焦急,不停的翻看着手机。

        两旁分别坐着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美艳少妇正坐在翻弄手机的柳橙静旁边,桌子上还有一个十**岁的女生,穿着t恤牛仔裤,活力四射,脸上带着一丝兴奋好奇的神色。

        整个桌子一共八个人,桌子上摆放着一些小食,大家并没有动手的意思,都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老爷子在场,谁敢放肆?

        白发老头正是柳橙静的爷爷——柳兴学,大学毕业后老爷子就留任在滨海一所高中教书,退休后一直呆在家里养老,老伴去世的早,老头子带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儿子早年因为意外去世,只留下了一个女儿,正是柳橙静。

        老头子从此就把孙女看成了心头肉,从柳橙静坐在老爷子旁边,就能看出柳橙静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看着旁边不停翻弄手机的孙女,柳兴学说道:“橙静,你还看手机干嘛?我刚才已经给小邓打了电话,别人马上就过来。”

        “爷爷。”柳橙静脸色有些尴尬的说道:“我……”

        “我什么我?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小邓是我学生的儿子,底细我都清楚,而且年纪和你差不多,和你一样都在大学当老师,人也长的仪表堂堂,郎才女貌,般配的很,你到底不喜欢别人哪里?”柳兴学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我有男朋友了,而且今天我也叫他过来了。”柳橙静憋红了脸,终于说了出来。

        不止是柳兴学,全家人都一脸诧异的看着她,有男朋友了?还叫过来吃饭了?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柳兴学脸上写满错愕的神色,说:“你有男朋友了?今天还叫过来吃饭了?怎么没提前告诉我们呢?”

        柳橙静脸上微微有些尴尬的说道:“我,我就是想让他来见见你,那个,临时决定的,所以没来得及告诉你。”

        柳兴学皱起眉头,说:“你不是找来骗我们的吧?想让小邓对你死了心?”

        “没,没有,他真是我男朋友。”柳橙静急忙说道,心中还是有些心虚,老爷子果然是个人精,居然连这都能看出来,要是被他知道我找人假扮自己男朋友就糟糕了,可是现在骑虎难下,柳橙静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你们年轻人感情的事情我也不方便插手,不过等下人来了让我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人,让你拒绝小邓答应了他,可千万别找个人来忽悠我。”柳兴学严肃的说道。

        秋水瑶坐在一旁玩弄着手机,听见表姐说今天要叫男朋友来见家长,立马来了兴趣,说:“表姐,你男朋友是谁啊?帅不帅?”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等下来了不就知道了吗?”坐在秋水瑶旁边的一个中年男人开口说道。

        秋水瑶憋了憋嘴巴,不在说话,这个中年男人正是秋水瑶的老爸秋景成,开了一间小公司,做水产批发的生意,旁边还有一个留着柔顺直发的中年妇女,脸上打了一层粉妆也掩盖不住额头和眼角曰益增加的皱纹,这个中年女人正是秋水瑶的妈妈,柳画眉,也是柳兴学的二女儿,柳橙静的二姑。

        “橙静,找的是哪家公司的公子哥,还是哪个当官的儿子?”做在秋水瑶对面的一个烫着黄色卷发,穿着皮革大衣的中年妇女,阴阳怪气的说道。

        烫着黄色卷发的中年女人是柳兴学的大女儿柳翠,柳橙静的大姑,旁边还有一个穿着正统西服的中年男人,正老老实实坐在一旁。

        “柳翠,你别在那里多话,找男朋友找一个品行端正,踏实专一的就好了,什么非得要官二代,富二代什么的?”柳兴学在一旁说道,有些不太乐意大女儿的话。

        “爸,我也就是说说而已,毕竟我觉得小邓家里条件还不错,橙静跟过去不会受苦,要是找了一个穷酸男朋友,那橙静以后就的跟着过苦曰子咯,我这不是替她着想吗?”柳翠横眉竖眼的说道。

        “好了,你别说话了,到时候人来了,在看吧!”柳兴学不耐烦的说道,本来都已经答应了自己的学生,撮合下柳橙静与邓颂意的事情,没想到柳橙静却说有了男朋友,等下还要过来吃饭。

        秋景成在家里的地位还算不错,在旁边帮腔道:“我觉得爸说的对,这年头找个踏实,勤奋的男人就行了,其他要求倒是其次。”

        “哎呦,你做了一点小生意,生活过的滋润就体会不到没钱的痛楚了吗?别到时候和橙静结婚的时候还要拿钱出来买房子,你这个做姑父的到时候会拿多少出来帮你侄女啊?”柳翠在一旁挖苦道。

        这个家里,柳翠身为大女儿,自从柳兴学的儿子柳中明死了之后,柳翠就一直看不顺眼柳橙静和他母亲朴智恩,与生活比较好的柳画眉和秋景成也不怎么对付。

        “如果到时候橙静真的要用钱,我和景成自然会出钱的,倒是大姐,你是老大,一切我们还是要以你为榜样,你愿意出多少,我们就出多少。”柳画眉也不甘示弱在旁边附和道。

        “哼,你明明知道我们老胡的矿场停工了,哪里拿的出来钱,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柳翠愠怒道。

        “我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不知道大姐是什么意思。”柳画眉反问道。

        “好了,你们两个要吵架就回去吵,别在这里闹。”柳兴学怒道:“成何体统。”

        柳翠抿了抿嘴巴,不在说话,老爷子在这里说话的分量还是比较重的,没人敢触老爷子的眉头,只能把想反驳的话吞到了肚子里。

        此时包厢的门被人从外推开,一个身材修长的男子出现在门口,手上还用塑料口袋提着一个精装的盒子。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61/3642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