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三十七章 老大真“强”(下)

第三十七章 老大真“强”(下)

        果然没过多久,楚天域他们就办完了手续,跟着帮忙的师兄们来到了分配的宿舍。楚天域分到的是新生公寓东头的232室,而白雷却在三楼的313房间。

        白雷的两个超级大包终于不再用楚天域帮着拿了,而由几个发扬精神的师兄咬着牙、喊着号子给抬了上去!

        暂时逃离苦海的楚天域,他就一个旅行背包,也用不着师兄们送了,他按着门牌号码,不一会就找到了232房间,推门一进,却发现同宿舍的另外三人已经先他一步到位了。

        正在屋里忙着的三人见最后的一个室友也到了,都纷纷停下了手中的事情,同时打量起楚天域来。

        “呵呵,欢迎欢迎啊!我们宿舍的人终于到齐了,你好,我叫徐战强,辽宁丹东人,叫我战强就行了,呵呵……”一声粗旷爽朗的声音首先响起,就在开门右首边,一个高大的黑影映入了楚天域的眼帘,说是黑影,还真没形容错,只见那人至少1米九几的身高,光着背,皮肤黝黑,满身肌肉坟起,充满了爆炸力。

        “我叫陈清,家是广西的……”接着说话的,是里面靠窗,一个身材瘦弱,衣着俭朴,脸上带着付厚厚黑边眼镜的小个子,听他说话唯唯诺诺的语气,就知道是一个姓格内向之人。

        “大家好,我叫楚天域,江苏南京人,很高兴认识你们!”楚天域也自报家门道。

        “我叫王胜义,虽然刚才说过一次了,但既然是最后一位新室友,我就不妨再说遍了,我也是江苏的,不过我老爸在沈阳任职,所以除了陈清,你们俩也算我的半个老乡了!”最后发话的一个室友,楚天域在刚刚看向陈清时,就用余光扫过,明显注意到他在打量完他后,嘴角轻撇,露出的一丝轻蔑之色,再看他一身讲究的穿戴和那种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神色,以及手边把玩的那套微型豪华虚拟视听系统,让楚天域很快把他归结为一类只能远观而不能近交的人物。

        这位王胜义和白雷就不同,白雷虽然同样的张狂,任意而为,但给人的感觉却是一种率真的品姓,同时你还可以从心底感觉到白雷嚣张言行下,其实并无任何的恶意和令人讨厌,相反倒是充满了一种易于亲近的魅力,也是平常人口中所说的“活跃”份子和“开心果”之类的角色。看来人和人的缘分真的很奇妙,人和人之间的感觉也同样的没有一个定式!

        与楚天域有着同样感觉的就是最先和楚天域打招呼的黑大个徐战强了,听到王胜义的话语时,他也是一脸的厌恶之态,特别是听到王胜义加重说着他老爸的什么任职,更是转头对着楚天域做出呕吐状,并同时撇嘴摇头。

        没想到以徐战强如此的大个子做起鬼脸来,也会这样的可爱。楚天域不禁会然一笑,由于徐战强是背对王胜义和陈清,所以他俩并没有看见,突然见楚天域这么无缘无故的笑容,特别是王胜义,还以为新来的这个看起来木木的傻家伙在笑他呢!立马脸色一沉,眼中隐隐透出不悦之色。

        楚天域是何许人也,他的那点小变化哪逃的过他的双眼,脑筋一转,口中立马转移注意的说道:“哦,你父亲在沈阳任职啊?那应该是当官的吧?”

        旁边的陈清也轻声附和道:“是啊,王胜义,你刚才还没仔细说呢,你父亲肯定是个当什么局长之类的大官吧?”

        王胜义轻蔑的一笑,一脸局长算什么的表情回答道:“我父亲可不是什么局长,也就一公务员罢了,现任沈阳市副市长……”(本故事发生在未来,请勿对号入座!)

        “啊~~真,真的啊?”陈清听完立马张大了嘴巴,“啊”的一声愣在了那里。

        王胜义像是很满意陈清的反应般,微微点头,一脸的得意和神气。不过当他转眼看到平静的楚天域和又开始收拾东西的徐战强时,刚刚的得意瞬间消失,心头充满了不快,不过转念一想,看楚天域一脸土包子的样子,也许他根本就不知道副市长是个什么概念,唉,这种小市民就算了,可恶的是那个徐战强,一来就好像看自己不顺眼般,爱搭不理的,不禁心中忖道:“好小子,叫你拽,别给本少爷找到机会,否则到时看本少爷怎么好好收拾你!”

        心中想着,王胜义嘴里还阴损的说道:“对了,你们几个家里都是干什么的?大家多了解了解,也好有个照应嘛!以后只要有用的着我王胜义的地方,只管说,凭我老爸的面子,崩管什么地方,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朋友的。对了,徐战强,就从你开始先说吧?”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王胜义看徐战强居然根本就不搭理他,心中的怨恨更盛,口中继续逼道:“哟,怎么不好意思说吗?难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还是你爸妈……”

        说到最后,王胜义故意停住,但如果顺着他的话风,其难听程度不亚于当面羞辱的说出!

        “你他妈的说什么?”徐战强瞬间青筋暴起,高大的身躯带着已经抡起的拳头,向着王胜义的方向就准备冲了过去,楚天域一看赶紧向前一拦,阻挡他的同时,低声急说道:“冷静,冷静,跟他一般见识不值得,你打了他想想后果,想想你的家里……”

        其它的话已经不需要多说了,徐战强并不是傻子,紧握的拳头和全身绷紧的肌肉慢慢松了开来,只是凶狠的眼神却还紧紧盯住已经吓得脸色有点苍白的王胜义。

        “你听好了,我父亲是一名光荣的钢铁工人,我母亲同样也是一名光荣的工人,不偷不抢,靠自己的劳动吃饭,靠自己的汗水为社会做着贡献,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地方!”徐战强一字一顿,铿锵有力地说道。

        见徐战强冷静了下来,惊魂刚定的王胜义连忙说道:“工人就工人,我又没说什么,不就是大家同一个寝室,想相互了解下嘛!对了楚天域,你的情况呢?”

        楚天域看着外强中干的王胜义将话题转移到他身上,也不多做反应,只是淡淡地说道:“我父母都是干个体,做小生意的,家里开了个杂货铺……”

        楚天域想想,他也不算说谎,楚业集团实力雄厚,各行各业,杂七杂八的都有涉足,说成个杂货铺,也算情有可原,不过就是不知道楚放山楚老爷子听到自己毕生心血打造的楚业被他孙子形容成了一个“杂货铺”,会有何感想?

        最后轮到的陈清,只见他脸色微红,低头轻声说道:“我父母在镇上工作……”具体什么工作,他却没说。

        王胜义听完高傲之意更盛,心想:“一个没教养的粗人,一个小市民,一个农民子弟,跟自己想的也差不多,自己跟他们住真是窝囊啊!不过这样也好,没有绿叶,那来的自己这朵红花呢?他们这种人,自己只要给点小恩小惠的,还不是对自己马首是瞻。”想到这,王胜义马上热情豪爽的说道:

        “呵呵,其实家里怎么怎么样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能力,而且事不分贵贱,都是社会主义的建设者,既然大家走到这里,住在了一起,就应该团结互助,等会中午我请客,我老爸也来送我的,所以正好有机会在‘辉煌’酒店三楼跟他几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吃饭,也就是燕京市市委的几个人,到时叫他帮我们在二楼也开一桌,你们有什么朋友老乡啊,都带过来,凑一桌也热闹些!”

        “真的啊?‘辉煌’我都听说过,我们镇的镇长送他儿子来这里上学,听说就是在‘辉煌’一楼请的客,听说那里是按楼层来结帐的,越往上越贵,三楼以上基本都是每桌万元以上的!”陈清惊呼道。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王胜义满意的点点头,故意平淡的说道:“也没你说的那么玄,不过大差不差,呵呵,陈清,没想到你才来燕京几天,就对这些很熟了吗?”

        陈清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我是听我们镇长儿子说的,他是我同学。”

        不理他俩一搭一讪的,徐战强只是继续收拾着床铺,而楚天域也开始把唯一的背包放到床上,整理开来,见此情景,很是出王胜义的所料,他不禁继续问道:“楚天域,徐战强,你们两人怎么说,不用你们掏钱,而且等会我会叫我爸的驾驶员来接我们,都不用挤公交车的!”

        都指名道姓了,徐战强也不好再装有事,只是冷冷的回了句,道:“那可太高档了,我老徐可无福消受,还是吃食堂,四个馒头一碗汤来的舒服!”

        “不识抬举,真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王胜义心中狠狠骂了句,随后就把目光看向了楚天域。

        楚天域现在对这个人已经是全无好感,正要开口拒绝,就听门外一声大叫:“靠,我是越听越听不下去了,不就是去个‘辉煌’吗?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有啥了不起!”

        随着张狂的话音,白雷带着一个微胖的矮个子走了进来。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49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