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四十二章 同学贵姓?

第四十二章 同学贵姓?

        (强烈推荐夏言冰的大作:《寒蝉变》)

        楚天域“舒服”的趴在地上,反正都已经趴下了,那就多趴会,直到听见身后一声关心的问候声响起:“同学,同学你没事吧?”,楚天域这才慢慢爬起,突见周围已经或近或远的围了不少人,更有路过的也都放慢了脚步,向这边看来。

        楚天域见此情况,起身的速度立马加快,也不急细看撞他的人,只是急忙弯腰收拾散落在地上的书籍,之后,才边拍身上的灰尘,边随口答道:“哦,没,没事。”

        “社长,你,你没事吧?”随后对面又响起一男一女的两个声音。

        “我没事,就是不知道这位同学怎么样了?”刚才的那个声音才又响起。

        这时楚天域才被吸引,抬头看了过去。终于见到了撞他的那位女同学,只见她穿了件米黄色休闲裤,上身是件乳白色长袖衬衫外衬,外边罩了件短打多袋的单衣夹袄,脸色如玉,身材修长,体态轻盈,整体观之,给人第一印象就是为通达干练,英气勃勃的巾帼之丽。

        “这位同学,你真的没事吧?”对面的丽人再次开口。

        “哦,我,我真的没事,倒是刚才应该是我的责任,为了避让别人……”楚天域反应过来,才发现自己这么盯着打量别人,很不礼貌,连忙有所掩饰的解释道。

        “嗯,没事就好,刚刚我见你让别人的,其实也是我走的太快了!”那位丽人像是根本就没注意楚天域的直视和打量般,径自说道。

        楚天域“噢……”了一声,也不知道下面再讲些什么好了,反正双方都没事,正准备告别,突听她又说道:

        “你好,我叫吴苏苏,新闻系的,刚刚其实是有急事去做一个采访,才把你给撞‘趴下’的,同学贵姓啊?呵呵,……”

        话不多,也很直白,但从吴苏苏的口中说出,就立马给人一种热情洋溢的感觉,彷佛还能消除彼此间的陌生般,很快就产生一种亲切感。怪不得为北大四大花旦之一,听到名字,楚天域终于想起了第一次来找周杰玩时,就听过的介绍。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碰的所谓的北大校花。

        而且怪不得会令楚天域有刚刚的感觉,原来还是新闻系出身,有如此好的“台风,气度,热情”,也就理所当然了。

        “哦,你,你好,我叫楚天域,我不是北大的,我只是来这里还书,啊,对了,时间不早了,图书馆就要关门了,我先走了……”见人家都自报家门了,还一脸殷切的问着你,楚天域也只好顺口说道,并急急找个理由,准备开溜。

        “哦,那不打扰你了,bye-bye!”吴苏苏爽快的摇手告别道。

        “再见!”楚天域说完,转头就走。

        “社长,我们不是赶时间去采访来我校的奥运冠军吗?你怎么跟个傻小子聊了起来?”吴苏苏身后的另一个女同学说道。

        “小莉,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大新闻,察访任务都不是最重要的,最最重要的就是‘嗅觉’,新闻工作者敏锐的‘嗅觉’,有了它,才能采访出最大的新闻,挖掘出最深的内幕……”吴苏苏边走边教训道。

        “这我知道啊,可刚刚的事,和‘嗅觉’又有什么关系,不会哪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小子就是一个隐藏的大新闻吧?”那个叫小莉的有点委屈的说道。

        “嗯,也说不定哦!”吴苏苏也不肯定的说道。

        “就他?不会吧!打死我也不信他那样的还隐藏着什么大秘密,就算有秘密,最多也是小时候得过痴呆或是被雷劈过!”

        “阿嚏~~”已经走远的楚天域狠狠打了个喷嚏……

        “那只代表你看不出,所以我要强调一个‘嗅觉’问题!”吴苏苏坚持说道。

        “可我怎么也看不出来,大刘,你看出什么了吗?”小莉把问题抛向了另一个同伴。

        “这,这,说实话,就刚刚那人的样貌神态,我也没怎么‘嗅觉’到!”她们旁边那位被称为大刘的同伴回答道。

        “眼神!要看眼神!你们注意到他的眼神了吗?”吴苏苏加重了点口气说道。

        “眼神?我看了啊,这是社长一直强调的嘛,我当然注意了,只不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很平淡,没什么啊!”大刘说道。

        “是啊,我也看了,他看你时还贼眉贼眼,黑溜溜乱转,不是个好东西!”小莉赶紧添油加醋道。

        吴苏苏有点拿他俩没办法似的摇了摇头,也不再纠缠了,只是催了声:“不谈这个了,我们还约了人采访呢!”

        其实吴苏苏心里还有一个理由没有说出来,不过这个理由也只是靠她的直觉,并不是像大刘说的那样,恰恰相反,他眼睛黑白分明,非常之纯,彷佛不染一丝杂质般,而眼神则自始至终保持着平静,按说他这样被小莉形容的普普通通,又内向之人,遇到这样的事,眼中一点看不出慌乱,看不出不安,本身就是一矛盾之处,更何况凭自己的容貌和多年的经验,像他这样腼腆的男孩,看自己眼神居然没有任何的惊艳或是潜意识的回避之色,这本身又是一个矛盾点!

        也许在他身上,还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故事呢!

        ……

        再说楚天域,急着离开吴苏苏,也是从她身上感觉到一种无时无刻不被观察揣摩之意,令他很不舒服,所以也是找了个理由赶紧离开。

        到达图书馆,一看时间,还有二十多分钟,正好还了还有时间再借几本。

        在图书馆关闭之前,楚天域终于又抱着几本厚厚的书籍走了出来,在阅览室找了空位坐下,看了看时间,离秦念然约他的时间还早,遂顺手打开本《古欧洲社会体系框架的构建》来看,没看几页,楚天域就被其中精妙的论述,以及当时欧洲社会发展模式和当时时代背景,生产力,生产关系等辩证论述的内容所深深吸引了……

        好不容易楚天域才从书海中拔出,刚要再回味回味,突绝腹中空空,估计时间不早,该吃晚饭了,想到这,楚天域一个激灵,这才想起了他和秦念然还有一个约会呢,赶紧看表,已经六点十分,晕,已经迟到了,不禁苦笑声,他还真不绅士啊!拿出手机看了看,也没有未接电话,也不知道她到了没有,遂赶紧收拾了一下,急速赴约。

        一路小跑,稍微运气用上了点轻功,即保持了速度,又不易让外人发觉。楚天域不是不想坐车,可这个时候正是下班高峰,别说打不着车,就是打着了,面对街上慢如蜗牛的车流,也是望尘莫及啊!所以还是靠两条腿保险!

        还没到达“悠仙美地”,就在老远看见了已经停在门口的那辆秦念然的亮黄色跑车。再看了看表,已经六点半多了,除开在上海时,那种安排式的见面,这可是两人第一次正式的约会,出于礼貌,本该他先来的,没想到居然倒让她等了自己大半个小时,真是“罪过”啊!

        不过这样不知道算不算为广大经常苦等、“站岗”的男同胞们间接出了口气,维护了下权益,呵呵,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走到茶社跟前,整理了下思路,也不找什么理由了,到时就实话实说,打定主意,这才推门而入。

        里面环境真的不错,格调优雅,布局巧妙,明暗间或的灯光让人产生一种梦幻般的感觉,加之飘荡萦绕在空中悠扬美妙的萨克斯曲调,一份温馨,一份风情,跃然而出……

        不用细找,就能发现偏坐一角的秦念然,以她的姿采,走哪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和最为闪亮的中心。

        楚天域拒绝了侍者的招呼,在其一脸差异的表情中,径自走了过去,并坐在了秦念然的对面,可能那个侍者怎么也想不通,能让如此美女苦等之人就是这副德行,在他想来,此等佳人应该等的不是帅哥猛男就是富豪大款,哪像现在来了个穿着寒酸的普通小伙子……

        “你迟到了!”楚天域刚坐稳,就听秦念然一脸平静的说道。

        “哦,呵呵,不好意思啊,刚刚看书看的太入迷了,所以……”

        “我不需要你的解释!在我看来,我只是在等一个没什么时间观念的协议者!”讽刺完后的秦念然这才发现,对面的楚天域居然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正悠闲的询问着刚刚跟过来的侍应,有什么喝的,又有几种类型的铁板饭套餐等等。

        看到这,秦念然鼻子都要给气歪了,只是强撑着她一贯保持的冷静,但心中的怒火和一种对牛弹琴的郁闷就可想而知了。

        最后,楚天域和侍应讨论来讨论去,终于定下个什么铁板牛扒优惠套餐以及一杯免费的苏打水后,这才将目光看向她,一脸询问的说道:“你吃什么?要不也来个牛扒优惠套餐?很便宜的,“服务员”,再给我们加一份铁板牛扒,哦,对了,你刚刚好像跟我说了什么吧?”

        此时秦念然都有杀了楚天域的冲动,就是不杀,哪怕电他几下也成啊!放在桌下的左手几乎都轻颤了起来……

        强压怒火,秦念然还是用接近平静的口吻说道:“你自己吃就行了,我不饿!

        同时微皱眉头继续说道:“一个男人,“守时”是其成功的一个必备条件之一,这类的因素都与人的智慧、智商、能力没有必然的联系,纯粹是人的一种信念、一种理智和一种坚持。你连这点“努力”都做不到,更何谈什么其他?”

        楚天域越听越汗,这简直就是一副老师对学生,家长对孩子训斥教育的口吻,不过这也让楚天域生出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她这是在乎他,在管他?望“夫”成龙的喜剧不会真的发生在他身上吧!

        想到这里,不禁偷看了秦念然一眼,见她还是一脸的平静,神情还是那么的高雅,但一股淡淡的冷意却在无时不刻的散发着,看来是自己瞎想了,遂也不多解释,只是将侍应送上的那杯苏打水,狠狠地喝了一口,才答非所问的说道:“对了,秦,秦同学?我都不知道这样称呼合不合适,也不知道倒底该怎么相互称呼对方了,以前我们好像都刻意回避这个称呼,现在真正坐下来单独面对,总不好再无名无姓,或者喂来喂去吧?呵呵……”

        秦念然现在彻底无语了,以前说他傻吧也就算了,现在看来,他不仅反应迟钝,还是个无赖,自己跟他说正经的,他居然能岔到相互称呼这茬上来,心下一阵烦躁,再次依靠冰心玉诀强压下怒意,没好气的回道:“那就叫秦同学吧!行吗,‘楚’同学!!!”

        说完秦念然心神突然一震,猛的发现,她居然从他一进门开始,心境就从未平静过,一直让她足以自傲的冷静和超然,也在他面前瞬间瓦解,更别说自己喜怒哀乐的情感随他而变,尽管这情感只有怒意,但都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她在跟着他的情绪意念在转!

        太可怕了,如果面对的是姑婆那还好说,可现在眼前的只不过是个地地道道的普通人!而且说成普通都有点抬举他的意思,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关心则乱吗?

        “秦同学……秦同学……你没事吧,怎么突然像是傻掉了一样?”

        “嗯,哦,我没事!”听到楚天域的声音,秦念然这才反应过来,随口答道。同时不停告诫自己冷静,也同时安慰自己,不是自己心神失守,而是对方实在太让自己失望,恨铁不成刚,也仅仅是这个感觉罢了!

        “楚同学……”话还未说完,秦念然就好像刚刚问过同学贵姓后的谈话语气般,别提有多别扭了!

        “咳,楚同学,今天约你来主要是想跟你谈谈……”

        就在这时,随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茶社的大门被人推开,同时人未到,一股随风而入的淡淡香水味已经弥漫到了整个茶社前厅,闻之高雅清馨,沁人心脾……

        ;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4999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