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六十七章 小小问题

第六十七章 小小问题

        此次香港任务对于楚天域来说是收获颇丰。但郁闷失意之人也不在少数。不说机关算尽的史家父子,就连楚天域的二哥楚天风也是郁闷无比。

        以他的姓格,本来就想趁此机会,真刀真枪的好好干他一架。可没成想,不仅预先的假刺杀计划没进行,就连后来任务宣布结束,他准备私自找合心会的人出出气,才突然郁闷的发现,一夜间,合心会好像整体蒸发了一般,别说是人,就连根毛都看不到了!

        不过比找不到人出气的楚天风还郁闷的当属合心会的血鹰杜战,此时他正一身水手装的窝在去美国的远洋轮渡上,上次他用出最后绝招,拼死逃脱出来,其代价也是巨大的,不仅一身功力尽失,而且还要忍受时不时筋脉撕裂之痛。

        杜战逃脱后,本来还想弄点资金再跑路,没想到他所有的产业,包括银行资金、正道的财产早已经神不知鬼不觉地全部被人接管,这时他才更清楚的知道,他惹上的势力有多大!

        不过令他最郁闷的是,以他的才智心机,完全已经看出事情的端倪,还及时悬崖勒马,退出行动,怎么对方还是不放过他,而且还这样的赶尽杀绝,对于这一点,杜战是怎么也想不通。

        所以,此时杜战的心情可谓感慨万分,心高气傲的他真有了种叫天天不应,加地地不灵,壮志未酬身先死的感觉了!

        如果他知道,他现在的所有的状况和结果,只是因为他请来杀手当中的一人,随便说了句要教训教训他们合心会的缘故,估计杜战当场就要吐血了…………

        过年的心情是激动的,回家过年的心情是更加激动的!

        楚天域回家的当晚,楚放山楚老爷子就举行了一个隆重的家庭晚宴。除了楚天风估计要年三十那天才能回来,其他楚家的成员都到了。

        大哥楚天成也从国外赶了回来,楚天域对大哥的影响还停留在小时候他少年老成的样子,现在看来,大哥除了眼睛上多了一付金丝眼镜,凭添儒雅之气外,其他更是风采依旧,一派大家风范,一举手一投足,已隐隐带着点爷爷楚放山的味道。

        楚天域对大哥可谓敬重有加,但说到相处之道,就没他和二哥之间那种无拘无束,相互照看依赖之感了。不过二哥也快会来了,二哥的情况现在他可是比谁都清楚!楚天域和二哥也有好几年没有正式见面了,上次的偷窥可不算!这次见着二哥,一定要好好亲热亲热!

        席间楚老爷子还宣布了一个消息,就是年三十那天,老太奶奶要来个大团圆,据说二爷爷一家,三爷爷都必须要参加,让她高高兴兴吃个年夜饭,享受下子孙满堂的充实幸福之感。

        说实话,楚天域对这顿年三十的团圆饭还真是期待,毕竟他出去历练这么多年,这么多的家人亲戚还都不怎么认识,特别是几个堂兄堂妹,跟他年龄也都相仿,也该认识亲近亲近了。

        虽说小时候彼此之间有点不愉快,不过对于楚天域来说,那可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小事,现在想起来,还算是一段有趣的回忆呢!

        想到这,楚天域不由自主的响起了一个小女孩冰冷的声音来,声音虽冷,却话意温暖……楚天域使劲摇了摇头,但还是联想到在飞机上的所想,这男女之情又让他有点困惑了。同时心中暗下决定,豁出去,是该找个人好好请教请教了!

        晚饭过后,楚放山又把楚天域拉到了书房进行密谈,参加的当然还有母亲韩依雪。

        楚天域就把此次的香港之行完完全全的说了一遍,其中当然包括他和欧阳紫依的事以及这次和欧阳家联手,助他们一臂之力等等。

        楚放山和韩依雪对楚天域的处理都非常满意,特别是当楚放山听到孙子和欧阳紫依的关系、欧阳家的关联时,更是大感兴趣,连声追问,韩依雪更是在旁边推波助澜,将她“八婆”母亲的角色进行到底。

        楚天域也只有硬着头皮照实全说,而且反正也是说开了,楚天域又把他对感情的困惑也说了出来。对于和秦念然的婚姻,也希望听听爷爷和母亲的意见。

        “哈哈,你说什么?欧阳博书过完年准备来趟南京,好啊,好啊,就是,他女儿想要进我们楚家门,可不能马虎了,嘿嘿,听说他们最近在燕京投资比较大,有很多的关系啊!”说着,楚放山缓缓摸着胡子,一脸意银状,楚天域不用问,就知道爷爷又暴露商人本色,准备水涨船高,借机起价敲竹杠了!

        当楚天域把目光转想母亲韩依雪时,韩依雪一脸“关心”的问道:“那个叫欧阳紫依的丫头漂不漂亮?姓格怎么样?温柔吗?谈吐呢?也是北大的?还是妈妈的小师妹呢!学习成绩应该很好吧?还有……”

        楚天域头都大了,不想回答就直说,干吗还跟他玩什么太极推手,转移话题之类的!

        “爷爷,老妈,没有什么事,我就先走了,趁还有点时间,我去找大哥聊聊去……”楚天域郁闷的道。

        “我说家媳啊,欧力嘉宝集团,你那里有没有详细点的资料啊?”

        “应该有吧,以前我们准备进军香港作为跳板,继而打入欧洲市场时,就对香港的企业做过一些调查。”

        “你说按天域说的,欧力嘉宝集团这样的情况,肯定是要退出欧洲市场的咯,而这时候,如果我们取而代之,运用他们以前的渠道、信息,嘿嘿,反正都是亲家了,不如便宜自己人……”

        韩依雪并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点头,其中含意不言而喻。

        楚天域一脸被他俩打败的表情,带着仍然困惑他的爱情问题正要走出房门,突然被韩依雪叫住,道:“天域,你当时说的那个雪霏霏,真的是会什么‘天地之音’吗?怪不得她歌声那么动听,妈妈还是她的忠实歌迷呢?”

        顿了顿,韩依雪像是轻描淡写的继续说道:“既然她具有隐藏这么深的实力,加之她超然的歌坛巨星身份,其能量不可小视,而且她和恒运集团的史云东是什么关系?她又为什么要帮史云东致欧阳博书于死地?这些问题可不能忽视,你该有所行动或是警觉了,特别那次随行之人,只有你是一个外人,具有存在变数的因素,很容易被人注意和察觉!”

        静静听母亲韩依雪说完,楚天域才道:“嗯,我已经安排香港那边的人继续查了,当时的情况也确实危急,出手也是实属无奈。她知不知道是她的事,不过我希望她最好是个聪明人,要查还得掂量掂量自己的水平。好了,爷爷、老妈你们继续聊进军‘欧洲’的事吧,我先走了……”

        望着楚天域消失的背影,楚放山和韩依雪相视而望,同时展颜而笑。还是楚放山先说道:“呵呵,这傻小子,居然还有什么爱情问题!”

        韩依雪抿嘴一笑,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不表态,是因为作为现代女姓,我不能容忍一夫多妻的情况在楚天域身上发生!不过公公不表态,依雪就很纳闷了,按理说这孙媳妇,特别是像秦念然、欧阳紫依这样的,对您来说,那还不是越多越好啊,也就是一个数字问题!”

        楚放山微微一笑道:“呵呵,家媳,别把老头子我看的像是封建家长一般,其实我不表态是因为烦恼之事就是留给天域自己去解决的,人生真的很奇妙,就像没到颠峰时,你拼死了也要往上爬,而当你站上颠峰之际,也就是你迷失方向的开始……这世上,能让天域苦恼和做不成的事不多了,有时候我真怕有一天我们家的天域,到达这个颠峰,没有任何的苦恼和困难,无欲无求,那也就失去了人生的意义。所以啊,我们又何必画蛇添足的剥夺他享受‘困难’的这个权力呢?而且我觉得老天给天域的太多了,他以后承担的也肯定少不了,多给天域找几个贤内助又有什么关系!什么一夫一妻,只要天域这小子自己有本事,谁又能干涉我们楚家之事?”

        “对了,家媳,既然你这个‘现代女姓’反对一夫多妻,为什么也不给他点意见,我相信,现在你的话怎么说,天域都会照做不误!”楚放山又追问了一句。

        “因为啊,我这个‘现代女姓’同时还是一位母亲,而且还是一位想抱孙子的母亲,天域能给我找几个媳妇我不管,但孙子一定要给我多生几个!”韩依雪眼中闪着狡诘的光芒说道。

        “就这个原因?”

        “嗯,就是这个原因!我可不像公公您能抬出人生意义那么大的道理来,依雪的目的很简单,媳妇多点,孙子估计也少不了,呵呵……”

        “哈哈,说的也是……”

        ……

        “阿嚏~阿嚏~”走在花园外的楚天域突然狠狠地打了几个喷嚏。

        楚天域纳闷的搓了搓鼻子,天虽然冷点,对他来说,还真不至于这么打喷嚏的。楚天域现在不仅是纳闷这事,关键还有刚刚爷爷和老妈的暧昧态度,也没个准意见。本来按他的设想,至少老妈听完,应该义正严辞的批判他一通,然后坚定他和欧阳紫依的关系,把与秦念然的婚事给退了,楚天域也就借个台阶下,顺应老妈的意思,不作他想了!

        可偏偏事出蹊跷,他们谁也没提任何的要求,甚至连这个话题的边也没有沾!要是楚天域当时稍微耽搁点时间,运功偷听一下的话,估计吃惊程度能把他的下巴给掉下来,居然简简单单的是为了某些不良长辈想多抱孙子的想法就把他给忽悠了。

        唉,还是找大哥聊聊去,都好几年没见了,说不定他有什么好的看法呢。

        可是不到十分钟,楚天域又同样郁闷的走了出来。大哥只用一句话就把他给打发了:“天域啊,以我们的身份,婚姻最重要的是门当户对,这我们都做不了主,你还是去听听爷爷和母亲的意见为好!”

        楚天域当时就很想说,他刚问过,可是就是没有结果…………

        三十的年夜饭是在楚氏的紫金苑正式开始。楚家这下可热闹了,连二爷爷一家也全部聚齐,济济一堂,老太太面对四世同堂,儿孙、重孙满屋的场面,可真是乐坏了!

        而楚天域此时早就和风尘仆仆归来的二哥打闹到一团,别提的多亲。而二哥也是看着恢复心志的楚天域,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只是兴奋的把楚天域抱了一遍又一遍。

        激动过后,两人才互相聊了聊双方各自的生活。楚天域把学校里的一些趣事说说,楚天风则把军营里的剽悍干架吹吹,两人的谈兴直到楚天成和二爷爷家的长孙楚天傲的对话才转移过去。

        “听说天成堂兄在外面学业有成,已经是大博士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接替楚氏的产业?”楚天傲故作平淡的问道。

        “还有半年,大博士不敢称,比不上天傲堂弟这两年从基层干起的气魄和毅力,听说,你现在已经升到了经理助理了?”楚天成回道。

        “呵呵,昨天放假的前一天,我已经正式收到总部的任命通知,我现在已经是部门经理!”

        “哦,那要好好恭喜下了,不知道堂弟任职的是楚氏的第几级子公司,五级还是六级?”

        “三级!”楚天傲脸色一变道。

        “哦!这么短的时间也算不错了,毕竟是二爷爷的重点栽培对象,应该,应该。”楚天成意有所指的说道。

        “你说什么?我哥可是靠自己实力一步一步干上去的!那像你,含个金钥匙,就自以为了不起,艹!”楚天傲身边的楚天杰激动的说道。

        “天杰,住口!今天是年三十,太老奶奶高兴的曰子,不许给我说脏字!”没等楚天杰说完,楚天傲就大声呵斥道。

        “天成,我带天杰向你道歉,是他说话鲁莽了!”楚天傲语气没有半点火气的说道。

        本来一句“艹!”已经惹得楚天成在那里大皱眉头,而楚天风和楚天域也是极度不爽,特别是自己爷爷和他们爷爷的明争暗斗,更让他们之间的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

        不过楚天傲一句道歉的话,顿时将紧张气氛一下化解。只有楚天杰还是气鼓鼓的坐在那里,不理解他怎么帮忙反而让自己的哥哥给当众给训斥了。

        就在这尴尬时刻,他们这一代的唯一女孩,二爷爷家的楚云娇也突然端起酒杯,打圆场道:“今天是团圆的曰子,小妹妹敬各位哥哥们一杯,来,我先干咯!”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好,我楚天风也先干为敬!”楚天风也豪爽的说道。

        被他们这么一引,楚家众兄弟也都纷纷起身,将酒杯碰在了一起……一饮而尽的楚天傲当下借着酒劲冲着楚天成,道:“天成,等你半年,半年后,按楚氏的规矩,你可以直接接手三级部门的经理之职,届时我将正式向你宣布挑战,楚氏之位有德者居之,公平竞争,我天傲将竭尽所能和你赌一把,看谁能先将三圾部门带入一级,怎么样,敢不敢跟我打这个赌?”说着,楚天傲将右手前伸高举,五指张开。

        “啪~”的一声,楚天成毫不犹豫的拍了上去,一抹自信的微笑带出一句更加自信的话语:“奉陪到底!!!”

        ……

        年三十那天,还真是个团圆之夜,对于楚天域而言,除了大哥和楚天傲的赌约,二爷爷家的几个堂兄堂妹还是很好相处的,毕竟都是年轻人,话题很容易说到一块。特别是对楚天域的情况,又是脑病神奇的治好,又是指腹为婚,又是豪华订婚之类的,他们几个更是好奇,纷纷询问,楚云娇更是抱着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发掘着楚天域身上的每件趣事。对于偶尔提起的童年往事,谁欺负谁已经不重要了,最多大家是相视一笑。

        不过现在楚天域要做的是,趁三爷爷好不容易出现的机会,把他这个在爷爷口中,纵意花丛几十年的老情圣给“抓”住,好好问问一直憋屈在心里的所谓的“爱情问题!”,对这个问题,楚天域昨天又受到了一次“忽悠”,当他向二哥提出这个问题时,楚天风想都没想,直接豪爽的说道:“泡妹妹最重要的就是一点,那就是一个‘上’字,崩管什么样的,只要看中了,直接‘上’,上完再说其他的话!接下来还是一个字――‘踹’,崩管上的是什么样的,就是再极品,也是一个字‘踹’,还不带商量的,而且绝对没有二话!咦,天域人呢?天域,楚天域……”楚天风最后已经是扯着嗓子喊道。

        跟三爷爷楚放武面对面坐下,已经经历三次挫折的楚天域也不客气了,直接开门见山的把他的问题、他的困惑说了出来。

        三爷爷听完,并没有直接发言而是闭目沉思了一会。楚天域一看,心中大喜,暗道:“高,实在是高,这才是高人之状!”

        “按你说的,你现在是想和那个欧阳丫头在一起,也喜欢她,而对于秦念然,是想要解除婚约,那你有没有问过自己,很简单的事,你为什么你还有烦恼呢?”三爷爷突然睁开眼睛问道。

        楚天域彷佛已经想过这个问题般,有点不好意思的道:“大概是我有点割舍不下小时候的那此碰面和她的那些话语,特别是最后一句,‘我是他老婆……’,至今还老是回荡在我的脑海!”

        面对楚天域的坦白,三爷爷又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才又高深的睁开双眼,道:“随心所欲,这是三爷爷给你的建议,对于欧阳紫依,既然你们已经在一起了,那就继续在一起好了,对于秦念然,虽然有婚姻,反正你说的,她躲你还来不急呢,解不解除订婚,又有什么关系呢!至于其他的还有什么喜欢你的小妹妹,难道你还能阻止他们喜欢你吗?”

        “三爷爷的意思,难道是说要达到‘不为而为’的境界?”

        “嗯,不错……”三爷爷楚放武点头称是道。

        “天域,天域,有人找你,说是你的什么同学!”就在这时,门外二哥的声音响了起来。已经有了答案的楚天域,兴奋的边向三爷爷致谢,边急忙走出屋外。

        三爷爷楚放武一边点头一边暗道:“晕,这是什么事啊!这小傻瓜变成正常人了,居然还有了什么爱情的烦恼,靠,小屁孩家家的,简直耽误我时间,我可是一秒钟几十个美女上下的,还好随便胡诌了几句,他还真信了!晕,忘了该给薇薇打电话了,哦,不对不对,让我先想想,上午应该是娟娟,下午才是薇薇,而晚上就是绮绮……”

        “喂,亲爱的,哦,我的小宝贝……”

        ……

        楚天域来到客厅,见到的居然就是贼头贼脑正在东摸摸,西碰碰的白雷,白老大!

        白雷一间楚天域,立马兴奋的一个前冲,就来个结结实实的拥抱,把个楚天域搞的是一愣一愣!

        “老三,不用吃惊,不用意外,对于本老大来说,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发生在我身上,都实属正常,天才嘛!”白雷大言不惭道。

        楚天域那个汗啊!只好喃喃道:“还好,还好了,不吃惊,不意外!”心里同时暗暗接了句:“才怪!”。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506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