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一百一十章 校园暗战(下)

第一百一十章 校园暗战(下)

        一击不中,秦念然表面上却装作没有任何事情发生般地和楚天域擦肩而过,两人的这一刚刚交手,一击、一让、一挡,在外人看来只是楚天域无聊的做了个扩胸运动,配上他那身运动服也无可厚非,如果敏感点的人估计最多认为他是在故意表现,好引起冰霜美女的注意之类的想法。

        失去理智的秦念然同样也失去了判断力,虽然她没想到楚天域居然也会有真气,但她对她自己的一身修为和特异功能还是有着盲目的自信。

        在和楚天域擦肩而过之际,左脚侧勾,就像是步子迈大了抢道一般暗中踢了过去,同时玉掌在文件夹的掩盖下再次向楚天域拍出,这次倒不是实打实,而是凌空一击,其实秦念然的功力还远达不到什么可以凌空一击的境界,但她本身的特异功能电磁波却能放出体外。

        这次秦念然知道了楚天域有修为,居然毫不犹豫地用上了全力,所以这一招严格说起来应该是夹着真力的电磁波。楚天域从惊讶之中还没反应过来,他哪里惹了这位大小姐了,怎么见面二话不说就连下狠手。

        一脸郁闷的楚天域还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知。秦念然那点攻击对于他来说就跟小孩玩似的,没有任何的威胁。

        但众目睽睽之下,两人总不能就这么在大道之上拳脚相交地打起来吧!而且看秦念然那不依不饶的神情,好像对他有多大的仇恨一般。

        所以他苦就苦在一来莫名其妙,又不能立马开口问,二来秦念然是完全放手攻击,她攻击时倒有个大文件夹作为遮掩,而他化解起来却无任何的屏蔽,不仅要防住,还要考虑怎么才能不动声色、不惊动周围路过的同学……躲闪移动开来倒是很简单,凭楚天域璇矶步的奥妙和速度,外人根本就不可能有所察觉,但看秦念然上下齐攻的这一击威力,像是含愤出手,没有留有任何的余地。估计他要是移开了,其他路过的同学可要被殃及池鱼了!

        因此楚天域只有运足功力,全身真气泛出,就像是身形顿了顿般,表面上做了个助跑状,将秦念然的攻击硬生生地抗了下来,并运用真力将其手上发出的电磁劲气给包裹起来,运足功力慢慢炼化,对外只发出几声轻轻地“滋滋~~”之声,在嘈杂的校园里不靠近细听,更本就注意不到。

        连续的两次攻击让楚天域的觉悟立马提高了不少,不管是什么情况和原因,三十六计,脚底抹油,走为上策,拿定主意,趁秦念然楞住的时机,楚天域甩开大步就跑了起来……但在秦念然看来,两次攻击不是犹如打在棉花上一般,就是毫无声响,石沉大海般地没有激起任何波澜。

        而那个可恨的楚天域更是像是没事人般,在她强攻下,居然一个扩胸,一个停顿,然后一个助跑,最后就是一溜烟地快跑逃离了她的视线……动作之连贯,神情之自然,就真像是某个准备赶往球场或是跑道锻炼的人提前跑跑热热身一般。

        秦念然脸色茫然,惊讶、震惊已经不能形容她此时的心情,只有在她的内心之中,彷佛依稀再次响起欧阳紫依的一句话:“楚天域还练过武功噢,我好崇拜的……”

        当时她说得暧昧,而秦念然自己又把这句话理解成了普通的武术健身或是搏击,现在看来,这又是那可恶的欧阳紫依下的一个套!

        “而且就单单从刚刚的两次交手来看,人家的修为不知道比自己高出了多少倍,虽然都是防守,但能做到如此不动声色的境界,估计连姑婆都没有这份功力,这,这,他倒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秦念然没了刚才的激动和气愤,想着欧阳紫依说的那番话,想着那份资料,对照着刚刚匆匆一会的楚天域,秦念然不由自主地暗中喃喃问着。

        而跑出老远,心中郁闷的楚天域也不停地琢磨着这事,原来井水不犯河水的关系,怎么那个秦念然突然会有如此意外的表现?

        真是令人费解啊!

        “楚天域,楚天域……”正在这时,大胡的声音在球场边上响了起来,正好打断了楚天域的思路。

        “你来了啊,周杰呢?”楚天域看着风采依旧的大胡,倍感亲切地问道。

        “呵呵,好啊天域,现在见你次可真难啊?上次问你的那个同学白雷,说你还玩什么失踪,连他也不知道你的去向!”大胡上来就对着楚天域的胸口来了一拳,同时哈哈笑道。

        “一言难尽,一言难尽啊!先等周杰吧,等来了,晚上吃饭的时候我们再一起聊。”楚天域也笑道。

        楚天域连续说到周杰,大胡本来阳光的脸上一淡,道:“唉,这次叫你来,也是趁着打球的机会,你再好好劝劝周杰……”

        “周杰怎么了?”楚天域打断问道。

        “还不是为了乐儿吗!你不知道,从开学一来,周杰就和乐儿分手了,听周杰支吾说是他们的矛盾上学期就有了。”

        “谁的问题?”楚天域问道。

        “要是周杰的问题,今天我还会叫你劝他吗?听说乐儿好像又认识了一个男朋友,不知道是有钱还是有权,反正比周杰那穷小子是强!所以……唉,其实这也不能怪了谁,只有周杰那傻小子看不开……”

        这么一说,楚天域就完全明白了!当楚天域见到周杰的那一刻,他就更明白了!

        这哪还是以前上高中的那个一脸睿智,品姓兼优的阳光男孩啊!只见周杰一米八几的个子,却拱着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脸上更是连胡子都没刮过,球衣也是皱皱的,前后反差之大,彷佛判若两人,让楚天域一时间都不敢相认。

        要不是周杰有气无力的招呼声,楚天域才在吃惊下慢慢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楚天域也不知道该如何说好了。

        场上楚天域故意带球冲撞着周杰,希望能把周杰颓废的心情挤走,或是重新激发出他的斗志来,哪怕是火气也好。

        但楚天域和大胡都失望了,周杰再也不是以前的周杰了,无论是球场上还是球场下,他的整个人就像是被抽干了所有的精、气、神一般,只剩下一副空壳般。

        人郁闷,球就打的更郁闷,见周杰如此的情景,楚天域他们也就草草收场,连汗都没多出,就和大胡两人带着周杰回他的宿舍,随便洗了洗,就陪他坐了下来,后来宿舍里的人进进出出,看到周杰和楚天域他们也不多说话,就像是没看到一般,冷漠之极。

        “周杰,你们宿舍里的人怎么都这么个德行,靠!”大胡首先看不惯道。

        “这这里,大家看的是谁有钱,谁有权,谁能出国,谁能开公司,上学就创业……”周杰面无表情地说道。

        就周杰这副愤世嫉俗的语气语调,估计宿舍里的同学他也没少得罪,怪不得大家是见怪不怪的一副冷漠表情,楚天域和大胡这才有所了解。

        楚天域看了看时间,也差不多五点多了,遂道:“周杰,大胡,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找间馆子先坐着,再慢慢聊……”

        “好好,天域这个提议好,我们早就等着这句话了,周杰,我们走,好好宰楚天域一顿,哈哈~~”大胡一把拉起周杰,边走边道。

        大胡说是要好好宰楚天域一顿,但找的还是普通的小饭馆,不过在里面开了个小包厢,三人坐下后,大胡倒是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肉菜,说是好久没打牙祭了,说着还拽着周杰要叫他点几个,却被周杰一声:“随便”给打发了。

        楚天域又给“随便”加了几个菜,估计足够他们边吃边聊上几个小时的了。

        “几位先生,要不要来点酒水,白酒、啤酒、饮料我们都有……”点完菜,服务小姐热情的推荐道。

        “整两瓶二锅头来!”周杰突然插嘴说道。

        “别,周杰……”大胡刚要说什么,却被楚天域用眼神制止住。

        “别两瓶了,先来三瓶,一人一瓶!今天好不容易聚一聚,就喝个痛快!”楚天域故作豪爽的说道。

        “哦,好的……”说着那服务员转身就是一撇嘴,暗中嘀咕道:“还作什么豪爽状,多一瓶二锅头也不就多加上个几块钱,切……”

        随着几杯二锅头下肚,周杰终于彷佛打开了话匣子一般,在楚天域和大胡的开怀诱导下终于说出了他和乐儿之间发生的一切。

        其实不用多说,他们二人就大概知道是个怎么回事,楚天域也不劝他,只是让他述说着、发泄着……就听周杰从乐儿扯到了同学间的竞争和攀比,能进北大的,在高中,哪个人不是个中的翘楚,可现在,就算以周杰的水平,也只能堪堪算是个中游,以前在高中,名列前茅的成绩一直是周杰的骄傲和精神支柱,其他的周杰家也就是个普通家庭,其他方面又有什么能够拿出来炫耀的?

        可进了大学,他守住的这个唯一阵地也彻底消失,优势荡然无存,所以周杰在痛苦,在怨恨的同时,更是对他自己的一种深深的失望、迷茫和悲观……当周杰发泄到极致的时候,楚天域突然将桌上的所有酒瓶和剩酒通通扫落在地,巨大的声响把服务员也引了进来。

        大胡一声断吼:“他妈的给我滚出去!打了碰了一会算给你,滚!”

        服务员当即翻了翻白眼,这种情况估计他们也见多了,耍酒疯嘛,这种情况还是少惹为妙,所以大胡吼完,那服务员一下就将头缩了回去。

        “周杰,你听着,大道理我不想多说,你的遭遇我也不会有什么同情,你更别指望在我和大胡这里找到安慰,或是替你对乐儿打抱不平,自己的事情永远需要自己去解决,没人能代替!”楚天域直视着周杰说道。

        “我,我窝气啊!那种无力的感觉,你,你们是不能够体会,哈哈,比什么?比钱没人家多,比背景我们家就是一工人家庭,就连他妈最后学习上的那点尊严都被剥夺了,那些同学是人吗?都他妈的一个个省市的状元,人尖上的人尖,我,我算什么,什么都他妈的不是啊!呜……呜……”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楚天域和大胡两人相视一眼,随后什么多余的话也没再说,楚天域直接喊了声:“服务员,给我搬一箱二锅头进来!”

        大胡和周杰第二瓶还没喝完,就醉的不醒人事,楚天域这次喝酒也没运功,但其经过猴儿酒的锻炼,本身酒量已是千杯不醉,随意几瓶下去,最多头感到有点晕罢了。

        楚天域结完帐单,扶着两人刚走出饭店的大门,就看见了秦念然和她辆跑车静静地停在外面。

        “要帮忙吗?”秦念然冰冷的语气响了起来。

        “求之不得!”楚天域在酒精的作用下,彷佛也没了什么顾及般爽快的答道。

        楚天域一手一个将他俩硬塞进了秦念然后面的车座里,然后才在秦念然的注视下没有半点矫情地坐在了副驾上,目不斜视,也不多废话的说道:“谢谢,学生宿舍区,五栋……”

        秦念然等楚天域把长长的地址说完,最后加了句:“你应该知道路吧?”后,才慢慢说道:“就他们这样的,挤一张床?看他们的样子估计等会还要吐……”

        话未说完,大胡就很给面子的一口就吐了出来!

        闻着臭味,秦念然眉头都没皱皱,继续淡淡说道:“学校边上有个宾馆,让他们在那里好好休息,省得会去麻烦,宾馆房间里也好洗洗弄弄,完事了,我有话跟你谈!”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512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