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春季秋收(下)

第一百三十六章 春季秋收(下)

        办完了弹琴峡的事情,楚天域正准备连夜赶回去,趁着热乎劲再给周天行来个上门拜访,一鼓作气来个“大结局”,但还没等他回到城里,却首先接到了秦念然的电话。

        楚天域是大讶,怎么居然是秦念然打来的电话,难道欧阳紫依又欺负她了?又或是她们之间真闹起来了?一想到这,楚天域是赶紧摇了摇脑袋,暗自拍了拍脑袋自嘲道:“什么乱七八糟的,真是在瞎想什么呢?”

        其实这也不怪楚天域,秦念然和欧阳紫依两人住在一起,就是没有任何的瓜葛,这两大才女双娇的天天在一起,就够故事的了,更何况这中间还掺和着一个楚天域……“喂,楚天域吗?”果然是秦念然的声音。

        听声音,好像很平静啊,这让楚天域还真放下不少的心,直接回答道:“对,秦……你,找我有事吗?”

        此话一出口,楚天域就有点后悔了,别说一开始的称呼,就是最后一句有事找也是大有问题,难道没事就不能了找吗?

        “我想你明天陪我去趟天行集团,拜访一下周天行……”还好,秦念然并没有多说别的,仍然平静的说道。

        “什么!?你,你去拜访周天行?”听闻这个话,楚天域不可思议的一声惊叫,并且重复了一句再次说道。

        “怎么了,有问题吗?”电话那头的秦念然疑惑的问道。

        “嗯,没,没什么问题!”楚天域违心的说道。

        开玩笑,如果今天他先一步“拜访”过周天行,估计明天还真没什么机会留给秦念然再去拜访一下的了。

        “那好,明天早上八点半我们在天行集团总部碰面……”秦念然简洁的说道。

        楚天域想了下,如今情况复杂,没有到最后完全“收成”的那一刻,还是小心为妙!隧道:“还是我去接你吧,到时我们一起过去好点!”

        “你开车了?”秦念然突然问道。

        “呃,还没有!我……”

        “那明天八点,你在我们北门等我就行了!”没等楚天域再要说些什么,秦念然直接说道。

        “ok……”

        ……

        “两位先生小姐你们好,请问你们找人还是办事?有什么我可以效劳的吗?”天行集团前台服务小姐微笑着问道。

        “找人!”秦念然直接说道。

        “请问是?”

        “周天行!”

        当时那个接待小姐就是一愣,等反应过来,才又仔细打量起眼前的这一男一女起来。只见跟她说话的这位小姐,丽质天生,美貌绝伦,但却给人感觉可望不可及,仿佛从骨子里就透出股冷傲之意,拒人千里而又高高在上,这一点,从她刚刚的两句简短回答就可以看出。

        可奇怪的是,站在她旁边,却一脸笑意的那个年轻男子,让人一见就有了一种亲切之感,如沐春风之意,仿佛可以让人可以瞬间放下所有的戒心和防备,走上前,亲切的跟他聊上两句一般……秦念然一声低“嗯……”,让那个服务小姐才堪堪收回了目光反应过来,想起了她的本职工作般,脸色一红,道:“请问你们有预约吗?”

        “没有,不过你只要通报一声,楚天域和富都实业的秦念然前来拜访就行了!”秦念然还是保持着语调说道,不过让楚天域心中一动的是,一向高傲的秦念然居然会把他说在了前面,这个细节不知道她是无意而为还是谦虚使然……那位服务小姐并没多问,看他们二人的气势和问话的语气,就知道两人来历背景肯定非凡,于是直接接通了二十二楼董事长的前台秘书处,按秦念然的原话复述了一遍。

        随后才说道:“两位请稍等……”

        ……

        半个小时后,秘书小姐将楚天域和秦念然领到地方就后退出去,顺手还把房门给关了起来。

        “哈哈,两位大驾光临,真是让老朽这陋室蓬荜生辉啊!”坐在正中央,桌子后面的周天行爽朗的欢迎道。

        楚天域打量着周天行,虽然感觉还是一副容光焕发的样子,但显然是临时修饰的结果,满眼的红丝和笑意下的疲态还是暴露出了他最近的状况。

        “周老的面还真难见啊!”秦念然拿出了她一贯的商业语调道。

        楚天域则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打量起周天行口中装修、摆饰都价值上亿的陋室!

        “呵呵,下面的人不会办事,怠慢了我们秦家的大小姐,真是罪过,罪过啊!”别看周天行一脸的哈哈,但却将连个座位都没让让,整个将楚天域和秦念然给晒到了当场。

        不过楚天域倒是没有任何的觉悟,反而装作一副没事人的样子,也不跟周天行打任何的招呼或是客套几句,居然慢步走到了一个古董架边,捧起了一个景泰蓝观赏了起来。

        见此情景,周天行微笑的脸上突然抹过一丝狠辣之意,但转眼间,他又仿佛根本就没注意到楚天域的行为般,还是冲着秦念然笑道:“对了,不知道我们富都的掌门人今天造访我这个老头子,倒底所为何事啊?”

        “没什么,只是想和周老谈几件事情!”秦念然边说边学着楚天域,根本就不问问,直接踱步上前,坐在了周天行的对面,同时两眼直视着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哦,什么事,但说无妨!”周天行眉头一跳,却平静的问道。

        “呵呵,周老,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你手中最后几个公司的收购问题,我想如果能够直接和周老达成非限定姓的合作意向,也可以让我们省下许多的精力和脑力……”秦念然仿佛在说着别人的事般直述道。

        周天行一听之下,嘴角立马不自觉的向上抽搐了几下,脸色也变的阴沉起来,道:“小丫头,千万别得寸进尺咯,商场如战场,不到最后一刻,还不知道谁胜谁负呢!你还太年轻,年轻了难免气盛,气盛了难免就浮躁,一浮躁了就容易冲动、出错了!”

        秦念然听了,根本就不屑一顾道:“我这个小丫头做事就从来不打没把握之仗,想必以周老老而弥坚的姓格,不会不查查我这个小丫头的底细吧,什么姓格、生意手法,估计就是个人喜好,我爱吃什么周老都了如指掌,一清二楚的吧?”

        见周天行没有任何的反驳,秦念然微微一顿,才继续说道:“所以今天我们来,并不是什么儿戏之意,而是正式的以生意场上的对手身份来谈这比交易!因此,周老的我年轻气盛的论调又从何说起呢?”

        这下周天行老脸终于挂不住了,一拍桌子怒道:“秦念然你太放肆了!给你几分颜色你就开起了染坊,别说现在胜败未分,就是老朽真落到你说的那个地步,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妥协,永远不!”

        秦念然微微一笑,也不以为意,还是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知道你最后的杀手锏就两条,一是等乱局趟混水,二是银行,不过这乱局嘛……”说着瞅了眼楚天域,才继续说道:“到时真乱了再说,不过这第二条,你和银行方面的瓜葛,我不知道你有没有了点预感……”

        此话一出,周天行再也保持不住平静般,身体就是一个巨震,双手想要撑起身子,却仿佛怎么也用不上劲般的努力了几下,就终于颓废的靠在了椅子上,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一样。

        脑中就像秦念然说的一样,响起了这两天,他打给那些行长们电话时的那一声声盲音……一股整个大厦就要倾倒般的挫败感瞬间蔓延到了他的全部身心,人也仿佛刹那间老了六、七岁般!

        突然,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就像一个快要淹死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身体也坐直了,两眼更是血红,狠狠看着秦念然,一字一顿的说道:“你看着,你看着,最后一步,大不了我们玉石俱焚,你们谁也别想脱离关系,你们……”

        话未说完,就见正巧“观赏”路过的楚天域向他桌子上抛出了一串东西,打在桌子上就是一阵叮铛乱响!

        当周天行打眼看清之后,真是面如死灰,身体再次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桌上之物,不是别的正是那弹琴峡七个麻衣老者的星芒腰牌……“为什么?为什么?”周天行眼睛直视着桌上那代表他最后赌注的信物,知道一切都完了般的喃喃自语道。

        “不为什么,多行不义,天必谴之!”楚天域收起了刚才的悠闲心情冷然道。

        周天行仿佛根本就没有主意听楚天域讲的什么般,突然望向了秦念然,道:“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经过拆分后,你们富都还有如此大的能量,就是十个百个富都都不可能将天行集团逼到这份绝境!更不可能有如此的资金吃下我天行集团所有的抵押帐款,绝对不可能!”

        面对周天行最后疯狂的语气,秦念然叹了口气道:“我虽然是富都的人,但这次我却是受雇于人!”

        “谁?”周天行厉声道。

        “远在天边……”秦念然悠悠说道。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515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