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简单任务(下)

第一百三十九章 简单任务(下)

        白雷搞定了楚天域这边,布置完这个简单任务后,又转而招呼别的去了,只是走的时候,给楚天域留下了一个幽怨的眼神,仿佛像是在说:“我的一切都靠你了!”

        让楚天域当即就是一阵不寒而栗!

        楚天域暗暗算了下时间,今天是星期二,晚会是星期四的晚上,之所以选在了星期四,那可是他们几个人详细分析和策划的结果,主要考虑到如果放在周末,大家各自的活动就比较多了,人容易散,不好聚集起来,放在星期四晚上就不同了,本身大家已经上了四天课,应该算是个疲劳期了,而且人员也应该相对比较齐,所以此时来个晚会,肯定能吸引更多的眼球和同学们的参与……看来,还有两天的时间来完成这个简单任务,其实主要是秦念然,关键是找个什么理由和借口!想到这里,楚天域心中一动,不禁在心中暗自叫了声:“哎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天行集团的事怎么说也算是个合作,而且还是一个成功的合作,合作完了当然要找个机会庆祝一下,现在正好趁着这个晚会邀请她,一来省得到时尴尬,二来也不落俗套,别又是咖啡店、茶社的坐上一会,不痛不痒的聊上两句!好,白雷这个提议真是好,哈哈,可谓一举两得啊!”

        想到就做,楚天域首先联系了欧阳紫依,把这边的情况也给她简单的介绍了下,并把白雷的提议直接跟她说了,以欧阳紫依的姓格当然是一口答应,而且当即就表示马上飞车赶来帮忙!

        “别,别,你悠着点,先别急,嘿嘿,看看你有空就跟秦念然也讲一声,就省得我再约她了……”楚天域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

        “呵呵,你想的可真美!你和秦同学的事我可不敢再掺和了,你们俩自己解决……是不是,秦同学?”欧阳紫依不仅一口回绝道,而且最后一句,显然就是对着身边的秦念然说的。

        楚天域一听那个汗啊,没想到她们俩居然正好在一起,而那个可恶的欧阳紫依也不知道低调点,唉!

        “对了,你要不要和她现在就说两句?”那边的欧阳紫依打趣的说道。

        楚天域一听也豁出去了,反正是这事早办晚办都跑不了,直接说道:“好啊,那你就叫她听个电话,就一起说了!”

        “喂,秦同学,我们家天域找你的……”楚天域就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欧阳紫依依然嚣张的话语。

        估计秦念然对欧阳紫依的搔扰都麻木了,感觉她根本就没多和欧阳紫依纠缠计较的样子,接过电话就直接问道:“什么事?”

        “哦,是这样的……”楚天域把刚刚跟欧阳紫依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最后了还不忘强调了下白雷叫她们开拉风跑车的馊点子。

        “看看吧,如果后天有空的话……再说!”秦念然一个大喘气,差点没把楚天域给听窒息了,闹了半天还不一定。

        “其他没事了吧?”秦念然问道。

        “没,没了……”楚天域答道。

        “喂,那位欧阳同学,还你电话,顺便跟你说一下,你买的这个牌子的手机,手感实在太差……”没等挂上电话,楚天域再次听到那头传来秦念然的声音,不知道她真是在说手机呢,还是另有所指?

        挂上电话后,楚天域无奈的一声苦笑,虽然这个简单任务现在看起来算是完成了,但电话那头传出来的,仍然是针尖对麦芒的语气,还真让楚天域感到了点头痛。

        “唉,这样命运未卜,忐忑不安的曰子哪年才算到头啊?什么时候才能实现三妻四妾,和谐发展的美好梦想哦……”

        楚天域的胡思乱想还没展开,就又被一阵电话铃声给惊醒了,起先还以为是欧阳紫依的,也没看号码,没想到一接听,居然是雪凝儿打来的。

        “呵呵,姐夫,我是凝儿!”电话那头传来了凝儿悦耳动听的声音。

        “咦,怎么今天有空了,没演出任务了吗?”楚天域回应道。

        “刚忙完,姐夫,你不是忘了吧,上次说好了的,我要单独给你演唱个专场!”雪凝儿的声音响起。

        “哦,对对,哎呀,那,那可真是太好了!”楚天域一声惊呼道。

        “怎,怎么了?”显然楚天域的突然变高的音调让那头的雪凝儿吃惊不小。

        “噢,没怎么,是这样的,呵呵,你可真是个及时雨啊!我们这两天正好准备在学校里搞个扶贫互助文艺晚会,正愁没什么节目和吸引力呢!如果你能赶来,到时有你这个大明星出场,那还不疯狂了啊!”楚天域兴奋的说道,同时心中也暗自责怪起自己,怎么把雪凝儿这个真正的超级偶像给忘了呢,该打,该打啊!

        “是嘛?这么有意义的事也算我一个,姐夫的事就是我的事!”雪凝儿笑着爽快答应道。

        “那可就太好了,真是谢天谢地了,如果现在让白雷那小子知道,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挺的住?”楚天域也笑着说道。

        “败类?什么败类?”雪凝儿疑惑的问道。

        “哦,没事,没事!”楚天域哈哈道。

        “对了,姐夫,你们的晚会具体什么时候办啊?”雪凝儿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急道。

        “后天晚上七点整!”楚天域立马说道。

        “后天啊!”雪凝儿也是一声惊呼道。

        “怎么,有问题吗?跟你的演出有冲突?”楚天域急忙问道。

        “没,没,那姐夫我就不跟你多说了,我,我有事,就先挂了……”没等说完,雪凝儿就急急忙忙的把电话给挂上了。

        弄的楚天域是一愣一愣的,看着电话茫然了一会,才暗自嘀咕了声:“唉,这些小丫头片子,真是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咦,好像不是这么形容的,算了,管他怎么形容呢,反正就是不可靠,还是先别和白雷他们说了,省得一来他们心脏承受不了,二来万一有个什么情况人家来不了,岂不是又白高兴一场!”

        楚天域刚打完这几通电话,还没等喘口气呢,就听见白雷的喊声又响了起来:“老三,你现在闲着吧?麻烦你去下……”

        ……

        这样的忙碌一直到周四的下午才结束,众人看着由黎柔她们建筑学最后规划设计的舞台场景时,简约大方的舞台风格,明亮整洁的舞台效果,每一处,每一地,无不透着他们辛勤的劳动和汗水,在场每个人的心中都不由生出了阵阵自豪充实之感。像是白雷、包菜几个感情丰富的都不禁紧闭双唇,饱含热泪,表露出了一副成就之感。

        “绝对不比春晚差!”后来赶过来,成功让白雷退居二线,而掌握了整个调度领导权的欧阳紫依缓缓点头肯定道。

        “嗯,岂止不差,简直就是超过,就是完美!”包菜热泪盈眶道。

        “对,完美!”其他众人异口同声道。

        “好,下面我宣布,由楚天域请客,就到学校边新开的那家‘小湘馆’先提前把晚饭解决了,吃完之后,我们就各就各位,准备着七点的正式开演了!”

        “好哦,吃饭去了,这个提议好,皇帝不差饿兵,听说小湘馆的菜绝对一流!”包菜一声欢呼道。

        “是啊,价钱也绝对一流,不比什么辉煌、荣耀的便宜到哪去!”大个一拍包菜脑袋说道。

        “没事,反正吃大款,这血不放白不放!”欧阳紫依说着还瞟了眼白雷。

        别人还以为欧阳紫依说的是楚天域呢,不过对于楚天域这个大户不吃白不吃,只是表面上还要给人家点安慰嘛,纷纷上前跟楚天域表示了友好,表示了谢意,只有白雷落在后面,小声嘀咕道:“靠,欧阳紫依行啊,这点小钱你都替楚天域算计着,得,看她的暧昧表情,这血看来最后还是要从自己身上放了!晕啊,俺怎么就没有个帮忙放别人血的红颜知己捏?”

        果然,当众人吃的实在是吃不下的时候,欧阳紫依才示意楚天域拉着白雷上趟“厕所”,并说回来把帐再给结了。

        而且就在楚天域和白雷两人快走到门口时,欧阳紫依又赶了上去,当着白雷的面低声说道:“天域,顺便叫白雷给我们弄张白金级的贵宾卡,这里的菜真是不错,以后来吃就省得带零钱了……”

        真不知道她这话是说给楚天域听的还是直接说给白雷的,反正白雷听的是一清二楚,直翻白眼!

        ……

        六点十分,一切准备就绪,大家都怀着激动的心情在忙碌在等待着。只有楚天域心中还充满了两个未知,一是不知道秦念然是否会来,二是那个口口声声姐夫叫的亲热的雪凝儿,想跟她联系下,确定她是否来,没想到她居然电话也不听,到最后干脆直接关机,也不知道是出了什么状况?

        六点半,开始有同学陆续进场,不过除去演员和一些友情赞助的室友外,礼堂门口那个大大捐款箱上被白雷分的整整齐齐甲乙丙丁四个等级的票,才卖出去十几张,总价值连一百快钱都没到呢!甲票20元、乙票10元、丙票5元、丁票2元,售出去的大多是丙票和丁票……六点四十,受到邀请的几位校领导和班级老师陆续到达,本来是免费的,但他们还是都分别买了张甲票,以示支持。特别是那位早就捐过一百块钱的教导主任,更是被白雷给安排在了全场的最佳位置。

        六点五十,终于让在门口卖票的楚天域和白雷他们感受到了点人潮,不过和他们预想的还是要差多了,也别怪,现在同学的娱乐这么多,谁还看这些老土的现场业余演出,有这精力还不如随便找张碟或是上网看,保障比之精彩多了!

        六点五十五,秦念然的亮黄色跑车准时出现,让楚天域一直放不开的心就是一轻,而且还别说,随着秦念然的跑车,还真带来了不少人流,而且她的车跟欧阳紫依的往礼堂门前那么一停,确实挺拉风的!

        “来张甲等票!”秦念然说道。

        “你可真准时啊!钱你可以直接放捐款箱里,座位嘛,紫依已经给你安排好了!”楚天域笑道。

        “嗯……”了声,秦念然放下了钱,也不多说,直接找欧阳同学去了。

        白雷在旁边瞅了眼楚天域,一脸的揶揄,还偷偷用手拐捅了捅,低声道:“老三,你简直就是我的偶像,不过我就纳闷了,黎柔、欧阳紫依、秦念然这三个大美人怎么就便宜你一个家伙了捏?而且你居然还这么明目张胆、嚣张的艳福齐享,i真服了you!可怜我白雷现在连个小小蓝玥都搞不定,真是太失败了!”

        就在白雷暗自感叹和羡慕楚天域的时候,突然在路的拐角处,几辆加长的白色林肯贵宾车陆续显现了出来。

        其中的第一辆,楚天域立马认出来了那就是和雪凝儿一起坐过的,看了看时间,七点差三分,她比秦念然还要准时!

        白雷疑惑的看着楚天域,楚天域想都没想的道:“不要问我为什么,我只能跟你说咱俩当黄牛的机会到了!”

        “什么意思?”白雷还是疑惑的问了句。不过当他看见车上下来的人时终于明白了楚天域的意思。

        只见雪凝儿直接穿着一身雪白的晚礼服,一下车就冲着站在门口的楚天域摇手微笑着。

        “这,这不会又是第四个落入你魔爪的……”白雷话还未说完,只见车上又下来一人,白雷当即就觉得脑袋轰的一声,旷世绝色的容颜,清丽出尘的气质,不食烟火的飘逸,仿佛就像是一个下凡的仙子一般,人类的美好词汇根本就无非形容……“雪……霏……霏……”白雷颤抖着、结巴着说出了这三个字。

        楚天域也愣住了,绝对的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霏霏会在这个时刻出现,当他看到车的时候,他还以为只是雪凝儿呢!

        当雪霏霏款款而行至楚天域面前时,一脸的柔情蜜意和无尽的相思,让她毫不犹豫就投入到楚天域的怀抱,并没有任何顾忌的献上了香吻……楚天域醉了!

        白雷真的是晕了!

        雪凝儿笑了!

        包菜、大个他们愣了!

        整个现场静了!

        当楚天域和雪霏霏不舍的分开后,周围仿佛一下恢复过来般,人人都动了起来,叫喊声,手机声,可谓人声鼎沸,声声入耳!

        “给我来两张甲等票……”

        “给我十张……”

        “别他妈的挤了,我要一百张……”

        “艹,先卖给我,我他妈的全包了……”

        “喂,老六吗,你什么也别说,赶快到礼堂来……”

        “彪子,赶紧穿上你的跑鞋赶过来,顺便多带点钱!到哪?当然是到这喽!笨……”

        不过再嘈杂,也比不上缓过劲来的白雷,只听见他用着有生以来最大音量的一声怒吼道:“都他妈的给我安静!大个关门放包菜,谁也不让进!”

        说着就是一扑就把捐款箱上的所有票给用身体压了起来,同时继续吼道:“陈清,赶快把黑板上所有票的价格都给我加上两个零,再加句限量出售!自举排队!”

        还好此时礼堂外也没几个人,否则就白雷这样临时的坐地起价还不早让人给轰了!说不定场面早就失控了。

        就是现在留在外面的几个同学也不干了,纷纷不依不饶的嚷嚷道。白雷没办法,看着也就七、八个人,只好按原价给了他们,不过也只有一个幸运的买到了甲级票,其他的人光喊了,谁也没多带钱,兜里也就三、五块钱的,不过显然叫他们回去拿是不可能了,估计一转身,下次来,这票价还真加两个零了,于是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有多少就先买了,能进去就不错了!

        把他们打发了之后,白雷激动的手都抖了起来,强自镇定了一会,才颤着声音吩咐道:“包菜,立马通知后面这里的情况,演出推迟半个小时,还有把咱们班的几个精壮之人给我拉出来看门和维持秩序。陈清,你现在就跑趟广播站,立马进行全校广播,就说雪霏霏和雪凝儿两位超级巨星友情参演,对了,再报下票价,就按现在的加上两个零!楚天域,你,你就陪好这两位……啊,我,我受不了,两位偶像,能,能先给我签个字吗?”

        ……

        而旁边,一个普通打扮,骑着辆自行车的中年人士也是异常激动的打着电话:“喂,喂,李总啊,我是小赵,重大消息,重大消息啊!你不是叫我吃过饭顺道来看看北府学院的这台晚会有没有落实我们的冠名吗?你知道我见着谁了吗?雪霏霏、雪凝儿……对,对,没错,就是她们,千真万确,我拿脑袋担保!对,绝对是那个传说已经隐退的雪霏霏,她,她现在就在离我不远的旁边……”

        就听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巨吼:“立马给我打电话,全台出动……”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36516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