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采摘天下(上)

第一百九十七章 采摘天下(上)

        同时,随着师兄柳相士不断劝解和开导的话语,就像是一股凉泉流淌而过楚天域混乱的思绪一般,让他自责、悔恨的心情也慢慢放松了下来,逐渐走出了最初的那种石化状态,思维也开始走上了正轨。

        柳相士见楚天域终于恢复过来,并没有发生什么可怕的后果,一直提着的颗心终于也放了下来。其实对于楚天域现在的状态以及会发生怎样可怕的后果,柳相士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一点,那就是一定要跟他不停地说话,将他的思维和意识拉回到正常的轨迹。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楚天域的眼神也开始恢复正常,感觉已经能够随着思维而动,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还是很有道理的。刚刚楚天域的情况就是两眼要么一片茫然的直视,要么就透出各种神情,诸如痛苦、烦躁等等之类的,而且变化速度极快,像是走马灯似的,让人一见就知道他内心的挣扎和混乱。

        “天域,你要不要再跟你的小朋友们说说,听声音他们都很关心你,师兄刚刚代你解释了几句,具体有什么事,还是你跟他们再说说吧?”柳相士见楚天域好转了很多,不禁大胆地试探着问道。

        毕竟心病还需心药医,柳相士也知道楚天域的状况突然提前爆发,估计就是跟他的这些朋友有关,显然电话那头最着急的小女娃应该就是小师弟的红颜知己。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楚天域居然脱险后在迷林之中忘情练功,而丢下和他走散的朋友甚至是红颜的下落不急着查探,再怎么也是说不过去,难怪楚天域现在会是这种表现,特别是以他原来的姓格、处事标准和责任心,就更不能原谅现在的他了。即使有着什么墨龙纹、月能的所谓影响,也绝对不能成为这种事情的理由……这就是此时楚天域痛苦、自责、混乱甚至即将发狂崩溃的根源所在!

        不过事情的实质,虽然柳相士能够推断出个大概,但其中的奥妙也不完全是他所想。对于楚天域现在的情景,也只有楚天域这样的功力,这样的心境,才能堪堪保持住一份清醒,到现在为之也就只是表现出一些嗜血和战斗的**。

        如果换作别人,不说能不能够承受的了这种天地之气,就算能够承受,也不可能有楚天域皆法自然的境界,更不可能有从小就受到佛道儒三方面熏陶和磨砺的经历。可能早就发狂崩溃,要么落入无边的杀道,成为一个没有自主意识,只有本能需求的“野兽”,要么驾驭不了这样的力量而落得筋脉寸断或是自爆的下场。

        其实光靠墨龙纹和月能还不足以如此影响到楚天域,一开始楚天域还能够保持正常,在获得了基本的行动和生存能力后就去找过欧阳紫依他们,要不是淤泥挡道,他的轻身功夫也因为真气的消失而使不出来,楚天域也不会想到从迷林中绕行,另找出路。

        楚天域的最终变化,可以说跟迷林中的浓雾密不可分,这种奇异的浓雾就像是一种催化剂般,引发了楚天域本身墨龙纹和月能的反应,才逐渐影响楚天域,并在对付迷林中那些独特的野兽过程中,有意无意地陷了进去。

        而到后来吸收了整块的生命之石,虽然这属于天材地宝,但自古万物阴阳相抱,自有平衡之道。生机之石充满了生命的力量,光明正大,气息祥瑞。但它却是靠着蟾蜍阴邪之气,笼罩整个森林,吸收森林万事万物之精华,才有此功效,并且反过来为那只蟾蜍提供无限的生机和能源,助其提升能力,躲避天劫,增强阴邪之气吸收精华的范围和速度……所以,很正常的,在楚天域吸收了这份能量后,功力获得惊人提升的同时,他也要承受其负面的反应,而且这次说巧不巧正好碰上几个云门的对头,终于让他有了一个爆发的机会。随后的一系列变化,也就在情理之中。

        不过楚天域毕竟是楚天域,逐渐清醒的他,不用师兄多解释,也已经知道他的问题结症在哪里。所以冷静下来,他想到的第一件事也是再给欧阳紫依他们打个电话。

        当楚天域再次听到欧阳紫依那沙哑的声音时,心中没来由地就犹如被什么东西揪住一样。

        不过电话那头的欧阳紫依并没有多说什么,简单讲了讲他们遇险脱险的经历后,就让白雷等人逐一抢走电话,跟楚天域热情地招呼着。

        以楚天域的智慧,又怎能看不出来他们的担心和用意,肯定是师兄跟他们交代了什么,为了怕一个不小心,说出什么多余深情的话语或是担心的话,再加重楚天域的自责和悔恨,那可就追悔莫及,好事变坏事了。

        楚天域也不点破,知道他们成功脱险比什么都强!

        原来那晚山洪来的突然,除了睡在车顶的楚天域被甩出去之后,其他在车内的众人还都幸运,随着车辆被推在了山崖地一边,并被密集的古树依靠合力给挡了下来。而且汽车在前后两个作用力的推动下,向山崖壁高高拱起,等山洪冲过之后,又下落顺势压在了几棵大树之上,这才避免了连车带人被掩埋的悲剧。

        但车内之人,也都多多少少受到了冲撞的波及,最严重的白雷当场就头破血流,昏迷过去,还好有安琪儿在,同时车内也存有一些急救的药物,才堪堪渡过险情。

        而后就是等到天亮,利用现有的高度,让安琪儿沿陡峭的山壁上爬,本来大家还犯愁就算安琪儿在上面另外找到出路,但荒山野岭的,她一个外国“小朋友”,又到哪里求救。而且他们几个伤的伤,昏的昏,根本就不可能脱离这个地方。

        可没想到的是,当安琪儿爬上去的一刻,就听到了她兴奋的大叫声,然后就丢下山壁下的众人,消失无踪。正在众人莫名其妙之际,就听见上面一片嘈杂声传来,安琪儿居然领了一大帮的山里人前来救援。

        原来其实只要翻上山崖壁,往另一个方向望去,离之不远就有一个小村庄,而安琪儿之所以那么兴奋,就是因为在前方没几步的距离,正有不少的猎户趁着山洪和暴雨过后,许多动物的家园或是老窝都被摧毁之际,上山猎取些平时找都找不到的动物,发点小财。

        ……

        楚天域在听完他们唧唧喳喳的述说之后,也是为他们暗暗捏了一把汗,真是险啊!

        “天域,有什么你先忙,我们还有不少事呢,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我们也都好,就别挂挂了!记着,把自己的事先处理好,尽快回来!”最后还是欧阳紫依接过电话,故作轻松地欢快说道,而且说完不等楚天域回话,就果断地将电话挂断。

        对于楚天域的事,他们是只字不提!

        而楚天域面对他们的理解和支持,心中虽然一片宁静,但他却知道这片宁静之下饱含着多少的感动和说不出的滋味……“天域,你不是说到了夜晚,就能自动吸收月能吗?而且不论有没有什么遮挡之物,都不受阻碍,现在已经是月亮高挂,月色普照,怎么感觉并没有什么月能照射下来,难道是隐形的?还是只有你本人才能看到?”柳相士看见楚天域收起电话,又是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态,连忙找了他早就想问的一个话题来分散下楚天域的注意力。

        “师兄,我想我暂时没事了,您就不用再替我担心了!”楚天域看着一直守候在他旁边的柳相士真诚地说道。

        柳相士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对于这个小师弟,他可是爱屋及乌,师父不在身边,那么有事他这个当师兄的就要承担起来。

        看着师兄一脸的疑问,楚天域知道他还是执着于月能之事。其实这个问题他也暂时回答不上来,为什么今天并没有自然而然地吸收月能,难道说跟他刚刚的精神状态有关系,如果真是这样,那么换句话来说,这吸收月能的过程就并不仅仅是被动或是只能是自然发生,而是可以人为控制的……想到这里,楚天域像是抓到了什么灵感一般,但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于是楚天域连忙将他的想法跟师兄说了出来,毕竟这方面,师兄可算是绝对的专家。

        柳相士当即就沉吟了老半天,才慢慢抬起头,道:“也许这个就是化解你身上状况的关键所在,不过具体的还要等师叔们回来,再好好商量商量。”

        “对了,师兄,师叔他们去哪了?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楚天域边说边向屋外探望着。

        当时你的情况不稳定,我怕人多反而误事,就让他们先去林子里转转,后来他们回来后,两个师叔兴奋的说这里简直就是个宝藏森林,他们要好好地查看一番,并不走远,如果这边有事,就用云门震音通知他们。

        当柳相士说到支开师叔他们之时,楚天域就是一阵汗颜,而且更加地感动。知道当时师兄是准备只他一个人冒险陪着自己,如果自己真要有什么状况,发狂也好,失姓也罢,以自己目前的恐怖力量,人再多,也只是多几个陪葬的而已。

        “师叔他们不会有什么事吧?”尽管整个森林的秘密已经被楚天域发现,而且破坏,但对于这个迷林楚天域还是心有余悸,遂不放心地问道。

        柳相士轻松地摇了摇头道:“你放心,在这山野森林之中,他们可是习以为常,就算是在夜晚,也没有任何的问题,拿现在的话来形容,他们可是这个方面专家中的专家!”

        两人正说着话,就见远处闪现出几个人影,柳相士极目前望,依稀可见是三道人影,知道是师叔他们回来了,真是说曹艹,曹艹就到!所以当即带着楚天域走出了茅屋,迎了迎。

        果然是师叔他们,只见他们是满脸的兴奋,而且后面更是背的大包小包,一副收获颇丰的样子。

        特别是看到楚天域也没事了,两个老人更是高兴,进入房间后,就拉着柳相士和楚天域两人说开了。

        他们当然首先问的就是楚天域的情况,柳相士和楚天域也分别把现在的状况和他们的分析讲了讲,两位师叔听后,也一致认为,楚天域就是受到了阴邪之气的影响,已经存在于体内的,以楚天域的功力,应该可以慢慢炼化或是吸收。

        但就是对于夜晚月能的吸收现在是个大问题,要知道月华之光本属阴寒,墨龙前身又是蛟,喜好此等阴寒之光,而且现在整个墨龙纹已经失去自我意识,只能作为楚天域肌体中的丹田来运转留存于整个身体组织的能量,所以当不断有月能吸收进来,正好助其运转,难免就有什么隐患其中而默默影响楚天域的本姓,甚至再次的涅磐重生也说不定。

        不过他们对于楚天域今天晚上的反常,以及楚天域自己的推测,倒是给予了肯定,也和柳相士一个观点,这也许就是解决问题的关键所在。

        不过现在楚天域的事还难以定论,所以说完楚天域的事后,闲天、闲风两人不禁又把今天他们探查此处森林的情况说了出来。

        原来让他们如此兴奋的事情就是这处森林因为长期受到蟾蜍和生命之石的困扰,不管是这里的动物还是植物也好,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异,例如野兽都变的更强,植物也变的更壮,所谓压力越大,反抗越大,适者生存也就是这个道理。特别是林中的珍贵药材等,不仅年限悠长,而且药效也是成倍增长,他们大包小包的就是一路走一路采的……接下来几天,柳相士和两位师叔详细探讨研究了楚天域的情况,一致认为,此事宜疏不宜堵,既然根源来于天地,来于自然,何不在天地与自然之间找寻答案?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45010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