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二百一十六章 蛤蟆声声

第二百一十六章 蛤蟆声声

        话不中听,就连声音也是刺耳异常。

        楚天域和秦念然纷纷扭头看去,只见来的一伙人中,为首的是一个身材修长,体形还算匀称,但脸色却极其惨白之人。

        楚天域虽然感觉说话的人有点熟悉,但却记不起到底是在哪见过,此人的脸不仅惨白,而且怎么看怎么别扭,虽然眼是眼,鼻子是鼻子,嘴是嘴的,但就好像由什么劣质材料,生硬地组合在一起似的。

        “展子风,你说什么?我再跟你重申一次,别来纠缠我!”秦念然严厉的话语让楚天域是大吃一惊,眼前之人居然是展子风,简直不敢想象。在楚天域的印象中,展子风虽然令人讨厌,但长的确实还算是帅哥一个,特别是配合上他身上的那股独特气息,更是别有一番男子气概和魅力。可眼前之人,其相貌却相差太远了!

        不过很快楚天域就反应过来,肯定是上次的伏击事件,让展子风不仅是重伤在身,而且脸上更是被偷袭忍者的血雾所伤,照目前的情形来看,伤的还很严重,肯定是毁容了。现在的面目不用说,当然就是整容后的效果,怪不得看起来怪怪的,一点都不协调,没想到果然是生拼硬凑的“产品”!

        “你,你,你是楚天域?”展子风并没有理会秦念然的质问,而是转为仔细打量起楚天域起来,并在仔细端详后,还是有点不敢肯定地疑惑问道。

        “你,你,你是展子风?”楚天域学着展子风的语气同样问道。既然知道了是这个家伙,再联系刚刚他嚣张不可一世的话语,就没必要再跟他客气什么,而且这个家伙现在的意图,显然就是在打他未婚妻的主意,因此楚天域当仁不让地就用这个方法回敬道。

        就连瞎子都能够分辨出来双方这相同问话背后的含义。比较之下,楚天域当然不用说了,那是重回当年没有入魔转道前的彪悍风采,而展子风则锉人锉相,真就好比一只妄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

        所以展子风闻言,脸色瞬间就是一变,阴沉了下来,显然对于楚天域的讽刺,展子风是清楚里面的含义。不过以他的姓格并没有立刻发作,只是狠狠盯着楚天域的脸看着,一言不发。

        毕竟以楚天域的身份和背景,加上他和秦念然名正言顺的婚约关系,无论从哪方面看,他展子风都没有任何的发言权和嚣张的本钱,所以他现在所能做的就是沉默,保持沉默!

        不过从他阴沉的眼神来看,其对于楚天域的出现和变化,一股狠辣的意味不宣而泄……楚天域对于展子风的表情和神色尽收眼底,知道这种人的狠毒,而且他的所作所为,包括对付周重云的手段,楚天域知道的是一清二楚,因此楚天域装作非常自然的样子,将本已经靠得很近的秦念然顺势就搂入到了怀中,当即就感觉秦念然全身一颤,秦念然可没想到楚天域会来这么一手,所以刚要本能地挣扎一下,不过却又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给硬生生地克制住。

        对于秦念然的心思和动作,楚天域仿佛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似的,并没有多加理会,而是一脸轻松地带着秦念然向前缓行了几步,然后注视着展子风,语气渐渐变沉地说道:“不管你是不是展子风,我要说的话只有一个字,滚!”

        “靠,小子挺狂啊,看来今天不让你吃顿拳头炒肉,你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敢泡子风的马子,你是不想活了!”

        “就是,先废了这小子的脸,看他还这么狂……”

        展子风身后的几个狐朋狗友一边说着就一边挽袖子、撸胳膊地准备上前干架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话音落地,就见展子风双手向外一张,将他们的身形给堪堪拦了下来。只见展子风脸色阴晴不定,像是在辛苦压制着什么一般,尽量像是用平静的语调对楚天域道:“楚天域,别给脸不要脸,你的那点破事我还不知道,脚踩几只船我就不说了,别以为有那个什么破婚约,就搞的多么地理直气壮,我告诉你,要不是上次的那件事,我承你和你那个同学一份情,就冲你今天的这句话,我就叫你竖着进北大,横着抬出去!”

        说完,没等楚天域有什么反应,就一摆手,转身脸也不回地带着他那几个朋友离了开来。

        “子风,怎么就这么便宜那个小子了?那,那可是你的女神秦念然啊!”狐朋甲说道。

        “是啊,我说子风,你今天是怎么了?就连说话都是怪怪地,枉我一看到他们两人在一起,就及时通知你,原以为你能当场废了那小子呢!”狐朋乙边说边表功道。

        “你们瞎吵吵什么,你没听到吗?那个叫什么楚天域的家伙子风认识,这里面肯定有原因,说不定他只不过是秦念然的表哥、堂弟之类的,否则就秦念然那冷傲姓格,别说还给男人好脸色,就是女同学,也没人见到有她能有如此亲热的……”狗友甲“理智”地分析道。

        “哦,也可能啊,子风,那家伙是谁?长的就一副欠揍的样子,咦,子风你倒是说说啊?”狗友乙也插嘴问道。

        “都他妈的给我闭嘴,烦!”展子风怒不可遏地一声大吼道。

        ……

        他们的谈话,楚天域是一字不漏地全部接收,这些人,可以说是在楚天域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晒,所以对于展子风的这几个狐朋狗友的呱噪,楚天域除了哭笑不得外,还真是不能跟他们一般见识,就权当癞蛤蟆在叫了,唉,招他们惹他们了?

        不过对于展子风,楚天域可就没有如此轻松的心情。明显对于展子风临走时阴沉的眼神,楚天域是深有戒心。别到时人无伤虎意,虎却有伤人心,特别是像他这样隐忍不发的沉默,更是让楚天域多了份警惕之心。

        就在楚天域陷入思索之际,就感觉身边秦念然一阵摆动,让楚天域猛然清醒过来,原来他还搂着秦念然呢。

        楚天域连忙在一阵讪笑中,放开了手臂,这才让秦念然重新站稳了身形,并向侧移开了几步。同时脸上也带起一丝嗔怪,不过这点,楚天域直接无视,忙用出他拿手招术——转移话题,遂一本正经地问道:“念然,你对今天展子风这个表现怎么看?“秦念然本来被楚天域这一搂一抱,正弄的心神不宁,不知所措的时候,也正好借着楚天域的话语,顺着台阶下,稍微沉吟了一会后,并没有直接回答楚天域的问话,而是反问了一句道:“知道我为什么特别讨厌他吗?”

        这个问题楚天域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因为在他看来,展子风就没有一处不讨厌的地方!

        不过幸好秦念然并没有让楚天域回答的意思,而是紧接着说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他那种骨子里自以为是,但表面上却显得有多么的绅士风度和彬彬有礼的虚伪……”

        “照你这么说,那他可是一个典型的伪君子喽!”楚天域总结了一句道。

        秦念然像是认同般地又说道:“所以,这次的事他肯定怀恨在心,只是考虑到你的家世背景,他才隐忍下来,不过以后的事,可就不知道了!不过希望他最好老实点,别打什么坏主意,否则碰上你还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说完,秦念然还大有深意地瞅了眼楚天域。

        楚天域闻言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脸色突然一整,冲着秦念然道:“担心的应该是你!以他的功力,如果他有什么不良的企图,你还真难以抵抗……”

        下面的话楚天域并没有说完,但意思秦念然却明白了,当即秦念然就是微微一笑,道:“士别三曰当刮目相看,我现在的功力虽然不敢说能够胜过展子风,但若要自保,还是绰绰有余!”

        面对楚天域疑惑的目光,秦念然继续说道:“这还要多亏你的帮忙,你给我的那些秘笈,就好像天生是为了配合我原先的心法似的,练起来不仅事半功倍,而且达到的境界,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

        楚天域心中一阵“委屈”,那些秘笈可都是他特意挑选的最上层心法,而且还是专门为秦念然量身定做,符合气机的心法。哪里是什么为了配合她原来练的入门,甚至可以说是最基础的练功口诀。

        想归想,楚天域还是突然将体内一股劲气透体而出,直罩秦念然而去,令秦念然不由自主地就是全身气息运转,本能地对抗着楚天域的突然袭击。

        不过还没等秦念然多做反应,楚天域的劲气就一发即收,令秦念然也瞬间明白,楚天域这是在试她的功力呢。想到这,秦念然不禁带着期待的目光看向了楚天域,毕竟这个方面,她这个天才跟眼前这个怪物比起来,她是自叹不如。

        楚天域一试之下,果然发现秦念然的功力是大为精进。天才就是天才,以她现在的功力,还真如她自己说的那样,面对展子风,自保是没问题了。毕竟对于展子风的功力,他和秦念然两人那天晚上都看到,也都有了个了解。

        对于秦念然功力的精进,楚天域不由赞许地点了点头,不过这个不经意间的动作,让秦念然芳心就是一阵欣喜,仿佛获得了多么大的成就感似的。这也让秦念然心中充满了矛盾,因为理智告诉她,现在的这种情绪很危险!

        所以,秦念然连忙调整心态,不再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纠缠,而是想起在展子风打扰之前,楚天域递给她的一份协议还在手上没有看呢。于是连忙展开那张皱巴巴的一页纸继续看了起来。

        只见上面除了“爱情协议”四个大大的字之外,下面就短短的几行,第一行说明了本协议前的未婚协议继续有效;第二行就是一个聘用计划,当然就是让秦念然全权负责西部开发的相关事宜;而最后的第三行则只有简短的三个字:我爱你……当这三个字映入眼帘的刹那,秦念然几乎有了一种眩晕的感觉,就连那几个字都像是突然在眼中变的模糊,变的虚幻,仿佛让她置身于梦境般,周围的一切也都像是全不真实一样。

        许久许久,秦念然才在楚天域的呼唤声中清醒过来,不过当她下意识看向楚天域,就在目光接触的刹那,让她瞬即就慌乱地避了开来,什么冰心玉诀之类的心法,早就土崩瓦解。此时秦念然的心情也说不上到底是个什么滋味,可谓苦辣酸甜齐涌心头,不为别的,就为那最后的三个字!

        “怎么样,这个协议你接受吗?”楚天域趁热打铁地追问了一句。

        又是一阵沉默,楚天域看着脸色不断变化的秦念然,终于在其平静下来,等到了她的回答,一个让他大出所料却又万般无奈的回答:“你的协议用纸太旧、太皱,只能作废,我们的谈话也到此为止吧,再见!”

        说完秦念然根本不等楚天域的解释,收起那张皱巴巴的协议书,就逃也似的离开了楚天域,留下了一脸郁闷的楚天域,是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

        不过就在秦念然离开了楚天域有一定距离后,楚天域最后冲着她的背影喊出的话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纸张太旧,代表我的慎重!纸张太皱,代表我的思量!这可都是我的心里话,最最真实的心里话……”

        ……

        楚天域回到北府学院已经是下午,一路上对于刚刚的事情,他可真是哭笑不得,那张协议之所以破旧,还不是他写好后,反复拿出揣摩,预想着和秦念然摊牌那一刻,以及拿出这张协议后的说词。可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个结果,千想万想,真是始料未及。

        但是对于这个结果,楚天域并没有感到多少的沮丧,因为秦念然最后离开时,他亲眼看见她将那张破旧的协议边走边慎重地收入衣袋!

        所以也就有了他在最后用上传音入密,对着秦念然说的那番算是表白的话语……“号外,号外,最大号外……”心事重重的楚天域刚走进教室,就听见白雷高八度的大嗓门在吆喝着。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45010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