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幻炎真脉(上)

第二百三十五章 幻炎真脉(上)

        一拳一拳又是一拳,楚天域极其规律的击打着,让全身僵硬,只余眼睛可以转动,痛感神经还在活跃的展子风可谓真正体会到了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和这四个字背后所代表的深刻含义!

        此时的楚天域也不开口,更不会像什么电影里演的那样,边打边要说些狠话,他只是专心致志地不断挥舞着拳头,精准地击打在展子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每一个决不重复的部位。

        “怦~~怦~~”声不停回荡在空中,这样的击打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展子风自己都记不起来到底他痛昏了几次,又因为巨大的疼痛而清醒过来几次,不过他终于还是盼到了楚天域的停手,同时楚天域的一句话语也清晰地传入他的耳朵:“我们的帐清了……”

        随后展子风的眼中就依稀感觉到刚刚那个还在不断挥拳的身影慢慢转身离去,不过很快他的眼前就一阵模糊,除了黑暗就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的光芒。

        突然,展子风就感被幻兽肆虐过的僵硬身体,就是一阵脆响,就从楚天域击打过的每一个拳点处开始四裂开来,就像是一件瓷器般,裂纹瞬间就遍布全身,并由外向里,从皮肤到经脉,再到内脏……展子风不禁在意识里长出了一口气,暗道:“太好了,终于可以解脱了!”

        此时一阵微风吹过,展子风头部以下的整个身体瞬间就支离破碎,一小块一小块的肢体还没等下落,就在空中随风化为了一阵飞灰,烟消云散!

        与此同时,“嘭~~”的一声传来,展子风的一颗头颅也随之掉在了地上,咕噜噜地滚了几下,停住后仰面朝上,露出了一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这双眼睛并没有任何的不甘或是怨恨,有的只是最后的解脱和直勾勾地看向天际,但却再也无法转动的眼球……楚天域心中一片平静,此时他以及出离愤怒了,对于展子风的惩罚就像他最后所说的一般,帐清了!

        但对于死去的武堂弟子,还有重伤的秦念然,他又该如何交代?

        楚天域的气机一直笼罩着秦念然,为她提供着能量,此时秦念然虽然还没有清醒过来,但生命却没有大碍,不过令楚天域苦恼的是,这种生命无碍,只是基于其起码的生存而言,到时她还能不能像以前那样,别说还有什么修为、特异功能之类,就是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都可能是一种奢望了!

        楚天域想到这里,几乎不敢再往下想象让秦念然一辈子都瘫痪在病床上的样子,所以楚天域解决掉展子风后,并没有任何的轻松,相反,内心充满了沉重。

        在走到秦念然身边后,楚天域也是重重地摇了摇头,借此让他清醒清醒,毕竟不远处还有念然的姑婆在,而且秦念然的伤势也不是说以后没有办法。

        想着,楚天域强制镇定了一下后,决定救人要紧,其它善后的事情等会再安排璇玑宗的弟子过来处理,于是也就不再多犹豫,弯腰抱起秦念然,身形就如疾风般,朝着念然姑婆那里急射了过去。

        当楚天域带着念然和姑婆离开公园不久后,就见空旷的公园再次划过三道黑影,眨眼间就来到了楚天域刚刚和展子风对战的附近,当中为首一人满脸的焦急,正不断运用目力打量着周围,像是寻找什么一般,而他身后的两个黑影也是不等命令,就分头向四周搜索过去。

        很快,他们其中的一人就发现了刚刚激战的现场,并急忙沉声道:“家主,您,您,赶快过来看看……”

        为首那人也正在不远处寻找着,鼻中闻着空气中还残存的淡淡血腥之味,再联想到刚刚家族特有的感应,心中已经是升起了不好的预感,现在再听到手下急切地招呼声,心中就是一颤,没有片刻停留,身形一个闪现,就已经来到了出声之人的身边。

        举目四望,当他的目光最后锁定在展子风那颗还睁着眼,死不瞑目的头颅之时,不由当即就是全身一震,然后身形犹如闪电般一窜向前,抱起了头颅,当即就是老泪纵横,悲泣而出,不停地呼唤着:“子风,子风,为父来了,别怕,别怕,你醒醒,醒醒啊……”

        “家主,您别这样,少,少爷他已经……”两名手下也是紧随而至,并强忍着悲痛,劝慰道。

        “滚!你们都给我滚,什么‘已经’?我的子风这不是在这里吗?哈哈,还在,还在……”

        “家主,您怎么了?您节哀顺变……”

        ……当楚天域带着人回到欧阳紫依的别墅时,师父狂儒和费尔南迪两人正等候在大厅之中,虽然他们两人面色平静,但当他们看到楚天域出现时,都不约而同地急忙站起来的动作,就不难发现他们的关切之色。

        特别是狂儒,在他看清楚天域手中所抱之人时,更是一个健步上前,迅速接过念然的姑婆秦绮,同时口中急切地问道:“天域,这,这到底是怎么会事?刚刚远处的能量波动和天地之气是你发出的吗?怎么感觉有点不像……”

        狂儒这一连串的问题,是在接过秦绮之后边给她探脉查询,边问出的。楚天域闻言,皱着眉头凝重地回答道:“三师父,念然的姑婆没事,我已经帮她调理过,本身伤势也无大碍,只不过是我点了她的睡穴,让她好好静养一下。”

        随着楚天域的解释,狂儒也正好探查完毕,收回了手,结果正如楚天域所说的一样,遂放下了心来,不过很快,他又发现了楚天域脸上凝重的神色以及不时看向秦念然的忧愁眼神,不由再次担心地问道:“天域,念然她?”

        楚天域并没有回答,只是将秦念然柔软的身躯扶住,慢慢放躺在沙发之上,并拿起了她的一只手,示意师父亲自探查一番。

        狂儒带着满心的疑惑,不禁将手指搭在了秦念然的脉搏之上,并将一股柔和的劲气瞬间探入其体内,寻脉而上,查看起秦念然整个身体的经脉情况。

        随着时间的推移,狂儒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没想到秦念然的伤势会这么严重,体内经脉几乎被全部毁坏,内部的一些肌体组织也是被震的支离破碎,生命本已经是接近灯灭油枯的境地,只是全凭一股至纯的天地之气维系着,并且带动她体内原本涣散的真气缓缓运行,只能说勉强吊着口气。

        狂儒当然知道这股天地之气肯定是楚天域灌输进去的,也只有他体内的古怪劲气,又是什么紫虚真龙,又是什么墨龙,还有天地精华的月能之类,才会有如此起死回生的本事和功效。

        当狂儒收回手指之时,显然他也是一筹莫展,楚天域也知道这个结果,但还是把一丝求助的目光投向了师父。

        “三师父,你看呢?这,这个情况,下步我该怎么做?”

        狂儒闻言,紧锁着眉头,搜脑刮肠地思索了好一会,才看着楚天域,摇了摇头道:“天域,就连你的天地之气,生命之息都也只能维持现在这个样子,那为师更是爱莫能助了!”

        “对不起,两位绅士,对于这位漂亮小姐的伤势,能让我看看吗?”就在楚天域听闻,万分失望之际,一直在旁边观看的费尔南迪突然插话问道,平和的语气仿佛还带着点轻松。

        “啊!”楚天域闻言,当即就是一声惊叫出口,对啊!这不还有个不死族的“老家伙”在这里吗?怎么把他给忘了?

        当下,楚天域就一脸兴奋地看着费尔南迪,但口中却因为激动,反而说不出一句话来。

        “好了,好了,我知道此时此刻,你已经把我看成你的救命神,但你也不用拿这样暧昧的眼神看着我,否则那些暗恋我的小姐们会吃醋的!”迎着楚天域急切的目光,费尔南迪轻松地说道。

        不过打趣归打趣,费尔南迪还是没有半点停留,径直走到秦念然的身边,不过他并没有做出什么把脉观气之类的举动,而是突然伏下身体,用鼻子开始在秦念然的上空开始到处闻了开来,让在旁的楚天域和狂儒两人看的是一头的雾水。

        不过很快,费尔南迪就收起了鼻子,整个人突然定住,随后一阵黑烟就从他的四周冒了出来,并且像是有生命一般,缓缓飘向了秦念然,瞬间就将她的整个身体给包裹了起来。

        楚天域见此情况关心地就想上前查看,却被狂儒摇头阻止,那意思像是说:“你现在是关心则乱,要冷静,我们静观其变。”

        就在此时,包裹两人的黑雾突然泛起一阵耀眼的光芒,就听费尔南迪一阵咒语响起,黑雾随着咒语声不断地涨大,并逐渐变淡上升,离开秦念然的身体,慢慢又重新回到费尔南迪的体内,而秦念然的身上则留下了点点星尘般的光亮小珠,在其上跳跃舞动。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45010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