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堪一击(中)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堪一击(中)

        笼罩住楚天域的血雨在瞬间就变为了一团血雾,围绕楚天域,滚滚而动,并不断散发出阵阵炽热的高温,令外围的众人是纷纷后退,就连始作俑者展天都是一脸的骇然,没想到天圣门人提供的这种血雨箭筒,会有如此威力,当初刚看到的时候,也就是一截黑黝黝地圆筒,还真没什么起眼之处。

        对于展天的擅自主张,中年妇人也是边后退边怒目而视,没想到天圣门隐世多年,外围的执事居然如此大胆,竟敢越权发号施令?

        不过中年妇人怒归怒,此时并不是计较的时候,而展天对于妇人的不满,也权当没看见,这么多年下来,他早养成了发号施令的习惯,要不是祖训有约,加上这次的事情也牵扯到为孙子报仇,他才不会这么的卖力地积极配合,听候眼前这位妇人所谓的圣血命令。

        虽然中年妇人和展天各怀心思,但却有一人心中充满了万分的焦急和担忧,要不是有张面具遮挡,早就表露无疑,这人当然就是傲雪。

        看着楚天域的情景,此时她的身体都几乎颤抖了,幅度之大,就连那中年妇人都有所感应,还以为她是受不了袭身而来的滚滚热浪,不禁关心地看了看傲雪,同时将手伸了过去,一股真气瞬间传递来,让傲雪暂时放下心情,冲师父投过去一个感激的目光,并示意她没事了。

        中年妇人这才将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楚天域的身上,只见那团血雾越来越浓,呈现出沸腾之状,但奇怪的是,血雾却没有任何的蒸发,只是凝聚在楚天域的身边,形成一道令人费解的奇特景象,跟以往使用的情况完全不同。

        而场中的当事人楚天域,此时也在感受着这股血雾的能量,一开始,他并没有在意,只是将体内的真气布满全身,就当血箭射来之际,原以为肯定会被真气所挡,近不得身,没想到这射来的血箭,虽然没有突破的他的真气,但却像是膏药一般,粘在了外围,并且由液态逐渐转变为了气态,不断散发热浪的同时,竟然也凝聚在他的身边,不散不消。

        这时,楚天域才注意到蹊跷,不由心中暗道:“怪不得展家一副有持无恐的姿态,原来还有如此威力的杀手锏,看来这种血箭,跟展家的什么麒麟血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有生命的物种,此时的情景,跟他和秦念然吸收幻炎真脉的景象还真是极其地相像!”

        想到这里,楚天域也明白了这种血箭的威力,就是通过形成的血雾,吸收其笼罩范围内的天地精华,以提高自身的能量,就跟幻炎真脉凝聚成形是一个道理。

        想来能够运用这种纯天地间的能量,制成有形地“弓箭”,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这发明的人绝对是个天才,也绝对是个拥有至纯天地之气,并能纯熟运用之人。

        不过这种攻击对于楚天域,别说还是不伦不类地半成品血雾,就是天地间至纯至热的幻炎真脉,都奈何不了楚天域半分。

        弄清了状况后,楚天域也是不紧不慢,以气机感应,寻找这团血雾中的天地精华,准备来个反吸收,反正送上门的免费晚餐,不吃白不吃!

        可令楚天域失望的是,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这团血雾有什么核心部位,只是遍布在整个血雾之中,有上那么一点天地能量的痕迹,不过这点痕迹,在楚天域外围真气的逼迫下,早就被全部压制,并且凝聚在血雾的最外层。

        此时的情况,别说血雾还准备依附在楚天域身上,吸纳他体内的天地之气,现在就连它们自身的本源都难保喽!

        其实楚天域没有找到核心部位也很正常,这团血雾本身就是有好几筒血箭构成,它的威力,对付一般的天地之气的拥有者,那是绰绰有余,而且这次的攻击又是下足本钱,在展天的指挥下,至少放出去十几筒的量……所以只要知道血箭威力的圣血门人,都对现在的情况感到了无比地震惊,按理说,此时楚天域早就应该变为一段被吸干精华的干尸,并且在血雾的高温下,化为灰烬。

        可没成想,事实却是大相径庭,楚天域倒是一点事没有,而外围的血雾却像是被人反吸了精华般,血色黯淡,就连周围的温度都低了不少。

        展天见此情景,心中骇然之下,更是面带恐慌,不禁将手一挥,再次发出了血箭攻击的命令,并示意手下,有暗器地,使劲招呼,必须在其外援到来之前,将他置于死地!

        他的如意算盘打得倒响,但现实残酷,当手下之人将血箭几乎倾囊射出后,仓库上空,分左右两边,就听一阵破空声传来,两道人影瞬间降落在场地中,并且没有丝毫地停顿,身形幻灭的同时,他们手中已经多出了几颗血淋淋地人头,人影闪现之处,几具无头尸体应声倒下。

        当两人停下身形时,展家至少有二十多个高手命丧黄泉……“什么人?”展天虽然怒喝而出,但其内心的恐怖,已经由他那略带颤抖的尾音表露无疑。

        只见来的两人,一身灰袍,身材干瘦,脸上皮肉仿佛只是薄薄地一层纸般,覆盖在上面,远远望去,就像是两个骷髅头,令人看了不由就是一阵毛骨悚然。而且从两人身上散发出的阵阵寒意,与刚刚滚滚的热浪,让众人像是陷入了冰火两重天一般,不说心中的震撼,单从身体的感受来说,就是已经是异常地难受。

        面对展天的喝问,来人并没说话,而是打量了一番场上局势,然后机械般地转了转头,相互对望一眼,突然身形再动,一个侧步就划向了人群,居然从展家最外围开刀,一声不吭地开始了疯狂地屠戮,就像是两把死神的镰刀,所过之处,掀起了一片腥风血雨。

        而展家弟子,则被攻了个措手不及,加之实力相差悬殊,除了在两人面前束手挨宰之外,任何的反抗都无济于事,死亡的恐怖瞬间蔓延了整个仓库广场,展家弟子素来有悍不畏死的精神,但在如此一边倒的恐怖屠杀面前,也不禁面露恐惧,纷纷后退,或是四散而开,难挡两人的锋芒。

        展天以及那中年妇人,面对如此异变,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中年妇人更是喃喃自语道:“完了,真是天幻者,真的是天幻者……”。

        而天道观的玉机,此时此刻,才恍然大悟,什么拜门求师,什么天道观的百年奇才,对于展玉鹏来说,只是为了借天道观弟子的身份,利用白道的力量,以巩固他龙魂的现实地位而已,其实论修为、论功力,别说展玉鹏,就是展家随便拉出个手下,都比他们强上几分,特别是那些什么拥有麒麟血脉的弟子,表现出来的功力,更是让他们难以望其项背。

        特别是今天又接二连三不断地受到楚天域,乃至眼前这两位疯狂死神的打击,让其信心是一落千丈,颓废之感顿生,只是面对危险,才勉强打起精神,冲身后的六老示意小心。

        转瞬间,场上的展家弟子已经被屠杀过半,剩余地也纷纷四散开来,将展天和中年妇人等一群核心之人的位置让了出来。

        此时展天和中年妇人也早就反应过来,纷纷将各自功力提起,展天和展玉鹏周身已经笼罩在一层血色光芒之下,逐渐赤红的双眼,狠狠盯着前方两人,随时准备拼死一战。

        中年妇人虽然看出了两人身份,知道实力悬殊,但总不能束手待毙,就算临死一搏,也要拼上一拼了!

        所以她一边以秘法重新聚集身后众人的能量,一边冲傲雪传音道:“傲雪,等会在师父发动攻击时,你就趁乱全力向后逃,无论发生什么事,都别回头,和凝霜汇合后,立刻回山,将“松贝雪玉”敲碎,自然就会有人前来找你们……”

        面对师父凝重而坚决的目光,傲雪虽然很想说个“不”字,但她却清楚地知道,眼前的危机并不是她所能左右的,留下来,除了充当炮灰之外,其他毫无意义。

        “哈哈,果然是天圣血脉的门人,以为传音我们就听不到了吗?想走可没那么容易!哈哈……”随着一阵犹如败革般地狂笑声,只见两道人影一闪,分前后已经堵住了傲雪的退路。

        “你们果然是天幻者,没想到你们终究还是耐不住寂寞,重新入世,不过你们知道破坏协议的代价吗?”中年妇人寒声道。

        前面一个天幻者冷哼一声,道:“少拿这事唬人,你也要有机会开启那噬血之门再说这话,不过遗憾地是,今天你们可是插翅难飞,就你们那点力量,不堪一击!”

        话音未落,只见那人全身突然黑气大盛,双目精光四射,透出一股诡异之色,手中更是向天际划出半个圆弧,仿佛连夜幕的黑色都被吸收了进来,带出一阵摄人心魂的破空声,呼啸着就砸向了中年妇人,不过他的攻击范围却是笼罩了所有人,包括展天、展玉鹏和现在后悔,但却欲退不能的天道观众人。

        (未完待续)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45011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