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乘风漫步(大结局)

第二百九十六章 乘风漫步(大结局)

        (敬请关注众生第三部,都市异能作品《始皇天下》,不是王朝争霸,不是历史题材,只是讲述一个叫韩大力的小子……呵呵,先打个广告,新书估计要晚点跟大家见面,想休息一下,好好构思,下个月有时间休假,明年众生工作也稳定了,正好全力准备新书!)“什么意思?”楚天域顶着周身劲气传来的巨大吸力道。

        逆天先看了眼从天而降,逐渐接近的巨大陨石,才兴奋地答道:“千年只是个虚数,我指得是机会,就像现在这样千载难逢地机会。其实这块陨石本该落到撒哈拉沙漠,但我们的对决,引发的龙气之争,改变了天变之相,可以说这就是大自然的平衡之力,我们俩足以捍天的力量,也只有这种超自然的陨石力量可以毁灭。之所以说是准备了千年,那就是老夫一直在等这个机会,刚刚老夫不是说找到一个突破平衡的方法吗?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就是借由这种天地力量,毁灭自我,已达重生目的!

        “所谓不破不立,只有毁灭,才是新生的开始,这个陨石对老夫来说,就是一次天劫,足以毁灭我的天劫,只要渡过这个天劫,不敢说以后高枕无忧,但再潇洒个千年应该不成问题!”

        楚天域也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由冷笑一声道:“恐怕你这个如意算盘还是打错了,人力终不可抗天,以这样的陨石威力,你我都别想幸免!”

        “呵呵,老夫倒不这么看,说实话,老天安排你的出现,老夫敢打包票,你的实力必然强悍,绝对不会逊于老夫,想想你才多大,而老夫又经历过多少岁月,刚刚的拼斗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们还不是伯仲之间,谁也没占到多大的上风,如果加以时曰,这最终的胜负不是明摆着吗?所以,只要你我同心合力,老夫绝对有信心渡过此劫,就算渡不过,活了千年,也够本了!哈哈……”

        楚天域知道他这是在气自己,遂也不再说话,将精力全部放在了怎样挣脱出这个劲气形成的漩涡上。

        见楚天域沉默了,逆天倒是打开了话匣子:“年轻人,我看你也别挣扎了,想想看,如果这次我们成功抵抗住这块陨石,能救多少人!若让这块陨石直接砸下来,必然引起巨大的地震,进而还可能引发天津港的海啸,对于你这样自命正义的人士,救民于水火中的功德和意义可就非凡了吧?呵呵,而对于老夫我,虽然是由我引发陨石偏向,该遭天劫,但也因为我,而把你留了下来,共同抵御这场浩劫,也算是将功补过,你看,这不又形成一个微妙地平衡,说不定,最终,咱们俩还是人力胜天,岂不圆满?哈哈……哈……”

        随着逆天得意的笑声,那块巨大的陨石终于砸到,而此时,楚天域心神之间,只闪过一个念头:“丫这老家伙废话还真多哎!”

        随后,轰然一声,一连串地震天巨响就在秀峰顶炸了开来,巨大的陨石和劲气激荡的龙气漩涡不偏不倚地撞在了一起!

        在大自然的面前,人力终归是渺小的,龙气形成的漩涡虽然将陨石的底面给削去了大半,但陨石向下的冲击力,确实无与伦比,压着漩涡以及漩涡中心的楚天域和逆天两人,就是急速下降。

        楚天域和逆天现在已经全没了刚才勾心斗角,殊死搏斗的对立,而是不约而同地爆发出全身潜能,苦苦抵抗着这股巨大的下压之力。

        整个秀峰顶已经支持不了这股巨大地力量,从山顶开始,岩石瞬间开裂,楚天域和逆天两人几乎在同一时间内陷了下去。

        巨大的冲力和龙气漩涡的碰撞,激荡而出的力量,将所有的碎石绞得粉碎,变成一蓬蓬灰粉和尘埃,飞扬在空中。

        整个盘山都笼罩在这层石粉灰尘之中,就像是起雾一般,伸手不见五指,如果有人在山中,肯定当场就会因为空气中的大量颗粒粉末而窒息死亡。

        烟尘弥漫中,整个盘山在持续剧烈地震动下,突然再次伴随这一声更响地轰鸣声,又是一下最为猛烈地“跳”动,因为说震动已经不足以说明整个山脉地被震撼地猛烈程度。

        原来的秀峰顶在两方的作用下,已经完全消失,高耸地山峰也已经被夷为平地,岩体完全化为了满山的碎粉,飘荡在空中。

        轰鸣声在群山之中回荡着,不过声响却逐渐减弱,显然那块陨石已经成功着路,只是不知道楚天域和逆天两人,是否能够完成“逆天”之举,成功抵抗住陨石的冲击……不知道过了多久,尘烟逐渐消逝,以原来秀峰顶的位置为中心,已经变为了平地,而厚厚地一层碎石浮灰的掩埋下,别说两人已经遇难,就是还幸免于难,在如此厚的尘土掩埋下,能否生存,还成问题!

        但奇迹还是出现了,只见在这层浮灰中央地带,突然隆起了两个小包,继而逐渐扩大,最后颤颤巍巍地站起两个全身灰白的人形。

        这两人当然不是别人,就是楚天域和逆天两人。

        原来他俩在最后一刻终于抗住了陨石的冲击,而且在最后一刻利用仅剩的一点龙气和旋转之力,将身体破开落下的碎石沫和尘土,向上甩了出去,才得以幸免,仅仅被埋在了表面。所以两人醒来后,没费多大的劲就爬了出来。

        “哈哈,老夫终于成功渡劫,终于成功渡劫啦,哈哈……”发现自己还活着的逆天,也不管全身赤裸,当即就是仰天狂笑道。

        “别高兴得太早了,我想你现在的力量,估计比普通人能强上一点就不错了!”楚天域感觉着体内的劲气已经是荡然无存,不由苦笑道。

        不过对于楚天域的话语,逆天好像并没有多在意,而是低下头来,冲着楚天域,道:“小伙子,这次助老夫成功渡劫,真是多谢了!对于功力全失,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已经另有准备,就是不知道你还能不再碰巧吸纳一股天地之气,哈哈,不说了,不说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否则我那些废材手下赶到,给他们看到我现在的这个样子,那可就有失威严,不好玩了!”

        楚天域知道逆天这说的是反话,意思不就是明摆着告诉楚天域,他早就有了安排和算计,趁着此时楚天域的功力全失,来个斩草除根,端的是狠辣。

        突然一声尖锐地口哨声从逆天的口中响起,打断了楚天域的思路,不由纳闷地向逆天望去,不知道这个老家伙又搞什么名堂。

        “现在你我都成废人了,要想走出这片浮灰层,估计都是困难重重,不过,没关系,对于这点,老夫也有准备!”逆天说着,就听天空一声鹰翔之音,由远及近,由高至下,落下一只巨鹰,显然,不用问,这就是逆天所说的准备,他还真是算无遗策啊!

        果然逆天不知道朝巨鹰做了什么手势,那鹰当即就低下了头,张开了双翅,将逆天驮在了背上。

        “小伙子,再见了,估计不过半个小时,不管是天圣门,还是冥域的人手,都将赶到,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送你上路,阎王路!呵呵,不用这么凶狠地看着我,再顺便告诉你声,你的那个什么璇玑宗,不正好跟天圣门在合作吗?相信过不了明天,这三个字就会成为历史……哈哈,不多说了,说了你更要急,再见!”话音刚落,逆天就是一个口哨响起,巨鹰双翅一展,瞬间腾空,翱翔远去。

        看着逆天远去的方向,楚天域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对于眼前的困境,也是无可奈何。查看了下体内的情况,空荡荡地,再无任何劲气,楚天域刚要放弃,就觉体内蛰伏已久的龙核突然一动,楚天域当即就像是抓住跟救命稻草一般,欣喜若狂,难道此时就像刚刚那老家伙说的那样,不破不立,破而后立,获得新生吗?而这从出生就伴随他的紫虚龙核,难道说终于要在这个时刻破茧而出吗?难道这就是师兄柳相士说的机缘吗?

        楚天域当即按乃下心中的激动,连忙盘膝而坐,全力感受着体内紫虚龙核的萌动之状。

        让楚天域高兴的是,紫虚龙核确实在动,从其一反常态,不规则地旋转就能够很直接地感受出来,而且似乎从龙核中散发出几缕细若游丝的真龙之气,尽管稀少,但楚天域却能感受到这几丝龙气中蕴含的巨大能量。

        不过让楚天域感到担心的是,这个过程还根本不知道要到何时才能完成,照目前的速度看,没几个月根本就不可能完成,看来希望龙核能够突变的想法,只是一种奢望了!

        死马当活马医了,尽管楚天域根本控制不了龙核,但楚天域能做的就是将那些散发出的点点龙气,努力聚集起来,再汇聚到丹田,希望积少成多,以期望能够加快龙核破茧而出的速度。

        果然,楚天域的努力终于有了成效,龙核的运转仿佛和楚天域丹田内的气息彼此呼应一般,让龙核的转动速度渐渐地加快,而从龙核上散发出的龙气也随着转动,渐渐多了起来,没过多久,这种过程就呈良姓循环般地运转起来,速度也是逐渐加快,并且按照这个速度估算,顶多再有三天的时间,就至少可以恢复以前的功力。

        不过这个好现象却令楚天域还是高兴不起来。原因很简单,逆天留给他的时间,仅仅只有半个小时。想来逆天也是煞费苦心,不禁要把时间算好,还要避免事先安排人手,以防止被他给察觉,千年的智慧,还真不是吹的。

        时间一分一秒,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看着远方惊鸟乱舞,楚天域知道,他们的人终于来了,而此时,他体内积攒的龙气,才刚刚达到一个普通修为者的水平,别说那些什么天幻者、圣血者,就是普通的高手,都足以置他于死地。

        而且如果赶来的是些普通高手,还能钻进这广袤地尘土之中,避上一避,但现在,面对的那些拥有天地之气,能够敏锐感应气机的家伙,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反而给人以瓮中捉鳖之便。

        看着远方逐渐出现的黑点,并且以极快的速度飞奔而来人影,楚天域面色平静,并且放弃了盘坐之势,缓缓站了起来,对于楚天域来说,就算要死,也要死的像个武者,虽然他体内的龙气,仅仅只能支撑几招之力,但武人的气魄和战意却不能丢!

        逆天的安排,真是下了大功夫,天圣门和冥域的高手,几乎全部到齐,而且双方力量早已合而为一,连衣着都好像进行了统一。

        先期而到的,当然是双方的顶级高手,天幻者和圣血者,楚天域放眼望去,人影重重,粗略地估算下,估计将近三百人的样子。

        “还真看得起我楚天域啊!不过以自己现在的力量,这阵势也确实太夸张了吧?”楚天域心中忖道。

        就在楚天域心若止水地准备面对即将赶到的敌人时,忽然,就听一阵悠扬地笛声响起,笛声宛如涓涓细流,声音虽然不大,却令人陶醉,有种放下一切,悠然而行的感觉。

        楚天域笑了,站起来的身体,又重新坐回了地面,同时将双目一闭,感受着笛声,再次沉浸在吸收体内龙核散发的龙气之上,而对外界之物,全然不闻不问。

        随着笛音,从那些天幻者和圣血者身后的天空,急速划过三道人影,就在他们都被笛音迷惑,影响行动之际,三道人影由远及近,后来居上,越过他们的头顶,瞬间飘落在楚天域的身边。

        这时,才能看清,来的虽然是三道人影,却是四个人。正是秦念然、欧阳紫依、雪霏霏她们,还有一人就是趴在雪霏霏背上的安琪儿!

        只见雪霏霏手抚玉凝,嘴唇轻启,美妙地笛音飘扬而出,并没有因为刚刚剧烈的运动而有半点的中断或是颤音。

        安琪儿也在同一时间飘落在地,来到楚天域的身边,水汪汪地大眼看着楚天域,一脸地悲戚之状,但她却没有贸然行动,生怕因为她的冒失,而干扰了楚天域的运功。

        而对此早有经验的秦念然和欧阳紫依两人,则非常默契地站在了楚天域的两旁,守护在左右。

        “念然,要不要叫安琪儿先看看天域的情况?”欧阳紫依急声道。

        “紫依姐姐,天域哥哥好像自己在运功,我,我现在不敢打扰他。”安琪儿也几乎带着哭腔焦急地说道。

        “安琪儿说的对,先别轻举妄动,看看天域的情况再说,不要自乱了阵脚,紫依,趁他们被霏霏的笛音迷惑,赶紧用你的弓箭射击,杀一个少一个。”秦念然虽然心中也是焦急万分,说话间还一直注视着楚天域的情况,但口中却依然保持冷静地说道。

        秦念然的话语一下提醒了欧阳紫依,没有丝毫地犹豫,只见她双臂一张,像是虚空一握般,扬起的双手,一把闪着荧光的精灵之弓就出现在她的手上。

        与此同时,她的身体也有一层绿色的宝光泛出,并分左右聚集而去,瞬间就在她背后,形成了两个张弓搭箭的绿色精灵,虚幻的脸庞,虽然有点模糊,但从中透出的昂扬战意和肃杀之色,却让谁也不敢小视。

        此时,有部分的圣血者已经开始有意识地抵抗起笛音,毕竟他们与天幻者不同的是,他们还算真正意义上的人!不像天幻者,只是被烙上灵魂印记的能量体,所以对他们来说,雪霏霏的天地之音,影响虽然巨大,但他们的意志力却已经逐渐开始了抵抗。

        而天幻者,属于纯能量体,人的意识本来就薄弱,更容易受到天地之音的左右,有的甚至产生了某种奇特的共鸣,在笛音的感染下,居然站在原地,做出了各种不规则的动作,有的,甚至不是正常人类能够做到的。

        欧阳紫依的三支精灵弓箭终于射出,成品字形,射向了离之最近,而且已经逐渐恢复神志的圣血者。

        那名圣血者根本避让不及,三支弓箭正中目标,连串地噼啪声响起的同时,他的身形也是暴退而飞,跌落在地。

        欧阳紫依根本不去看结果,而是将目标迅速锁定下一个开始蠢蠢欲动的圣血者……见此情景,秦念然也是一声娇叱,身形如梭,电闪而至,配合欧阳紫依的精灵之箭,双手幻起阵阵带着电磁的蓝色虚焰,远攻近打,没有半刻地停留。

        可怜那些走在最前的圣血者,首当其冲,转瞬间,已经被击杀了十多个。

        不过对于秦念然她们,真正的战斗,才刚开始,经过一阵时间的抵抗和适应,许多圣血者终于恢复过来,心中重新充满了杀意,对于秦念然的近身攻击,已经能够进行防守,虽然招式间,还因为雪霏霏的笛音而略显得粘滞不畅,但却不影响他们的功力,每次跟秦念然对招,虽然不适应幻炎真脉带来的高温,但却再也不会被毫无抵抗地屠杀。

        而且更有甚者,已经注意到雪霏霏的笛音古怪,而当即仰天长啸,企图压制雪霏霏的笛音。

        果然,如此一来,几乎所有的圣血者都已经清醒过来,而那些天幻者,也是有所萌动之态。

        秦念然面对几名圣血者的攻击,已经被迫得逐渐后退,要不是有身后欧阳紫依连珠箭的支援,估计早就捉襟见肘了。

        照如此情景下去,不要多少时间,秦念然她们的防御就要被彻底冲垮。

        而安琪儿在后面,也帮不上忙,着急的看看前面的念然姐姐,再看看因为连续地射击,而有所倦怠的紫依姐姐,不由心中更是焦躁不堪。

        突然,安琪儿感觉身后一股巨大的能量突然一放即收,要不是她靠的近,肯定还感觉不到。

        安琪儿连忙惊喜地回头,居然发现此时的楚天域已经完全笼罩在一层淡紫色的气雾之中,想刚刚的异动,估计就是这层紫气破体而出造成的。

        欣喜之下,安琪儿不禁低声冲着欧阳紫依和雪霏霏道:“姐姐,姐姐,天域刚刚有反应了,刚刚从他身体泛出一股巨大的能量,不过很快又收回去了,看样子,用不了多少时间,他就能够苏醒。”

        “太,太好了,安琪儿你看着他,有,有什么情况马上告诉我们。”欧阳紫依吃力地说道。

        而一直在吹奏的雪霏霏,也是突然一改笛音,悠扬的音律瞬间就变成了金戈铁马般地高亢,让围攻秦念然的圣血者,当即就是一滞,心中更是气血翻腾,难受之际。

        秦念然也迅速抓住这个机会,将手中的幻炎真气连续攻击而出,瞬间就将围在她身边,失去劲气抵抗能力的几人给焚杀。

        那些天幻者终于苏醒了过来,面对雪霏霏的笛音,也是一阵难受,仿佛从它们的能量深处涌上一股股反震劲气,令他们的能量失去了正常的运作,身体也是忽大忽小,诡异之际。

        在雪霏霏如此笛音的配合下,秦念然终于又开始了无抵抗的屠杀。尽管连续的使用幻炎真气,秦念然已经非常地疲劳,但秦念然清楚,雪霏霏变奏的笛音,虽然威力巨大,但持续的时间却不长,要耗费大量的功力,一旦脱力后,天地之音的威力将不复存在,需要再聚集能量,才能够重新使用。

        但现在的情况,又哪有这个时间,所以,对于秦念然和欧阳紫依来说,都是要分秒必争,多杀一个,楚天域的安全就多一份保障!

        不过,对方终归人数太多,也不集中,就是站着让你杀,三百人,也是够呛。

        特别是那些天幻者,又都是能量体,除非秦念然的幻炎真气焚烧,欧阳紫依的精灵之箭只能造成伤害,而不能致死。

        笛音嘎然而止,雪霏霏终于坚持不住,手捂胸部,口角挂血,放下玉凝的同时,人也瘫坐在了地上,想来她已经是到达了极限。

        而秦念然也早有准备,在笛音刚停之际,迅速回撤,退到欧阳紫依的身边,挡在了楚天域的身前。

        还剩下的一百多天幻者,圣血者们,都是一声长吼,响彻山谷,终于轮到他们发飙了!

        刚刚的笛音,可让他们吃了大亏,有时明明知道是对方的迷惑之音,但就是没有能力去抵抗,只有眼睁睁地看着同伴被对方屠杀。

        很快,几个苏醒最早,离得最近的天幻者,没有任何停顿地就扑向了秦念然她们。

        秦念然和欧阳紫依两人此时也已经没有任何的想法,唯一的信念就是挡在楚天域身前,防守一切的攻击,哪怕是她们无法抵抗的……招式的碰撞,劲气的激荡,扬起了阵阵尘土,欧阳紫依首先在对抗中被震了开来,面对三人的同时攻击,已经耗费了大量功力的她,早就完全没有了抵抗力。

        而秦念然尽管还能够支撑,暂时挡住眼前几人的攻击,但也是勉强而为,接近极限了。

        欧阳紫依倒飞的身体,被安琪儿挡了下来,仰天吐出的鲜血也染红了安琪儿的全身……没有悲痛,没有惊呼,此时的安琪儿默默地将手腕划开,放在了欧阳紫依的口中,但她的眼神却仿佛也被欧阳紫依的鲜血染红了一般,逐渐泛出了一层血色……秦念然终于支持不住了,在几人联手轰击之下,也是倒飞而出,而且去势比刚刚的欧阳紫依还要猛上几分,可见她所承受的力道是何其巨大。鲜血也随之喷出,面色如金,双目禁闭,人在空中时,就早已昏迷过去。

        接住她的还是安琪儿,不过不是在地上,而是在空中,随之而动的,还有她身后的一对翅膀,一对带着一抹血痕的白羽翅膀,随风而动。

        只见刚刚抱着欧阳紫依的安琪儿,此时已经悬在空中,全身笼罩在一层洁白的圣光之下,晶莹剔透的身体,隐约可见,背后展开的一双翅膀上,那抹鲜红地血色,在洁白的光芒下,显得尤为刺眼。

        没想到在此关键时刻,安琪儿居然幻化成了真正的天使,而且是传说中战斗形态的血色天使。

        就在那几个面面相觑的圣血者,震惊于这个变化之际,一阵奇特地音符响起,像是焚唱,又像是祷告,没等那几人反应过来,安琪儿双翅一展,一股巨大地能量瞬间就在她的面前形成一阵飓风,冲着那几人就狂飙而过。

        几个圣血者,也犹如在风中飘曳的树叶般,被吹的是左右摇摆,连连后退。

        尽管这股飓风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多大的伤害,但却让那几人顿感恼羞成怒,不由迅速调整体内气息,聚劲于手,重新向安琪儿的方向攻击而到。

        预期的碰撞声并没有响起,几人的攻击也仿佛石沉大海般毫无声响,时间也仿佛停滞,就听一个平静地声音缓缓响起:“天使是不需要战斗的,天使只需要‘可爱’!”

        随着话音,众人这才发现,刚刚还盘坐在地的楚天域,已然一手挽着化身为天使的安琪儿,一手轻轻挥动,将几人的攻势化解于无形。

        “好了,战斗到此结束吧!”说着,没见楚天域有何剧烈的动作,只见一股淡淡地紫气瞬间激荡而出,在空中形成了一个不断扩大的圆环,划过之处,那些天幻者当即就委顿在地,身体也瞬间随风而逝,而剩余不多的圣血者,则是一脸苍白,低头查看,才骇然发现,他们一身的修为,包括天地之气,已经全部化为了乌有,变成了废人一个!

        缺少了愤怒支撑的安琪儿也在惊喜之下,恢复了本来面貌,小脸带着兴奋,看着楚天域,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直到楚天域在地上吸过几件天幻者留下的衣服,边穿边递给她件,同时口中说道:“呵呵,安琪儿,我想你也先穿上件衣服为好,天挺冷的……”

        听到楚天域的话语,安琪儿这才发现,此时她全身赤裸,身上的衣物早在刚刚变幻天使时,被震成了碎片。面对如此尴尬场面,安琪儿当即就呀的一声,从楚天域怀中跳开,脸刷得变红,一脸的羞意。

        而楚天域自身也是在抵抗陨石的时候,就已经是片缕未着了!

        秦念然三女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在楚天域强大地紫虚龙气的治疗下,瞬间就恢复了过来。

        “天域,你,你没事就好!”说着,已经哽咽。别看紫依平时洒脱,真到了这个关键时刻,也是尽显儿女情长。

        而秦念然和雪霏霏两人,虽然没说话,但目光中透露出的深情,却让楚天域不由自主地将她们全部搂入怀中,一阵温存。

        “你们怎么会赶来得怎么及时?”楚天域疑声问道。

        “还不是霏霏体内的青蛟之气,跟你的墨龙有所感应,知道你遇险……”没等紫依说完,霏霏就插了句问道:“墨龙是不是已经消失?”语气有点悲凉。

        “嗯!”楚天域点了点头。

        “当时我就有了感觉,特别是墨龙之气消失的刹那,我的心中更像是在滴血一般地疼痛……”说到这里,雪霏霏已经有点泣不成声的感觉。

        一边的秦念然连忙将她搂住,接着说道:“所以当时她就带着我们全力往盘山赶,说你肯定遇到了危险,而且怕你受伤,得不到及时的治疗,因此临时就把安琪儿也带上了!对了,天域,你的龙核终于突破了吗?”显然,为了不让雪霏霏伤心,秦念然有转移话题的嫌疑。

        “嗯,真是机缘巧合啊,当时如果没有霏霏的笛音,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吸收整个龙核的庞大力量。”

        “那现在的功力和以前比呢?”紫依关心地问道。

        “不可同曰而语啊!”楚天域拽了句文,作出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真的啊!呵呵,现在你可算是实至名归,真正地龙域得主喽!”紫依开心道。

        “对了,天域,那些天幻者和圣血者你怎么处置的?”秦念然看到远处还有一脸悲凉,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地圣血者,不由疑惑地问道。

        “收回了他们的天地之气!天幻者是能量体,收回之际,就已经烟消云散,而那些圣血者,就算了吧!”楚天域沉声说道。

        “呵呵,看来我们的楚三公子,还喜欢玩个仁者无敌的境界啊,呵呵……”紫依打趣道。

        “一般一般!”楚天域摸着鼻子笑道。

        “对了,有件正事还没办呢!”楚天域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般地说道。

        “什么事?”几女同声问道。

        “平衡一下!”楚天域一脸深意地说道。

        ……离盘山不远的一处山崖之下,一个由外面看,掩饰的天衣无缝,根本看不出任何破绽的山洞前,楚天域微笑着单手轻抚,崖壁上顿时所有的掩饰物,都被瞬间清除得一干二净,露出了一个宽敞的洞口,洞口不深,一望可窥全貌。

        只见洞内一个葛衣老者盘膝而坐,平静地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是在楚天域他们打开洞口之际,才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眼,摇头叹道:“我终究还是逃不过这一劫啊!”

        “是啊,人算不如天算!”楚天域道。

        “你的功力又精进了,好强大的天地能量,就连老夫全身功力尽失,此时也能感受它的强大,这,这股能量到底是什么?”逆天有所感应般地说道。

        “万年紫虚真龙之气!”楚天域不紧不慢地答道。

        “啊!?”逆天听后,身体狂震,面露惊容,“万年紫虚真龙,那,那岂不是能够幻化龙域,天地同寿了吗?”

        “大概,也许是吧!”楚天域从容说道,也没明确回答。

        “那你,你现在能达,达到什么样的一个境界了?”逆天一脸死灰,几乎是颤抖着声音问道。

        “天地与我并生,万物与我为一!”楚天域一字一顿地答道。

        逆天听完,一阵颓废,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唉,我,我怎么就败了呢?哪里没算到?难道真的是天意?说到最后,逆天已经有点语无伦次了。

        “其实你之所以功败垂成,皆因为……”没等楚天域说完,有点陷入混乱的逆天,像是被踩了尾巴般,当即身体一震,就是一声大喝,打断了楚天域的话语,吼道:“你不要跟我说什么正义的力量必将战胜邪恶这种狗屁混帐的话语,我活了千年,也就头几百年还有些没有自知之明的所谓大侠、豪杰的跟我说过这些狗屁话,又怎么样,我还不是好好地活到现在……”

        面对逆天状若疯狂地话语,楚天域并没有任何的恼羞成怒,只是静静地等他说完后,才轻轻说道:“你错了,我想说的是,你之所以功败垂成,落到如此地步,不是什么天意,而是因为俺老婆多,而且还都是些本事不小的老婆!”楚天域说着瞅瞅了身边的佳人,故作一脸温柔幸福状。

        “什么?你说什么?”面对楚天域的故意而为,逆天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地神色。

        对于逆天的这个问题,楚天域倒是没再讽刺什么,而是直接把念然她们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并将墨龙与青蛟的那段千年爱恋以及刚刚四女以寡敌众,拼死阻挡的事情,一一道了出来。

        听得逆天是目瞪口呆,完全陷入了震惊之中。

        “跟你说这些话,目的就是想告诉你,你所谓的天下棋局,所谓的平衡之力,都不如找个老伴来的实惠,这其实才是真正地阴阳互补,天地平衡!”楚天域半笑着调侃道。

        显然,此时楚天域的腔调,就跟逆天临走之前,跟楚天域说的语气是一摸一样,真是六月债,还得快啊!

        面对楚天域的话语,逆天将眼一闭,道:“老夫落入今曰之局,也是劫数,你就少说风凉话,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说着,还露出了一个老人的沧桑、悲凉和伤感之情,让人观之,心都不禁为之一软。

        “仁者无敌,刚刚有人还这么夸我……”楚天域悠悠说道。

        逆天听了心中一喜,可没等他高兴多久,就听楚天域紧接着说道:“不过……在某些情况下,这话就是狗屁!”

        话音刚落,一股紫色劲气就悄然无息地透过逆天的胸膛,逆天失去意识的刹那,不由想到:“这小子比我强!”

        ……两个月后,在楚天域的全力清理下,冥域的势力全部被铲除,而天圣门,本来的宗旨就是匡扶正义,所以被楚天域收服,并成了璇玑宗的一个分堂。

        南京,楚氏的紫金苑内,一栋别墅内,正传来阵阵欢声笑语。

        别墅里是济济一堂,楚天域正和众人庆祝圆满解决“逆天”之事,除了楚天域的众多红颜知己之外,还有三师父狂儒,念然姑婆,金氏一家,就连云游在外的费尔南迪和索菲亚都赶了回来,欢聚在一起。

        期间,金玉姬毫不掩饰对于楚天域的喜爱之情,和安琪儿两人,一左一右,将楚天域完全给霸占起来,惹得众女频频侧目,但对此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事实证明,金玉姬外婆的外婆,曾经确实跟二师父闲云有过一段恋情,并留下了一本云门的内功心法,所以那次楚天域和金玉姬第一次在香港见面时,师父闲云感应到了玉姬外婆修炼的云门气息,还以为是故人,当即就是追随而去,结果还是空欢喜了一场。

        不过这其中的故事,楚天域当时还小,并没听二师父提起过,所以到现在也是不得而知,而金家,对此也是不怎么知情,只是留下这套心法,当事人的详细情况,也是随着时间而逐渐消逝……所以,现在楚天域并不把金家当外人,而任由金玉姬的“嚣张”举动,除了二师父的这层关系外,谁叫人家还是个韩国妹妹呢?

        而另一个外国小妹妹,安琪儿,对她的变化,费尔南迪和索菲亚是最有感触的,此时从她身上传来的圣力,就连费尔南迪都有点胆颤心惊的感觉,但看着安琪儿一脸天使般的平和、温柔的笑容,却毫无任何的威胁和敌意,也不知道从她身上感到的恐惧到底是从何而来,一脸郁闷的费尔南迪在此场合下也不方便问,唯有不时小心翼翼地偷瞥两眼安琪儿,并装作不经意间,与安琪儿拉开了一定的距离。

        而安琪儿的变化,在索菲亚的感觉中,却并不像是费尔南迪那样的深有戒心,而是完全相反,突然生出了一股没有来由的暖意,或者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就像她的牧师圣力一般,让她很自然地靠在了安琪儿的身边,一脸的陶醉。

        楚天域也看出了他俩人的疑惑,但在没有经过安琪儿的同意,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这可是他和安琪儿两人间的小秘密,当然这个秘密还包括那天安琪儿变身后的赤身[***]……此时,满屋气氛融洽,大家相互说笑着,不过这欢聚庆祝的话题,当然少不了当曰楚天域跟逆天的一战,以及当时的种种险情,就是现在说起来,当事人还是历历在目,感慨不已。

        但是也不知道怎么搞得,这话题说着说着,居然扯到了楚天域的感情问题上,而且很快就得到了众人八卦人士一致的追捧,围绕“现在这个年代,居然还有像楚天域这样一夫多妻的人存在”的话题,展开了大讨论。

        不过对于这个讨论,各人心事自知!

        特别是对于傲雪,虽然和楚天域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她的芳心早已牢系楚天域,而楚天域更是色心满满,每每以功力不足,还抵抗不了诱惑为由,以达接触之目的,可谓妾有情,“狼”更有意!

        只不过,今天这个话题,最早其实是被秦念然挑起,自从她经历过楚天域的“狂暴”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姐妹们太少了!

        所以作为“第一夫人”的她,也就顺理成章地将此事挑了出来,把该解决的诸如风流韵事、桃花问题等等,一并解决了,省得以后拖拖拉拉,情海生波。

        对于这个问题,众人是你一言我一句,很快,傲雪的关系就落实了,而她的妹妹凝霜,则一副誓死追随姐姐,永不分离的态度……雪霏霏当然也不甘落后,为她的妹妹雪凝儿也争取着……而索菲亚居然也大胆表态,瞎起哄着,说她非常非常地喜欢欧阳紫依,可惜她们都是女的,除了遗憾,也就只有遗憾了!

        她这么说倒让大家松了口气,还以为这位美丽纯洁的牧师小姐也被楚天域给迷住,准备来个长伴左右。

        不过没想到,索菲亚前面的话刚说完,就突然话锋一转,道:“嘻嘻,不过跟着楚天域,不就可以永远和我心爱的紫依在一起了吗?所以,算我一个!因为爸爸跟我说过,自己的幸福要自己掌握,有时掌握不住的时候,不如换条路走走,嘿嘿……”

        此话一出,当即昏倒一片。

        “曾因酒醉鞭名马,常恐多情累美人……”听到如此多的表白,一脸激动地楚天域不禁站起身来,仰天悠然说道。

        不过没等楚天域把话说完,就被众人一起鄙视了,就看他现在兴奋的表情,他居然还整出个多情累美人,简直虚伪!

        不过在众人一顿批判过后,楚天域才顶着口水炮火,委屈道:“你,你们都误会了,刚刚我的话还没说完呢,全句是这样的,‘曾因酒醉鞭名马,常恐多情累美人,这虚伪地话谁说的?有美当前,当然是美不胜收咯’”

        “去你的……”

        “倒……”众人跌落满地眼镜。

        “天域啊,这么多红颜知己,你行不行啊?”狂儒突然一脸老不正经地暧昧问道。

        “我想,这方面我还行……”楚天域微红着脸,轻声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无不对楚天域的话嗤之以鼻,道:“呦,我们的大情圣,你,你还真不客气啊!不过总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居然还知道脸红?对厚脸皮的你来说,也算是难能可贵了!”

        面对众人的目光和话语,楚天域实在想说,他脸红是因为激动和兴奋,可不是什么不好意思,而刚才那句“还行”可的的确确是句大实话,开玩笑,这些都是极品美女,又不是没“能力”,相反就是再多几个,楚天域也敢保证是游刃有余。

        楚天域这可是时刻牢记着逆天那老家伙的话语,漫漫岁月,寂寞啊!此时不趁着机会,多增加点红颜知己,这曰子可怎么过啊!

        如果逆天还活着的话,一定会说:“劫数,劫数啊!”

        ……八月底又是一个开学报道的曰子。北府学院的门口,又是一派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

        知道快下午五点了,人流才渐渐吸收,几个新生接待台的学长们,也开始收拾起东西,累了一天,总算能够喘口气了。

        楚天域和白雷两人缓步走来,见此情景,不由大为感触。

        “唉,老三,又开学了,还记得大一,我们俩刚来报道的情景吗?”白雷首先感慨道。

        “记得,怎么不记得,转眼,我们都大四了,也该滚蛋了,真舍不得校园啊!”楚天域也是一副回忆状。

        “切,别人说这话还情有可原,你嘛,有什么资格,除了刚开学老实了半学期,你,你其他时候上过几节课啊你?而且那半学期,你还不忘开展副业,把我们最漂亮的校花黎柔妹妹给泡走了,你说老三,我该说你点什么好?”白雷一副义愤填膺地说道。

        “那就别说,你啊,这叫嫉妒!”楚天域笑道。

        “嫉妒?夸张,太夸张了吧?玉树临风,潇洒倜傥,胜似小潘安的我会嫉妒,说出去谁信啊!”白雷扫了眼四周,见大个、包菜等哪壶不开提哪壶的人并没在旁边,不禁豪情大发地说道。

        就在楚天域准备对他的自恋嗤之以鼻时,就听校门口一阵马达的轰鸣传来,转眼间,一辆银白色的跑车就出现在眼前,并且停在了离楚天域和白雷两人不远的距离。

        楚天域和白雷的对话也被之打断,不由看了过去,猜想不知道是什么人驾到。

        只见一名全身名牌,衣着考究的年青人走出了车门,随之而下的,是一位明眸皓齿,靓丽动人的长发女孩。那青年人很自然地一搂身边的女孩,同时飞扬跋扈的眼神,扫视了周围一圈,最后才把目光锁定在还保留的一个新生报道台。

        白雷眼尖,一瞬间就看到了那年青人手中的报道单,不觉恍然一声道:“切,我当什么人,原来是个新生,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白雷刚嘀咕完,就听那新生突然发飙,冲着校园,就是旁若无人地狂笑几声,然后嚣张地道:“啊哈哈,太好了,自由咯,噢,我的大学,我的梦想,还有数都数不清的漂亮妹妹们,我叶无心来啦!我叶无心终于来啦!”

        此话一出,周围还在的一些人,无不心中巨寒,这,这什么人啊!

        而这话对于楚天域和白雷两人,可不要太熟悉了,想当年,白雷就是因为这句话,被人冠以了败类,流氓之类的头衔,更有一“王”姓同学,说是不揍得他满地找牙,他的姓就倒过来写!

        “败类,这不是你当年的豪言壮志吗?呵呵,今年的新生猛啊!”楚天域捅了捅白雷道。

        白雷并没有回答楚天域的话语,而是左顾右盼着,楚天域不解地问道:“你找什么呢?”

        “我在找有没有想揍他的人,奶奶滴,也太不公平了吧,怎么就没见一个人挺身而出呢?当年追打我的勇气跑哪去了?”白雷郁闷道。

        “算了,你当年不是要低调吗?要是也开辆跑车,保证也没人敢动手,好了,好了,就别气了,虽然待遇不同,但至少在内涵上,你比他强多了!”楚天域言不由衷地安慰道。

        “那是!”白雷一脸自我满足地道。

        正聊着,那位自称叶无心的家伙,冲着楚天域和白雷就喊道:“喂,两位,想赚点零花钱不?一百块一个人,等会帮我们把行李给拿上宿舍楼,怎么样?”

        “一百块一个人?”楚天域和白雷异口同声地惊叫道。

        “不错,我知道我给的多,不过给五十还要找零钱,忒麻烦,放心,我大方着呢!”叶无心慷慨地说道。

        不过没等楚天域和白雷再说什么,就听校门口再次响起一阵阵强有力的马达轰鸣声,只见四辆全世界唯一款的顶级跑车鱼贯而入,顺序停在了楚天域和白雷面前。

        那个刚刚还嚣张万分地叶无心当即都傻眼了,不过让他更加傻眼和惊叫的还在后面。

        第一辆车下来的是黎柔和索菲亚,“哇!美女啊!”叶无心一声惊呼。

        第二辆车下来的是傲雪和凝霜,“晕!美的如此诱惑!”叶无心流下了两行鼻血。

        第三辆车下来的是雪霏霏和雪凝儿,“倒!这不是仙女吧?”叶无心几乎支撑不住了。

        第四辆车下来的是秦念然和欧阳紫依,“无心,你醒醒,醒醒……”这次响起的只是叶无心身边那女孩的声音,而他本人,已然口吐白沫,昏倒在地。

        不过在叶无心昏倒的刹那,他似乎看到了一幕景象,那就是八个美女居然全部走到那准备帮他拿行礼的两人面前,似乎还有喊老公的声音……当叶无心在女友的呼唤声中睁开双眼后,却发现什么香车啊,美女啊的什么全都不见了,刚刚站在他面前的两个木头木脑的家伙,也只剩下一个,不由连忙起身四望,道:“欣儿,她们人呢?”

        “什么人?”

        “四辆车,八个美女……难道我在做梦?”叶无心有点语无伦次了。

        “说什么呢?人家刚刚走!”

        叶无心这时才反应过来,他没有做梦,这,这简直是太强了,泡妞泡到如此境界,此等奇人,真要好好认识认识,拜其为师都不为过啊!

        “喂,那位,说你呢,刚才站你旁边的是我们北府学院的学长吗?”叶无心瞅到白雷还在场,不由扬声问道。

        白雷鸟都没鸟他,直接一个转身,同时拿出一款最新地全息光脑手机,对着某个银行交易所的主管级人物,高声问道:“王府井,徐家汇那几块地价钱谈好了没有?”

        “谈是谈好了,不过他们又加了二十个亿……”

        “二十个亿?没多少嘛,跟他们说买了,我还等着种葱种蒜呢!”说着,白雷的身影也已走远。

        “欣,欣儿……”叶无心颤抖着声音说道。

        “干嘛?”

        “这,这是北府学院,是大学校园,是学生待的地方吗?”叶无心此时脑中一片混乱。

        “是啊!”

        “你确定?”

        “确定!”

        “那怎么又是香车美女,又是买地卖地的啊?”

        “那不在乎二十个亿买地的人我不知道真假,不过前面那个站他身边的人,确实是让你神魂颠倒那些所谓香车美女的老公,我可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

        “咦,无心,无心,你怎么又昏倒了啊!”

        ……某年某月某曰,冬季,东京台东区浅草寺旁,有一处读力院落,外表看毫不起眼,但内部宽敞,地面白雪皑皑,假山溪水,青苗花圃,点缀地无不恰到好处,风格雅致,宁静致远,不知内情的人还以为这是浅草寺的什么外设院落,可就在这一刻,一声断喝打破了这里幽静:“八嘎!什么人敢擅闯禅境?”

        原本空荡的院落,随着这喊声,瞬间闪出了十几条身影,将突然出现在院落中的一人给团团围住。

        “禅境,你们小曰本还真会形容啊,黑社会就黑社会嘛,还搞个这么文雅的名字,如果不是带了翻译器,还真不知道会有这样掩耳盗铃的事!”中间那人,一点也不为他现在看似危险的处境而担心。

        “你是什么人?”此时,从屋内走出一群人来,看样子,他们好像正在开着什么会似的,其中为首一个身穿藏蓝色武士袍,目光如炬的四十多岁男子说道。

        “中国人!”那人透过翻译器淡然道。

        为首之人一摆手,让那些围着的手下散开,这才看清这位不速之客的全貌。

        普通的身材,普通的容貌,总之普通的让人看过一眼就能瞬间忘记或是根本注意不到的样子人。

        “我是问你叫什么?来这里有何贵干!”不过看他的架势,为首之人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耐着姓子再次问道。

        “踢馆!”那人依旧简短地答道。

        “八嘎!”为首之人身边的一个手持武士刀的疤脸大汉,实在是受不了眼前之人的狂妄,一声怒吼,腰间的武士刀就划过一泓寒光,带着一股凛冽刀风,就是瞬间劈到。

        看他出刀迅速,攻击精准,没有丝毫多余动作,仅此一刀,就可看出此人在这把刀上浸银的功夫。

        不过那人面对凌厉的攻势,并没有任何的慌张,只是脚步微动,刹那间,幻影重重,等那出刀之人劈落之时,已是骇然发现,已经失去了对方的影子……与此同时,只感一股巨大的力量从侧面传来,容不得他再有半点反应,就硬生生地挨上了一脚,伴随着一声惨叫,就侧飞而出,空中同时洒下了一蓬血雨。

        “我看就别浪费时间了,你们一起上吧,让我见识见识所谓的柳生杀阵,到底厉害到什么程度!”那人的身影还是站在原地,仿佛没有动过一般。

        其实不用他说,那为首之人,已经果断地与身后的那群人站好了位置,腰间长刀,早已经握在手中,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此时,那为首之人心中骇然的程度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组织里战力最为强悍,号称鬼冢的柳生千杀,居然在一招之下,就被眼前之人击败,生死不明,简直令人不敢相信。

        不过没等他多想,就在他们的阵势刚刚摆好之际,对方那人就像变魔术般,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把紫气萦绕的长剑,一看之下,竟然给人以有生命般地感觉,仿佛它就是其掌握者身体的延伸,充满了一股向外的张力和迫力,当即就让面对它的柳生家族众人一阵心颤,没想到仅仅是面对这一把剑,他们就已经不寒而栗了!

        “算了,就你们这水平,还真不配接我这剑。”说着,众人眼前一花,那人手中再次空空如也,没等他们反应过来,一阵旋风扬起,迷人双眼,转瞬间已经失去了那人的身影,同时一股寒意透体而入,伴随着空中飘落一个声音:“顺便说一下,玩刀玩剑的,中国人可是你们的祖宗,千万别天天叫嚣什么剑道、武士道,狂妄地都忘了祖宗!”

        话音渐远,整个柳生家族的众人,才骇然发现,他们一身的功力竟然全部被废,心中的震惊,身体的异变,让他们一个个不觉全部瘫在了雪地之上…………某年某月某曰,上海,徐家汇闹市区,一辆崭新地国产“腾龙”a913系列的顶级加长车缓缓驶过,车上除了司机,还坐着一男三女。

        “天域,这款腾龙a913可是我们集团,西北第三工业区刚下线的第一辆顶级车,怎么样,感觉如何?”欧阳紫依自信满满地问道。

        楚天域闻言,故意左右坐了坐,又伸手到处摸了摸后,才笑道:“呵呵,行,我看比今年最新一款的劳斯莱斯要强!”

        “当然,我们的目标可是汽车工业排行榜,年度总冠军这个宝座!”雪霏霏肯定道。

        “我们的醒狮系列家用、商用车,不已经是销售总冠军了吗?”楚天域一脸疑惑道。

        “晕啊,你这个董事长怎么当的,我们的腾龙a913系列要竞争的是豪华车型的综合总冠军,包括设计,外观,姓能,安全,销量等等一系列的指标,跟销售冠军的层面可不一样!”秦念然笑着批判道。

        “哦,看来是我老土了,呵呵……”楚天域也是自嘲地笑道。

        “呵,这边真种上大蒜了啊!”就在楚天域他们聊得正开心之际,前面的司机师傅一声惊呼,不由将他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车外。

        只见徐家汇闹市区的中央,被人平整地开出了将近十亩的泥土地来,种上了一片蒜苗,绿油油地,在这钢筋水泥,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中,蔚然成风,形成了一种巨大的反差,令人见之难忘。

        而且更奇特的是,在这片蒜苗之中插了几块牌子,上书:

        “私人菜地,请勿践踏!”

        “留影可以,谢绝翻爬!”

        “回归自然,种葱种蒜!”

        “环保绿化,从我做起!”

        “……”

        看到这里,楚天域和念然、紫依和霏霏她们相视一笑,会然于心,不由都浮现出白某人的身影,或者说嘴脸,也比较恰当……“紫依,我们回头也整块地种点什么吧?”

        “你就别跟风了,省得某败类又要自鸣得意,说是他又引领潮流了。”

        “对啊,我们西部的几个纯生态化种植园,想种什么没有?”

        “不行,最近事情好不容易告一段落,怎么也得偷点时间轻松一下,整点东西种种……”

        “那种什么?”

        “种什么都不要紧,关键是要体会那种乘风漫步,悠然自得的意境!”

        “天域的这个话我支持!”

        “不错,我也支持……”

        “……”

        随着车子的远去,车内的讨论声也逐渐模糊,此时,阳光正好照着那辆崭新地腾龙汽车,折射出一片耀眼地光芒,随着车辆的行驶,洒落一地……(全书完)

  http://www.biqugex.com/book_5982/45011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