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恋成瘾,抱得总裁归 > 74.074我要娶白宋宋11

74.074我要娶白宋宋11

        白宋宋的眼睛专注地凝着那一排小字,没有注意到从书房里出来,朝楼下走来的男人。

        直到一声不轻不重的脚步声踏在距离她最近的楼梯地板上,白宋宋才终于回过神。

        一转头,就瞧见了单手插在裤子口袋,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指尖快速在屏幕上敲打着,下楼来的傅安琛。

        白宋宋挪着脚,眼眶微红,她大胆而直接的盯着缓缓下楼来的傅安琛,耐不住心中的冲动,直直的迎着傅安琛,走上前去。

        冷不丁儿被人挡住了去路,傅安琛掀起眼皮,淡漠的瞧了一眼白宋宋,随即侧了侧身子,就要绕过她,继续朝前走撄。

        白宋宋随着他的脚步移动,他往哪边走,她就跟着挪过去,反复几次之后,傅安琛皱了眉。

        “给我让开。”说不上多么重的语气,但绝对的不耐烦偿。

        白宋宋还是挺惧怕傅安琛皱眉的模样,但是这一回,她没有退缩,而是鼓足了勇气,扬了扬下巴。

        “当时,你看到了对吗?”

        毫无头绪的一句话,傅安琛低头就看见,站在矮他一节阶梯的白宋宋,此刻眼眶泛红,漆黑莹亮的眸子像是润着某种特殊的光泽,直直的看到人的心坎里去。

        傅安琛目光闪烁了一下,他凝眉,语气依旧带着不耐。

        “看到了什么?”

        下一秒,傅安琛的手腕多出一道冰凉却很柔软的触感,白宋宋攥紧他的手腕,拉着他走下楼梯。

        她微微向前探着上半身,伸出手去拨动盆栽的树叶子。

        傅安琛的视线并没有去在意她的动作,而是落在了她洁白修长的脖颈上面。

        她黑色的披肩长发随着她弯腰的动作,从肩膀上滑落到了身前的位置,露出一大片白皙的肌肤,尤其是她小巧精致,圆润透着淡淡的粉色的耳垂,格外的引人注目。

        傅安琛想起曾经含住那一处时的场景,眸色顿时一深,他偏转了视线,白宋宋已经松开了他的手腕。

        温凉的触感一消失,傅安琛轻攥一下拳头,嘴角向下扁了几分。

        白宋宋用手指擦拭去那一排字体上面压根不存在的灰尘,然后退开身体,腾出足够的空间好让傅安琛能够清楚地看见上面的字体。

        傅安琛的眸子转动,在看见了那一排不规则的字体时,眸光有一瞬的惊愕,但也仅仅只是一瞬间,就被他快速的掩盖了过去。

        白宋宋一直注视着傅安琛线条冷峻的侧脸,她努力地想要去看一看傅安琛此时眼中的神色,却发现他的眼神压根儿就没有发生一丁点儿的变化。

        所以说,即使他看见了这些字,也不会有给予她一点儿反应的,对么?

        浓浓的挫败感几乎要将白宋宋湮没,她知道傅安琛不喜欢她,但她还是不断地努力着,去尝试让他看到她的好,能够分出一些喜欢给她。

        她一定会特别的努力,让他可以看见自己更多好的一面,她不奢求最后他会爱上她在,但至少不是像现在这般厌恶她!

        可是,傅安琛的种种反应都在明确的告诉她一件事。

        别再浪费心思了,不管你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喜欢上你的!

        白宋宋的头瞬间疼了起来,尖锐的疼痛感让她的思绪杂乱纷飞,傅安琛淡漠的神情化作最冷酷的刀片,将她的心口划破,汩汩鲜血冒了出来。

        为什么?

        白宋宋的脑子里冒出一个大大的问号,她到底做错了什么,竟会让他这般的讨厌她?

        曾经,是他告诉她,只要你能猜出谜底,我就答应让你成为我的女朋友。

        可事实呢,她猜出了谜底,并且用他希望的方式表达了出来,他的反应却是平静到近乎冷漠!

        白宋宋越想,心就越揪疼的厉害,这种感觉就像是,你一直以来认真对待的事情,不过是别人眼中无关紧要的一件事罢了。

        每个人都有一个底线,她也是活生生有心的一个人,一次次的被拒绝都不能让她喜欢着他的一颗心改变心意,但是她的心却在这一刻感受到无比沉重的痛苦。

        而傅安琛的反应,彻底将她最后的一点尊严和底线狠狠踩碎。

        她有种已经走到了悬崖边上,濒临绝望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无论她做任何努力,都不可能换来傅安琛对她的一眼温柔对视。

        白宋宋不断地往后退,眼底干涩到没有一滴泪水,只是透着无尽的绝望。

        嘴里不断呢喃,“为什么,你看到了这些还是无动于衷?”

        “……我真的就这么惹你生厌么?”

        “明明以前,你也夸过我长得可爱漂亮的啊?”

        “我究竟做错了什么,让你这么的讨厌我?”

        白宋宋低到几乎不能清楚地听见她说了什么话的呢喃声,却是一字不落的落进了对面傅安琛的耳中。

        傅安琛的心头生出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感受来,左边胸口的地方隐隐作痛,尤其是白宋宋的低落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这种疼就无法抑制的疯狂滋长起来。

        他烦躁的低咒一声,扭头的一瞬间就看见白宋宋背对着他,伸长了胳膊,去抓立在墙边的柜子上的一个手工艺品。

        傅安琛眯了一下眼睛,疾步上前,在手工艺品落地的前一秒,险险的接住。

        然而在他还没有转头去看白宋宋的时候,就被她用力推攘了一下肩膀,傅安琛的腿弯了弯,脚跟点在地上,才不至于被她推到。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男人,被白宋宋这么推了一下,火气蹭的一下就冒了起来。

        傅安琛将手里的工艺品随手放在地板上,一手抓住她的肩膀,把人往后推,白宋宋的脾气多少被白夜惯得有些骄纵,傅安琛让她心里难受,她现在也不愿意再继续这么卑微的供着他了!

        傅安琛推她,眼见着他就要覆过身来,白宋宋把身体往下缩,侧过身体就从他的臂弯之下钻了出去。

        目光所及之处,恰好看到斜前方的茶几上摆着几本杂志,白宋宋脑子一热,直接将杂志全部抱在怀里,二话不说朝着站直身体,朝她这边转过身来傅安琛身上,狠狠地用力砸了过去。

        ‘砰!’

        ‘咚咚……咚!……啪嗒……’

        当最后一本杂志书从傅安琛的肩膀上落下,砸到地上的时候,白宋宋非但没有发泄过后的快感,反而害怕的双腿都忍不住,轻轻地颤抖了起来。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白宋宋不敢去直视傅安琛的脸,她简直可以闭着眼睛,精准的描绘出他此刻震怒的表情来。

        眼角的余光里,忽然瞄到男人抬起的右手。

        白宋宋目光惊诧,眼珠子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她终于回到原位的大脑神经开始快速运转,迅速对周围的环境做出了判断。

        从这里跑到门口的距离大概是五米,她必须以每秒五米的速度出发,否则一定会被占据了足够身高优势的傅安琛抓到。

        那样的话,她的下场绝对很惨,想到这里,白宋宋心头就涌上一种叫做欲哭无泪的,深深地悔意。

        她真是脑子被浆糊封了,才会想着把那些书砸到他身上去!

        要知道,中学的时候,她可是亲眼见到傅安琛把一个骂了他一句脏话的男孩子从二楼丢到楼底下的震撼场面啊!

        白宋宋你真是个傻瓜!难道想成为第二个被傅安琛丢到楼下去的人嘛?!

        ……

        后悔永远是这个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一件事情之一。

        白宋宋并不是玻璃心的姑娘,当她以为抬起右手的傅安琛是打算揍她的时候,她已经在最快的反应之下,做出了回应。

        抬脚,撒腿,溜!

        再聪明的姑娘也总有脑子不够用的时候,她以为傅安琛抬手的动作是要揍她,千算万算也没想到傅安琛竟是把手伸向了旁侧的柜子上面。

        拿起一枚小巧的遥控器,按下一个键,只听见‘嘀’的一声,前方那一扇唯一的门,哐啷一下,就合上了。

        已经跑出两米之外的白宋宋,听到这关门的声响,先是抬头看了看门的方向,背后一阵凉意袭来,白宋宋顿住了脚步,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回头去看一眼身后的男人。

        ……

        空气中弥漫起既熟悉又陌生的气息,混合着房间里的冷气,凉意仿佛是从脚底板窜出来,直冲脑门。

        有那么一刻,白宋宋很想两眼一闭,干脆直接装晕倒。

        就在这时,她的肩膀上多出一双手来,骨节分明,每一根都是恰到好处的精秀。

        可是这会儿,白宋宋哪里还有好好欣赏一番的心思,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

        只求傅安琛不要揍她啊……

        怎么说她都喜欢了他十年的时间,到了最后,就算得不到他的青睐,也不要落下一个被他亲手揍了一顿的下场啊……

        白宋宋决定在他动手前为自己做一下最后的吧辩解,她扭过头,目光循着傅安琛的手向上,看向他清俊的面庞。

        “傅,傅……唔——”

        白宋宋颤抖的声音在下一瞬就被堵在了喉管间,漆黑莹亮的双眸瞬间瞪圆,眸子不敢置信的向下撇去,盯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白宋宋呼吸都停滞了下来。

        这太匪夷所思了!

        白宋宋简直不敢置信眼前的这一幕,万万没想到,她本以为会怒揍她一顿的傅安琛,竟会意外地吻了她!

        “啊!好痛!”

        白宋宋一声高昂的惨叫声,在空旷的房间内回荡出声。

        紧接着耳垂传来尖锐的刺痛感,傅安琛一口用力的咬住了她的耳朵,在她痛呼出声的时候,他灵巧的舌头在她的耳廓里四处卷裹。

        白宋宋只觉得被他的舌头碰过的地方酥酥麻麻,还带着叫人心痒难耐的刺痛感。

        好难过,身体里的某一处生出一股陌生的异样感受,将她理智的心神瞬间蛊惑。

        白宋宋整个人都被傅安琛推着,贴到了墙壁上,她的下巴抵在光洁的大理石墙壁上方,身后是傅安琛坚实的男性身躯。

        冰与火的双重作用力下,白宋宋简直想要疯狂的大声叫出来。

        她对傅安琛简直没有一丁点儿的抵抗力,每次当他朝她靠近的时候,她的心跳就会跳得特别快,更别说像现在这样,他把她紧紧地压在墙壁上,肆意的亲吻了。

        虽然他的动作称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说是暴戾的蹂躏,但是这却给白宋宋的身体感官带来了更大的刺激感。

        也许每个女人身体里都藏着一种近乎于享受被心爱之人,蹂躏的那种畅快感。

        随着一声衣料被撕裂的声响,白宋宋顿觉身前一凉,她低头垂眸一看,上半身的丝绸衬衣被傅安琛的大掌,毫不留情的狠狠撕开,几颗青黑色的纽扣滚落到了地板上。

        白宋宋眸光惊惧,眼下周围虽然没有其他人来往,但这里毕竟是客厅,随时可能会有人出现。

        难道他打算在这里把她全身上下脱光光吗?

        白宋宋着急之下,抬手按住傅安琛的手,想要阻拦下他肆意妄为的动作,却遭来傅安琛反手将她的手腕握住,举高越过她的头顶,死死地按压在她身后光洁的墙壁之上。

        傅安琛一手将她按住,整个身体跟她紧紧地贴在一起,身体的温度骤然上升,白宋宋的脸很快便烧红一片。

        尤其是当傅安琛的手从她的脖子上,缓缓下滑的时候,白宋宋只觉得被他的指尖划过的地方,肌肤像是被灼烧一般的滚烫!

        即使手上正在做着如此暧昧的动作,傅安琛的眉眼依旧清淡如初,寡淡的视线,闲散的落在白宋宋的脸上,看着她越发潮红的脸色,他一直都不怎么明朗的心情,似乎有着逐渐好转的趋势。

        傅安琛忽然有了一点新的发现,看见白宋宋的脸上出现惊慌失措,甚至是娇羞的神态时,他这心里就会莫名有种畅快之意。

        尤其是她出现这种表情的原因是因为他。

        白宋宋的长相不是时下流行的那种甜美可爱,抑或娇艳魅惑的类型,她更像是多种女孩类型的结合体,五官很精秀,不管是拿出哪一部分来,都绝对称得上叫人惊艳的那种。

        曾经傅安琛也会毫不吝啬的对她赞美上一句,哟,小样长得还挺漂亮嘛。

        不过那仅限于从前。

        现在的傅安琛,盯着这样一张漂亮的脸蛋,身体里就会产生一种想要摧毁掉她的冲动!

        漂亮的女人从来都不会是什么省油的灯,而她白宋宋,不就喜欢顶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到处勾人么!

        傅安琛手上的力度不自觉得加重几分,白宋宋被他捏的很疼,忍不住皱起眉,发出闷闷的声音。

        傅安琛半眯起眼睛,幽深的眸光紧紧地锁定在白宋宋透着一层绯色的小脸上,流连在她雪白身躯上的大掌一路下滑,来到她的腰间,两指点在那枚银色的纽扣上,不轻不重的敲着。

        白宋宋浑身瞬间一个激灵,她清楚地听到了裤子拉链被轻轻地拉开的声音,再抬头去看傅安琛的脸,看不到一丝毛孔的面庞透着冷意,凤眸清寒,淡漠如水,薄唇邪肆的勾起一角,怎么看都有种浪荡公子哥的味道。

        白宋宋的大脑有一瞬间的迷怔,她已经记不起有多久没有见到过傅安琛这幅神情模样,当初她追他追得最紧的那段时间,他不耐烦地时候,就会对她摆出这样一副神情来,偶尔还会兴致很好调戏她两句。

        记忆如潮水,不能细嚼慢咽,否则会吞心噬骨。

        当男人的薄凉的指腹点落在小腹之上,白宋宋被拉远的思绪,迅速回归,急忙扭动腰部,奈何双手都被傅安琛压制着,根本做不了多么大的抵抗。

        眼见着她的裤子被拔下去,白宋宋急的额头上都冒起了冷汗,就算眼前是她喜欢的男人,她也接受不了在眼下这种地方跟他发生点什么事情来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083/193446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