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恋成瘾,抱得总裁归 > 91.09下次把持不住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

91.09下次把持不住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

        阳城的天气,就像是任性的小孩子,脸色说变就变。

        从餐厅里出来,刚刚还是一片晴朗的天空,阴云密布,一副风雨欲来的架势。

        白宋宋站在餐厅门口,傅安琛结好账出来,看她站在那里不动。

        “怎么站在这里,不是让你先去车里等我?”

        白宋宋转过身,手指了下天空的方向撄。

        “好像快下雨了,我这里有一把伞,下雨了可以一起走。”

        说来也是巧,白宋宋的话不过刚脱口,大雨就像是为了附和她的话,瞬间就倾盆而至偿。

        阳城的雨,也很任性,从来没有那种绵绵细雨,直接就是一场瓢泼大雨。

        酣畅淋漓,肆意畅快。

        白宋宋把伞撑开,主动走到傅安琛身边,虽然穿了高跟鞋,还是要比他矮上许多,她微微地点起了脚尖,一只手臂将伞高高的举过头顶。

        傅安琛侧目,深邃的眸子近距离下看,竟是浅浅的褐色,他把眼睛眯起来的模样,很像是书里面描写出来的中世纪古堡里的王子的感觉。

        迷人却不高不可攀,矜贵却不傲然于世。

        其实,傅安琛也是生活在凡世间,真实存在的男人,不过是比普通的男人看起来优秀很多罢了。

        白宋宋恍然发现,从前的她,一直以来,都把这个男人摆放在很高的位置,在他面前,她总是不由自主的自卑,所以她需要一直不断地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有一天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不会被人说他们不般配。

        她的喜欢,说实在的,其实很肤浅,还特别的幼稚。

        不过,有谁规定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要需要理智呢?

        那样的爱对于她来说太完美,也太不真实。

        喜欢傅安琛的这些年,白宋宋所有的喜怒哀几乎都会受到这个男人的影响。

        在他面前,她会拿出最端正的坐姿,嘴角永远保持最优雅的微笑,竭尽全力扮演一个举手投足间,堪称完美的千金名媛。

        都说爱情最美好的模样,是在喜欢的人面前,你可以肆无忌惮的拿出最真实的自己。

        很显然,白宋宋面对傅安琛的时候,总是要努力的去维持一个完美的形象,这样真的是喜欢一个人吗?

        白宋宋不知道答案,有时候她自己也弄不明白什么才是喜欢一个人,但她很清楚的一点是,看到傅安琛的时候,她会心动。

        对她来说,这就足够了,人生一辈子,说长不长,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去思考,爱情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只要心动,只要感觉,只要开心,只要舒服,只要你想要,这就够了。

        ……

        傅安琛的心又被白宋宋的举动给狠狠地打动了一下,小姑娘踮着脚,努力的撑着伞,一大半的空间都放到了他这边。

        她的心思再明白不过,她把伞的大部分空间都给了他,是因为想着他人高,身材比她庞大,雨水容易淋到他身上。

        一把伞统共就那么点大,她都给了他,自己要淋雨了怎么办呢?

        傅安琛的唇抿起,胸腔被不知名的情绪给弄得有点堵,感觉闷闷的。

        雨势渐大,路上行人匆忙,傅安琛单手搂过白宋宋的肩膀,把她带到怀里,手掌按住她的侧脸,让她靠在他的胸膛上。

        另一只手从她手里把伞拿走,一句话也没有,拥住她往停车场走去。

        雨真的太大了,不过五十米的距离,傅安琛身上一半的地方,都被淋湿。

        他打开车门,把白宋宋塞进去,自己绕过车头,回到驾驶室。

        白宋宋扭头,相比于她身上的干燥,傅安琛看起来真的有点惨。

        她连忙抽出纸巾,给他递过去。

        “快点擦一擦。”

        傅安琛把伞放到后车座,侧回身体的时候,脸对上白宋宋的。

        “你帮我擦。”

        白宋宋瞪大了眼睛,迟疑了一下,拿着纸巾的手,缓缓地朝着他的脸靠近。

        把他脸上的雨水擦掉,白宋宋看向他湿掉的衣服,总不会还要她帮他擦吧?

        傅安琛一动不动,手搭在方向盘上,像是真的等着她动手给他擦。

        白宋宋抿了下唇,拿着纸巾,帮他把身上滴水的几处地方擦干。

        好不容易做完这一切,白宋宋松下一口气,就要把脏掉的纸巾丢掉,傅安琛却是抬起胳膊,看她。

        “还有这里。”

        白宋宋把脏掉的纸巾包起来,眼前冷不丁多出一双男性粗硕却不雄壮的手臂。

        手一抖,纸巾差点被她扔掉。

        傅安琛的衬衣袖子是卷上去的,露出来一节修长白皙的手臂,他胳膊上很干净,没有一般男性手臂上的那种黑色毛发。

        一片浅浅的水渍覆盖在上面,看起来竟是晶莹剔透,白宋宋不自觉得咽了一下口水。

        抽出一张纸巾,抬起手,手指落下的时候,她的指腹不可避免的触碰到他的肌肤,有点硬,又有点软。

        白宋宋的动作特别的小心翼翼,擦得时候不会太用力,神情认真而专注。

        傅安琛的头就靠着身后的皮椅,斜侧着眼,视线淡淡的落在她的侧脸上。

        近看之下,倒是可以看出她是化了淡妆,肌肤特别的嫩,傅安琛的脑海里,忽然就出现了一个词:吹弹可破。

        触感真的跟婴儿的肌肤一样么?

        他伸手,在她脸上摸了一把。

        白宋宋心里一阵紧张,手上的力气就不受控制的变大了,做过美甲的指尖从他的肌肤上划过。

        常年呆在办公室的男人,皮肤也不会粗糙到哪里去。

        手腕中心位置,一道红痕特别的明显。

        白宋宋顿时就慌了,连忙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

        “没事。”

        傅安琛扫了一眼被划到的那一处,眼睛里是毫不在意的情绪,声音清淡的打断她的话。

        白宋宋还是有点紧张,抬眸看他一眼。

        “都擦好了。”

        “嗯。”傅安琛把手收了回去,发动车子。

        车子开出去一百米,傅安琛问她,“想去哪?回家?还是,去我那?”

        去我那?

        白宋宋心口一震,立马就开始不淡定了。

        不过她很快就想起,明天和南天越的约定,要是今晚跟傅安琛去了他家,怕是又要对南天越失约了。

        “我回家吧。”

        傅安琛扭头瞧了白宋宋一眼,她以为她说要回家,让他不开心了。

        于是解释道,“出来了这么久不回去,我爸肯定要担心了,再说,跟你回去了,我怕我把持不住自己啊。”

        白宋宋有时候真的挺二的,你看看她这会儿对傅安琛说的话,简直就是不经过大脑。

        要是叫旁人听了去,阳城头牌千金名媛,竟然对着一个男人说,担心自己把持不住!

        绝对是惊得下巴都能掉到地上去!

        不过傅安琛早就习惯了白宋宋时不时冒出来的这种话,这几年她收敛了很多,早些年,两人都还小的时候,她对他说的那些话,现在都觉得露骨!

        傅安琛打着方向盘,目的地是白宅。

        白宋宋准备下车的时候,傅安琛叫出她,神情是一本正经。

        “下次把持不住的时候,记得跟我说一声,这种事情应该是男人来做。”

        ‘砰!’

        回应他的是一声重重的关车门声,白宋宋猫着身子,像是没有听见他刚才的那句话。

        “再见,路上注意安全。”

        傅安琛却是没有直接开车离开,而是无声的看了她一会儿,一直看到白宋宋白皙的脸颊泛起了红晕,他才收回了目光,发动车子。

        “晚安。”

        白宋宋回,“晚安。”

        ……

        躺在阳台上吹风的看雨的宋轻扬,全程目睹了这一幕,惊讶的苹果都忘记啃了。

        郝言格也站在阳台上,看见白宋宋进了主宅,他转过身来。

        “行了,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我回去了。”

        宋轻扬把吃了一半的苹果放到桌子上,追着郝言格的背影跑出去。

        “大神,能送我一套收货装备么可最近手头有点紧。”

        郝言格脚步不停,大方回答道,“没问题,等会儿给你。”

        宋轻扬开心的跳起来,“哇哦,大神威武!”

        白宋宋刚进了客厅,看见呈现兴奋状态的宋轻扬。

        “干什么呢?把你开心成这样。”

        宋轻扬转身,“宋宋你回来啦!我都看见啦,傅总把你送回来了的哦!”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083/194719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