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恋成瘾,抱得总裁归 > 100.100好好的一棵树怎么会动啊,难不成它还成精了?

100.100好好的一棵树怎么会动啊,难不成它还成精了?

        看来还是没有找到啊……

        白宋宋失魂落魄的往回走,白夜沉默地跟在她后面,从助理手中接过保温杯。

        “宋宋,喝点热汤吧……”

        白宋宋的目光始终盯着河面,摇头。

        “爸爸,我不饿。偿”

        她忽然扭头,看着白夜,眼睛因为一宿没睡,布满了红血丝。

        “你说时间过去这么久,派出了那么多人去找,怎么就还没找到他呢?撄”

        白宋宋的目光垂下去,脑海中回荡起刚才不经意间从搜救回来的队员口中听到的那些话,她仿佛在自言自语,幽幽开口。

        “他们说傅安琛这次肯定是凶多吉少了,被那么猛烈的水浪漩涡冲走,如果真的在水里泡了一整夜的话,他就回不来了……回不来了啊……”

        白夜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扶住几乎要瘫软在地上的白宋宋。

        “乖女儿,你别吓我啊,放心,小琛一定会没事的!我现在就去再加派两批人马,一定把他给你找回来!”

        白宋宋整张脸早已布满泪痕,她压抑着哭声,不让自己痛苦失声,可是眼泪却像决了堤的水坝,挡也挡不住。

        清晨的冷风从衣领灌进脖子里,寒意能袭进人的心里去,白宋宋满是泪水的眼睛盯着碧绿色,泛着涟漪的河面,许久都不曾移开目光。

        傅安琛,你究竟在哪里?

        ……

        经过一夜加上一整个上午的不间断全面救援搜索行动,依旧没能找到傅安琛。

        警察队长不忍心将这个消息告知难过得不得了的白宋宋,悄悄地把话传给了白夜。

        白夜皱眉听完警察队长的话,眉头锁的更加深刻了,已经派出去最专业,水性最强的队员,沿着河一路搜索,结果却还是一无所获。

        这个时候,基本上可以判定,傅安琛真的出事了……

        可是,在河里并没有发现傅安琛的身影,那么,他会不会是并没有出事,而是上了岸,现在正在某个地方呢?

        “我要自己去找他。”

        白夜和警察队长纷纷回头,白宋宋不知何时站在两人身后,目光沉默,语气叫人听不出感情。

        白夜两手叉腰,掀起眼皮,看着她,不赞同。

        “天气太冷了,你的身体会受不住,现在跟我回家休息,搜救的事情就交给他们。”

        白宋宋不为所动,固执的重复着那句话。

        “我要自己去找他。”

        白夜凝眉,对白宋宋说话的语气带着少有的严肃。

        “你听话,现在跟爸回家,你需要休……”

        “爸爸,你觉得我现在能睡得着吗?傅安琛现在生死未卜啊!”

        白宋宋声音都颤抖起来,带着浓浓的哭腔。

        白夜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完,就被她打断,偏偏还没有一个很好的理由去反驳她的话。

        自家女儿这么痴情,真是像极了她那个妈妈啊。

        白夜不再坚持阻止白宋宋要自己去寻找傅安琛这件事情。

        唯一的要求是,她必须穿好衣服,吃点东西再出发。

        这一回,白宋宋很听话,吃了东西,带上一个简单轻便的背包,便出发上路。

        ……

        沿着河道一路向下,白宋宋不放过任何一点风吹草动,生怕傅安琛躺在哪个草丛里,她挨着杂草丛往前走,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边走边翻动草丛。

        不知不觉间,她就来到了一处地势较开阔的地方。

        一整片半人高,她叫不出名字来的草丛密密麻麻的挡住了视线,置身其间,有种找不到方向的感觉。

        白宋宋在里面走了一会儿,就尴尬的发现,她真的迷路了……

        手机没有信号,打开手机自带的指南软件,跟着提示走,十分钟后,她再次回到原地。

        突然,有点后悔把白夜派来保护她的人给叫走了。

        ……

        白宋宋实在太累了,一夜未睡,神经紧绷,加上一路走了这么久,她现在感到身心俱疲,想到傅安琛,强撑着忍住睡意,喝了点水,坐了几分钟,白宋宋打算继续寻找出路。

        也许是受到了上帝的眷顾,在草丛里转了两圈后,还真的被她找到了出路。

        拿着棍子,拨开草丛,前方出现一条不算宽敞的曲折幽径,碎石子铺成的路,一直向前蜿蜒而去。

        看样子,这里该是有人居住。

        白宋宋踏上石子路,没走出两步,就听见从树上发出一声打枪的声音,白宋宋吓得不轻,连忙往后退,特别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距离她十米开外的一棵白杨树,竟然开始移动!

        白宋宋用手指揉了揉眼睛,她一定是眼睛花掉了!

        好好的一棵树怎么会动啊,难不成它还成精了?!

        事实证明,这个美好的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

        那棵移动的白杨树不仅会动,还会说话!

        我一定是在做梦!

        白宋宋左右晃了晃脑袋,眼睛闭上,再睁开。

        这一回,她直接吓得腿一软,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谁能告诉她,眼前这个会动的大家伙,究竟是个什么鬼?

        移动的白杨树远看特别的大,近看却只有人那么高,最可怕的是,它还在不断的变小,到了最后,大概变得只有一个七岁孩童那般的身高高度。

        白宋宋被眼前这匪夷所思的画面,震撼的嘴巴都合不拢,唯有艰难的不断吞咽着口水,好让自己能够消化眼前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

        移动的白杨树发出一阵狂放的笑声,声音很电子机器发声很像,她竟然听见了笑起来的时候,声音里发出的震颤声。

        然后……白宋宋听见一声很像是拉链被拉开的声响。

        再然后……面前移动的白杨树开始‘蜕皮’,从头顶开始,罩在外面的那一层树皮以一种缓慢却均匀的速度开始脱落,就跟我们在电视里看见的树木脱皮的过程一样,这完全就是现场版!

        五分钟的时间,整整五分钟,白宋宋眼睛都没眨一下,甚至是呼吸声都不敢肆意的发出声响。

        眼珠子一动不动的盯着移动的白杨树,不对,此刻已经是褪去了树皮的白杨树。

        ‘咕咚。’

        这是把松松咽口水的声音。

        谁能告诉她,眼前的这一幕是个什么状况,为什么移动的白杨树褪去了树皮之后,变成了一个小孩子呢?

        最关键的一点,这个小孩她还认识!

        小孩子从地上的一堆树皮里跳出来,天真稚嫩的脸蛋泛着黝黑的亮光,两个小虎牙格外扎眼。

        “姐姐!”

        白宋宋用了好半天的功夫,才终于消化下这瞬间的突如其来的变化,她镇定下声音。

        说话的声音还是带着一丝犹疑,试探着叫了一声,“淘淘?”

        淘淘欢快的跑到白宋宋跟前,因为她此刻是瘫坐在地上,所以两个人的目光几乎平齐。

        “姐姐,我好想你呀。”

        淘淘貌似想要过来抱一下白宋宋,但又因为有点害羞,两只手臂举在空中,也不敢真的落在白宋宋身上。

        看着淘淘的动作,白宋宋惊魂未定的心脏稍微的平复下来,她从地上站起来,主动伸手抱了一下淘淘,低头看着他。

        “淘淘,你怎么打扮成这个样子啊?”

        淘淘看一眼地上的那堆树皮,回过头,对她解释道,“这个是阿爸做出来的仿真树皮,最近附近出现了很多入侵者,为了吓走他们,阿爸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

        淘淘想到刚才白宋宋的模样,她似乎是受到了惊吓。

        “姐姐,刚才吓到你了吗?”

        能不吓到吗?

        不过,白宋宋对淘淘摇了摇头,手摸着他的小脑袋。

        温声道,“没有,姐姐刚才只是有点不舒服。”

        一听她说不舒服,淘淘立马就着急了,顾不上害羞,他抓住白宋宋的手掌,抬头。

        “姐姐,你哪里觉得不舒服?”

        说着,就拉着白宋宋往前走。

        “走,跟我回家,让我阿爸给你治疗一下,阿爸很厉害的,他可是什么都会哦。”

        说起自己的阿爸,淘淘眼睛里的光特别的亮,白宋宋眸光柔和,也没有挣开他的手,任由他拉着自己往前走。

        ——

        跟着淘淘七拐八绕,她这个大人走的都感觉晕乎乎的,也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记住这么复杂的路的。

        “姐姐,我们到家啦!”

        淘淘松开她的手,开始往楼上跑。

        白宋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房子虽然还是建在树上,但显然不是上次她来过的那一套。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083/195860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