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恋成瘾,抱得总裁归 > 102.102白姐姐,阿爸让我告诉你,现在别出现在他眼前

102.102白姐姐,阿爸让我告诉你,现在别出现在他眼前

        嘴里低呼,“傅安琛……”

        傅安琛本就生的白,这会儿他的肌肤几乎是呈现一种透明的白,毫无血色可言。

        此刻他紧紧地闭着眼睛,眉宇间有一道明显的川字,似乎在隐忍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白宋宋忍着眼眶翻涌的泪意,连忙拿起一旁干燥的衣服,给他换上。

        到底是男性身体,对方还是自己心爱已久的男人,换衣服的时候,白宋宋的脸微微燥热,视线尽量不去触碰他的身体。

        可是,问题也随之而来,她侧头给他换衣服,手不可避免的要触碰他的身体,眼睛不看着偿,

        手就不能准确的找到位置,难免就摸到了一些不该碰的地方。

        白宋宋肌肤充血通红,不断告诉自己,现在不能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眼前要照顾好他才是最关键的是事情。

        好不容易给傅安琛换好衣服,白宋宋已是满身大汗,视线不经意间扫过门口的方向。

        一颗小脑袋只露出两只湿漉漉的大眼睛,正悄悄的往这边瞄着。

        白宋宋抬手擦汗的动作停住,扭头看过去。

        小脑袋发展自己目标暴露,连忙把头缩了回去,估计是想通自己这样做也是于事无补,没一会儿,又把头给挪了出来。

        视线对上白宋宋,淘淘笑的一脸灿烂,露出一排整齐的小白牙。

        “……白姐姐”

        白宋宋朝他招手,淘淘的身影从门外走了进来,来到她跟前。

        白宋宋把傅安琛湿掉的衣服拿在手里,问淘淘,“可以告诉姐姐那里能洗衣服吗?”

        淘淘跑到窗边,把关起来的窗户打开,手指着外面。

        “那里有一口井,边上就可以洗衣服。”

        白宋宋个子高,视线稍稍地抬了一下,就看见了那口井。

        收回视线,看着淘淘。

        “淘淘,我现在去洗衣服,你能帮我照看一会儿这个昏迷的叔叔吗?”

        淘淘看了看床上的傅安琛,面露迟疑,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重新看向白宋宋,慢慢地点了点头。

        “好。”

        白宋宋温柔的摸了摸淘淘的头顶。

        “淘淘真乖!如果有问题的话,记得及时跟我说哦。”

        被漂亮姐姐夸奖了,淘淘脸有点红,他面露羞涩,乖巧的点头。

        交代完,白宋宋走到床边,看了眼依旧昏迷不醒的傅安琛,转身出了树屋。

        很容易地就找到了淘淘口中的那口井,白宋宋注意到边上放着五六个铝制的盆,一字排开,整齐的摆放着,抬脚走近。

        井不深,设计的也很巧妙,白宋宋盯着井口边上的几个颜色不同的开关,研究了一会儿,伸出手,按下绿色的那一枚开关。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地上那一排的盆子开始缓缓移动,在井口前停下,当井水快接满的时候,盆子就会再次移动,这样一个接着一个,很快,几个盆子就全部装满了水。

        白宋宋觉得很神奇,连忙低头去看盆子下面,看到一条黑色的带状物,应该就是它在传送这些盆子了。

        在井边的石凳上坐下,她不知道哪个盆子可以用来洗衣服,想了想,没有用盆子,直接用放在边上的一块木板,把衣服给洗掉了。

        白宋宋没有做过家务,亲自洗衣服倒是人生头一回,不过,除了时间用的长了一点,总的来说,她衣服洗的还是挺不错的。

        ……

        靳暖冬从外面回来,背回一麻袋的药材。

        看到坐在井边洗衣服的白宋宋,面部依旧没什么表情,眼神也是冰冷的。

        麻袋放在地上,靳暖冬去了一趟树屋,从里面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套工具。

        白宋宋洗好衣服,晾晒起来。

        看到靳暖冬,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抬步朝他的方向走过去。

        白宋宋没敢靠的太近,她看得出来,这个男人非常排斥她的靠近。

        “那个,虽然晚了,但还是要对你说一声感谢。”不知道他的名字,只能这样开口。

        “对了,我叫白宋宋,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男人沉默的摆弄着手中的工具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般,连一点反应也没给她。

        白宋宋不免尴尬,心想这个男人还真是冷漠。

        算了,既然人家不愿意搭理她,也不好再继续自讨没趣。

        白宋宋转回过身,准备回树屋里看一看傅安琛的情况。

        一直沉默的男人却是突然出声,声线很是冷冽。

        “他的胃有问题,等会儿下来拿药。”

        一听这话,白宋宋当即就紧张起来,傅安琛有胃病这件事她是知道的,不过不了解情况到底是怎么样。

        “他到现在还在昏迷,是因为胃病的缘故吗?”

        靳暖冬摆弄着工具的动作不停,依旧低着头,只是淡漠的点了一下头。

        白宋宋紧紧地抿起了唇,眼底泄露出一丝慌乱,现在应该把傅安琛带回去,送到医院接受最好的治疗,可是,眼下的情况,却不允许她这么做。

        先不说就凭她自己,没办法把犹在昏迷之中的傅安琛带出去,就算是现在他清醒了过来,身体一定还很虚弱,也是不适合做运动的。

        白宋宋心里着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可以的话,她愿意代替傅安琛躺在那张床上,让这些讨人厌的苦痛都让她来承受!

        白宋宋不断的琢磨着能解决眼下这种糟糕的情况的办法,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一个完美的答案……

        现在唯一可以指望的人,就只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顾不上对方是不是讨厌她,白宋宋疾步走到靳暖冬跟前,他正在低头磨刀,白宋宋扫了一眼,便开口道,“我可以拜托你,帮一帮我们吗?日后我定会倾尽全力感谢您的!”

        白宋宋弯下腰,呈现九十度鞠躬样,靳暖冬没抬头,却可以从泛着银色光泽的刀面上看到女孩弯腰的这一幕。

        她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色衣服,绑成马尾辫的长发从肩膀一侧,滑落下去。

        靳暖冬磨刀的动作一顿,猛地抬起头,锐利的眼神,直直的朝白宋宋脸上射了过来。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小如玉盘的瓷白的脸蛋上镶嵌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睫毛又长又密,随着她眨眼的动作,卷成好看的弧度。

        她此刻望着靳暖冬那种哀求的,渴盼的,满含希冀的眼神,让他的心狠狠一震!

        白宋宋现在这副模样,让靳暖冬想起了许久都不能回忆起的一个人,一个被他深深地埋藏进内心深处的女人。

        其实,早在第一眼见到白宋宋的时候,靳暖冬就发现她长得跟那个人很像,气质,说话的语气,尤其是眉眼的比例,真的跟那女人一模一样。

        但是,靳暖冬却也知道,白宋宋不可能是那个女人。

        因为,她们的年龄对不上号,那个女人现在至少有三十五岁了,而白宋宋,看起来最多二十出头的模样。

        想到这里,靳暖冬心里说不上来是难过,还是气愤,总之,脸色变得非常不好。

        看着白宋宋的眼神,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来的严肃和冷漠。

        那种眼神,就像是白宋宋跟他有深仇大恨,他恨不得立马挥刀解决了她似的!

        最主要的是,他现在手里可是有一把实实在在的真刀啊,刚才还被他磨得锃亮!

        白宋宋心里一阵唏嘘害怕,强忍住往后退的惧意,艰涩的吞咽了一下口水。

        她记得,他们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大的仇恨吧,怎么每次见着她,就这么气势汹汹的呢?

        这一点让白宋宋百思不得其解……

        靳暖冬常年不跟人接触,以前火爆冲动的脾气也变了不少,现在倒是能忍的住气,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有中冲上去质问一番白宋宋冲动。

        不过在看到了白宋宋眼中的害怕情绪之后,他上头的情绪渐渐地消退下去,很快,就又恢复到一贯的冷漠和严肃的样子。

        把刀随意的往地上一撂,靳暖冬扭头就走。

        白宋宋看着转身往树屋里走的男人,眼珠子在眼眶里转了两圈。

        心想:他这算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白宋宋准备跟着去树屋,从楼梯上去,走到门口的时候,淘淘从里面走出来,抬眸看着白宋宋。

        “白姐姐,阿爸让我告诉你,现在别出现在他眼前。”

        被人这么赤-裸-裸的嫌弃,白宋宋有点无语,不过她也没说什么,索性搬了张凳子,坐在门口。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083/196137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