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恋成瘾,抱得总裁归 > 131.131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傅安琛又欺负你了?

131.131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傅安琛又欺负你了?

        白宋宋直接而果敢的目光沉静地落向傅安琛的脸。

        这是头一回儿,她这么直白的看着他,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在里面。

        此时此刻,她只是一个正在为了自己所坚持的事业所努力的女人。

        傅安琛静静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而后缓缓起身,两只手臂撑在桌面上,上半身前倾着,黑眸一片静然,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力。

        白宋宋强装着镇定,脖颈放正,极力控制住身体里冒出来的退意,放在身侧的手指攥紧了衣角偿。

        “你现在是在用什么身份跟我讲这些话?”

        傅安琛低低沉沉的嗓音在耳边环绕,白宋宋微微侧头,视线跟他凑近的脸胶合在一起撄。

        午后的阳光从他身后的落地窗照射进来,打落在他线条流畅的肩头,他的左半边脸隐匿在暖白色的光晕里,柔和的不可思议。

        白宋宋目光有片刻怔楞,嘴里无意识的冒出四个字来。

        “你的妻子。”

        傅安琛漆黑的眸子错愕的闪烁了一下,显然是对她这个回答感到意外。

        嘴角向上勾起,露出一个凉薄的笑容,他摆正身体,一只手搭在桌面,低眸看着自己的手。

        “白宋宋,你还真看得起自己。”

        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着牙说的,但是他的面部表情却是一点发怒的征兆都没有,只是漆黑的眸子散发着幽冷的寒光。

        傅安琛突然俯身上前,隔着一张办公桌拉住白宋宋的胳膊,也不管这样会不会弄疼她,就把她拉到自己的眼前。

        “妻子?那么,你现在是要告诉我,你打算行使你作为我傅安琛妻子的权力,然后得到这一间店铺?”

        傅安琛冷笑一声,眸子越发的幽寒,声线渐冷。

        “我告诉你,现在你只有两条路选择。”

        “一,店铺可以给你继续租用,但是你必须接受奈森美妆的收购,成为它旗下的子店铺。”

        “二,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回去把店铺关门。”

        说完,傅安琛冷冷的瞟了她一眼,随即像是很嫌弃碰了她一样,迅速将手收了回去,重新坐回到大班椅上。

        他单腿瞪了一下地面,椅子的滚轮转动起来,当着白宋宋的面,将椅子给转了一个面,改换成背对着她。

        薄唇冷冷的吐出一句话来,“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现在出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再说一句话的白宋宋,心里因为刚才他的那一番话,难过的翻江倒海。

        傅安琛说话伤人的程度她一直都是知道的,以前也不是没有经历过被他用语言羞辱的场面,但却从没有一次像现在这般叫人难受。

        她真的弄不懂,一个人变脸怎么可以这么快?

        前一天还跟她好言温存的男人,第二天就把这世上最冻人的冷漠给了她。

        婚礼上,他附在她的耳边,告诉她,“白宋宋,嫁给我,就是你落入地狱的开始!”

        无数次他醉着酒回到他们的家,把在床上熟睡的她粗鲁的拉起来,恶狠狠地对她说,“白宋宋,你真是看得起你自己!以为嫁给了就能如愿以偿么!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

        白宋宋很想大声地问他一句,“我想什么了!?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突然这么对我?!”

        可是,白宋宋就连一次把这些话说出来的几乎都没有,傅安琛不愿意跟她说一句多余的废话,就算是喝醉的时候,也是揪住她发泄一顿,用恶毒的语言攻击她,当她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就会将视线冷冷的撇开,仿佛她是这世界上让他最最嫌恶的存在!

        现在,他在没有一个任何足够充分的理由的情况下,要求她终止自己的事业,他明明知道,她是根本不可能接受奈森美妆的收购,先不说两者的发展方向不同,光是傅安琛会变成她的老板这一点,就让白宋宋无法接受。

        傅安琛在逼她,无论她做哪一种选择,心里都不会好受。

        只要她不好受,生活不好过了,他就心满意足了。

        对,傅安琛曾经说过,“白宋宋,从今天开始,一切能让你痛苦的事情都会让我感到快乐!”

        你看,傅安琛对她的憎恨是多么的强烈呀,他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竟然会花时间去整她一个刚刚起步的美容会所。

        再怎么理智的人,在面对某些她自己无法掌控的事情的时候,都会变得理智全无。

        白宋宋捏紧手指,尖细的指甲盖深深地陷入到肉缝里,突发一阵尖锐的疼。

        白宋宋松开拳头,将目光放平,情绪已经恢复到一种出奇的平静状态。

        “一天就一天!到时候希望你别在出尔反尔!”

        说完,果断转过身,一刻不停的走出了这间让她无比压抑的总裁办公室。

        白宋宋离开奈森集团大厦,便开着车去了江边。

        打开车窗,十二月刺骨的寒风灌进来,冰冷的风吹打在脸上,跟小刀擦过一样的效果,特别的不舒服。

        白宋宋肤质较薄,没一会儿,整张脸变得通红。可她像是没有知觉一样,目光长久的盯着江面,很久很久都不曾挪开。

        就这样一直待到了傍晚,夕阳都落了下去,这几天天气还算不错,天边有迷人的橙色晚霞。

        白宋宋坐在车里,看了一会落日晚霞,然后从副驾驶座上拿起包,取出手机,给宋轻扬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宋轻扬估计还在忙,说话的声音断断续续,过了一会儿,她清脆的声音才清楚地传了过来。

        “宋宋,找我什么事情呀?”

        白宋宋低垂着眼,语气有点恹恹的,问,“待会有时间吗?”

        宋轻扬抬眸看了一眼墙壁上的时钟,五点十分,还有二十分钟下班。

        “马上就下班了呢。”

        “出来吃点东西吧。”

        宋轻扬在电话这边笑,想起两人大约有半个月没见过面了。

        于是回道,“好的,想吃什么?你先过去,我这边整理一下就赶过去。”

        好友就是这样,没有多余的话,也不会过多的去问你什么话,只要你想她了,就会在你需要的时候出现。

        白宋宋握着电话,说了一间她们上学的时候经常会去的那家店。

        ——

        宋轻扬赶到烧烤店的时候,没看见白宋宋的身影,询问了老板娘,才知道她去了厕所。

        找到位置坐下,刚放下包,白宋宋就从店里走了出来。

        看到宋轻扬,她热情地一把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宋轻扬的身子。

        语气娇软,带着一丝娇憨。

        “轻扬你来了呀~我都等你好久了呢~~~”

        宋轻扬闻到她身上浓重的酒气,微微推开她的身体,扶住她的胳膊。

        “你怎么喝了这么多酒啊……”

        白宋宋从她身边退开,摇晃着身体做到椅子上。

        伸着胳膊作势就要拿起酒瓶倒酒,宋轻扬赶忙拦住,把酒瓶子放到她碰不到地方。

        视线里看到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几个酒瓶子,忍不住皱起了眉,白宋宋这种一杯就倒的酒量,她还敢喝这么多?!

        手里忽然空了,白宋宋仰起脸,一张娇俏的脸蛋红扑扑的,眼睛笑的眯成了一团。

        “轻扬你还站着干嘛,快坐下啦!”

        说着话,她拉住宋轻扬的胳膊,把她拽坐下来,宋轻扬索性顺势坐在了椅子上。

        “宋宋,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傅安琛又欺负你了?”

        想来想去,能让白宋宋不开心到需要喝酒泄愤的程度的事情,也就只有和傅安琛有关了。

        果不其然,一听到傅安琛的名字,白宋宋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嘴角轻轻地扯动一下,眼底似乎有一丝嘲讽的笑意。

        “不要跟我提起那个王八蛋!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渣男!变态!神经病!”

        宋轻扬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这绝对是她第一回从白宋宋嘴里听到这么多骂人的字眼,而且被骂的那个对象,还是她心心念念了十多年,现在成为了她老公的男人。

        白宋宋刚才还挺高涨的情绪,突然就低落了下去,肩膀耷拉下去,眼皮耷拉着,一张红扑扑的小脸别提有多楚楚可怜了。

        宋轻扬拿起一张纸巾,帮白宋宋擦了一下额头,“怎么出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083/20253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