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18章 家住隔壁的总裁大叔18

第18章 家住隔壁的总裁大叔18

        #

        当然最后还是摆脱了那两人。

        苏里对着叶邵卓和叶婉珍关于城南地皮的谈论没有什么兴趣,毕竟她十分清楚叶邵卓只是和叶婉珍周旋扯皮。她也不是很想面对谢清婉那不知道是幽怨还是什么的眼神,她不想和人说话的时候,通常整个人都十分懒散,尤其是那人还没有什么值得她重视的必要。

        叶邵卓察觉到她的心不在焉,很快结束了话题,领着苏里往提前打过招呼的地方过去。

        他并没有选择那些看着高档昂贵样样精细的西餐厅,上次看见的那个保镖司机带着他们开车前往一处清雅干净的胡同,森森绿意掩映处,漏出一只小小的砖红色屋顶。

        车开不进去,两人下车走过,通过措施完善的安保门,苏里才发现这处地方内有天地,亭台清雅,回廊幽幽,砖石路径边摆设着石柱,点缀着姿态各异的瓷像、陶罐、盆栽。

        苏里好歹曾经经历不同世界不同朝代,一眼看出这个院落里哪怕小小一副题字也是价值不菲。

        迎出来的主人家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一见二人,笑眯了温润的眼眸:“阿卓带着姑娘来看我老婆子啦。”

        苏里很喜欢这种老人家的气息,大大方方笑了一下,转头征询地看着身边男人。

        “直接叫‘奶奶’就行了。”叶邵卓示意她,“我小时候,跟着奶奶住过很长时间。”

        苏里即刻会意,一脸长辈最爱的乖巧娇嗔:“奶奶好!我是苏里。您叫我小里就行。”

        “哎,好,阿卓还从没带姑娘来我这儿呐。”老太太显然很高兴,“小里吃不吃辣?有什么忌口吗?我去准备晚餐。”

        “我什么都吃的,葱姜蒜香菜都吃。”苏里哈哈哈,她是真的从来没什么忌口,杂食,好养活。

        她没有注意到,身边老男人含笑的眼里闪过一点小挫败。

        “都吃好啊,这样才健康,不挑食!”老太太乐呵了,“阿卓小时候挑嘴得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的,太甜不要太辣也不要,嘴巴老金贵了。”

        获得成就【get到老男人小秘密x1】!

        #

        苏里好不容易忍住不当场去调戏他,等老太太转到后厨准备食材,才和老男人在侧厅的红木餐桌边坐下。

        “哎哎,你还剩什么小秘密是我不知道的?”苏里乐不可支,“还有,我什么时候成你的未婚妻啦?”

        老男人避开了第一个问题道:“如果你愿意,等这次竞标之后,我们就订婚?”然后又迟疑了一下,“不过好像有些女孩子不喜欢这么快定下来,你怎么想?”

        “阿邵……”苏里觉得今天惊喜有点多,都快成惊吓了,“你就这样……求婚了?”

        “自然不是。”老男人很认真,轻轻握住她放在桌面上的手,“就算想要这样做,也得先征询你的意见。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希望我向你求婚,毕竟我们确定关系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我想向你表明态度,我很认真想和你在一起,以结婚为前提。”

        听着老男人看似平淡的语气,苏里奇异地感觉到他仿佛有些局促紧张。

        她迷恋这种被人处处照顾着感受的感觉,有时候很多男生,会选择瞒着女生给出盛大的告白,这种行为确实有可能制造出惊喜的效果,但也可能是一种惊吓。在大庭广众或者其他场合下,单膝下跪或者捧花告白,有时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或者压迫。女方可能会惊喜,也可能只是苦恼的惊吓。

        “成呀,等你求婚的时候再答应你。”虽然有些事情在这一世界改变了,比如出现在中国的巴斯蒂安,但有些大走向依然进行着,比如在“苏里”出国求学之前进行的订婚。

        叶邵卓眼眸沉沉盯着她,有些温柔喜悦的意味:“好。”

        #

        老太太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个人不知为何对视的模样。

        她笑呵呵让身后的助手小厨将菜色摆桌上,取了壶酒坛子坐下来:“这壶酒在院子后头埋了几十年啦,那时候阿卓还是个小娃娃,总算是到了取出来的时候。”

        苏里轻嗅了一口:“好香。”

        难得的陈酒。

        叶邵卓从老太太手里接过来,先给老太太满上,又给苏里倒了杯:“奶奶酿的酒,难得喝到。”

        酒如喉舌,绵长醇厚,迟缓的辣意和甜意绕在口腔胸腹内,像女儿家初嫁,少年郎初娶。

        “等你和小里有了孩子,奶奶也替他们酿个好几坛埋好。”老太太打趣道,“只是不知道老太太我能不能活到他们长大的时候。”

        “奶奶自然会长命百岁的,福泽绵延,奶奶有难得的好面相。”苏里认真道,老太太身子骨硬朗,又养得好,她看面相素来很准,老太太一生未嫁,却是心宽福厚的面相。

        “好好好,奶奶活得长久些,也好帮你们带带孩子。”老太太被说的开心,话语里三句不离孩子。

        苏里只是笑,旁边叶邵卓听着,顿觉这亦是一件值得期待的事情,让他觉得这绵长岁月,还有好大的期待和盼头。

        身边的姑娘面颊微绯,或许是喝了酒还是其他的缘故,那双在平日显得的清明灵动的墨色眼眸中覆着薄薄一层朦胧之色,很勾人,很教人欢喜。

        只要想一想,他和苏里的孩子。

        心头便生细密欢喜。

        #

        地皮竞标,定在这个月的二十三日。

        苏里心中一直有几分疑惑,当初“苏里”的家族企业遭受巨大打击是因为有内部人直接抽取了苏家企业的商业链,内部机密外流,做这一点的无疑是那个靳副总,想来苏父在她借由私家侦探传递的信息,以及叶邵卓给的提示下,已经有所戒备。

        “苏里”的记忆似乎没有太大疑点,但其实最大的疑点就是她的记忆。

        究竟“苏里”为什么被绑架,用以威胁叶邵卓不对苏家施以援手只可能是其一,因为连“苏里”自己都不能确定被悔婚的前未婚夫会不会顾及她。除此之外,“苏里”自身所具有的股份也是其一,百分之十五的控股,一旦苏里死亡,那些股份就有可能被瓜分,因为苏父即便活着,利用法律去回收股份也需要时间,更何况苏父已经死在恐怖袭击里,偌大苏家只剩一个年少未成长的苏辙。

        这一切似乎都可以理解,不过一个阴谋,可这这个位面仅仅是个d级世界。

        恐怖袭击,还有绑架苏里的黑道势力,究竟哪里来的?靳副总和叶婉珍有这么大的力量?

        简直和整个设定格格不入。

        苏里自从替代了“苏里”之后就暗自注意探听消息,怎么想都没有把这个环境和当初“苏里”的遭遇挂钩。

        这个位面,苏氏如故,叶氏如故,靳副总如故,叶婉珍如故,谢清婉暂且不论。

        那么,剩下最大的变数……

        巴斯蒂安。

        #

        城南。一处恢宏大厦。

        各类车辆满停,侍应生来来往往。

        会场设立在一栋政府和企业合资的商业建筑内,透明的玻璃。

        从苏家父母手里接过苏里,叶邵卓带着特助司机,一行人正在前往竞标会场的路上,苏父容色和缓,苏母略带复杂。

        只有苏辙是一脸纠结,一半欢喜一半恼恨,觉得自家姐姐自然是谁都配得上,但又觉得这么快被拐走,让他很是不爽。

        看见蠢弟弟如此精彩的面色,苏里觉得“日常一逗弟”简直可以延年益寿。

        然而进入会场之后,即便苏里再怎么想象力丰富,也没料到他们会在此时遇见巴斯蒂安。

        偏头看看那厢的靳副总,一张脸有瞬间的青黑扭曲。苏里完全读懂了靳副总的内心弹幕,无非就是巴斯蒂安这个小婊砸为何打乱计划,为何如此大大咧咧出现在此处难道不怕引起怀疑……之类的。

        这厢,俊逸非凡的金发青年抬起蔚蓝如海洋的眼睛看她,脸上又现出那种“巴斯蒂安式”特有的深情。

        “安琪儿小姐。”他有趣地勾了勾唇道,“神让我们又见面。”

        苏父苏母和苏辙皱了眉头,叶邵卓偏头看看挽着自己胳膊的姑娘,没有发话。

        苏里已经不会把他简单地看作一个异国男人:“神可并没有告诉我这个旨意。”

        “我相信这是神的指引。”他挑了挑眉,“从宇宙学的角度而言,在这样奇特的空间和时间遇见相似的人,已经是一种缘分,我相信安琪儿小姐你也会这样认为的,对吗?”

        苏里一怔,却听到他的下一句话——

        “我不确定我的表达是不是合理,毕竟我的中文学得并不是很好。”他以那种法语悠扬的腔调道,“但是,苏里你和安琪儿小姐一样乐于替人完成心愿,而我愿意用一些改变,从小姐这儿获得一些报酬。”

        苏里眯眼地看了他片刻,道:“快到入场时间,我们先进去了。”

        就她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巴斯蒂安在她背后抑扬顿挫如诗道,“亲爱的安琪儿,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在下的提议。”

        苏里没有回头。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5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