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21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01

第21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01

        #

        在叶邵卓答应出那声“好”的时候,沈洛离开了那个位面。

        她回神清醒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位面平衡局。

        作为有名的位面商人,沈洛在这个万千位面交错之地拥有占据一块独立空间,唯有靠她的灵魂波动可以开启。

        此时沈洛回到独属于她的领地,第一眼看见的,正是上一个委托人——真正的“苏里”,缓缓消散的画面。

        “苏里”的面前是一池幽碧色的水镜,她的魂魄已经逐渐淡去,眼神还是黏着在水镜显示的画面上——那上面显示的正是沈洛经历的d级世界的一幕幕场景,沈洛替她完成心愿的时候,“苏里”残余的魂魄便被囚困在沈洛的领域内,只能看见发生的一切。

        此时的画面,正定格在沈洛离开的前一刻,“苏里”娇美的面容上挂着半是不舍惆怅半是挂念满足的神情。

        “谢谢你。”她看着突然回归的沈洛,“我要消失了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帮我,但还是谢谢你救了苏家。”

        ……

        她仿佛唯独忘记了叶邵卓。

        沈洛没有提醒她,只漠然看着她愈发浅淡的身形,道:“这只是一场交易,你付出了代价。”

        “苏里”似是有些困惑,但并未再问什么,只是深深看了一眼沈洛的脸。

        她不知道眼前这个容颜令人见之惊艳,却眸色漠然的女子是何人,但沈洛替她完成遗憾,她便感谢她。

        她终于消逝在虚空里。

        #

        沈洛伸手拂过水镜表面,只见水波微微抖动,再无波澜,再无画面。

        她穿着一件看不出材质的裙裾,整个人蜷缩在角落的美人榻上,懒洋洋打了个哈欠。

        这块空间,是沈洛的领域,古色古香,四下里散乱着许多的多宝阁架子。

        灵气缭绕的丹药符纸、神纹闪烁的法杖神袍、暗藏力量的激光武器、血气翻滚的妖兽皮毛……任何一样拿出去放在相应的位面,都是足以令人不顾一切抢夺的宝物,此时却被随意丢弃放置在架子上,视之如敝履。

        沈洛随手把玩一只羊脂白玉雕花的水烟杆,红唇凑过去,懒洋洋吸了一口,清苦的烟雾从她微阖的唇角溢出,将她那张无一处不精致的容颜笼罩。

        她手肘支着下巴笑了。

        委托人付出灵魂之力,任务员或者位面商人帮助他们完成心愿,看似公平得很。只是付出灵魂之力转换时空,怎么可能没有巨大代价?

        位面商人替他们完成心愿,自然会收取报酬。

        他们大多数人各有所偏爱和需求,如血脉天赋,如肉身力量,如精神神念。

        而她沈洛,只收取感情。

        #

        浑身油光水毛的布朗“噗”的一声出现在半空里,四肢涂饶挥舞了几下,还是摔在地上打了个滚。

        “回来了。”沈洛看都不看它一眼,“一个月不准外出,自个儿面壁去吧。”

        “嗷洛洛!”白虎慌忙停止在地上打滚撒娇的身形,“你怎么舍得,你一定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主人,嘴上说着但心里还是很疼爱我的对吧?”

        “……”沈洛奇异地看它一眼,觉得它智商都被甩到虚空里搅碎了。

        “去给我找一找合适的宿主。”沈洛支着那只水烟杆,毫不怜惜地在小柜上磕了磕,“难度无所谓。”

        她从来不把委托人当成布置任务的人,不过都是她暂借的躯壳。

        白虎咕噜一下爬起来:“你回来之前就有一个被送上门的,其他人都不收,我看着可能合你胃口就放着了,现在让她进来?”

        “嗯。”无所谓的语气,半点不好奇。

        #

        来人一袭点缀着玉珠的玉色飞凰鎏金裙,霞色芙蓉纹金丝带,碎花点星纹石薄绡披帛,长发披散,垂落地面,却没有影子。

        她出现在此地的时候,身子下意识绷紧,显然对这陌生的环境并不适应,面色倒是镇定无波。

        沈洛看着她,似是透过她看见了很多东西,眼底浮上兴味。

        布朗身子一抖,知道自家主子来了恶趣味。

        “你便是能知晓一切,并帮助本宫的人?”女子唇边带血,眼眸犀利,“本宫需要付出什么代价?”

        沈洛只是笑笑:“你有何仇怨?”

        “本宫曾失去尊荣,也曾亲手成就无上荣光;曾承受屈辱,也曾亲脚踏碎别人的脊骨。成王败寇,本宫无话可说。”女子道,“但本宫死得太早,若是可以,希望你能将本宫痛恨的,都毁在你手里;将本宫受过的,都以万般痛苦还给仇敌。”

        女子眼中有仇怨,但没有执念,似乎并不是很在意沈洛是否完全做到。

        沈洛又是笑:“那你有何心愿?”

        “本宫……唯有一个心愿,本宫此生对得起西楼皇族,对得起举国百姓,唯独对不起一人……”女子说着,踟蹰了一下,“本宫要你救他,本宫此时最亏欠的人,本宫的贴身侍卫——释迦。”

        “好。”

        #

        这次的委托人,是个传奇。

        楼国帝姬,殷嬅。

        文德皇后华瑶亲女,当朝帝子殷景行亲妹,两朝帝师华国公的嫡亲外孙女,她是楼国历史上首位得授正一品的帝姬,是当朝国君楼景帝亲自教导,且自幼随侍身侧的嫡长女。

        惊才绝艳,尊荣无双,即使是贵妃都得在她面前行礼……

        可这只是她的前半生。

        #

        殷嬅的人生,改变于及笄之年。

        女子十五岁及笄,恰是最美好的年华,她却在那年,遇到此生第一个大劫。

        唯方大地,东程、南棠、西楼、北玥四分中原疆土。

        云汉历法三百八十一年,天灾降临,瘟疫肆虐,文德皇后病逝于那年冬日。同年,蛮族来犯,内忧外患之时,四国中最强盛霸道的东陈对西楼施压,要求西楼帝子殷景行去陈宫为质子。

        殷嬅同殷景行为双生兄妹,容貌相差甚微,殷嬅偷龙转凤,代替兄长为质,九死一生在陈宫挣扎活命,这个秘密被西楼守得很紧。

        朱红如血的宫毡覆道,三年的光阴,她从一个少女,长为喜怒不定的阴谲女子,之后楼国大败蛮族,殷嬅荣归故里。

        她幼时尊荣,少年凄苦屈辱,回归之后似乎一切依旧,甚至比以往加倍尊贵荣华,可这一切,并不是她这一生苦难的终结。

        #

        她人生中的第二个劫难,名为萧桓——少将军萧桓,她的心上人。

        十三岁,她遇见他,被他夺去贴身的匕首,带起年少的情动;

        在她最张扬的年岁里,他曾和她有过一段朦胧情愫,少年心意。

        十六岁,陈国皇宫囚室里,她在地上苟延残喘,把他当作唯一的救赎,直到她回归。

        大军归朝之日,楼景帝欲为帝姬赐婚,众目睽睽之下,那人的回答却是:“臣,身负婚约。”

        他的婚约对象只是个商家女,但婚约的由头确是祖辈的救命之恩。其实这之间并没有什么谁是谁非、谁负了谁。少将军萧桓曾经不知自己身负婚约,帝姬殷嬅也不曾料到事态多变。

        她在最好的年华里遇上他,那是最正确的时候。

        却没有得到同样正确的结局。

        #

        若这一切到此为止,顶多算是一次,阴差阳错,有缘无分。

        然而殷嬅并不会就此停手。

        萧桓会是她的,只要她想要。她是西楼最尊荣的帝姬,她看上的人,没有人抢得走。在陈宫孑孑独行整三载,殷嬅的性情早已扭曲,礼法刑律,早就不是约束她的东西。

        萧桓的未婚妻从家乡寻来的时候,西楼皇都铺天盖地都是少将军和帝姬的婚讯,她带着侍女仆从投奔少将军府,之后却被召入宫中。

        没人知道当日发生了什么,少将军的婚约妻子死在西楼宫内,所有人只会怀疑殷嬅。

        殷嬅并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少将军于雪夜与殷嬅对峙。

        除了当事人,无人知晓当日发生何事。

        #

        次年,北疆支援曾经落败的蛮族,蛮族卷土重来。

        同时,东陈同时放出西楼国君不守诺言,李代桃僵,以区区一个帝姬代替帝子,借机发兵。随后便是战乱,民不聊生,殷嬅曾以一己之身抗下为质的苦难,如今全部成为攻讦的把柄。

        事情终结于殷嬅和亲北疆,少将军不要命一般征伐在战场。

        殷嬅死在北疆的荒漠上。

        楼国国破。

        终。

        #

        故事到这里为止,似乎都没有“殷嬅”口中的“释迦”什么事。

        沈洛漫不经心看着剧情,觉得事情有些有趣。

        她挠着布朗的后颈,在四下里环顾一周,选了几张卷轴,一本兵书。

        “洛洛洛洛带上窝!洛洛带上我!”布朗跳脱又蹦踏,“那个‘巴斯蒂安’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出现呢,不安全!”

        “你先替我去查一件事,大约是十二星际元年之前的。”苏里敲敲桌子,想了想,又在多宝阁上抽了一瓶装药的玉瓶,“查的好了,就让你过去。”

        “嗷!好的主人,是的主人!”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59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