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27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07

第27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07

        #

        “臣,身负婚约。”

        话音落地,觥筹交错之声断绝。

        似乎万籁俱寂,方才还是喜气盈盈,转眼只剩冰寒一片。

        御案后的帝皇骤然敛了笑,歌舞姬挤作一团减少存在感。文武百官,朝臣谋士,都再没有一丝声音。

        其余几位帝姬难掩失望与几分不知名的情绪,即使自知主角是皇长姐,她们几人不过是陪衬,怎么也轮不到自己去嫁……但她们心里其实还是抱有几分期待的,说不定少将军所求娶的会是她们中的一个呢?

        这会儿萧桓说了这般话,她们心里也不知是失望多一些,还是幸灾乐祸多一些。

        殷嬅盯着他,骤然扯出一抹笑。

        台下那人,多俊秀的一张脸,被鸦色鬓发衬托着,此时脸色有些苍白,不若从前,总带着些吹散春夜露寒的柔色。

        说起来……

        那个“殷嬅”是什么时候把他放在心上的?

        放在心上,直到引发最后的死亡?

        #

        那是“殷嬅”和“萧桓”的第一次会面。

        那一日亦是冬日,层层积雪压弯了青松的枝干,却令那绿意更深更浓厚了些,一如十四岁那年她遇上的萧桓,那个拜于老将军门下的俊朗少年。

        “殷嬅”幼时体弱,文德皇后便让她随着老将军习些武艺,却不想,遇见一个他。

        十四岁,郝城将军府中,她被他夺去贴身的匕首,被他带起年少尚且不自知的情动。

        此后她时常寻些理由去见他,即使备受宠爱,生在皇宫的“殷嬅”也自小就练就一身察言观色的本事,窥得人心,在她而言再自然不过。

        她再明白不过自己的优点,刻意处处展露美好的风华,少女娇嗔,笑容婉转。试问,一个养尊处优备受宠爱的帝姬,在一个尚未历练过的少年面前露出小女儿的神态,哪个少年抵挡得住?

        “殷嬅”看着他一点点又一点点地喜欢上她,觉得这就够了。

        ……

        倘若一切继续,那可能会发展成为一段“帝姬将军青梅竹马携手白头”的佳话。

        可后来便是“萧桓”去国离家守护疆土,而“殷嬅”在陈宫九死一生、挣扎活命。

        这么多年,幼时的记忆其实不再清晰,只是他,早已成了“殷嬅”的执念。

        起码,在“殷嬅”委托沈洛之前,“萧桓”尚且算是她的执念。

        他本该是她的心魔。

        #

        想着,殷嬅笑容愈发盛了起来。

        当年,听到这句拒绝之后,“殷嬅”面上笑容如刀,讽刺道:“本宫倒是不知,哪家的女儿敢比我西楼皇族帝姬尊贵。”

        其实如果是去陈宫为质之前的“殷嬅”,应该还能够冷静地端起帝姬风仪,顺势周旋而达到目的。可从陈宫归来的殷嬅本就是一个疯子,年少的记忆太美,父皇皇兄无法救她,唯独出征蛮族的竹马是她在阴暗陈宫内唯一的安慰。

        “殷嬅”并不知道萧桓家里的情况,也没有兴趣知道。他会是她的,只要她想要,因为她是西楼最受宠爱的公主,就算容貌不是最美,其他方面也没有哪个氏族贵女比得上她。帝姬“殷嬅”看上的人,没有人抢得走。

        当时的“殷嬅”,所想的也只是如此。

        但如今,殷嬅的目标已不是萧桓。

        “父皇。”殷嬅笑吟吟止住了帝皇即将脱口的话,“萧将军孝义难得,不慕富贵,有此才俊,为我楼国幸事。”

        《史记:西楼本记》:西楼历法一十五年,外邦战乱,楼国仕族萧家之子萧桓以弱冠之年随师征伐西部戎族,骁勇善战,震慑外邦。戎族使臣夜访,以高位厚帛许之,少将军按剑逐客。归朝之日,帝设宴宫中,厚赐嘉恩,以帝女尚之,萧桓拒,言家许以世交女定婚期,满朝皆惊。

        #

        帝皇的神色深沉若渊,满朝文武皆不做声,帝姬的笑语却如阳光,驱散了寒气。

        侧边台子上,原本长发遮了半张脸的殷媛恶狠狠抬头,妖娆眉眼都带了厌恶,盯着已经跪在殿上的青年将军,苍白指尖摩挲案台,甲片在台子上“吱”一下划出白痕。

        左侧的皇贵妃面上担忧,死命压制住几乎要扬起的唇角。

        “哈,华家的华瑶好不容易去了,却依然有着她的女儿挡路。这一年殷嬅回归,帝皇几乎把所有的尊荣都给了她,连左相都是如今才得到消息,据说皇室世代培养的暗卫都跟随在殷嬅身侧,让她奈何她不得。结果呢,看看,看看!华瑶的女儿,活该什么都得不到!”皇贵妃心中满是快意。

        台阶下萧桓闭了闭眼,没有因为帝姬的解围露出分毫喜色,像一株骤然被抽取生机的树,依旧挺拔而向上,却失了胆魂。

        他不知自己该以什么面目看向帝皇身边的姑娘。

        她在笑,她还和从前一般美,她还是看着他。

        他只能麻木一般恭声道:“谢帝姬夸奖。”

        早就完了不是吗。

        从他得知祖父过世那日开始……

        从他收到那封家书开始……

        从他在祖坟前发誓开始……

        他的家族,他的婚约,他的……再也无法找回的姑娘。

        #

        宴会进行过半,帝姬殷嬅不胜酒力,提前离席。

        在无人注意的情况下,缩在角落里头的帝姬殷媛,在一名宫女添酒后,消失在宴席上。

        幽僻秘殿,火烛噼啵。

        水银一样的淡淡月色,透过窗棂,披笼在殷嬅身上,令她周身都散发着柔和的光,而她的眼神,朦胧如一缕雾气。

        身披暗色袍子的女子推门进来,切切喊了一声:“姐姐。”

        袍子下一张脸,美得像海底妖精,眼巴巴看过来,却莫名带着小动物的可怜。

        殷嬅回头朝她笑,多年后归来,唯一没怎么变化的,也就这个异母妹妹,不枉当初“殷嬅”全心栽培。

        “方才在殿上,他的话你也听见了。”殷嬅任由殷媛挽上她的胳膊,像猫儿一样抱着。

        “是,萧桓着实不识抬举,姐姐能看上他是他的福分!”殷媛眉眼里生出跃跃欲试,“姐姐,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左右不过一个未婚妻罢了。”

        “放些风声出去吧,我记得你手下有个门客,甚是擅长说书?”殷嬅意味深长道,“少将军归朝荣升驸马,倒是一出难得的好戏。”

        #

        拜别了长姐,在回大殿的路上,殷媛遇见了本该在殿上庆功的青年将军。

        那边站着的萧桓似乎在发呆,面上有些饮酒后的淡红,估计是喝多了出来醒酒的。虽然是醉酒的模样,但他身姿挺拔,站立的模样如修竹,即使站在没什么景色的偏殿小径上,也很吸引人。

        她扯了个冷冰冰的笑,绕过萧桓,朝着灯火阑珊的大殿方向走。

        萧桓看见她愣了一下,朝她行了个礼:“见过帝姬。”

        殷媛没有理他,甩袖去了。

        听闻过这位受宠的殷媛帝姬的脾性传闻,萧桓并没有在意,他并不在意殷媛对他怎么看,也不在意大殿上那些人怎么看他,可他还是有些受不住殿内的氛围,出来透气。

        其实他也不知自己为何抑郁。

        明明早已明白自己必须同殷嬅划清关系,他不配、也耽误不得她。

        可他还是发现自己受不得,他远没有自己想的那样洒脱。

        #

        萧桓在花圃前站了许久,他方才以醒酒的名头出来,不好呆的太久,正准备回去,转身却看见花丛那边缓缓行来的女子。

        那个记忆里芙蓉一般的姑娘,帝姬殷嬅。

        他突然不知如何言语。

        殷嬅似乎也有些惊讶,看着他,许久,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喊了声:“阿桓。”

        这个称呼,像一种占有的宣誓。

        四周有夜深时飘渺的雾气,映出他卓然的姿容。那日相见是在三更夜里,隔了金銮帷帐,隔了九龙御座的金阶。如今终于可以细细看他,看这个“殷嬅”心上人的样貌。

        峨冠博带的暗色朝服,面颊的轮廓比记忆里深了些,肤色也暗了许多,几年的沙场征战消磨了他少年的锐气,举手投足又多了几分从容沉着。

        唯一不曾改变的,是他面对她时姿态,依然像极了青松,卓然而立。而她,亦变了许多,狭长凤眸弯弯,举止愈发典雅高贵,皇室的尊仪自然而然流露。

        萧桓在她的注视之下低了头,明明是九月入秋的时节,他英挺的鼻尖却渗出一层细汗。

        这么多年,他似乎还是没有变化。

        “你家里……”

        尚未说完,远处传来宫侍的找寻声,萧桓像是才有了反应。

        “有人来寻臣下,臣下告罪。入夜寒凉,帝姬也应当赶紧回殿才是。”

        殷嬅并没有制止,远远看着那人的身影没入遥远夜色。

        一声嗤笑。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5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