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32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0

第32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0

        #

        京都起风了。

        楼*大胜归来的喜庆尚且火热,帝都再次掀起流言风声,各处茶馆酒肆的说书人大肆评论,说立功归朝的少将军与当朝帝姬有同窗相识之情谊,归国之后论功行赏,当场求娶帝女。

        各种说法流传,唯独没有提到,萧桓身负婚约。

        老将军窝在屋子里喝茶,听得禀报,也只是愣了一会,撅嘴未发评论。

        半晌,幽幽叹了口气。

        #

        “啪!”

        蓉阁内一个下人都不在,一盏青玉镂雕莲花灯被摔落在地,碎裂成片。

        “是本宫对你太放心了,还是你已经想做什么都行了?!”

        殷嬅的眉眼在暗夜里肆意张扬,裙摆曳地大开,身后沉默站立的男子脊背笔挺,眼眸深深。

        又一柄玉如意砸在墙角,她觉得有点疲惫,霍然转身向男子走去,释迦抬头看她,眸光专注而隐忍,殷嬅被这目光看得一愣,突然不知道火气该往哪里撒,也格外憋闷。

        她在他面前来回走了几步,突然狠狠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反手就将他推上软榻。

        殷嬅的行为太没有章法,在身躯被推得后仰的时候,释迦几乎是下意识肌肉绷紧,但也仅仅略一停顿,就很快用手虚虚护在她的腰身两侧,不敢触碰,又是守护的姿势。

        “嘭”的闷响,女子的身躯覆上来,像是只有轻轻软软一捧,他都担心她被自己撞疼了。

        一时间,两人谁都没出声,殷嬅好整以暇看着他,像看一个人,又像在看一件独独属于自己的物品。

        “你以为你是为了本宫好?”殷嬅有点憋闷,“怎么着,你给本宫造出这么好一个势,是想要本宫风风光光嫁过去?”

        释迦的呼吸突然有一点加重。

        他能够想到为她做的,似乎也只有这一点。

        他的主子,他几乎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从童稚的女娃,长成形容迤逦的姑娘。他期望她能够免苦难,少病痛,多欢欣,有人疼宠她,有人将她捧在高高的宝座上。

        可她不要。

        #

        那一刻殷嬅的心里涌上很多情绪,嘲弄,讽刺……又或者自我厌弃。

        这是“殷嬅”的情绪,但也是她的。

        属于“殷嬅”的那部分情感里,她想到萧桓的脸,想到大殿上他苍白的言语;她想到皇贵妃那个表里不一的女人和她生下的殷悦;她亦想到曾经在夜里和她紧紧贴合的,身下的这个人——她的,暗卫,她的影子。

        而对于她自己……在她还是沈洛的时候,在她还不是如今这个声明在外的位面商人的时候,也曾经有一个人,也总是打着这样的旗号,一点一点,将她的情感碾碎,一点一点,将她推离他的世界。

        那个人也坚韧、成熟、忠诚、冷静、正直……他具有她钦慕的一切品格,可他不要她。

        成为位面商人的时候,她的情感被永久凝固在脱离原本世界的那一刻,那被他遗弃的一刻,那最空洞的一刻。

        位面商人永生,拥有无尽生命的代价,便是永远无法填补的饥渴,活过无数世界,却好像没有什么都没有活过。

        位面商人,有人饥渴魂魄,有人饥渴力量,有人饥渴*……而她饥渴爱情,而她得不到。

        她透过无数位面,将红尘里的人事看了一场又一场,看了忘,忘了看。

        可每一个被爱上又忘却的时候,内心空洞难平。

        #

        她一只手攀绕过他的胳膊,整个人贴着他紧实的身躯,宽厚而温热,有着勃勃的生机,这样一个人,一辈子都只能是不见人的暗卫……守护是他,阴影是他,忠诚是他。

        呵……什么忠诚?

        “本宫是让你那样和君紫竹说的?”她恨声问他,“当其他人是傻子哑巴?”

        殷嬅心中愈发郁结,几乎不想看见他,正打算撑身坐起,却听得身下这个闷葫芦开声了。

        “……属下既然做了,自然会让京中,再无其他声音。”

        “呵,动用一等暗卫的权利,只是要去压住其他的声音?”殷嬅觉得心肝肺儿疼,“你对本宫还真是,忠、心、耿、耿。”

        “属下的一切都是主子的。”老男人反手一翻,金玉匕首清凌凌,“属下是主子手里的刀,只盼主子一切都好。”

        “……你出去。”

        #

        “母妃母妃!”

        殷悦推开挡在身前的侍女,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宫殿内。

        有宫人引殷悦进殿,殿里弥散着袅袅薰香,她步入内殿,却见自家母妃斜倚了软榻,正在修剪指甲。

        皇贵妃姣好的眉似嗔似怒,仍是慵然倚在榻上,手里纨扇半遮了脸,斥责她:“多大的人了,什么样子。”

        殷悦一点都不怕,叽叽喳喳道:“母妃,我听说京里都在传皇姐同那萧少将军的事,您说父皇是不是打算不顾那人家里婚约的事儿直接赐婚了?”

        皇贵妃招她近前,一手抚弄她发鬓,懒懒开口:“我们的悦儿这是也想嫁人了?这么关心这事。”

        “哎呀哪有,母妃又笑我。”殷悦不依,但还是忍不住好奇,“母妃您就同我说说嘛!平时您都只和哥哥商量事儿,我也长大啦!”

        皇贵妃手上动作顿了顿,又道:“不过是个流言罢了,你父皇怎么会不顾萧桓的婚约?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不是这么好解的。”

        “哼,我看只要关于皇姐的,父皇那儿就没有成不了的……”殷悦嘟嘟囔囔,难掩羡慕。

        榻上女子的手,不动声色紧了紧。

        #

        楼国有五郡。

        其一名为月郡,月郡的各家宗族里,商有叶家,仕有萧家。

        萧家子弟大多出众,而嫡长孙萧衍,更是其中佼佼。他的未婚妻,叶颜,便是月郡叶家的幺女。

        月郡,某处富丽庭院,一棵杏子树,清香沁人。

        树下桌子旁坐着一少女,尚未到二八年华,神容可人,面上有几分娇羞之态,正听着小丫鬟叽叽喳喳说着外头的消息。

        “听说萧少将军回来的那天,骑着一匹枣红的卢马,银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都说像神仙公子一样呢。”小丫头鬼头鬼脑嬉笑。

        “对呀对呀,奴婢还听说,那天满京城的街上都是人,还有好多姑娘冲车马上丢帕子……哎你掐我干嘛。”说话的姑娘被另一个掐了一把。

        叶颜面上笑容缓了缓,换了个话题:“可有听说萧家哥哥何时回月郡?”

        被掐的丫鬟这才反应过来,忙补救道:“怕是快了,萧公子这般大功,自然会得赏赐,归家探望的。”

        #

        叶家内院,主母房内。

        形容不大康健的叶夫人倚着软枕头,手上端着杯盏饮茶,最心腹的老嬷嬷从外头入内,她抬头看了一眼问:“萧家那边有消息了?”

        “并无,想来还没收到确切时间。”嬷嬷接过夫人手中茶盏,皱起的眉目里多了几分忧愁,“萧少爷建功立业是大喜事,想来必得封赏。只是若是这官爵封赏太高了,不是老奴多想……”

        “莫慌,你想什么我省得,只是萧家并非薄幸寡义的人家,我们叶家虽是商家,但颜儿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千娇百宠养着的,怎么也不会让人欺负了去。”叶夫人咳了两声,又看见手下大丫鬟神色惶急往这边赶。

        “奴婢见过夫人。”

        “何事这般慌张?”

        “奴婢……奴婢听闻外头有传言,说是,说是少将军同当朝帝姬少时相识,在封赏宴上当朝求娶……”

        “……住嘴!”

        #

        帝都郝城。

        月竹殿内,熏香幽幽。

        殷媛听了消息,长长吐出一口气:“这事儿传得倒快。”

        身后男子侧着身子,长发泼墨一样垂落,他将字条塞回暗格内,想了想:“原本没这么顺利,有些动作被左相一党压下了,不过京里的消息依然传得这么快,想来嬅帝姬手下的人也有推波助澜。”

        点了点头,殷媛眼里冒出些寒意:“皇贵妃那一伙真不安分,该找些事情让他们操心了。说起来,过段时日戎族使臣也要过来,当初左相一党算计皇后娘娘,还害了姐姐,这次倒不如让两边狗咬狗,反正都不是好东西!”

        君紫竹看她眉目肆意,愈发觉得她这样生机勃勃的模样好看,附和着:“帝姬她当初受过的,自然要一一还回去。”

        殷媛便笑起来,想着要让姐姐开心一下。

        #

        天家儿女,无论获宠与否,总也是百般娇贵,便是市井小民也会宠溺子女。

        但殷媛却从小不知娇宠是何滋味,她只有一个冷宫里困着的母妃,在她母妃被废、母族最无力时,连最卑贱的婢子小厮都可以欺侮她,当初还会反抗,后来才渐渐学会忍,学会恨,学会默默在暗处舔舐伤口。

        母妃病入膏肓多年,她亦出不了冷宫,从不指望有人会伸出援手,这样的情况,一直保持到那天,那个少女出现。

        文德皇后嫡女,帝姬殷嬅。

        当年她跪在那个大姐姐的跟前,举着从不离身的匕首,把自己的命,还有未来,统统交给她。

        她是她的阿姐,她是她的光。

        对不住姐姐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59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