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35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3(第一更)

第35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3(第一更)

        #

        殷嬅这一次昏迷,惊动了朝堂上下。

        她昏迷的时日很长,唇色发白的模样,令为她诊脉的御医们战战兢兢,无法忍受楼景帝的怒火。

        体内探查不出任何中毒的痕迹,帝姬的心力却明显难以维系,看不出有很大的痛苦,却莫名的醒不来,数百御医急的不知抓掉了多少头发胡须,却完全探不出缘由。

        而在她终于转醒的这一日,东陈的使团,抵达西楼帝都。

        她面色虚弱半坐在床上,琇玉在一边喜极而泣,絮絮叨叨张罗着喂药,一边告知近日有许多人前来拜访,比如华国公世子,比如皇上和帝子,又比如,少将军萧桓。

        后者自然没有被允许探视。

        殷嬅一边听着她絮叨,一边往屋梁上看去,便看见老男人挂下的一块衣角,忍不住笑了笑,心知若不是他刻意显露行迹,自己是不可能看见他的。

        如此这般,是在担心吗?

        挥退殿内侍女,释迦自发从屋檐落下:“主子感觉如何?”

        “骨头酸痛得很,扶本宫去沐浴……”话还没说完,又发觉身上干爽得很,“这段时间谁帮本宫沐浴的?”

        “是琇玉。”老男人上前扶住她。

        “恩……”她随意点点头,“东陈的使臣来了吗?”

        “明日入京,蛮族使臣还在路上,东陈快一些。”老男人说着,仔细看着她表情,担心她又受了刺激,“主子的病,是羌浮帝做的?”

        虽然是疑问句,男人的语气很肯定,垂下头,面色难得有些黑。

        殷嬅不置可否,她现在有一种不安的感觉,有时候她的直觉特别灵敏,御医没有查探出她体内的问题,那她身上所中的又是什么?倘若……是这个位面不具有的东西呢?

        她清楚得感觉到,“殷嬅”体内的东西绝对不致命,甚至对身体没有其他损耗。

        不属于这个位面……

        羌浮帝顾安竹。

        上一世,使臣可不仅仅是使臣这个级别。

        他来西楼了。

        #

        帝京城门外。

        一队轻骑自大道行至此处。

        马儿一耸一耸向前行进,马腿移得快且密,蹄子踏在路上的声响整齐划一,百来十号人的队伍仿佛仅有一匹马在奔走。

        待到城门处,一名竹青色锦袍的男人伸手撩起车帘,他生着一张秀雅儒气的面容,一看就像个文臣。

        “哪儿来的!交入城文书……”城门口守卫叫嚷着,话到一半,看见那男人奇异的浅色瞳仁,话语憋在喉咙里。

        那双眼,是浅淡的金棕色,环着一圈青金日轮,竟是天生异瞳!

        妖异得吸人魂灵。

        消瘦的手将文书递出去,守卫愣愣接过,查探之后放行。

        帝都主道的两旁有装修精美的茶楼酒楼,此时一处阁楼上,一位着暗纹锦袍的官员随意瞟向外头,正好看见这一幕,他眼神一凝,仔仔细细看了看,惊讶道:“东陈的车马不是明日到达吗?礼部安排迎接的队伍也是明日去迎接,怎么现在就进了城?”

        他身边坐着几位其他官员,其中一人剑眉星目,正是萧桓。

        闻言,萧桓偏头看去,正好对上那竹青色锦袍的男人的眼睛,两相对视,那秀雅男人冲他微笑颔首,很有礼节的样子。

        萧桓却觉得仿佛被一条冰凉的蛇类舔舐,生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那人是谁?”

        先前说话的官员又仔细辨认了一下,道:“不认得,约莫是这次的使臣吧?怎么是个生面孔?”

        萧桓蹙眉,觉得有些古怪。

        #

        距离帝都百里开外,笼子内沉睡的白虎骤然站立,吓得周围蛮族守卫严阵以待,战战兢兢。

        布朗没有理会这些守卫,金黄眼眸竖立,看向帝都方向:“卧槽老子是不是晚了一步?那家伙去主子那边了?卧槽怎么办,老子会被主子打死的,三天,不,三个月没有小鱼干吃!”

        这厢布朗如何抓狂,暂且不提。

        那厢,殷嬅换了帝姬常服,叫了殷媛来。

        “姐姐!”殷媛风风火火地赶过来探望,“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已经无事了,一点陈年旧伤,养养就好。”殷嬅知道御医都被楼景帝命令三缄其口,并不担心自己的病情被外界知晓,“最近有什么消息?”

        “我正想说呢,上次我让人盯着月郡那边,前几日听说月郡叶家那个‘少将军未婚妻’离家了,正往帝都这边来,估计是听见风声想找上门。”殷媛饱满的唇瓣扯出一个轻蔑的笑,“叶家那边正着急呢,只是不知是真着急还是假着急,看时日,那叶小姐估计快到帝都了吧?姐姐,需不需要我让人把她拦下来?”

        “这件事不急,她来便让她来,翻不出什么风浪。”殷嬅无所谓,想来那个叶颜肯定会去找萧桓,只是这一世可不会有上一世的结局了。

        揭过这件事,殷嬅提起一直令她不安的另一件。

        “君紫竹那边可有东陈使者的消息?”她总觉得羌浮帝已经在帝京了。

        “啊……东陈吗?刚刚得到的消息,使臣队伍已经抵达帝京,原定的时日应该是明天,他们提前到了。”殷媛撇撇嘴,“安插在城门那边的探子看见使臣里面,有个天生异瞳的男人。”

        “……是顾安竹。”殷嬅闭了闭眼睛,肯定道。

        “羌浮帝顾安竹?”殷媛微微吃惊。

        浅淡的金棕色眼眸,环着一圈青金日轮,天生异瞳——羌浮帝。

        这是“殷嬅”的记忆,陈宫三年磨难的开端。

        可对她而言,这种自刚刚开始就感到不安的感觉,必定不属于原本那个“羌浮帝”,就像是天生的敌手,天命的仇怨……

        这种感觉就像是,上一个【c级总裁位面】里面的,“巴斯蒂安”!

        又或者说,是那个藏在“巴斯蒂安”身体里的异世魂灵。

        十二星际元年之前,她的……仇敌。

        #

        看似低调,实则令人难以忽视的东陈使团,进入帝都后立马被赶来的西楼官员迎接到使馆。

        西楼对待此事甚是重视,即便西楼人民对“挟持了本国帝子为质”的东陈十分不喜,也不得不笑脸相迎,概因东陈是云汉四国之最。

        最富庶、最强大、最不讲理。

        羌浮帝顾安竹的外貌,并不是普通人可以知晓的,即便他天生异瞳,十分好辨认。

        羌浮帝当年上位的时候,其实也曾有过反对的声音,只是他出身地位尊贵,手段铁血,硬生生压下了妄图以“天生异瞳不堪国之大任”为借口讨伐他的其他势力,也就导致这样一个明显的特征也没有被大多数人知晓。

        羌浮帝异瞳之事,唯独在各国贵族皇室之间流传。

        是以,此时的西楼官员没没有认出这个文人一般的使臣,就是东陈尊贵的皇帝陛下本人——毕竟谁能想到,一大国之主居然会亲自来到他国出使?

        这厢,队伍被迎到了使馆。

        那厢,一辆小巧的马车带着一干护卫,也进了城门。

        羌浮帝坐在使馆内喝茶,周围的侍者恭恭敬敬规规矩矩,没有一个坐下的,皆是大气不敢出,对帝皇敬畏有加。

        文气男子一只销售的手摩挲茶杯,金棕眼眸突然转向城门方向,仿佛透过层层墙砖,看着城门口马车内的那个姑娘。他随意看了一眼,意味深长笑起来。

        看见他的笑容,四下里的侍者齐齐打了个寒颤。

        #

        叶颜还未从马车上下来,便觉得一股窥探。

        那视线如蛇,冰凉又黏腻,好像生生贴在她身上,她有种脊背汗毛倒竖的感觉,可她明明在马车内?

        “小姐?”车外的丫鬟探头进来,“小姐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可是还在忧心?”

        “并无。”叶颜回了神,恍惚道。

        “马上可以见到萧少爷了,小姐合该高高兴兴的才是。萧少爷见到小姐,也必然是高兴的。”小丫头鬼头鬼脑嬉笑,逗她开心。

        “但愿吧。”叶颜也笑了笑,又总觉得事情不会这般顺利。

        当朝帝姬、少将军……青梅竹马。

        那人的少年时光,她曾经在,但他建功立业的前几年,都没有她的参与。萧桓的人生,最年轻气盛血气方刚的年纪,身边亲近的人,确是那位帝姬。

        论容貌、论家室、论才情……她拿什么和当朝圣上最宠爱的女儿比?

        她有的,也仅仅,是这一纸婚约而已。

        可这婚约,在皇权面前,又有什么可看的呢?

        她在马车内,听着车轱辘一点点滚动,听见车夫向路人打听方位之后,向少将军府驶去。

        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

        是不甘心?

        是企图一搏?

        是赌萧桓的孝心?

        她只是想成为他的妻子,而已。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59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