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39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7(第二更)

第39章 呆萌赴死的侍卫大叔17(第二更)

        #

        此时的殷嬅,心情出奇平静。

        原主的疯魔情绪已经被她用药丸压制,此时的想法完完全全来自她自身。

        也许是因为心态平和无波,此时的殷嬅施施然看着,反而看出了许多与上一世不同的细节。

        比如此时的萧桓并不是那么细致体贴,反而手足无措更加多一些。

        比如那个正在哽咽的姑娘确实是恐惧,身子甚至不由自主地颤抖。

        又比如……不远处遥遥相望此处的,那个天生异瞳的男人!

        殷嬅没有再看向萧桓方向,自然错过了萧桓在发现她出现的那一刻瞬间僵硬的身躯。青年怀里的姑娘觉察到青年的僵硬,渐渐停止哽咽,缓和情绪,面颊一红从他怀里出来,往青年视线凝滞的方向看。

        几乎是见到殷嬅的第一眼,叶颜就确定,那个众星捧月笑容矜贵的女子,就是当朝帝姬。

        她的心,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沉沉黯淡下去。

        #

        “羌浮帝好兴致,正午时分来逛这御花园。本宫瞧着这夏日的日头,着实大了些。”殷嬅对着顾安竹道。

        “嬅帝姬亦是空闲得很,只是朕怎么记得,嬅帝姬素来是不爱这日头的,怎么有闲情逸致来此闲逛,还这般凑巧再次遇见朕?莫不是……”顾安竹不徐不疾靠近,凑到她耳边笑语,“莫不是舍不得那三载朝夕相处?”

        殷嬅只看着他,气定神闲,眼里平静如潭水。

        顾安竹瞬间了悟:“那‘醉疯魔’的药性是被你解了?还是,仅仅是压制呢?”

        殷嬅回望:“你猜?”

        “哈……小阿嬅的心思,朕可从来没有猜透过。”顾安竹意味不明喃喃,“那人,朕已经给你引来了,怎么谢谢朕?以身相许怎么样?”

        “她是你带进宫的?”殷嬅转头看了一眼那边表情有些古怪的叶颜,无所谓道,“便是你不寻她来,她也会自己找上门,便是她不上门,本宫也会找上她的门!”

        #

        这厢叶颜只看见淡妆纱衣的明艳女子,和另外那一个,今日突然上门强行带她入宫、自称“朕”的、疑似帝皇的陌生男人靠近,两人的眼神交错,似有火花噼啪。

        然后那个面对帝王依然不落下风的帝姬,就随意往她这边看了一眼,那一眼仿佛在看一件无关紧要的物什,或者一只路边无人问津的小猫小狗。

        叶颜甚至看见帝姬身后的侍女抱着一只蓝绿眼眸的猫咪,帝姬看向那畜生的眼神都比看她专注。

        叶颜感到一阵难得的难堪和愤怒。

        这股愤怒不是来自阶级地位,不是来自容貌气势,亦不是来自自己处处不如那个人这个事实……而仅仅是因为,这个本该正视自己的女子,完全没有将她看作需要重视的对手。

        她难道不应该将“萧桓真正的未婚妻”放在眼里吗?

        她难道不是那个想要得到萧桓的人吗?

        她凭什么不正视她?

        #

        殷嬅并不知晓叶颜此时所思所想,她正忙着和顾安竹唇枪舌战。

        “说起来,你到底想做什么?本宫应该叫你什么?顾安竹?还是,巴斯蒂安?”殷嬅发问,“还是说两个都可以,你无所谓?也是,毕竟你根本就是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家伙。”

        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家伙。

        这句话成功地让喜怒不定出了名的羌浮帝沉下脸色。

        那双棕金眼眸内的日轮狠狠缩了一缩,他的表情看起来要生生啃断她的咽喉:“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洛洛,你是铁了心要我和你作对?”

        “那你说,你又有什么时候没有同我作对呢?”

        羌浮帝突然平静下来,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

        “……”

        周围的人并不知道羌浮帝到底对他们帝姬说了什么,他们只能看见,几近暴怒的羌浮帝骤然平静下来的面容和轻轻开合的唇瓣,只能看见,听了羌浮帝那句不知是什么的话之后,帝姬明艳的笑消失在面颊上,血色猛地从她的脸上褪去。

        像一朵突然颓败的花。

        #

        羌浮帝说完那句话,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离开之前他对手下的人吩咐了句什么,而在他离去之后,几名身强力壮的侍卫突然走到萧桓身边,铁一般的胳膊从他身边拉开叶颜,然后……

        直直将那姑娘扔到了太湖池的水里。

        周围的侍者完全没有反应过来,被这一份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甚至忘记了救援。

        而面色难看的帝姬也仅仅是往那边瞟了一眼,就带着侍者离开了,完全没有提到救人。

        御花园和太湖池周围的耳目众多,想来今日的事情很快就会传出去,也不知那叶家小姐碍着羌浮帝什么事了,不但被羌浮帝架着来到宫内,莫名其妙被带到在宫内述职的少将军身边,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直接被推倒了池里。

        饶是他们看着,都觉得摸不着头脑,十足可怜。

        #

        “嗷呜!”

        “喵呜!”

        ……

        “嗷呜……”

        “喵呜!”

        “……喵呜。”

        “喵呜!”

        布朗对霸占了它专属位置——主人的怀抱,以及抢了它的至高地位——主人“第一爱宠”的蓝绿眼眸猫咪非常之不满,同它进行了深切友好交流,以至于它完全忽略了自家主人此时并不很好看的表情。

        第……不知道多少次落于下风之后,布朗终于暂时放弃,转头与自家主人探讨问题。

        “主银,要我说那个顾安竹绝壁是不安好心嗷!”布朗信誓旦旦,然而很快又疑惑,“他莫名其妙为什么帮你推动任务进程?还直接把上一世的落水事件解决了?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你刚刚说什么?”殷嬅还沉浸在刚刚顾安竹说的那句话里,突然发问。

        “额,本宝宝说‘这样对他有什么好处?’……”

        “上一句。”

        “那就是‘还直接把上一世的落水事件解决’……”

        “再上一句!”

        “他莫名其妙为什么帮你推动任务进程?”

        “打住。”

        殷嬅嘟囔了一句什么,突然道:“任务进程。”

        “神马?”布朗目瞪口呆。

        殷嬅没有理它,笃定继续:“一个b级世界的能量有多少,再来几个世界足够他积累位面力量打破位面壁垒?”

        “越高级的位面能量越多吧。”布朗这下跟上了节奏,笃定道,“特别是s级位面,那种位面来一发就足够养活一个普通的任务执行者。”

        “他的时间不多了。”殷嬅解决了一个困惑,身心轻松,直接整个人坐在白虎背上,将它压得一个趴倒。

        殷嬅摩挲着布朗脊背上黑白分明的虎纹,又疑惑:“他的时间为什么不多了?”

        布朗就着趴地的姿势一动不动,突然灵光一闪:“主人,你上次让我查十二星际元年之前的事情,虽然因为时间太久没有着落,但我记得我还看见过一个讯息,好像有点关联。”

        “什么?”

        “无论是‘巴斯蒂安’还是‘顾安竹’,他们身上的灵魂波动都有一股让我熟悉的感觉,我记得我曾经在位面平衡局的通缉榜单上感受过这种波动……”

        “这很正常,他原本就不属于这些位面,位面流亡者都有这种波动。”殷嬅只是略差异了一下,就平淡道。

        “主银我还没缩完!呸,还没说完!”

        “继续。”

        “可是后来我回想了一下,觉得上一个位面不仅仅是‘巴斯蒂安’身上有波动,连那个‘叶邵卓’身上,好像也有。”布朗不大确定,“唉?怎么这个位面也有两份波动?还不远,就在附近……”

        “……”

        身上坐着的女子没有回话,布朗等了一会儿,突然听见那只讨厌的猫咪突然惊叫一声,从女子怀里蹦下来,弓着脊背喵呜直叫。

        像是被抓疼了。

        布朗还没来得及幸灾乐祸,顺着身上女子看去,却突然惊愕地看见,殷嬅放在裙上的手指微微颤抖,指尖描绘的芙蓉花也一颤一颤,像是要从指尖跌落。

        殷嬅的那一张脸,表情复杂交错。

        像是极致的凄厉,又像是极致的绝望,绝望里又生出点希望。

        她哭了。

        #

        “洛洛,你当初为了他放弃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会回来?”

        “洛洛,你又有没有想过,他会回不来?”

        男人的话语尤在耳边,撕裂一样回响。

        “上一个位面不仅仅是‘巴斯蒂安’身上有波动,连那个‘叶邵卓’身上,好像也有。”

        “唉?怎么这个位面也有两份波动?还不远,就在附近……”

        布朗的话语仿佛也没有散去。

        到底,相信哪一个?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