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43章 侍卫大叔番外:殷媛紫竹

第43章 侍卫大叔番外:殷媛紫竹

        #

        殷媛活着的这十几年来,就挨过三回巴掌。

        小时候在冷宫的废殿里,她饿得有些狠,看守的小宫婢不尽心,窝在大门槛边嗑米果儿当零嘴。香味儿冲她鼻孔里钻,几乎绕到脑子里去。

        她向她们讨,那个肤色有些黝黑的小宫婢直直看了她好久好久,才诡异地笑着,给她几颗。她直觉那笑容和眼神奇怪得很,却也不顾深究,跑去后殿想把米果儿喂给母妃。

        母妃染着病,虚弱得不得不卧在榻上,看见她手里的吃食就猛地直身而起,狠狠地抽了她一个大嘴瓜子。等她吓得整个人都在抖而不敢哭的时候,才轻轻拂掉了她手里还拽着的米果儿,告诉她:“你是正经的皇族帝姬,你是,主子!不是,需要人施舍的,贱婢!”

        这是她挨的第一个巴掌,她觉得脸很疼很烫,可那刚刚被轻轻拂过的手,却更是烫的她发抖。

        #

        后来母妃病得快要没救了,她忍不住偷偷溜出冷宫去,可还没冲出冷宫的范围就被侍卫发现,只能发狠咬上侍卫铁石一般硬的胳膊,这是绝境里的她唯一的武器。

        可能老天这么些年终于觉得她有点可怜,盛宠至极的帝姬殷嬅,她的从未谋面的大姐姐,恰恰在这附近。

        殷媛只记得那个同为帝姬,却和自己完全是两个极端的端华姑娘淡淡笑着:“你的母妃倒是将你教育得好”,然后就给了她一个天大的施舍。

        就像当年她无法抗拒那几颗米果儿一样,她抗拒不了这样一个机会。只是母妃到底病入膏肓多年,有了太医和药,也补不了亏损至极的身子。她并不难过,反倒觉得这是母妃的解脱。

        她偷偷把母妃埋在冷宫的树下——被剥夺了尊荣的妃子,连一处像样的墓穴都没有。

        #

        后来她匍匐在那个大姐姐的跟前,举着从不离身的匕首,把自己的命,还有未来,统统交给她。

        然后她得到了人生中第二个巴掌,那个刚刚给了她一掌的人眼神又凉薄又火热:“我殷嬅的妹妹,怎么可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

        她后来的人生张扬又肆意,借着殷嬅的东风,也竟然顺带得了帝王的青眼。

        在姐姐后来代替帝子去陈宫为质之后,帝皇的宠爱甚至直接转嫁到她身上。

        呵,多么讽刺。

        当年她母亲因为肆意倔强的性子得罪了帝王被废,如今的她却因为这同样的个性入了圣心,呵,多么可怜又可笑。

        只是她和母亲到底是不同的——帝王可以有乖张肆意的、身体里淌着他的血液的女儿,却不会宠爱一个不懂逢迎婉约的女人。

        她觉得她有点想念姐姐了。

        #

        殷嬅挨的第三个巴掌正是发生在之后的人生里,那个打了她这一巴掌的人,不是她的长姐,也不是她那脾气暴烈的父皇楼景帝。

        却是一个戏子。

        一个卑微的,戏子。

        那个戏子。

        叫“紫竹”。

        君紫竹。

        #

        君紫竹后来成了她的臂膀。

        他是一个很有能力的人,在遇到她之前,他已经声名远播。

        如果不是殷媛出宫醉酒,扯着他不放,导致最后直接把他带进宫去,君紫竹应该已经是一个红遍帝都甚至整个西楼的名角儿了。

        然而世事没有如果。

        缘分是很奇妙的东西,当初打了殷媛一巴掌的君紫竹爱上了她,而放浪形骸肆意妄为的殷媛也会在他面前娇俏撒娇。

        殷媛那雪一样白皙的肩头上,纹有一支枝条诡谲的花——那是他亲手一针针刺在她肩头的印记。

        他身上的香气清苦,不若一般伶人的魅香,她素来喜爱得紧,怎么也戒不了。

        两个人默默相拥的时候,就像在交换彼此仅有的温暖,一起抵御这乱世的寒冬。

        #

        姐姐回来西楼了。

        殷媛着实高兴得很。

        她最爱的人,除了故去的母妃,就是姐姐,君紫竹都得排在后头。

        姐姐吃了许多的苦,可她依旧保持着那样明艳尊贵的精气神,殷媛觉得姐姐不愧是姐姐,永远像她身前不倒的山峰。

        西楼的八位帝姬里,殷嬅最尊荣,殷悦最天真,而殷媛是最妖最美,素来桀骜不驯

        很少有人知道殷媛帝姬幼时只是个怯懦的姑娘。

        当殷嬅连同她身边暗卫的死讯从战场上传来,殷媛整个人都懵了。

        据说帝姬殷嬅的暗卫为她阻挡一只凭空突然出现的羽箭,据说帝姬殷嬅同时被那只羽箭所伤……两人当场身亡。

        帝姬的尸身被华含章带了回来。

        据说,出箭的人是羌浮帝顾安竹。

        据说,少将军萧桓在看见殷嬅的死后,如同疯魔一般,大肆杀敌。

        据说……

        难得的,殷媛整个人都显出一种极致的脆弱。

        而这种脆弱,自从殷媛接手殷嬅交给她的暗中势力之后,就很少出现了。

        #

        殷媛很后悔当初没有直接把那个叶颜弄死。

        如果解决了那个猪脑子的家伙,估计就没有后面这一堆事儿了。

        楼景帝一夕之间像是苍老了十几岁,对着先皇后的牌位跪了一日一夜,殷媛有时候很恨这个废黜了母妃的父皇,但这时候又觉得他有些可怜。

        殷媛让君紫竹的人几乎翻遍了整个楼国,找寻叶颜的所在,最后竟然在一处远离月郡十几里处的小山村发现一点线索,循着线索找过去,找到的路线却是通往东陈境内。

        已经不属于她可以伸手的范畴。

        但总有一日可以触及。

        #

        皇贵妃之子,楼景帝的第二个儿子,早在两年前就被贬为庶人。概因他企图操控军后方粮草,借此打压先皇后一脉势力。

        皇子被贬之后,失了兄长庇护的殷悦很快就被送去和亲,在那不久之后,死在了和亲的路上。

        而在这过程中,左相靳儒从未出手相助。

        像是明白了帝皇的决心一样,左相在皇子被废之后就交出很大部分权利。

        殷嬅死后,帝子殷景行情绪失控,和楼景帝一般,执着于为妹妹报仇,然而西楼刚刚经历了一场战役,需要休养生息,他们也只能将目光先放在其他事情上。

        借由帝子殷景行的手,君紫竹查出了左相多年前的*,比如靳儒曾经钦慕文德皇后,比如文德皇后的死和丞相府有关……殷媛不确定左相究竟在想什么,或许是赎罪?

        #

        殷嬅死后一年。

        派遣去东陈的探子带回一个奇怪的消息。

        羌浮帝名下的产业,一处矿山,出现了一名被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女子,看那容貌,和消失多年的叶家小小姐十分相像,那女子已然疯癫,嘴里一直念叨奇怪的话语。

        比如什么“你嫁过去就不会和我抢了”,又比如“明明是我先认识的”,还有一些可以分辨的“娘亲阿颜不是故意的”,之类的话。

        前几句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但后几句基本可以确定她的身份。

        #

        一直跟着殷嬅的那只白虎,早在殷嬅死去之后就消失在战场上,不知跑去了何方。

        他们尝试过寻找,然而白虎奇迹一般摆脱了所有追查,连个虎爪印都没有留下。

        在查询到叶颜的下落与下场之后,虽然不大清楚她为何收到如此折磨,但殷媛依然好心情地去皇陵拜祭自家姐姐。

        唯独西楼最尊贵的皇族可入皇陵,殷嬅自然是其中之一。

        然而实际上,本该葬在皇陵的殷嬅,只在皇陵内留了一具衣冠冢。

        拜祭完之后,殷媛转道去了巍山。

        #

        帝姬殷嬅的蓉阁坐落在皇宫内部,是为楼国帝都郝城之奇景。

        若白日登帝都之巍山,可远观蓉阁之外景,尤为奇特。

        殷嬅的墓,就在巍山之上。

        不入皇陵,因为殷嬅临终前的交代。

        楼景帝在几番纠结之后,才选择了顺从女儿的心意。

        这时候,人死如灯灭,身为父亲,他也没有理由驳回女儿的请求——事实上,若是她能活过来,能够神态鲜明地同他争辩,同他理论,同他叽叽喳喳地撒娇……楼景帝觉得,他什么都会答应她,答应他最疼爱也最亏欠的孩子。

        皇陵里葬着文德皇后,而文德皇后身边的墓穴,是楼景帝的位置。就好像楼景帝死后希望与文德皇后华瑶同葬一样,也许殷嬅也希望和她的爱人同葬。

        殷媛想,姐姐可以和她的爱人葬在一处,是不是算完成了一份遗憾?

        殷媛也希望,待自己百年之后,可以和君紫竹葬在同一个棺材里,手足相抵,身体相依……即便因为身份,尚且活着的他们无法正大光明在一起。

        将来啊……真希望能合葬。

        就好像,姐姐要和她如影子般相伴一生的暗卫,葬在同一片土地上。

        #

        释迦的棺材比殷嬅矮了一截,然而这种设定并不是为了彰显尊卑,只是因为……

        【防、盗╰(*°▽°*)╯】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