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48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05

第48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05

        #

        sbeforetheirdeaths;.(juliuscaesar2.2)——williamshakespeare

        懦夫在未死以前就已经死了好多次;勇士一生只死一次,在一切怪事中,人们的贪生怕死就是一件最奇怪的事情。——莎士比亚《凯撒大帝》

        #

        为了确定布朗的危险性和听话程度,谭啸试探了很久。

        毕竟,即使是各种可能性都有的末世,白虎从一只小小的幼虎变成这么大的一坨,怎么看都很诡异而且很有潜在威胁。

        就在他想弄点手段把白虎赶出去的时候,这个想法还没落实,那只一大坨的东西就施施然缩成原本小小的形态,还明目张胆爬到了杨絮依身上。

        白虎的小脑袋窝在杨絮依腿上,乖乖巧巧,让做啥做啥,一副不谙世事的幼体模样。

        谭啸眼睁睁看着杨絮依对此接受性很强的样子,或者说,她根本不知道白虎的变化吧?

        谭啸三十来年顺风顺水金光闪闪的人生,头一次遇到如此憋屈不可言说的时候。内心一口老血噎着,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全程盯紧,毕竟他的姑娘还对这个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

        这个世界会有怎么样的走向呢?

        地震、黑夜、丧尸……

        哀嚎、恐慌、食人……

        他该如何护住他的姑娘?

        #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诡异的抓挠声。

        谭啸在一瞬间神经紧绷。

        他在加了铁栏的窗子外头,看见了一张青白狰狞的面孔。

        谭啸几乎可以闻见那股诡异令人恶心的血腥和恶臭。

        丧尸来了。

        “阿啸……”姑娘在这时候终于犹豫着开口,“外面怎么样了?”

        谭啸一边取了工具间内一副铁架子,一边找到存在盒子内的□□——幸好他是一个打猎爱好者,拥有自己的□□和资格证。

        他苍白着面色安慰小姑娘:“没事,好像是一只大狗。估计是哪家人没有看好吧,你在这儿等等。”

        “……好。”杨絮依乖乖应下。

        #

        谭啸探查了四周,发现只有这一只男性丧尸,身体略胖,西装革履,它的嘴边还挂着一些皮肉碎屑,鲜血打湿了它的衬衫领结。

        走近之后才发现,这只丧尸……正是他们同一个别墅区的另一个住户,姓李,一家大公司的营销部经理。

        谭啸认识它,平日里还能打个照面。

        而曾经活生生有血有肉会说会笑的人,成了这样一只没有知觉只懂杀戮的怪物。

        谭啸看向这个李经理的家,那处别墅门口倒着一个女人血肉模糊的身影,从那可以分辨的发型看,那是李经理的妻子。

        那么,这个丧尸嘴间的血肉……

        是它妻子的。

        谭啸的面色渐渐苍白。

        别墅并不是完全密闭的,丧尸找上门来,依照丧尸的力气,可能会打破铁栏,然后撞裂窗户。

        他必须解决了它。

        依依还在别墅里。

        #

        谭啸走出别墅的大门,锁好。

        背上背着□□,手中拿着铁架子,还有顺手从厨房取来的破骨刀。

        丧尸似有所感,从别墅右侧的窗门边往这边缓缓挪动,然而说是缓缓,其实步伐也并不是很慢。

        “冷静,谭啸,冷静。”谭啸的手有些不稳,强自镇定,“你要保护好依依……”

        然而到底是不能足够冷静,李经理大张的口逼近,谭啸一刀砍在了他的下巴上,硬生生切断了一半皮肉。

        谭啸一边躲闪,一边将它往远离别墅的方向引。

        到底是是生活在普通科技社会的人类,平日里成熟内敛如谭啸,也无法一下适应直面丧尸。

        普通读者在看丧尸异能小说的时候,很多都会觉得要是自己也有个这样的异能,一定也能多么多么牛逼,多么多么英雄。

        可是,实际上。

        当人们真正直面这种怪物时,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保持淡定冷静。更甚者,连逃跑都没有力气。

        丧尸的皮肤青黑皱起,带着腐烂的皮肉,有些地方露出骨骼。

        李经理又往这边扑来,谭啸的神经绷起,这时候他的耳目尤其清明,可以感受到丧尸动作的风声,一切动作都像是慢动作一样。

        谭啸看见自己的手以数倍快于它的速度,一边用铁架子挡住丧尸伸来的手爪,一边用右手举刀砍向丧尸头发稀少的脑壳。

        “哗啦!”“哗啦!”“哗啦!”

        第一刀,第二刀……谭啸的手机械性重复这个动作,丧尸的脑壳裂开,露出青白的脑浆,一点点血丝顺着脑壳流下来。

        像几道哭泣的血痕。

        #

        谭啸回到屋内,沾了丧尸血的外套已经被他丢在外头。

        丧尸的血腥味可以会引来更多的丧尸,谭啸知道他们不能在这里久待了。

        杨絮依双眼没有焦距地看过来:“阿啸,那只狗怎么了?”

        “估计是犯病了,啧。我拿铁杆把它赶出去了,它家的主人就在附近。”谭啸的呼吸已经没有一点喘,如果不是脸色苍白难看,完全看不出来他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

        他的眼里还残余着恐惧,一边说话,一边用一只手压制住另一只手的颤抖。

        他表现得再怎么淡定,到底是刚刚杀了一个“人”,怎么会不害怕。

        可他看向他的姑娘的眼神又是那样温柔,像在安抚一个脆弱需要呵护的娃娃。

        #

        “怎么犯病了还让狗出来外头呢。”杨絮依心疼地过来碰他,“你有没有受伤?”

        “怎么会呢?”谭啸不动声色将袖子往下拉了拉,遮住一块被撞倒的淤青,“你的眼睛叔叔多厉害啊,力大无穷一个顶十个。”

        “噗哈……”杨絮依笑得抱住他腰身,“对付一只狗狗,你还好意思。”

        “嗯?我不厉害吗?”谭啸立刻挑眉,不服气道,“那就让你服气一下。”

        说完就伸手去挠杨絮依的痒痒。

        杨絮依整个人抖了抖,笑得直不起身,两只胳膊挂在他的胳膊里:“哈哈哈好痒……阿啸……阿啸我错了阿啸……哈……”

        ……

        闹过之后,谭啸揽着她,把她整个人捞起来,放在沙发上,让她依偎着自己:“我们先去你那边吧,这两天地震之后没信号,商场也关门了,我们开车去别的市区吧。我记得我在b市有房产,先去那边住着。”

        “……哎?好的,都听你的。”杨絮依从靠着他肩膀转为抬头。

        “你上次不是做梦,还买了一堆生活用品吗?”谭啸笑了一下,觉得有些巧合,因为真的和她的梦一样,末世来了。

        也许这是上苍给心思纯净的人的一个警示?

        这样一想就释然了。

        #

        带着姑娘和白虎,谭啸收拾了各种能当做武器的用品,车辆要用的油……都搬到了车库里最结实的改装越野车内。

        男人总是爱车的,尤其热爱改装。

        谭啸的车,特别改装了车窗和底盘,车身也是极其结实,整个车子容量极大。平日里不怎么有用到的场合,这种末世里,倒是最好的逃生工具。

        杨絮依知道男人在做什么,只是乖乖巧巧窝在车内。

        等车开到她的别墅,谭啸又把杨絮依准备的各种食物装进去,甚至看见了药品,他觉得格外惊喜。

        白虎布朗在车内舒舒服服窝着,和杨絮依咬耳朵:“窝的空间里好多好多东西呢!”

        “别嘚瑟,现在还不到你暴露的时候。”杨絮依拍了拍它的脑袋,“剧情走向才进行了多少!”

        “知道惹,布朗会悄悄动作的,嘿嘿。”布朗得意洋洋,自以为看破了真谛。

        谭啸准备好一切,上车发动。

        #

        杀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即使是杀已经变成“非人类”的“人”。

        谭啸知道自己走上这条路,开出这辆车,就必须担负起他的姑娘的安危。

        大部分人在看电影、电视剧的时候,看见演员或利落或潇洒的杀人场景,都会生出一种“原来也就这样一回事”或者“其实也没有那么怕人”的错觉。

        可是,真实情况是,不管是什么人,在杀人之后都会有很大的精神压力,都会觉得恶心、恐惧、愧疚、疲惫……

        “阿啸,我给你唱首歌吧?”杨絮依坐在副驾驶位上说,“我轻轻唱。”

        “……嗯?”谭啸的内心依然有一阵阵的呕吐*,还神经紧绷,瘟疫回道,“好啊。”

        “城西女儿待嫁

        不知花落谁家

        五陵年少风华

        我仍记得你呐……”

        杨絮依静静开口,她在哼一首很多年前唱过的歌。

        “……当年管弦呕哑

        黑白棋子噼啪

        你总说我棋品不佳没脸皮呀

        我反嘲你冷心冷清笑太虚假

        吵吵闹闹没心没肺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姑娘的歌喉像她的面容一样清丽,带着一种淡淡的古韵。

        像山涧溪流映着霞光流淌,像爱琴海第一缕海风拂过沙滩……

        谭啸听着听着,心绪逐渐平息。

        他眼眸温暖,看着他的姑娘:“哪里学来的歌?怎么以前没听你唱过?”

        “……我自己写的。”姑娘的面颊红了红,羞涩地缩着手指,“好不好听?”

        谭啸明显惊讶了一下,才说:“……好听!”

        他的姑娘像一块瑰宝,时时刻刻都让他有不一样的惊喜。

        #

        这辆暗色的越野驶出别墅区,来到一处偏向商业区的道上。

        谭啸愈发小心翼翼,整个车声都关好了顶盖以及车窗,尽量不让车内人和兽的气息传到外面。

        然而再怎么说这里都是商业区,原本有人的地方,就有丧尸。

        “嘎吱、嘎吱。”

        一阵指甲摩擦玻璃的声音响起,谭啸一个左转避开。

        车在路上飞驰,谭啸在经过有丧尸的地方尽量提速冲过去,将那些丧尸甩在身后。

        杨絮依的脸上有些茫然,她问:“阿啸,不会超速了吧?”

        “没事,我们现在得赶时间,我开在限速的最大码呢。再说,现在路上没有人,那些测速系统也都坏了。”谭啸又避开一只张牙舞爪的幼年丧尸,抿了抿唇,笑道。

        杨絮依正要点头,车前突然传来一声闷响。

        “嘭!”

        她吓了一跳,惊声道:“阿啸?!”

        谭啸冷眼看着那只扒拉上车头的女丧尸,突然转过头对杨絮依道:“依依,你记不记得我说过……【防盗】……”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