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56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13

第56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13

        #

        thatstring,rdfollows!

        (troilusandcressida3)——williamshakespeare

        没有了纪律,就像琴弦绷断,听吧!刺耳的噪音随之而来!

        ——莎士比亚《特洛伊罗斯与克瑞西达》

        #

        这种感觉让谭啸恐慌。

        不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只是当这种可能到来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估计,不论是哪个人类,在发现自己产生这样的感觉的时候,都会觉得难以接受。

        他闪电般收回自己的手,思绪有些发散。

        这是一个根本无解的命题。

        离开依依,她无法面对末世;不离开依依,他可能会吃了她,像一个怪物一样。

        “依依,我们一起相处了多少年了?”谭啸继续发动车子,眼睛不看杨絮依,只专注盯着前面,仿佛这样可以另他接下来的话不那么难以开口。

        “多少……年了?”完全没有预料到谭啸会问这个问题,杨絮依傻乎乎重复了一句,才想了想回答,“在我的印象里,没有哪一年,是没有你的呀。”

        她心里默念,“我出生以来的人生,几千个日夜,都不该有你的缺席。”

        #

        “依依,你有没有想过。”男人的眼神深沉而悠远。

        “假如能够看见,你该同那些年轻的姑娘一样,会有很多伙伴,会有很肆意的青春,你可能会是人们的焦点,可能会成就一番事业,也可能会成为一个温柔的母亲,可能为一件小事闹脾气……”

        他的表情很正经,可他说的话有点乱七八糟,前后没有关联。

        他说完之后,自己都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说得有点糟糕,喉咙愈发灼热,头脑愈发昏沉.

        但他还是继续说下去:“你会遇见一个也许乐观开朗,也许富有责任感的男生,他会守着你护着你,那才是你应该过的人生。”

        “可是难道你不是……”杨絮依想都没想,说了半句,又停下来。

        她想说,难道你不就是那个人吗?可是突然意识到,其实谭啸和杨絮依,并不是男女朋友。

        他们之前,从来没有捅破过那层窗户纸。

        从前可能是因为,两个人都自然而然准备让这件事顺其自然,因为两个人几乎都默认了,这件事是将来一定会发生的事。

        他们认识了这样多年,熟悉对方就像熟悉自己,信任对方就像信任自己。

        连他们自己都说不上来,是什么时候,他们恰到好处地意识到他们相互爱慕,相互需要,而确定他们之后会这样一直走下去。

        事实上,如果没有末世,他们的人生确实会这样进行。

        平顺美好如梦境。

        #

        “我不是什么?”谭啸没有听出她的未尽之意。

        “你不是……你不是我的眼睛叔叔吗?”杨絮依轻声道。

        老男人语塞了一下,他是多么清楚小姑娘有多依赖他,他是多么清楚他们的不可分割。

        当他们的人生路线一直重合,像两条纠缠不分你我的线。

        可末世不允许这线继续缠绕了。

        天不让他们走下去。

        他的皮肤愈发冰凉,胸口和脑子却像是有火在灼烧,男人苦涩道:“万一我不在了呢?依依?”

        当他不能再做她的眼睛。

        他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护她一辈子,保证她一生一世平安喜乐。

        但那也只是曾经。

        #

        男人缓慢而清晰地说:“万一我不在了呢?”

        “可是阿啸,你怎么可能不在呢?”姑娘满脸困惑。

        她完全不会考虑到“谭啸要抛下她”这个可能,所以她不会问出这句话。

        谭啸没有说话,只是握着方向盘的右手紧了紧,又紧了紧。

        发表完疑惑之后,杨絮依有点不开心的样子,扁扁嘴,才又说道:“如果你不在了,那我也不在了啊。”

        男人的脑海又空白了一下,整个身体都有灼烧感,可他的思想却在飞快运转,他如何不想陪伴她,护着难以独自生活的她,宠着青梅竹马的她。

        最后他只能道:“你在说什么傻话,依依。”

        喉咙又有些酸涩,不知道是因为丧尸化的过程,还是因为难过。

        他轻声细语,像安抚一个不讲道理的孩子,道:“没有人真的能一辈子在一起呀,即使是父母,也不可能陪着我们一辈子。”

        “……我的父母早就不陪我了。”杨絮依气呼呼打断他的话。

        想到小姑娘那对已经离异并且离开她的父母,男人又心疼了几分,但依然继续道:“你总是要长大的,依依。”

        杨絮依不再吱声。

        她觉得谭啸已经在为他的离开做准备,可她只能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这个命题无解。

        #

        他是如此地为她考虑。

        像一个长辈对待没有自立的晚辈,像一个男人对他心爱的女人。

        这一个过程里,他似乎完全没有考虑到,其实他自己已经在面对类似“死亡”的局面,而他甚至恨不得将未来的一切都替她考虑妥当。

        杨絮依安安静静的坐在车上,左侧的车窗玻璃碎裂,有污浊风从外头吹进来,她却感受不到半分腥臭。

        谭啸往后视镜瞥了一眼,白虎还算安分,老老实实待着,可他还清楚记得这只诡异的家伙可以变成硕大身躯的模样。

        也许在离开之前,他得把这只老虎一起处理了?

        可看情况这只老虎又很护着依依,难道是因为雏鸟心理?

        那么他是不是可以考虑一下,将这白虎当做依依的□□,比如用异能去给它下暗示?

        可能会有用,毕竟对人可以,但万一动物的脑回路不足以被异能迷惑呢?

        他的脑子里一波又一波念头涌上来,兜兜转转。

        然而突然之间,他的鼻尖闻到一股鲜香的味道。

        脑袋里“嗡”的一声,像雷达发现了目标,分分钟刷屏着“食物”二字。

        然而哪里有食物?

        男人愣了一下,顺着那味道传来的方向看去。

        胃里突然一阵翻涌。

        #

        一个身上鲜血淋漓的女人身影出现在远处。

        那是那一阵鲜香味道的来源。

        谭啸内心觉得想要呕吐,可心理却不能支配生理,他的身体告诉他,想要进食。

        他想,他必须做点什么,必须把这种可怕的想法驱逐。

        牙根逐渐发痒。

        他驱动着车子,从后视镜看见车后有一块牛角面包。

        “依依,后座靠左边……咳咳,有一块袋装的牛角面包,帮我递一下。”

        杨絮依照做了。

        谭啸单手撕了包装,咬下一大块面包的尖角。

        面包可能是放久了,有点干涩,然而十分充实。

        这种偏硬且结实的面包最容易让人产生饱腹感,他将嘴内塞得满满当当,两颊微微鼓起,看起来像个怪蜀黍。

        然而他的牙根依然发痒。

        狠狠咀嚼了两下,压迫使牙齿根部一阵发麻。

        然而很快继续发痒,并没有什么效果。

        事情好像越来越糟糕。

        #

        那个长发女人的身影越来越近。

        带来一阵撩人的诡异香味,男人看了一眼碎裂的车窗玻璃,内心叹了一口气。

        但转瞬想到身边的小姑娘,又突然松了一口气,不知道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心里不上不下,难受得慌。

        “救命,救命……啊呀,救命!”

        那人逐渐跑近。

        她身后追着两个隐约的人影,像是两个壮年男子。

        女人那一张妩媚妖娆的脸,哭得梨花带雨。

        她身上沾了血液,脸颊也带了几滴鲜血,半凝固。

        她踩着一双坡跟鞋,跑得有些踉踉跄跄。

        看见这辆越野车的一瞬间,她面露惶恐惊喜交织的表情。

        在看清驾驶位上的谭啸的那一瞬间,她的眼里,更是爆发出强烈的喜意。

        “救救我!”她扑过来,自下而上看他,眼睛睁的大大的,看起来更是楚楚可怜,“求求你救救我,后面那两个人在追我!”

        车上的男人看着她,喉结诡异地滚动了一下。

        女人将这看作另一个信号,她看着谭啸这张脸,顿时觉得接下来的话说出来完全没有心理压力。

        “让我上车好不好?只要你让我上去,我……我什么都听你的。”

        咬住下唇,睫毛下垂微微颤动。

        很难让男人拒绝。

        #

        副驾驶上的杨絮依“看”过来。

        “阿啸,怎么了?”她侧着脸,有点疑惑。

        这个女人的话,从“只要你让我上去”这一段之后,都被谭啸屏蔽了。

        但杨絮依还是听见了前面的一些话。

        车外的女人这时候才注意到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人,还是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她想都不用想,就把这个小姑娘委身于人归为寻求保护的那一类。

        毕竟,这种事情,在如今怪物横行,法律失效的时候,再常见不过了。

        想到末世,女人漂亮妩媚的眼里闪过遮掩不住的恐惧。

        定了定神,她发现,哎,那个女孩子的眼睛似乎看不见?

        哎呀,难道这个男人癖好特殊么?

        女人在心里嗤笑了一声,继续哀求,一只胳膊已经从窗外伸向了男人。

        #

        “啪!”

        “额……啊啊啊……【防盗】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2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