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59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16

第59章 末世莎翁的丧尸大叔16

        #

        loveisit.

        (2.6)——williamshakespeare

        爱情是盲目的,恋人们看不到自己做的傻事。

        ——《威尼斯商人》莎士比亚

        #

        “咔啦咔啦,咔啦咔啦。”

        空腔的扳机扣动声,像一团絮乱的音符。

        没有任何杀伤力。

        谭啸有些不耐,幽绿瞳孔里暴躁一闪而过。

        刚才为了躲避那几枪,他猛地矮身就地一滚。

        他所滚过的林地上,还残余着几个圆圆深深的弹孔,以及被子弹的冲力所带出来的、纷纷扬扬的尘土。

        他起身,走过来,直接一脚踹上那个壮硕男子的肩膀。

        明明是那么大一个男人,那人保持着跌坐在地的姿势,被谭啸硬生生踹出去,像是滑行一样,滑出了进五米的距离。

        “嘎!”

        骨骼断裂的声音在幽静的密林格外清晰可闻。

        壮硕男子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迟来的哀嚎。

        谭啸没有停顿,之前割喉的时候喷洒出大片血雾,那些血腥味像是最好的催化剂。

        鲜血,鲜血,鲜血……

        他隐忍地弓着腰,再次一抬腿,精准地踢上那人手腕。

        “嘭!”

        疼痛带来手腕的麻木。

        壮硕男子原本将枪支当做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是以一直死死抓着,这时候突然被一阵巨力袭击,他的腕骨筋一阵阵收缩。

        暗色枪支飞起,在空中几个旋转,落在了地上。

        谭啸已经没有耐心,他几步大跨越,直直揪住那个男子的后颈,往上提起。

        差不多两百多斤的男子被他像提小鸡一样,轻轻松松提起来。

        然后,狠狠一抛。

        男子的身躯飞起几米,再落下的时候,谭啸借着重力惯性,抬起右膝,“嘭”地一下,狠狠地顶上他的肚子。

        仿佛踢碎了腹中内脏。

        壮硕男子如同苍白的金纸,整个人虚弱成鬼,口中喷涌而出大块大块鲜血。

        其中还混杂着暗色碎块。

        疑似破裂的内脏。

        他死了。

        #

        在那个男子被踢碎肩膀的时候,那个一直被遗忘的女人就已经爬起来,缩成一团倒在一旁。

        她显然知道逃跑是没有用处的,因为此时谭啸的速度已经非人。

        然而他看起来还有神志。

        对的,一定是这样没错。

        妩媚女人一手揪住胸前衣服,一手死命抹开自己脸上的血污。

        她还有机会,她还有机会,她可以活下来的。

        等谭啸一脸嫌弃地踹开那个男子的尸体,转身往她这边看过来的时候。

        女人浑身一僵,所有的话语都卡壳在喉咙里。

        那双幽绿可怖的眼里,仿佛写满了“杀人”。

        女人的睫毛不断颤抖。

        她的眼睫上还残余着血珠,在这不断颤抖的过程中,血珠子顺着内眼角流下来,像一道血泪。

        由于感染,谭啸的脸上很少有表情变化,但此时他的脸上,莫名表现出一种快意。

        带着一种狰狞的疯狂。

        她感到绝望。

        #

        “……你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

        女人开合了几次嘴,挤出这句破碎的哀求。

        一句话出口,之后也仿佛有了说话的勇气。

        她的语速又急又快:“我可以帮你做很多事情,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你要我也可以,你要我帮你照顾那个小姑娘也可以……”

        说到这里女人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个男人刚刚看的时候还很正常,他是什么时候变成丧尸的?周围还有没有其他丧尸群?那个又聋又瞎的小姑娘,是不是已经被他给杀了?

        想到这里,女人直直抖了又抖。

        谭啸并没有什么反应,但他走过来的动作微微凝滞了几分。

        女人一喜,顿时把刚刚的想法抛之脑后,她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触动了这个可怕的男人,但她只能尽量顺着说下去。

        “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我什么都愿意做,求你……”

        说完又是楚楚可怜的哭腔。

        这是一个十分擅长利用自己的优势的女人,即使她此时面对的是一个“丧尸”。

        然而下一刻,仿佛已经被说动的男人箭一般冲过来。

        他五指成爪,直直穿透肋骨,插入了她的心脏。

        “嗤。”

        女人大大张着嘴,眼珠子瞪出来,像一条被拋上岸的鱼,只能发出“嗬嗬”的大喘气声。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已经说动了他的……”

        带着这样的怨恨和疑惑,女人很快没了气息。

        #

        收回五指,谭啸的喉咙里发出意味不明的低吼。

        他的眼眸愈发幽绿,现在颜色又浅淡了几分,那变得脆嫩的绿色像是要滴出来一样。

        他手指上的指甲越来越长,五指摩擦一下,带出几声金属撞击的声音。

        非常刺耳。

        但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他现在根本移不开脚步。

        地上的女人扭曲的尸体,心口有血液大股大股流淌。

        这样新鲜的味道,像烤的滋滋作响的嫩肉,带着难以言喻的诱惑力。

        他很饿。

        从他被感染以来,他都没有“进食”过。

        而且他有预感,这种饥饿会随着感染的增强,越来越严重,越来越支配他的大脑。

        现在他甚至不敢回去。

        他怕他忍不住,怕他会伤害依依。

        #

        与此同时,远处的车内。

        杨絮依闭眼,她积累无数个位面世界的澎湃精神力,整个发散开来。

        她“看见”林间的路,“看见”地上的足迹,“看见”那林深处满地的血腥。

        “看见”站在女人躺倒的尸首前动作挣扎的男人。

        “……百分之七十了。”她不可思议道,“怎么回事?感染度还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变化怎么和普通丧尸不一样?”

        “我怎么感觉,这种情况这么像丧尸异能?”布朗接话,满脸疑惑。

        “丧尸异能吗?”杨絮依沉吟了一下,“……第二次末世黑暗是什么时候。”

        “今日或者明日的中午。”

        “可是他现在表现的情况,本来应该在第二次全体天黑之后出现。”

        “糟糕,总觉得之后会引发什么大效应,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他的感染度可能要冲破九十了!”布朗直立起了身子,往那边看去。

        “可是现在又不能阻止他,嗷嗷嗷好烦躁,怎么破?”

        #

        此时的谭啸就像饿了不知道多少天的人。

        三具尚且鲜活的身躯摆放在他面前,像是无声透露出邀请意味的大餐。

        他的脑子,满满都是想要进食的念头。

        饥饿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们平常说“饿了”,或许只是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然而真正长久未进食的饥饿,就像是抽空了身体每个角落的力气。

        很奇怪的,谭啸明明手足拥有无尽的力量,却觉得自己虚弱得要命。

        仿佛连再次抬手的力量都没有了。

        唯一的方式,就是进食。

        他需要食物。

        最好的食物就在他面前,但有代价。

        虽然没有任何现象告诉他会有严重后果,但他就是清楚,如果他真的下了这个口,那他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

        他会像这末世里数不尽的丧尸一样,沦为没有自我的怪物。

        他必须将这种饥饿感抛起。

        #

        他躬身,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嘶吼着,一身狼狈。

        像是一个精神接近崩溃的病人。

        他的眼眸色泽愈发浅淡起来。

        牙根很痒,他伸出僵硬的手指,去摸索。

        迟钝的触觉告诉他,他嘴里长出了尖牙。

        而且,他的腹部有一点隐蔽的痛感,低头一看,才想起来刚刚那个男子的子弹击中了他,两个黑黢黢的血孔,只流下一点点泛黑的血液。

        他往那两个男人的尸体上看了一眼,发现没有□□的那个偏瘦男子腰间带了刀,想来是刚刚没来得及用上。

        他把那把尖利的刀从刀鞘里□□。

        往自己的腰腹见戳去。

        搅动。

        并不疼痛,但这种诡异的触感,还是令他有点头皮发麻。

        古有关云长刮骨疗毒,如今他倒也算是切腹取弹了。

        #

        “叮当”、“叮哐”。

        两颗子弹从皮肉里被抠出来,掉落在沙土地上,腹部的伤口缩起,仿佛在自我改变,就像他的左臂肌肉一样。

        只是不知道会变成如何丑陋的模样。

        下一秒,谭啸将刀,狠狠地往手上切去。

        “叮!”

        仿佛是金石相接的声音。

        他右手握着刀,右手五指原本张开,此时收到攻击,下意识交错,形成一个阻挡的手势。

        青黑的指甲,没有被划出哪怕一道痕迹。

        反观那把匕首,尖端已经扭曲。

        被这撞击力撞平了。

        谭啸先是一怔,然后懊恼地嘶吼一声。

        他没有办法剪去这些指甲,而他仿佛也无法彻底控制自己。

        他的指尖还残余着猩红血液,他该如何回去?

        如何面对他的姑娘?

        #

        他是不是该离开了?

        整个胸腔都被燃烧,喉骨咯咯作响。

        干渴,干渴,干渴。

        饥饿,饥饿,饥饿。

        从未如此清晰地意识到,自己不再是人。

        他的面容冷静至极,但那平淡的表情下又好像压抑着极大的痛苦。

        谭啸犹如一根经历了多年风霜的古木,立在原地,脊背微微弓起。

        他好像在做一个无比艰难的抉择。

        “对……不……起……,依、依……”

        “不……能回……去,赴约……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的,姑娘。

        #

        就在他朝着离车子相反的方向迈开脚步的那一瞬……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哦啊哦啊哦!”

        ……【、、、】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