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68章 丧尸大叔番外:莎翁情诗

第68章 丧尸大叔番外:莎翁情诗

        #

        我看了那么多莎翁,写了那么多情诗。

        就是不敢给你。

        我的姑娘。

        ——谭啸

        #

        作为一个有能力的丧尸。

        谭啸有时候很淡定就可以接受自己的不同寻常。

        比如他可以控制丧尸群的思想,比如他可以看见很远的东西,听见极其细微的响动,这种能力好像与生俱来。

        成为王者之后,谭啸的生活很是无聊,因为太没有挑战性了。

        所有的丧尸都十分乖巧,基地内部的人类也没有功夫过来挑衅。

        可是自从他身边的姑娘对他的态度越来越随意,谭啸就又觉得,有点不爽。

        毕竟他是王者嘛,怎么这个食物人类一点都不尊敬爱戴他?

        关键是他还完全不想伤害她,真是奇了怪了。

        不懂得避嫌为何物,差评!

        #

        这个人类一直喊他“阿啸”。

        这个人类一直对他笑。

        这个人类一点都不怕他。

        这个人类眼睛看不见。

        这个人类养了一只讨人厌的白色老虎。

        这个人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或者说,从他有意识的最开始,这个人类就占据了他丧尸王生活的方方面面角角落落。

        啧,不知道为什么。

        看,那个人类又过来了,糟糕,她好像又想让他去洗澡。

        他可是丧尸啊,有什么好洗澡的?

        不懂得矜持为何物,差评!

        #

        从山洞后头绕开,谭啸轻轻松松去了远点的地方。

        作为一只丧尸王,被一个食物扒掉衣服,像什么样子?

        哼哼唧唧低吼着,走着,他假装不经意回头瞥了一眼。

        啧,那个人类居然不跟过来,要反了吗?

        不懂得坚持为何物,差评!

        #

        直到当天晚上,伟大的丧尸王都没有回来洗澡。

        他待在后山的小树林里,思考人生。

        他觉得很不对劲,他究竟为什么不想吃这个食物?

        努力思考的男人并没有发现,原本就是黑暗的天空,突然间蒙上了更加浓重的黑暗。

        原本的夜色就像个没有能力的孩子,被突如其来的黑暗一点点蚕食。

        山洞内笑眯眯缝补一件外衣的杨絮依,突然打住了动作。

        “第三次黑暗?”她的表情凝重了一下。

        末世第三次天黑,在黑夜里降临。

        #

        老男人发现自己站在一处奇怪的窗子前面。

        窗子延伸到地面,大片大片阳光从外头洒下来。

        整个世界都是燥热的。

        有点难耐。

        “阿啸?”温温柔柔的人类的声音。

        男人觉得有点奇怪,那个人类怎么又出现了,他又是在哪里?

        身体却突然不受控制,转了过去。

        首先入眼的,不是那个人类虽然空洞但总是笑弯成月牙的眼眸,而是一圈又一圈缠起来的纱布。

        纱布遮住了她的小半张脸。

        “……依,依。”这声音一出口,男人就愣住了。

        他的嘴巴不受控制地发出这一声叫唤。

        他为什么会说人类的话?

        眼前的姑娘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情绪,依然带着那抹有点苍白又有点开心的笑:“阿啸,你在做什么呢?”

        “我在对着太阳发誓呢。”男人的声音很快顺畅起来,低沉磁性,非常好听。

        “……哎?为什么对着太阳?”

        “莎翁说过,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盈亏圆缺。”谭啸认真道。

        然后他的心里很快冒出了后半句话: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像它一样的无常。

        男人的每个动作和每句话都没法控制,可这具身体的所思所想,他居然都能够感受到。

        发生了什么?他在内心低吼。

        “啊,那你在发什么誓言呢?”眼睛缠着纱布的小姑娘呐呐开口。

        “我刚刚在心里说,希望……”希望能够和依依一直一直在一起。

        突然,“嘭!”的一下,斜斜摆放的小圆桌倒了下来。

        地动山摇。

        “啊……”小姑娘站立不稳,几乎要倒在地上,男人的身体快于思绪,直接冲过去搂住了她。

        世界骤然开始失去光明。

        地震了。

        #

        谭啸觉得这个世界十分奇怪,随后他感觉到一阵难以抗拒的睡意。

        再一次醒来,他和那个眼睛蒙着纱布的小姑娘都倒在地上,而且他的身体在灼烧,非常难耐。

        耳边逐渐升起细碎的声音,眼睛逐渐看见更多的东西,即便世界是大片黑暗。

        男人发现他作为丧尸王时拥有的异能回来了,可仿佛又没有回归透彻,只是并不十分强悍的能力。

        他叫醒了那个姑娘。

        小姑娘醒过来,整个人都很慌乱,嘴里唤着“阿啸”,就扑了过来。

        谭啸接住了她。

        却觉得,为什么明明是一样的脸,这个人类,和他认识的那个人类,似乎并不是同一个人。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情沉了下来。

        如果是她,如果是她的话,这时候肯定也是一脸笑容地宽慰他。

        仿佛什么黑暗都没有。

        “别怕,之前是地震了。”他听见自己用尤其温柔的语气说。

        地震?怎么可能只是地震,外面明明一片漆黑,整个世界都寂静无声。

        谭啸缩在这具身体内,冷冷看着“自己”编造谎言,冷冷看着“自己”带着那个小姑娘上车,等天亮之时,往外头去。

        #

        一路上,谭啸意识到,这个“谭啸”,是这个“杨絮依”青梅竹马的邻居男友。

        两个人几乎是默认但又没有挑明的男女朋友关系。

        说起来,那个人类一直都叫他“阿啸”来着,所以这个“谭啸”是他?

        谭啸——谈笑风生。

        这是他的名字吗?

        这一场末世来临得突然也不突然,白日之时,天幕骤黑,诡异无声的暗黑辐射照耀大地。

        这一次天黑之后,全部人类陷入昏迷,谭啸已经知道了这个情况,他也知道,有部分人出现了第一轮异变,而这个“谭啸”就是其中之一。

        有的人化作皮肤僵硬身躯迟缓的丧尸,有的人高烧之后出现身体变化或者得到不一样的能力。

        而这个眼睛上蒙着纱布的“杨絮依”,并没有被感染成丧尸,也没有进化出能力,只是一个普通的、双目失明的姑娘。

        谭啸冷眼看着“自己”带她逃亡,看着“自己”借由特殊异能瞒住了这个姑娘,冷眼看着“自己”给她编造一个又一个故事。

        “时间老人自己是个秃顶,所以直到世界末日也会有大群秃顶的徒子徒孙。”男人说这是莎翁的幼稚童话。

        “凭着日规上潜私的阴影,你也能知道时间在偷偷地走向亘古。”男人又在说古里古怪的话,然后顺便躲开一只丧尸。

        小姑娘忍不住咯咯笑。

        ……

        这个人类可真是无知,谭啸撇嘴,她居然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她处于末世之中。

        谭啸觉得她怎么看怎么不像他认识的那个人类。

        #

        他一路上都怜惜爱护着自己的小青梅。

        他慢慢借由这种异能,带着她避开了一场又一场丧尸潮。

        谭啸看着那些同类丧尸们张牙舞爪的模样,觉得十分幼稚且搞笑,但他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不断喘息急促,不断一身冷汗。

        啧,真奇怪,原来呼吸是这种感觉吗?

        最后那只二级丧尸的爪子落在他身上,谭啸终于感觉到了熟悉的力量。

        这种感染让他的身躯逐渐丧尸化,也有极其难耐的痛苦和灵魂煎熬。

        谭啸控制不住自己的手,那尖利的爪子向那个蒙着眼睛的小姑娘伸去……然后他控制着自己的身躯,往深山逃离。

        ……

        血液,厮杀,和灭亡。

        #

        谭啸猛地惊醒。

        他看着自己周身的黑暗,不知道为什么又从那个尚且有些阳光的森林来到这块山崖上。

        满世界寂静无声,满山丧尸趴伏在地。

        整个世界都是黑暗,没有动静……不对!

        他的身后传来脚步声。

        轻轻巧巧的,细碎的声音。

        是那个人类!

        ……可是,她为什么什么事都没有?

        她的眼睛上没有缠着纱布,她的身躯也没有变成他之前看见的染血的模样。

        她似乎有点诧异,又浮出一点点笑。

        “阿啸,你醒了?”

        是的,我没有昏迷。“……嗬嗬嗬嗬。”

        然而开口依然是他本身的声音。

        “哎呀呀,为了躲避洗澡跑到这地方来吗?”她笑眯眯伸手来拉他,“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哒,趁现在所有人都睡着,跟我走吧。”

        跟你走。“嗬嗬嗬嗬……”

        #

        梦境里的那个男人是我吗?

        梦境里的那个姑娘是你吗?

        梦境里的那些事情是真的吗?

        男人尖利的爪子被她柔柔握在手心里,仿佛下一刻就可以刺破她娇嫩的皮肤,可是他完全没有伸出爪子的念头。

        就好像,他无论怎么样,都不会去伤害她。

        他记得梦里,这个女人很喜欢那什么“莎士比亚”?

        啧,人类怎么这么麻烦。

        莎士比亚是能吃的吗?

        啧,莎士比亚的情诗怎么写?

        哪里有笔啊?

        啧。

        差评!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