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77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09

第77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09

        #

        “……啊……虎节对龙旗。杨花对桂叶,白简对朱衣……第三遍快写完了……”宋星星一手托着肉下巴,整个人歪七扭八,几乎要睡过去。

        “田螺姐姐你写得怎么样了啊?”可能是觉得任务不大可能完成,宋星星小手一松,眨巴眼睛问。

        “第五篇了,现在在写最后一句。”念枝做事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一张小脸端肃,一边念,“……燕我……弟兄,载咏棣棠……韡韡;命伊……将帅,为歌杨……柳……依依!好了!”

        “嗷姐姐你好快。”宋星星的眼睛里包了两泡泪,“田螺姑娘不是应该帮我写作业吗?姐姐你帮我解决一篇吧好伐?”

        “……”念枝单手伸出一只指头,指了指仍然坐在台上的宋涟城。

        这孩子是傻了吧唧的吗?先生就在这儿还敢说出来?而且他们两个的字迹也不一样吧。

        讲台上的宋涟城:“……”

        #

        如今已经是下学时分,教室里的孩子们都已经离去。

        宋星星依然在默默哀嚎,小肥手拽着笔写写画画,嘴里头一边继续念叨什么“尨也吠,燕于飞,荡荡对巍巍”或者是“出使振威冯奉世,治民异等尹翁归”。

        念枝觉得这个学堂里的学生们,文化水平挺高的,毕竟《声律启蒙》虽然朗朗上口,但并不是一本简单的读物。

        而在这个穷人家的孩子并不能都接受教育的年代,宋涟城的所作所为,不说有影响,但起码,对这个班级里的孩子们,是有很好的引导作用的。

        其实念枝一直奇怪,明明以宋家的能力,并不允许宋涟城出来做教书这种事情,何况若是宋涟城真的想要帮助贫困学生,掌控宋家之后以钱财投资反而是更加快捷的方式,所以她并看不懂宋涟城。

        “先生,我的抄写。”念枝婷婷嫋嫋走到讲台前,把手抄作业递上去。

        宋涟城抬起眼皮看了她一眼,接过作业,随意打量。

        他的指节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念枝一看就知道,这是他在思索麻烦事的时候,常做的小动作。

        念枝心里发笑。

        果然,宋涟城只是草草翻了一些书页,开口道:“我这清河学堂庙小,以姑娘的才学并不需要待在这儿,原本说过所谓上学的话,不过是一些玩笑,姑娘还是回到本该在的地方比较好。”

        念枝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先生说过收了我的,我也听了先生的教导好好抄文章,念枝哪儿做错了么?”

        “……”你哪里都没做错,是我错了好么。宋涟城脑仁疼。

        “之前不过是姑娘戏言,宋某只是个启蒙先生,当不得姑娘一声’先生’的称呼。”

        “这怎么行呢,一日为师终生为师,我是真的没有上过族学,没有人给我启过蒙。”念枝支着胳膊肘在桌上,半依着桌子,靠近他。

        “……这里大多数是孩子,念小姐你在这里,并不妥当。”

        得,都变成“念小姐”了,念枝腹诽。

        她瘪瘪嘴,正打算说话,身后就传来腾腾腾的跑步声。

        宋星星如同一只小炮仗一样炸过来:“什么什么,田螺姐姐不能再来了?不行不行,三叔你不能赶她走!”

        “……三叔?”念枝挑眉。

        “……叫我’先生’,宋星星,我记得我之前就和你说过的。”宋涟城拧巴着眉头。

        宋星星缩了一下:“……这不是已经放学了吗,怎么不能叫’三叔’了?”

        #

        关于念枝要不要卷铺盖走人的问题,就在宋星星的胡搅蛮缠,念枝的泪眼汪汪,宋涟城的眉心直跳下,被暂时搁置了。

        回去的路上,刘全神出鬼没一般跟在念枝后头出现。

        “念小姐看起来心情不错?”

        “是挺好的,在这儿攻略宋三爷,只有我一个人,没那些个和我抢的莺莺燕燕,多好?”念枝随口笑答道。

        “也就念小姐您慧眼识珠,宋三爷这般隐秘的身份都被您打听到了,这份机缘,是别的姑娘怎么羡慕都羡慕不来的。”刘全顿时舌灿莲花,笑眯起了眼睛。

        念枝笑笑,不置可否。

        宋涟城如今只是暂且不好开口,若是他真狠点心,就直接把她赶走了,她也没什么话好说,毕竟这并不是她能说上话的地方。

        现在是不是用凄离草的时候呢?

        娄泽的身份不管怎么说,都是和沈厌一样的位面流亡者,是不被位面法则承认的存在。

        虽然她一直很奇怪娄泽究竟付出了什么代价以达到和沈厌一样穿梭于各个位面的能力。

        但无论如何,她若是想找回娄泽,就必须和整个位面平衡局斗上一斗。

        和位面平衡局这种庞然大物作对,从她知晓的过去千万年来,成功的没有几个,就是那寥寥无几的成功者,也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关系到两个人的生死,她不得不处处慎重。

        若是娄泽能够恢复记忆,哪怕只是部分,她也能够多出极大的胜算。

        #

        凄离草,萋萋芳草奈何离。

        这一株草药里隐藏的记忆,是念枝最重视的部分。

        她窝在寝室的美人榻上,掌心一支草药散发微微光泽。

        “娄泽,娄泽……宋涟城。”她敲着指头,在美人榻上蜷缩着。

        首先,她得找到白虎布朗。

        其次,要弄清楚沈厌会不会在这个位面出现,若是出现,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剧情走向。

        再次,若是宋涟城真的觉醒部分记忆,位面法则发现他的几率有多大?在位面法则的监视下,她有多大的几率抗衡位面压力?

        她记得,曾经有一个男性位面商人,付出千万年积蓄挽救恋人破碎散乱在各个时空位面的灵魂,在即将成功的一刻,被法则强行干扰,即将聚合的灵魂濒临崩溃。

        而那位位面商人耗费了几乎所有的心力才保下恋人的灵魂,然而他自己的灵魂之力也因此消逝一空,不得不继续耗费千万年重聚。

        这已经是一个相对较好的结局了,因为他只需要再付出千万年的等待便能寻回恋人。

        那她和娄泽呢?

        “沈洛”的灵魂之力并不足以和那位男性位面商人抗衡,她唯一的胜算得压在娄泽身上,若是能够恢复记忆,娄泽也能够寻回最开始那一世的力量。

        在她死去的那一世,在她和沈厌尚且算是姐弟的那一世……

        #

        “念小姐。”霜冷的声音出现在门外,轻巧清冷的声音,却也很清晰。

        念枝早就感觉到了她的出现,此时回神,收了手中的凄离草,随意回道:“什么事?”

        “伊瑞丝小姐在外头等候。”霜冷的声音压低了,显然因为不确定念枝想不想让伊瑞丝知道她在屋内。

        “她怎么还没放弃?……那就见一见吧。”念枝皱了眉,觉得有点烦。

        “吱呀”一声响动,随后就是“哒哒哒”的高跟鞋声。

        伊瑞丝还没有进来,声音先到:“念妹子,要找你实在难找,怎么,人红了,就难得空闲见见姐妹了?”

        这句话说完,门口才出现了一个艳红洋装的高鼻梁女子。

        “怎么会呢?”念枝依然靠在美人榻上不想挪窝,“整个香榭丽会所谁人不知姐姐你风头无二?”

        伊瑞丝得意一笑,随意找了个绣凳坐下:“哪儿能呢,姐姐这红牌的位置,坐的着实不踏实,只要一想到念妹子你的舞蹈,就觉得自己这名气,有点虚而不实呢。”

        “姐姐过谦了。”念枝也不想搭话,又吩咐霜冷上杯茶水。

        伊瑞丝也不急,等霜冷递过茶水,优雅遮着抿了一口才道:“说起来,念妹子你这几日都不在会所内,也是悠哉。”

        “没什么事儿,也只好出去溜达溜达,不比姐姐忙碌,惭愧。”

        “念妹子也别瞒着姐姐,你可是在为那香榭丽之夜做准备?”伊瑞丝直接了当。

        “若是我说没有准备,姐姐也不会信吧?”念枝模棱两可。

        “……”伊瑞丝愣了一会,又开始笑,“也是。”

        念枝只看她。

        伊瑞丝又喝了口茶。

        “说起来,姐姐我前几日得了个消息。”

        念枝没有答话,挺久的沉默后,伊瑞丝眼中闪过一丝不满。

        “念妹子你不好奇?”

        “姐姐就是来这儿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妹妹我等着听呢。”念枝笑。

        伊瑞丝又咬了咬牙,有点火气,但又压了下去。

        “听说萧七爷从海外新找回一个姑娘,尤其擅长歌舞,听说还是个什么什么的大师弟子。”伊瑞丝眼里有点忌惮,但又好整以暇看向念枝,“你不是七爷的养女么?怎么这个消息,你不知道?”

        念枝还真是不知道。

        萧七爷虽说是她养父,但两人之间没什么好说的,也没什么真的父女情分。

        但若是说萧七爷此举是要捧出一个新的香榭丽会所红牌,念枝是不信的。

        毕竟无论上一世还是这一世,萧七爷对念枝的态度,都很是古怪。

        然而面子上还是要做出惊讶表情。

        “有这回事儿?”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