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78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10

第78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10

        #

        “有这回事儿?”念枝一脸惊讶。

        伊瑞丝得了回应,脸上终于闪过一丝满意。

        “那新来的姑娘,说到底还是外人,哪有我们一直在香榭丽呆着的姐妹们亲近?”伊瑞丝继续道,“七爷这一举动,姐姐同你说句心里话,这是要捧出一个新的香榭丽会所红牌的前奏啊,妹妹你身为七爷的女儿,难道就不担心么?”

        念枝心里笑,面上还是露出点担忧:“姐姐的意思……”

        “听说那个海外来的,尤其擅长探戈。”伊瑞丝娇媚一笑,“听闻念妹子你什么舞曲都擅长,想来探戈也不在话下。”

        念枝没有接话,淡笑默认了。

        伊瑞丝又道:“巧得很,姐姐我对探戈也有些涉猎,这香榭丽之夜,念妹子你可愿与姐姐我一同来一支探戈,好好压下她?”

        念枝了然,几乎想用关怀智障的眼光看她一眼。

        #

        当初的“念枝”什么都学了些,被各种老师教导着,若是不能样样皆涉猎,那就有点丢脸了。

        但“念枝”开始出名的,却是古典曲目。

        并不是探戈。

        香榭丽之夜,允许同台共舞,也支持单独的舞曲。

        别的不说,伊瑞丝是中意混血,虽然她的成名作是《天上人间》,但她最适合探戈这种欢快活泼的曲风,而伊瑞丝自己,显然也清楚这一点。

        而明显,她是打算把探戈作为香榭丽之夜的杀手锏了。

        伊瑞丝把最擅长的东西藏着,只为了这最好的成名节奏,若不是念枝有原主关于未来的记忆,她也不会知道伊瑞丝可以把探戈名舞掌握得那般好。

        伊瑞丝以为念枝只是个十来岁的姑娘,没有她这个“老人”想得周全,隐瞒了一些事情只为了让名气甚大的念枝成为她的陪衬。

        这倒是个好想法,又利用念枝的人气给自己的舞蹈拉了关注,又能趁机对比出念枝和她在探戈上的差距,再来,还能够顺势打压新人。

        一箭三雕。

        多划算的买卖。

        可是她哪里知道,念枝不是“念枝”,看中的,也不是香榭丽之夜本身。

        有萧七爷在,念枝的香榭丽之夜头名,几乎就是板上钉钉。

        根本逃不出她的掌心。

        只是别人都看不透罢了。

        #

        “嘭!”

        霜冷候在门外,不出所料看见伊瑞丝小姐隐忍怒气“噔噔噔”踩着丝面高跟鞋,推开门往外走。

        伊瑞丝瞥了她一眼,也懒得再说话,直接离去。

        门内的念枝懒懒散散缩在美人榻上。

        她取了一瓶染指甲的花汁油,随意把玩,打量着自己该选什么颜色。

        既然已经弄清楚了伊瑞丝的想法,念枝就懒得继续和她周旋,本以为她会提出什么有点新意的点子,念枝还会陪她玩一玩,哪知道只是这件小事。

        “香榭丽之夜啊……”念枝又往美人榻上缩了缩,把自己团成一个球,“好像只有小半个月了吧?啧,有点着急。”

        “老学究还是那副模样,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啊啊啊还得攻略呢,啧,要不要弄点情况出来?好像进展有点慢。”

        “布朗那只傻白甜又跑去哪里浪了?啧,差评。”

        ……

        #

        清河街。

        清河学堂。

        宋涟城理了理剩余的资料,从抽屉下方的暗格里抽出一只木质的扁方盒子。

        正是在香榭丽会所那一日宋玥城给他的东西。

        他没有去摆弄盒子的锁孔,反而将盒子的背部翻转,摸索到角落处的一个小裂缝。

        裂缝被抠动,露出一个小小的搭扣。

        手指再往那个搭扣上一拨,只听咔啦两声,盒子的面上出现一只细小的暗格。

        是盒中盒。

        宋涟城盯着那个暗盒看了两眼,再摆弄的时候,暗盒脱离外壳,是一个更加扁平的方盒子,几乎像个洋人打火机。

        是金属材质,沉甸甸的。

        男人从那个金属盒子里,抽出一小份折叠的字条,展开仔细一看,字条上是密密麻麻如蚂蚁一样细小排布的字迹。

        看着看着,宋涟城的面色渐渐凝重起来。

        字条上记载的,正是关于章军阀所处的章家的一些阴私营销。

        军火、图纸、情报……

        这涉及到政局动荡的许多机密都凝缩在这份小小的字条里。

        这是扳倒章家的利刃,但若是玩不好,也十足伤己。

        #

        翌日。

        一个身形高大的黑衣男人扣着帽子,出现在宋家老宅的偏门。

        一个老者急匆匆又静悄悄奔来,给他打开了门,引他往西房方向去了。

        “哟,三哥?稀客啊。”睡眼惺忪的宋玥城听见老管家禀告,一脸不耐地出来看一眼,却看见了一个怎么也想不到的身影。

        “今儿个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打了个哈欠,“大早上的,三哥你想我也不是这么想的呀。”

        “进去说。”宋涟城往他皱巴巴的睡袍上扫了一眼,宋玥城顿时缩了缩,嘴角却莫名露出个笑。

        宋涟城跟着他进去,随意往沙发上坐下,看着宋玥城嘴角的嘚瑟笑意顿了一顿,陈述道:“早知道我会来,你很得意?”

        “咳,哪儿能呢?”宋玥城往自己的脸皮子上“啪嗒”拍了一下,把笑容拍回去。

        “章家的事情,你准备了多少?”

        “上次给三哥你的那些,已经很多了。”宋玥城也在他对面坐下来。

        “还不够,要做就直接一点。”宋涟城垂了眼帘,言下之意就是要斩草除根。

        只是和宋家齐名的章家哪是那么好对付的?宋玥城和宋涟城都十足清楚这一点。

        “我看着上次那个香榭丽会所的舞女,叫什么伊丝的,如果能够弄来我们这边,说不定会有用。”宋玥城摸摸手指笑。

        “……嗯,可以一试,但也别都在这一个点上下注。”

        “哎呦呵三哥你转性了?这都同意。”宋玥城讶然,他也就随意一提。

        宋涟城也不恼:“能得到效果的就是办法。”

        “得得得您说啥都对。”宋玥城嘿嘿一笑,起身去端茶水。

        #

        宋玥城走到八宝柜前,滔开一只陶瓷罐子,取出点深色叶片。

        热水下注,一阵清淡的异香徐徐蔓延,宋涟城闻见香味,难得问了一句:“什么茶?”

        “好不容易搞到的,一种山茶,味道好得很,啧,我平日都舍不得泡。”宋玥城又一笑,桃花眼眯起来,一副风流姿态,“要不是三哥你来了,我也不会拿出来。”

        浅碧色茶水幽幽晃荡,盛在竹青色茶盏里。

        香味袭来,很是清爽甘甜。

        宋玥城在宋涟城对面坐下,把茶水推到他面前:“啧,好茶,好茶,试试看?”

        那茶叶的颜色是深深的苍绿色,几乎要嫩得流浆,饶是宋涟城也半感叹道:“的确好茶。”

        他端起茶水,吹拂之后,轻轻啜了一口。

        出乎意料的,拥有这种甘甜气味的茶,泡出的茶水很是一番苦涩。

        宋涟城微微皱了一下眉。

        宋玥城也端起茶水,微微吹气,一边问:“哈哈,苦吧?”

        “尚可。”宋涟城接着抿了一口,这一次感觉到微微的回甘,又似乎有一丝若有若无的酸味。

        “有些怪。”宋涟城放下茶水,“这叫什么茶?”

        他莫名觉得眼前闪现一些场景,这很古怪。

        又是那一只白皙稚嫩的小手,又是笨拙地握着玉杆毛笔在沾墨。

        那笔是好笔,笔杆翠绿;那墨,也更是好墨,粘稠有度,墨色乌黑带亮。

        真是熟悉。

        连那手的皮肤,那本该肉呼呼却很纤细的手,在指腹和虎口处,都有不该出现的茧子,甚至顺着手主人的衣袖往内看,胳膊上也有许多青青紫紫的鞭痕。

        而“他”,则握着她的手,那个孩子窝在“他”的怀里习字。

        “他”广袖宽袍,孩子的胳膊几乎淹没在“他”的袖袍下。

        ……

        宋涟城拧眉,揉了揉额角,试图将那些画面甩出去。

        宋玥城抬眼看着他,嘴里仍旧在吹气,似乎那茶水十分烫手。

        宋涟城放下手,又问了一句:“这叫什么茶?”

        听见宋涟城的问话,宋玥城笑了笑,唇边挂笑,桃花眼眸幽深:“这茶,名字不带’茶’字,它叫’凄离’。”

        “悠悠凄离,忆回兰舟。”宋玥城用一种几乎是唱戏的语调道。

        #

        八宝柜上。

        那只细白的白瓷罐子里,赫然有一株深绿色的草药。

        它本该是浅浅的翠色,但吸足了记忆之后,就会转化为深深的苍绿。

        而草叶的根系也有些古怪,像是莫名生长出来的一样,颜色也是深深的绿色。

        正是,凄离草。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