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85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17

第85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17

        #

        “……

        edilmiobaczio,chetifamia!

        (rir!)

        ……”

        临时改变曲目。

        念枝原本的计划是《醉登仙》,而《醉登仙》并不是一个很好的夺魁方式。

        她一开始是想,《醉登仙》可能可以为“宋涟城服用自己手里存储了三个位面记忆的凄离草”这件事做准备,然而宋涟城突然恢复第一世的记忆,这就让她有点猝不及防了。

        再加上现在谢清婉莫名其妙冒出来,抢先跳了差不多风格的水袖舞,反正宋涟城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念枝便打算干脆转换方式,选择更加合适的舞曲。

        这支舞曲,更是对原主母亲的交代。

        歌剧的著名曲目。

        《今夜无人入眠》。

        #

        从灯光熠熠的台上,念枝微微下垂的眼眸瞥见了萧七爷的身影。

        难得的,萧七爷没有继续藏身暗处做他的幕后操控者,反而来到人群往来的一楼。

        他今天一身西式的装扮,像是一位异国绅士。

        头发齐整梳往后方,露出斜飞的眉峰,和饱满的额头,念枝的第一声歌喉响起,他的神色就变得专注而迷离,像是透过了念枝,看见多年前那个米色长裙登顶的沈枝,眼里有种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的深情。

        又好像一个年轻人,要去见他心爱的姑娘。

        萧七爷,是个痴情种?

        念枝不置可否。

        曾经她的母亲穿着这件衣服登顶,而今,沈枝的女儿也会接手她的荣光。

        #

        这个年代,有人慷慨激昂,有人附庸风雅,愿意尝试会所这种洋气地儿的人,大多都自诩先进,是以,在香榭丽会所的头名之夜唱歌剧,不失为一个极好的吸引眼光方法。

        几乎在念枝开嗓的第一声起,某个包厢前就直接升起斗灯。

        天灯一盏未开,斗灯先行夺路。

        这是明显,就是要一捧到底的架势。

        念枝认出那个方向是萧七爷事先安排好的托儿。

        从萧七爷给了她这件衣服开始,念枝就知道萧七不可能让头魁之名落入除了“沈枝女儿”之外的人手里。

        一开场的大招,完全是意料之中。

        这是要直接捧出一个头魁。

        #

        随着念枝声音的愈发高昂,斗灯不断增加,斗灯之后无天灯,这居然成了一个仅存斗灯无天灯的场面。

        第五盏斗灯升起的时候,香榭丽会所整个高且纷繁的大厅被映照得明亮。

        得到越多的灯,名伶越是光芒万丈。

        这是一个极其明显的人气显示,以及宣告。

        香榭丽会所的一楼二楼之间的彩色窗户是内雕的洋货玻璃,光越多,越璀璨,越是清晰展示名伶的身姿。

        这是一个良性循环。

        “……

        !lle!lle!

        all’ro!ro!ro!

        ……”

        这一首歌剧的曲子并不长,念枝的歌即将结束,斗灯达到十二盏,成绩不错,然而这对于之前的几位名伶而言,并不出彩。

        后台的几位名伶并没有放松,因为这支歌剧太过简短,还没到其余舞伶舞蹈的时常的一半。

        在她的最后一个尾音落下的时候,骤然,灯光大亮!

        #

        场内唯有斗灯之光。

        这是香榭丽会所的规矩,斗灯起,普通灯光皆灭。

        原本十来盏斗灯均匀分布在四周,将整个舞台照出相对明亮而均匀的色彩。

        突然,舞台左侧的隐蔽包厢前,灯光一点又一点,一点又一点……急促而稳妥的亮起来。

        又一点,又一点,又一点……

        ……五盏、六盏……八盏……

        又是十盏!

        像是突然多出一片月光,将其余的星光都掩盖,舞台上的素颜姑娘,左半边侧脸被照得愈发雪白,右半边脸,在即使有其他斗灯映照的情况下,也仿佛打下了一大片阴影。

        念枝穿着米色的繁复裙摆,□□了脚踝,素面朝天,突然倾身,双膝着地!

        没有血色的唇,半边面颊亮白生光,半边面颊隐藏在暗处,唯余那双眼眸,突然爆发出光泽。

        “嘭!”

        天花板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只圆润的彩球。

        随着那一声响动,沸沸扬扬的血色花瓣从天洒落,被左半边的光线一照,再一遮挡,花瓣在空中旋转飞扬的阴影铺满了整个会场。

        #

        纷纷扬扬的花瓣下,双膝跪地的姑娘,突然动了。

        她的动作极其缓慢,像一支花枝蜿蜒生长。

        整个会所右侧的灯光,突然一点点黯淡,那边的宾客惊奇地发现,他们点起的斗灯都灭了,随后又亮起来,却是妖异的红色。

        左边是圣洁的刺目白光,右边是昏暗的殷殷红色。

        众人不由得屏住呼吸,看那舞台中央的舞伶念枝。

        灯光奇异,漫天花瓣曼妙,但最让人全神贯注的,却是舞台之间那个素颜的少女。

        他们终于明白念枝为何是素颜了。

        左侧光芒下,她的左半边脸像西洋传说里的天使。

        右侧暗红下,她眼窝分明,唇色嫣红,肌肤像是被玫瑰花汁染就,随着她的起身,那些洒落在她发间、肩膀、裙摆处的花瓣也簌簌落下,像是她身体里开出的花。

        赤足的少女彻底站起,她的头微微仰着,像是在看洒下花瓣千许的天空,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

        斗灯一盏,接着一盏。

        似乎这一个起势,就足够他们心甘情愿为她点起一盏又一盏价值千金的灯。

        右侧斗灯苍白,左侧斗灯殷红。

        #

        念枝终于动了。

        她左脚足点点地,右足悬空,撩开大摆的裙裾,却什么都没有露。

        她身上的衣裙本身是米色,最易变化,撩起的裙摆像是浸足了汁液的硕大花瓣,展开,连带着她抬起的脚趾也透着明艳的红。

        就着那点起的足尖,中间的姑娘以几乎违背常理的轻盈旋转起来,她的发梢飘起,像飞扬的风帆,她的裙摆变换,在亮白和嫣红中交织,像两株不一样的花在争夺养分。

        伴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等宾客意识过来的时候,她的动作已经是随着伴奏变换。

        花枝要生长,则需要汲取养分。

        这些在场的军阀、名流政客……逐渐发现,随着斗灯的增多,光芒的增加,这个舞女的动作愈发轻盈而且高难度,这让他们即使明知道是一种吸引人气的手段,也心甘情愿点起一盏又一盏的斗灯,只为探寻这个舞伶的能力极限。

        台上的舞伶几乎转成一朵花,她屈起的足也在旋转中改变,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一层大裙摆,他们却难以分辨在她的舞蹈过程中,那裙摆到底有几层。

        #

        斗灯接近了三十盏。

        二楼阁内的宋涟城,已经起身站在了窗边。

        他的眼眸深沉得太黑,情绪翻滚,难以分辨。

        他从来都知道沈洛多才,却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跳这种舞蹈。

        然而当他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好像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曾经见过她的舞……

        他曾经见过?

        怎么可能?

        修真者少有修习舞蹈的,即便有,也是以舞为攻击的舞宗女弟子。

        而沈洛,却是他手把手教出的剑修。

        在主峰的时候,大多弟子严于律己,少有以歌舞放松的时刻。

        沈洛与他独处的时候,倒是偶尔露出娇娇女儿态,却还真从未给他跳过舞。

        这样的念头升起,宋涟城觉得,这满楼的人,都是如此的碍眼。

        那是他的弟子,他的姑娘,这些凡夫俗子怎么有资格看她?

        然而就在他心中的想法几乎要被付诸行动的时候,他心里生出一个难以抗拒的念头,或者说,警告。这个警告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暴露身份的时候。

        什么暴露?

        什么身份?

        暴露给谁?

        初度苏醒的宋涟城并不知道“位面平衡局”或者“位面商人”或者“位面流亡者”之类的存在,但强大的神念和灵魂洞察力让他感觉到,这一切,都和世界的法则气运有关。

        即便这个世界没有灵气、没有武技、剑招,他依然发觉了这个世界和他曾经待过的位面的相似处。

        可以归结于得道飞升之说。

        就好像他曾经的修真界和传说中化神飞升的仙界一样,这个古怪的名为“民国”的年代和他曾经的所在,就是完全不对等的两个级别。

        然而再如何相差,这两个地方的基础是一样的,都有“气运”。

        宋涟城不能出手,在台边凝神注视了一会。

        即使按照他的记忆,他只是在逝去之后突然醒来,突然来到这个有沈洛在的古怪世界,他也依然觉得,他的记忆力并不完整,一种长久未见的空虚和落寞充盈了他的五感。

        他缺少了什么记忆,沈洛?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