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88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20

第88章 民国初年的文人大叔20

        #

        香榭丽会所的枪击案件,从香榭丽会所迅速重修之后,就没有人再提及。

        香榭丽会所的效率极高,不到半月就重新灯火通明,夜夜笙歌,比原本的会所还要富丽堂皇、美轮美奂。

        萧七爷倒是一直没有现身,章家即便有了老太爷出山也只是苦苦支撑,宋家五爷宋玥城一直待在宋家闭门不出,宋家三爷……在众人心目中,他还是一个神出鬼没没什么存在感的名号。

        这期间,念枝去过一次萧七爷的卧室。

        她走进去的时候,完全没有在意周围的摆设,只是往内室走,一直走到头。

        ……

        果不其然。

        念枝叹息一口气,看见最里面的案牍上只有一个偏深色的印子,方方正正,像一块长方形长久放置但又被拿走之后留下的印子。

        那个地方,曾经放着一块牌匾。

        念枝知道,那是沈枝的祭奠牌匾。

        萧七爷去了哪里,她差不多可以猜测了,然而她并不打算去寻找。

        她和萧七爷,说是养父女,其实没有多少感情,萧七爷对她,也更多像是对着昔日爱人的影子,毕竟念枝和沈枝有着相似的面庞。

        不管怎么说,仁至义尽就够了。

        #

        章军阀的病房被严加看守。

        他左胸的伤势并不能完全恢复,如今也更像是吊着一口气,要死不死,要活不活。

        伊瑞丝不知道为什么,即便得到了消息,也天天去那边报道,完全是一副情深似海深情不悔的模样,弄得香榭丽会所一众人二丈摸不着头脑。

        整个京都好像又恢复了往日的歌舞升平,该起义的起义,该□□的□□,该享受的享受,好像一切都和往常一样,没有什么变化。

        唯一的不一样,可能就是,清河街道的清河学堂里,换了个教书先生,是个胡子蓄成山羊胡子的老先生。

        念枝也再没有去过那个学堂。

        她同宋家,似乎就此就没什么瓜葛。

        但也只是似乎而已。

        当初她在香榭丽之夜的舞蹈成就了她的头名,当她舞蹈的时候,天灯斗灯数目惊人。

        只是到底没有超过香榭丽之夜那一场的惊世骇俗。

        人们津津乐道于她的常客和风头,各地的富商、有名的公子哥儿、还有一些军阀,都想要包念枝的场子,结果次次都有人先行预约。

        曾经有不服气的公子哥儿找人跑去理论,却被告知了什么情况,倒是再也没有闹过。

        这就给念枝的头魁之名再添加几分神秘感——毕竟,她有个神秘又后台强劲的恩客呐。

        #

        众人纷纷猜测的恩客——老学究宋涟城,此时正在会所里。

        一盏清茶,一间小花厅,一竖屏风,一个美人。

        若是有风流才子于此,必然要感叹,当真是逍遥好去处,是个会享受的。

        然而此地并没有风流才子。

        只有一个冷肃着一张脸的老学究。

        美人榻上侧卧着的美人儿一手提溜着烟杆,一手支着下巴,眼睛像狐狸一样笑得眯起来,吸了一口烟,吐出点雾气:“先生来我这儿,就是来喝茶的?”

        男人的眼睛盯着她手里的烟杆看了看,带着点呆萌的意味。

        念枝就噗嗤一下笑了:“还是说,先生也想来一口?”

        说着,她就支起身子下榻,两只脚丫子随意伸到下边的高跟鞋里,踩都没有踩好,就扭着点腰肢、趿拉着鞋子往他这边靠。

        宋涟城怕她摔了,两只手伸过去抓住她胳膊。

        念枝又笑,停不下来,直接顺着他胳膊倒坐在他大腿上。

        美人儿涂得艳红的唇吐出白雾一样的烟气,烟气是水薄荷味的,有点呛人,但也有几分好闻。

        她把吸了一口的水烟往他唇边凑:“我看先生无聊得很,来一口?”

        男人垂了垂眼眸,当真开启唇瓣,叼住她手里的烟杆。

        念枝本来只是逗他玩儿,哪里想到他真的上口了,手都有点僵硬。

        估计是嫌念枝不专心,宋涟城替她抬了抬烟杆的位置,一口烟气含在嘴里,也没尝出个味道,下一刻就直接呛了几声。

        念枝一愣之后,笑得整个人都在颤抖。

        男人的眼里明确写着“这玩意儿一点都不好闻”几个大字。

        #

        美人的娇笑从室内往外头传。

        快步走来的侍从满头大汗,到了门口又听得愣了愣,还是硬着头皮敲门道:“三爷?三爷?”

        宋涟城原本又是无奈又是有点尴尬地看着怀里人儿笑,听见这声音又好像被解了围,难得松了口气:“什么事?”

        外头那人犹豫了一下。

        念枝很识趣,从他大腿上下来,懒洋洋喊:“外头的小哥进来说吧。”

        她早就把林初派到别处去了,剩下的侍女霜冷也有别的事儿要做,此时门口倒是没有个通传的。

        侍从汗津津进来,头也不抬,慌乱道:“小少爷他……被绑了。”

        宋涟城一怔。

        宋家的小辈,只有一个。

        已故的宋二爷的独子,宋星星。

        #

        绑架方明确要求、指名道姓,要宋家三爷去赎人。

        这就很是奇怪了。

        众所周知,宋家三爷文不成武不就,在海外留了洋回来,也不接手家族事业,也不知道整天在哪里。

        宋星星是宋二爷的独子,宋二爷夫妻死得早,和其他几位爷又不是同父同母,这孩子在宋家的地位其实很尴尬。

        宋星星和宋涟城关系好,这件事,倒也没什么人知道。

        宋星星被绑架,绑匪不找主事的宋老太爷或者宋玥城等,反而来找宋涟城……

        念枝眉头一皱。

        上一世可没这一出啊?

        白虎布朗在花厅内的小隔间传音:“洛洛,剧情出问题了。”

        “我知道……”念枝扶额,这马后炮也是够了。

        她想来想去,列出好几个可能的方案。

        也想过是不是章家搞的鬼,毕竟章家被逼得狠了,狗急跳墙也说不定。

        可是绑架宋星星有什么用呢?

        说到底,宋星星这个小辈,并不是很有利用价值。

        布朗在后头很明显感觉到了念枝的不满和疑惑,补救道:“而且我感觉到那个外来者的位置不在原地了,方向是……”

        #

        “说是在雁尾山山腰交人。”那侍从补充道。

        宋涟城和看了念枝一眼,念枝忙道:“我也去。”

        “那些人要找的是我,你待在这儿。”

        “是啊念小姐,您就别添乱了。”侍从的语气里其实有掩盖不住的不以为然,在他们宋家的下人眼中,这些舞伶歌伶什么的,再怎么有名气,也是配不上宋家人的。

        念枝也不在意,只是问:“对方指明了只要三爷他一个人去么?”

        “说是只让三爷一个人上山赎人。”

        “我跟你去山脚。”念枝示意宋涟城,“你还没有恢复,我能帮你。”

        白虎布朗也从后头探出头来,“嗷呜”一声,表示它可以帮忙。

        宋涟城这几天已经见过这只奇怪的老虎很多次了,可是侍从并没有见过,吓得差点叫出声,被宋涟城一个眼神制止了。

        宋涟城很清楚他的能力并不能完全使用,在不知对手的情况下,他单独去确实不保险。

        而念枝手下的那只蠢老虎,他这些日子见识了一些,知道它有些厉害。

        于是事情就变成了念枝和宋涟城和一只白老虎往雁尾山方向去了。

        #

        宋家更早得到消息。

        被逼着不让出人力,可宋家并不是好欺负的,暗中里不少人手都往雁尾山集合。

        念枝坐在车里,感觉到隐隐的不安。

        布朗嘀嘀咕咕:“那个外来者的味道越来越浓了,肯定是她也掺和了一脚。”

        “她是怎么来的?你搞清楚了么?”念枝又问,她此时有点担心那个虎头虎脑的宋星星。

        “说起来……”布朗严肃了一下,“我总觉得这不是巧合,也不是什么时空絮乱什么的导致的漏洞,位面法则还没有这么大的漏洞。”

        “……所以是位面法则把她弄来的?”念枝突然想到这个可能。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可能……”布朗忧心忡忡,“可能是沈厌、娄泽暴露了?可是现在这个架势又不像是暴露了啊,不然法则不可能这么温和的。”

        “……做好最坏的打算。”念枝深呼吸了一下,“我记得上一次法则的动荡是由于那个前辈商人要挽回爱人的灵魂(位面商人前辈的爱人),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安啦,就算是法则发怒了,我还是可以把洛洛你完完整整带出去的,不用担心~”布朗信誓旦旦。

        “那娄泽呢?”念枝看它,“我不能冒着这样的风险,把紧急应对程序启动吧,我心里头不大安心。”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5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