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96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06

第96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06

        #

        “小姑娘家,还是胖一些好。”

        男人这样说着,又打量了一下她的小胳膊小手,像是下了一个决定,笃定道:“以后多吃一些,你喜欢什么吃食?为师让月寒寻来。”

        月寒是负责此处的杂役弟子。

        “……弟子不挑嘴的。”说完又忍不住极低道,“……有的吃,就很好了。”

        何止不挑嘴,有的吃就是天赐了。

        她以为师尊并没有听见她后半句话,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仰起头,沈洛觉得自己在师尊的眼里看见类似心疼的情绪。

        疼惜。

        多稀有的眼神。

        哪个人会对脏兮兮的乞儿产生这样的想法呢?

        “此剑诀名曰’凌冰’,你既然身具水灵根,便有了可以修行次剑诀的条件。”

        沈洛点点头,却忍不住心想,听说师傅是冰系天灵根呢……而她只是不具什么攻击力的水木灵根。

        似是看出了她心中所想,头顶上那人似乎笑了一下:“天下灵根各有长处,冰灵根虽富有攻击力却不够柔和,冰为水所化,那你自然可以由水修行。”

        天下罕见的灵根,在他嘴里仿佛只是再常见不过。

        听着这人清淡而笃定的话语,沈洛觉得很是令人信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话尤其耳熟……就好像曾经有人这样对她说过一样。

        ……是谁呢?

        #

        这样的熟悉感,从沈洛小姑娘的幼年,一直持续到她即将触碰筑基门槛的那一日。

        “沈师姐和夏师姐要切磋呢,在校场!快点快点,赶不上好位置了!”

        “啊啊啊,是凌冰峰上的那位沈师姐么!”

        “听说那两位师叔都厉害得很……好想去看!”

        ……

        同辈的弟子互称师兄弟师姐妹,而相对地位更低的弟子,便得恭恭敬敬喊上一声“师叔”。

        而他们口中的“沈师姐”、“夏师姐”、“师叔”,指的便是凌冰峰关门弟子沈洛,和素冉峰嫡传弟子夏清婉。

        校场上,两个身姿曼妙的姑娘遥遥对立。

        白衣的夏清婉面容秀气女子,即便不笑也带三分笑意,先行对沈洛行了个礼,笑靥嫣然。

        对面十六岁的少女着绯红衣裳,脊背挺直,眸光清亮,唇角微微翘起,像一只活泼泼的小鹿,见夏清婉行礼,她也回了礼,在武场上摆出出招的姿势。

        十六岁,沈洛即将筑基。

        这些年里,水木双灵根的沈洛原本并不得宗门族老看好,但她似乎天生就适合凌冰剑诀一般,修炼的速度与日俱进,虽说比不上她师尊,却也是难得的天之骄子。

        大多数双灵根的弟子,起码在二十岁筑基,十岁、二十岁,都是槛,这些门槛不知道阻碍了多少人修真的步伐。

        沈洛的修行速度令原本不满的宗门族老一点点默许了她的地位,顺带着关注起了同她一起被带回宗门的沈厌。

        凭借修真者的手段,他们自然看得出来沈洛与沈厌虽说同姓,却其实并不是血缘关系的姐弟,两个乞儿堆里出来的孩子,没有宗门没有家族,却一个双灵根一个三灵根,还凑在一起,这一现象令许多族老啧啧称奇。

        沈厌并没有拜入凌冰峰门下,却被汉阳峰的峰主收为嫡传弟子,原本按照他三灵根的天分并不足以撑起嫡传弟子的身份,哪知沈厌也和沈洛一样,于修行一途天赋异禀,这叫其他犹豫着没有下手收徒的其他几位峰主暗自懊恼。

        一双姐弟皆天赋异禀,这叫众人不得不信服娄泽尊者的看人眼光。

        #

        这一场切磋,夏清婉筑基已久,沈洛练气大圆满。

        此境修真者的境界划分,分为练气、筑基、开光、融合、心动、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洞虚、大乘、渡劫。

        宗门内有分神境界的大能,大多峰主在元婴期,然而像沈洛的师尊娄泽尊者那般,于百岁入元婴的,绝对不多见。

        熙熙攘攘的弟子已经围在了校场周围。

        第一道剑光出鞘,谁也没看见是谁先出的手,再回神时,两个女子的长剑已经碰撞在了一处,然后很快错开。

        “叮!”

        剑身碰撞的声音清脆带回响,两个人的剑都是好剑,剑身流畅,材质韧性强而坚硬。

        白皙的手,凝聚起寒冽的剑意。

        曾经那个小姑娘满手伤疤和厚茧,如今她的手掌白皙,肌肤如玉,唯独虎口和指尖带着常年习剑留下的薄茧,到底是长大了。

        “沈师妹的剑法,精妙得很。”速度极快的错身而过,夏清婉一边挽出剑花,一边笑吟吟道。

        沈洛之前并不怎么和她打交道,此时也只是礼节性回复一句:“夏师姐谬赞。”

        说完又是迎来狠厉的一剑。

        校场上切磋不伤及性命根本,但也不会有多放水,夏清婉的实力高她一个境界,她自然得打起精神应对。

        然而,沈洛莫名觉得,这个师姐对她有些敌意。

        她说不上来究竟是什么原因,虽然夏师姐的面容带笑,好像整个人都很和气,她就是莫名不习惯看见她,修真者最注重缘法和直觉。

        可能,她不合她的缘法。

        #

        挤挤攘攘的弟子队伍外,一个深色长袍的修长少年分开人群。

        被挤开的一些弟子正看得兴起,怒目回瞪,一眼就怂了。

        无他,往校场战台走去的那位,正是台上沈师姐(沈师叔)的弟弟,风头无二的汉阳峰嫡传,沈厌。

        少年一双狭长的桃花眼看起来很是风流俊朗,周围有女弟子眼尖,忍不住窃窃私语。

        然而没有人敢上去搭话。

        汉阳峰嫡传沈厌,性桀骜,天资奇特。

        他比他姐姐小两岁,今年十四,却也已经是练气高层,有望在二十岁之内突破练气而筑基。

        这种修行速度,也只有那些单灵根天才才有,而他不过是金火土三灵根而已,谁都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成这样的。

        沈厌看向台上。

        他首先盯着的不是他的姐姐沈洛,而是沈洛的对手夏清婉。

        这些年,他怀疑了很久,然而一直无法确定这个夏清婉是不是当年,出现在凌冰峰的那个夹杂外来者和修真者气息的人。

        自从那一次沈洛身负寒霜昏迷之后,沈厌就再也没有感应到那种奇怪的气息。

        会留意到夏清婉,也只是因为这个人的感觉让他有些熟悉,而且名字也和前几个位面出现的“谢清婉”一样。

        这几年他和沈洛尽心修行,但也许是因为再世重生的蝴蝶效应,很多事情的走向都和从前不一样了。

        比如沈洛比上一世好上许多的修为,比如她的身体没有了曾经几乎毁了她身骨的寒症。

        然而也有很多事情是相同的,比如他再一次拜入汉阳峰,又比如……沈洛对娄泽不一般的依赖。

        想到那个手把手教导沈洛的尊者,沈厌的眼底浮现一些戾气。

        洛洛现在还只是对师尊的尊敬,而且没有了上一世入宗门前经历的被欺辱被打压,洛洛也有了更多的笑和目标。

        这样多好,上一世的事情,什么都不要记起来。

        #

        第三道寒芒升起。

        凌冰剑诀分为九层,沈洛已经修行到第三层,最多撑起三道剑意。

        这一场切磋之战,沈洛的原意是找寻突破练气以达到期的屏障。

        然而在第三道剑意出现之后,她突然觉得脊背一寒,强烈的危机感令她在那一瞬间放弃了剑意的凝聚,转而往后挥出一剑抵挡可能的危机。

        “嘭!”

        沉闷的响声。

        额角汗水不自觉滑落。

        沈洛在这一瞬间确定,这个夏师姐莫名其妙的对自己抱有敌意,甚至是……杀意。

        这敌意、杀意,从何而来?

        现在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

        这一次抵挡几乎耗费了她三成灵力,夏清婉毕竟早已筑基,和她这个练气大圆满相比,多了许多力量,若是她当真全力以赴,沈洛撑不到认输的时候。

        电光火石之间,沈洛即刻打算放弃。

        然而那句“认输”还没出口,沈洛便发现隐隐约约一阵术法的光芒,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直直往她这边袭击。

        沈洛下意识就要躲开。

        同一时刻,夏清婉的剑,汹涌而至。

        #

        剑光腾地一下加亮,破空而来的感觉如此明显,那划破空气的声音在耳边炸开,不过瞬息就令沈洛惊出一身冷汗。

        她侧身,欲以非要害之处受伤为代价硬生生接下这一击。

        却听见,半空中,一道熟悉清冷至极的嗓音传来。

        “何辈暗袭吾徒?”

        明明是冷淡依旧的声线,沈洛却听出来他的怒意。

        剑光迫在眉睫,她却突然觉得,整个人都安定了下来。

        来人话音未落,几道银色的术法直接穿透校场的保护屏障,往夏清婉方向直直袭去,直接把她的剑招劈得七零八落。

        来人的剑尚在腰间,根本不需要出鞘。

        “可有事?”他直接揽住了她的腰身。

        沈洛忍不住,眨了眨眼睛。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6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