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98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08

第98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08

        #

        沈厌觉得浑身发冷。

        沈洛注意到他脸色不对,忍不住住了口问他:“阿厌你怎么了?”

        “没事。”沈厌勉强笑了笑,“那个人……你知道是谁吗?”

        “感觉有点熟悉,总觉得和我认识的人有关,可是明明我没有见过那个人……”沈洛又疑惑,“而且他的名字……我现在想不起来了。”

        “……”娄泽眼里闪过一丝明悟,然而他并没有说出口,只是看了看沈厌。

        沈洛不傻,自然从两个人的眼神交流里看懂了他们知道一些情况,也没催促,只等着他们回话。

        “……是不是,姓夏?叫夏清榕?”沈厌默了许久,才终于下定决心一样说。

        这个名字一出,就像醍醐灌顶,一下子记忆通顺。

        沈洛瞬间把这个名字和那张清秀的年轻人的脸结合在一起,只觉得那张很清秀的脸和他浑身魔气极其不搭调,但又仿佛很合理。

        她想了想,提出个猜测:“他和夏师姐……就是夏清婉……有什么关系么?”

        这副模样,又像是什么都没有记起来。

        娄泽再三确认了自家徒弟的状况,才道:“沈厌所说的’夏清榕’,是’夏清婉’的同胞兄长,多年前就因为伤病去世了。”

        #

        ……去世了?

        沈洛又是一愣。

        又看了眼自家弟弟,沈厌已经恢复力原本的面色,也淡定点头:“嗯,挺早之前的事情,曾经夏清榕也是能力很出众的弟子,现在很多当年的弟子都听说过这件事。”

        沈洛于是没有再追问。

        她是不怎么关注外头的事情,但她不傻,看得出师尊和弟弟合起来隐瞒了她什么事情,但她相信这两个人不会害她,也权当做没有看出来。

        由于无名弟子偷袭自爆之事,沈洛和夏清婉的切磋对决算是直接作废。

        负责调查的严律峰长老和弟子随后也过来询问,他们虽然在当时给了娄泽尊者面子没有拦住他们,但该调查的事情当然还是不能含糊的。

        作为被无名弟子偷袭的沈洛,自然也得被盘问一番。

        在沈洛友好招待前来的严律峰长老弟子时,沈厌和娄泽站在一处。

        #

        相对沉默一会儿。

        沈厌率先开口:“偷袭的时机这样巧合,最后自爆的方式都那么像魔修手段,那个夏清婉必然有古怪……”

        “夏清榕当年自爆之前,谁都没有发现他的真面目。”娄泽回忆道,“而当初,本尊记得夏清婉并不在场,之后也没有她什么动静,应当是不知情的。”

        这个当年,说的是上一世。

        这一世很多事情都改变了,比如夏清婉的兄长夏清榕,上一世的魔修围剿的时候,他被查出魔修夺舍之事,作为卧底潜伏清云剑宗,被发现之后自爆身亡。

        而作为夏清榕的妹妹,夏清婉对兄长被夺舍一事极其震惊,由于夺舍此事并不关夏清婉甚至夏清榕本身的事,清云剑宗上下反而挺同情兄长被夺舍而死的夏清婉。

        而这一世,夏清榕反而在早期就因为伤病病逝了。

        原本他们并没有多在意这样一个小走向,因为这一世很多事情都偏离了原本的轨道,现在想来,夏清榕这件事,又仿佛有些蹊跷。

        #

        沈厌本在思索,突然感受到一阵凌然的剑意。

        他记起迅速反应过来,极快闪躲,然而侧颈依旧被划出一道细微的血痕。

        看那位置,刚刚那一剑若是他没有躲开,就是十足的致命伤。

        “哟,怎么了这是?”沈厌笑,眼底却没有半分笑意,“师尊……大人?”

        他和娄泽这几年的“和平相处”,不过是因为沈洛没有记忆,他们都不能在顾忌沈洛的情况下把对方给弄怎么了。

        “当初那个奇怪的界面里,天道压制不让本尊问出口,如今在这里你不肯说,本尊也不在乎。”娄泽的剑侧着,离沈厌的脖颈只有极近的距离,“洛洛若是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本尊自然会护她一世安好,只是如今她已经渐渐想起来了,你……确定还要如此?”

        顿了顿,娄泽的剑又往他脖颈靠了靠:“你莫要以为,有洛洛在,本尊就不敢杀你。”

        #

        只是如今她已经渐渐想起来了……

        沈厌看似懒洋洋偏着头一脸无所畏惧,内里却是有些茫然。

        他这些年,一直怕沈洛记起从前的事情,怕着怕着,这么些年过去,沈洛一点回忆起的迹象都没有,他猜测是由于系统数据在上一个位面彻底销毁的缘故。

        原本他有些放心,结果突然……沈洛似乎要回忆起什么了。

        她会回忆起多少事情?

        关于第一世的过往?还是一切?

        他不敢赌。

        现在看看,这整一个修真位面,他居然只能和娄泽这个曾经抢走了他的洛洛的人说。

        当真憋屈得无言以对。

        #

        “你应该知道,当年我并没有想害洛洛。你们的事情……”说完沈厌斜睨了娄泽一眼,似是嘲讽,“虽然和我有关,但当初说出去的人并不是我。”

        说完就等着看娄泽震惊的眼神。

        然而眼前的男人只是淡淡应了句:“本尊知道,不然你也不会活到今天。”

        “……”沈厌觉得这个人多少个世界他还是一样看不顺眼。

        “本尊要你说的,是你们在那些世界的事情。”娄泽说着,就回想起上次沈厌所说的几句奇怪的话。

        ……

        “您是想知道她多世轮回如何辗转求生的?”

        “还是想知道洛洛一个人怎么在虚空界面杀人杀到麻木的?”

        ……

        “上一个界面、轮回、虚空界面……”娄泽拧眉,“都是些什么?”

        沈厌似笑非笑:“你真的不知道?”

        “……本尊为何会知道?”

        “阿弃不是你的系统么?”沈厌一字一句,盯着娄泽的眼睛,“那只母老虎几乎有着和洛洛的白虎相差无几的力量,怎么可能是一般位面任务者的伴生系统?起码是位面商人级别的吧?”

        “……”娄泽在沈厌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就无比沉默。

        “位面商人级别的伴生系统,却被当做废弃物抛弃了,当初我捡到阿弃的时候它还真是狼狈,却在虚空里死死护着那株’凄离草’……”沈厌的语气越来越嘲讽。

        “带着一株保存了你的记忆的凄离草,阿弃的前主人的身份……就很明确了吧?”沈厌话语一转,“你说是吧?前、任、位、面、商、人?”

        #

        回答沈厌的,只有沉默。

        沈厌当然知道会是这种情况,放弃了系统,就代表了放弃关于位面平衡局的一切有关记忆,娄泽当然不可能知道关于位面平衡局,关于他那千万年灵魂记忆缺档时期的事情。

        他只会以为,自己在上一世死去,再次睁眼的时候,就是那个奇怪的民国位面,然后又来到最开始的修真位面。

        在此时的娄泽的认知里,这个位面才是沈厌、沈洛和他自己的出处,是根源。

        而对于像沈厌这样的位面流亡者,或者沈洛这样的位面商人而言,曾经的出身地不过是漫长人生岁月里的第一站而已。

        所以对于位面商人沈洛执着于第一位面娄泽尊者这件事,沈厌并不是很理解。

        不过他也没什么资格去质疑沈洛,因为其实他自己也是如此,对着第一世时的“姐姐”沈洛,就像无法解开的死结一样,怎么都难以放手。

        人的情愫和执念,真是很难理解的一件事。

        #

        两个男人的对峙,气氛凝滞难堪。

        一个高大挺拔如苍树,一个刚刚抽条尚且少年。

        两个并不形似的男人,对峙的时候气氛却不相上下。

        “……这些就是你要说的?”娄泽脸上震惊褪去。

        他并不知道沈厌所说的“阿弃”是什么,但他知道“洛洛的白虎”,指的就是那只名为“布朗”的奇怪虎类。

        “位面平衡局”、“位面商人”、“系统”这些个词他都不曾听过,整个修真界也没有过这样的说法,然而他却诡异的有点明白。

        似乎听到了这些说法,他的身体就自动给了他答复。

        沈厌的这些话……娄泽恍惚认为,似乎是真的。

        也就是说,他曾经是和沈洛一样的身份。

        然而这之间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为何抛弃了名为“阿弃”,或者曾经并不是叫做“阿弃”的那个系统?

        他又为何会存有“凄离草”?包含了第一世的记忆?

        既然他和沈洛都是位面商人,沈洛……又为何不知道他的存在?

        娄泽很快找到关键。

        他需要找到那只名为“阿弃”的老虎,知道曾经的整个真相。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