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嘿,老男人[快穿] > 第100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10

第100章 高岭之花的师尊大叔10

        #

        指尖穿梭的触感很稳当,头皮被手指触碰的地方传来一阵阵酥麻的意味。

        人的身躯,指尖、腰腹、头皮……皆是极其敏感的地方,各种触感都可以放大很多倍,而此时的沈洛,觉得自己的头发被一点点扯动的触感,都放到无限大。

        “唔……”有些想睡觉。

        然而修士其实并不需要很多睡眠。

        在发髻间穿梭的手指移到她额角:“困了?”

        “……”少女脸颊一点点红起来,“没有,是师傅的动作轻柔得很,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娄泽嘴角往上提了提。

        “打斗到底不方便,只给你梳个简单的发髻。”打理完了,用一根绸带系上。

        发间没了那人的手指,沈洛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失落。

        然而那人的手指就像知道了她的心思一样,又在她发上抚了抚。

        少女赶紧憋住笑,把脑袋侧开,在男人看不见的角度,大大地笑了一下。

        “笑什么?”脑后那人突然问。

        沈洛吓得整个人抖了抖,师尊他在诡异的地方长眼睛吗?怎么看见她笑的?

        “你笑的时候……”娄泽看出了她的疑惑,嗓音忍不住带笑,“耳朵会抖。”

        “哎?”沈洛目瞪口呆,忍不住去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真是诡异的温度。

        #

        师徒二人来积云山的目的十分明确,是为了沈洛的突破。

        十六岁突破筑基期,放在各个大门派,都是极其不错的成绩,沈洛是水木双灵根,相对于单一天灵根的其他天才而言,少了些优势。

        灵根数量越少,灵力贯通越纯粹,最利于突破和修行。

        若是换作其他人,可能还有的磨蹭,然而娄泽到底是曾经的大乘修士,半步成仙,对灵根灵力的运用了解不是此界其余修士可以比拟的。

        寻了个僻静的谷内山洞,稍微整理了衣着,娄泽示意沈洛盘膝而坐,然后又从乾坤灵器内取出事先寻来的灵草丹药。

        “筋骨洗涤的过程有些难耐,你且忍忍。”男人在她身后同样盘膝而坐,将丹药递到她唇边。

        沈洛看着那举着丹药的修长手指,乖乖张口含下。

        在凑过去的时候,不知道是刻意还是无意,她的唇瓣往前凑了凑,蹭到了他的指尖。

        收回手的时候,娄泽捻了捻手指,温软的触感仿佛还残余在指尖。

        四下里都设置排布了结界,积云山适合带着弟子来的另一个原因便是这边的灵气极其有规律,帮忙疏导之时可以起到更加良好的效果。

        不过片刻,沈洛的身体渐渐涌上一股股热度。

        逐渐增多的灵力像是灵蛇一样在四肢百骸游走,一点点触碰不同的经脉,像沸腾的水一样冲击。

        沈洛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疼痛,然而这些热度却让她觉得舒适,整个人的感觉十分矛盾。

        她的身体素来畏寒,在这种时候遇上四肢发热的情况,反而没有那样难熬。

        见少女的眉头一点点皱起又舒展开,男人眼里划过一丝心疼,却还是坚持着将之后的灵力引导继续完成。

        筑基并没有这么容易,然而在这一个多月的战斗中,沈洛的经脉已经一步步开拓,相对而言,是一个比较恰当的时机。

        #

        积云山外。

        “喂喂喂,怎么这地儿都是云?”

        棕色老虎慢悠悠在前头踱步,完全不想理会后头的大块头蠢白。

        “老子和你说话呢!母老虎!”布朗哼哼唧唧。

        “啊……真不想搭理智硬的蠢白球。”阿弃慢悠悠对着空气说。

        “……妈的你这样的老虎肯定没人要。”布朗忍不住呛声。

        然而话说到一半它就后悔了。

        因为阿弃本身就是被抛弃的系统。

        感受到棕色老虎这只虎身上都缭绕着寒冰之气,布朗先抖了三抖。

        嘤嘤嘤它要不要先道歉?

        然而和母老虎道歉好没气势啊……

        主人你到底在哪里……布朗的内心好纠结……

        ……

        “嘭!”

        “嗷!”

        “……”

        “……”

        “你怎么突然停下来嗷?”布朗整只虎都趴在了地上,双爪直接捂着被撞疼的鼻子,“嗷好痛!”

        前方突然停下的阿弃没有回话。

        布朗心想这只母老虎不会还在生气吧,然后顺着爪子之间露出的缝隙往上抬头一看。

        皮毛油光水滑的棕色母老虎身躯娇小,然而整个身子该有的肌肉爪力都不缺,整个线条看起来都十足流畅。

        阿弃在云雾缭绕中维持着支起上半身的昂首姿势,美好的后颈弧线被洒落的阳光衬托出来,绒毛洁白的脖颈和腹部看起来软乎乎的,琉璃色的菱形眼眸,支棱着的一对尖耳朵,它在晨光下像一尊尤其美丽的老虎雕塑。

        母老虎它……其实还挺好看的……

        就连那额头上有些狰狞的疤痕,其实,也挺美的。

        布朗的脑瓜子里,头一次冒出这样的想法。

        它和母老虎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就是在敌对方,哪有什么心思去关注这只老虎是个什么样,而这一路上吵吵闹闹,它找不到主人心情不爽利,如果不是不得已也不会和它同路,所以也没怎么注意母老虎是个怎么样的母老虎。

        如今一看……

        卧槽难道它喜欢上这只母老虎的样子了?

        呸呸呸,主人还没找到呢,想什么呢想。

        □□空即是色……□□空即是色!

        “有他的味道……”像一尊雕塑一样的阿弃突然垂下头,顺着云层流动的方向嗅了嗅。

        “……啊啊?谁?”布朗此时整只虎都有点不对劲,难得没有呛声。

        “在山谷的方向,走了。”阿弃仔仔细细嗅过一遍,一脸意味深长地瞥了身后蠢白球一眼,它自己的主人也在那边呢,这只蠢白球怎么没有发现?

        布朗依旧沉浸在它可怕的发现里,哪里注意到阿弃的眼神?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跑得快。

        有了目标之后,它们脚程极快地往积云山内赶。

        #

        “屏气,凝神!”

        “……唔。”

        修真者可开启内识,沈洛此时看见的便是自己丹田紫府内,散乱的灵气正逐步凝结,隐隐约约汇成一个基台的形状。

        半虚半实,半凝半散。

        这一过程最难完成,筑基筑基,最关键之处,便是将一身修为之力凝结成基台,基台为之后修行之根本,可以说,唯独筑基之后,一个修士才是完整的修士。

        筑基的基台有好有坏,有大有小,愈是稳健,打下的基础愈是扎实。

        淡紫色的基台愈发明显,眼见即将成功,沈洛身后的男人隐隐约约露出一丝笑意。

        骤然。

        “哄!”

        整个山谷开始震荡。

        “轰隆隆!”

        万里晴空,雷音缭绕,整片山谷的颤动越来越大。

        “嗷嗷嗷地震么?”白色的大老虎在山谷内部左脚绊住右脚,整只虎在地上打了个滚,压碎了一地的乱石。

        “……不好。”阿弃走在它前面,原本已经摆出对敌的姿势,突然转头,往某处山谷的方向望去,“有人搞鬼。”

        那里,便是沈洛和娄泽选择的筑基突破之地。

        #

        “噗!”姑娘整个人的胸腔震动,像是被什么东西种种击打一般,丹田紫府之内的基台虚虚实实一度晃荡,像是溃散的云雾一样,终于不能维持稳固的形态,又缓慢回归原本的状态。

        明显是筑基失败了。

        筑基失败,对修士的修行而言,是一道坎。

        娄泽一手极快地搂住沈洛后倒的身躯,一手双指成决,操控着嗡嗡作响的霜华剑。

        “……魔修?”

        低低的猜测未落,磅礴的暗紫色魔气便从结界的死角弥漫。

        空气中传来一声低低的轻笑声。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很清澈,笑起来让人舒心,然而在这种场景下出现,就显得十分的诡异了。

        “何人作乱?”男人一手捞起面露疲惫的沈洛,一边凝神警惕周围,一边替沈洛探查一番,确定她没有收到太大的反噬,才松了口气,凝神对敌。

        回应他的只是一阵悠扬的琴声。

        在暗紫色不断迷茫的魔气衬托下,那清俊悠扬的琴音也变得难以忍受。

        #

        “……这地方还有人弹琴?”布朗好不容易站起来,就被一阵气浪压下去,此时一脸懵逼。

        “蠢白,没感觉到魔气么?”阿弃翻了个白眼,三步两步就跳跃而起,在大块凸起的乱石堆里穿梭,完全没有被震荡的大地影响。

        布朗蹦跶起来,也迈开四肢往前跑:“积云山不是修士修行的地方么?阵法这么多,居然还有魔修跑过来?”

        跑到靠近山谷的地方,小径愈发狭窄起来。

        阿弃跑在前面,随意一眼瞟过去,突然驻足,凝视向一个方向。

        “嘭!”

        “嗷!唔……”布朗晕头转向,“你怎么又停下来!不打个招呼!”

        “……有人。”

        布朗四处看了看:“啊?哪有……”

        阿弃的眼神变了又变。

        它刚刚看见一个奇怪的男人,面容很秀气,却一身魔气。

        总觉得,有些熟悉。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321/193860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