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四十四章 车内调情

第四十四章 车内调情

                第四十四章 车内调情

        夏侯颜夕的毒终于是解了,从此,她可以轻松的活着了。

        毒解之后,帝君以夏侯颜夕身体虚弱为理由,执意要送夏侯颜夕去天龙学院。而这一段时间,夏侯颜夕早已习惯了帝君在身边,当下也没有过多拒绝,就随着他了。

        虽然不是第一次坐帝君的马车,不过,上次上来,只顾着和帝君斗气了,根本没有来得及仔细打量这马车。这一次,她是睡足了才来的,闲不住,就开始四处打量起来。只见马车上衣柜,橱柜,玉桌,茶水,古琴,棋盘,书架……等等一应所用俱是齐备,这哪里是马车,就完全是一个小型的起居室。尤其那东西还都样样看起来均是上品,价值不菲。果然是没有最奢华,只有更奢华。她撇撇嘴,真会享受!

        帝君似乎知道夏侯颜夕心中所想,也不点破。

        马车内的帝君殿下和来时有些不一样,少了一份冷硬,多了一份随意;少了一些距离,多了一分人气。没有初见的严谨与老成。帝君殿下半躺在小塌上恣意随性,发丝散乱于胸前,长长的睫毛轻眨,有着说不出来的慵懒与闲适。

        这样的帝君殿下夏侯颜夕是第一次见,不过,也就这么一眼,她都分明感觉自己的心跳的加快,有一种手脚不知往哪里摆的局促,如果不是她前生学的是医术,且对自己的身体十分了解,还以为自己生病了。秀色可餐,说得不仅仅是女子,男子亦如是,一如面前的帝君殿下。

        面对这般秀色可餐的男子,想要保持冷静真的不容易。夏侯颜夕半蹲在马车门口,默默告诉自己,千万不要被他的色所迷惑,半天,平定心神后才将马车门关上,正犹豫着是坐在哪时,帝君殿下开口了:“坐吧。”

        “嗯,多谢帝君殿下。” 夏侯颜夕才不跟他客气,学着帝君的样子,霸气地占据了马车的另一半。帝君殿下的马车很大,就像一个小房间,可再大也是马车,在马车内不坐稳的话,一个点颠簸可是会出丑的。

        不知为何,帝君一听这句“帝君殿下”,心里就非常的不舒服,强压住心里的怒火,冷眼看着夏侯颜夕接下来的动作。

        夏侯颜夕坐稳后马车才继续前行,马阵防震效果极好,再加上道路平坦,夏侯颜夕几乎感觉不到颠簸,于是也不管同在车厢内的帝君,背靠在车背上,老神的闭目养神,不管怎么说,昨晚可是折腾了一夜,这具异时空的身子虽然十分强悍,可以经不住这么折腾,这会儿还真是乏了。

        见夏侯颜夕就这么自顾自的睡去,完全无视了他,帝君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坏主意。他才不管什么怜香惜玉不怜香惜玉的,他只知道,这会儿他很无聊!对,我们高高在上的帝君殿下第一次觉得无聊了!而这无聊的原因还是被打死别人也不会相信,因为帝君殿下是被一个女人的无视而无聊!

        帝君将书往脚边一放、坐正,拉出一个矮几,又从暗格中拿出一套茶具和一包茶叶,其间,他故意弄的声音很大,就是让夏侯颜夕睡不成。

        帝君殿下这是做什么?在马车上喝茶?被吵醒的夏侯颜夕一脸迷惑,可帝君不说话,她也不知如何开口,飞快的扫了一眼帝君殿下那平静的面容,夏侯颜夕低头看帝君泡茶。不得不说,人美做什么都是美的,虽说美这个字用在帝君殿下的身上有点儿不妥当,但帝君殿下却真正是当之无愧的美男子。

        帝君似乎很精通茶道,说“似乎”是因为夏侯颜夕并不完全懂茶道,表面上她装得再像,可终归不是正儿八经的古代闺秀,琴棋书画诗酒茶,这些东西她前世在读大学的时候虽然都有涉猎过,可是,就她那水平,和这时代的才子佳人们相比,完全不够看的。当然,对于酒,她倒是了解的多了一点,毕竟,刚开始解剖的时候没胆子,吓得晚上回去睡不着,只能把自己灌醉,所以,夏侯颜夕自是练就了千杯不醉的本领。

        夏侯颜夕看他一遍一遍的摆弄着茶具,觉得挺新奇的,一不小心就看入迷了。

        帝君见夏侯颜夕此刻正出神的盯着自己,瞬间心情大好。

        不多时马车内就弥漫一股茶香,夏侯颜夕闭上眼悄悄的吸了口气,顿时觉得神情气爽。

        “雨前雪雾,尝尝。”帝君将第一杯茶递给了夏侯颜夕,夏侯颜夕受宠若惊的接了过来,心中暗道,这帝君此刻衣冠楚楚,到还是像个人,不过,这话要是被帝君殿下知道,估计得气得吐血了。

        茶杯就那么小,两人的手指难免相碰,温热的茶、冰凉的手指,夏侯颜夕的心漏跳一拍,茶杯还未接稳,就连忙将手收回。

        “小心。”茶杯险些掉了下去,幸亏帝君反应快,连忙拖住茶杯,同时抓住夏侯颜夕的手,将茶杯放在她手心:“别浪费了本君的茶。”语气轻缓,隐隐带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柔意。

        “是。”夏侯颜夕双手捧着茶,避开与帝君殿下肢体上的接触。虽说,昨天夜里,帝君殿下抱也抱了、搂也搂了、亲也亲了,可那毕竟是晚上,而且,还不是自己自愿的,这会儿大白天的,夏侯颜夕还真不太想与帝君太过亲密。

        满怀心思的夏侯颜夕,捧着茶杯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这么小一杯茶真不解渴,至于茶有什么味道,夏侯颜夕还没有喝出来,她这个俗人根本不懂茶。喝完,将杯子放了回去,等着帝君殿下慢慢的品茶,车厢内一片宁静,茶香扑鼻,有着说不出来的舒心,夏侯颜夕也渐渐放下心中的郁结。

        帝君放下茶杯:“这茶如何?”

        问她?那不等于没问,夏侯颜夕翻了个白眼道:“帝君殿下的茶当然是极好!”

        “本君还以为你品不出来,原来也知这茶极好。”刻意忽略夏侯颜夕对自己的称呼,帝君明显地讽刺夏侯颜夕那牛饮的动作。

        夏侯颜夕也不觉得难堪,落落大方:“帝君殿下说得极是,颜夕不会品茶,颜夕就如同牛嚼牡丹,平白的浪费好茶。”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这雨前雪雾整个枭雄大陆一年也只出三斤,给你喝确实是浪费了好茶。”明明是讽刺意味十足的话,可从帝君的嘴里说出来,却没有那么刺耳,那冷冰冰慢调调的语气,没有平时的威严,多了一份懒散。

        夏侯颜夕实在不明白这位大爷又唱的是哪出戏,一会儿一个样!本着少说少错的原则,乖乖的闭嘴不接话。

        夏侯颜夕不说话,帝君殿下却难得多话了:“夏侯颜夕,你喝了本君的茶,是不是要回报本君呢?”看似寻问,可完全不给夏侯颜夕拒绝的机会,深邃的眸子眨也不眨的看着夏侯颜夕,眼中明晃晃的写着:一副你要敢拒绝,你就惨了。回报?

        夏侯颜夕一愣,到嘴的话因为帝君这眼神而生生收了回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内心各种哀嚎……呜呜呜,这茶又不是她想喝的,这茶也不是她愿意喝的,她可不可以吐出来呀。

        在帝君殿下的淫威下,夏侯颜夕只得将心中的哀嚎压下:“不知帝君殿下要颜夕怎么回报?”

        “别动。”严肃的语气、认真的神色,把夏侯颜夕吓了一跳,果然一动不敢动的坐在原地。帝君殿下俯身上前,一点一点靠近……

        夏侯颜夕的双眼越瞪越大,看着面前放大的俊颜,一时间不知如何反应,双手紧紧的绞着衣带,想要推开帝君殿下,可双手却不受控制,怎么也举不起来。淡淡的竹叶香,将鼻息间的茶香驱散,两人之间仅隔一根发丝,呼吸交融,夏侯颜夕能感觉到,帝君殿下呼气时传来的热气,悄悄的吞了口口水,夏侯颜夕连呼吸都变得小心意意。

        咚咚咚……夏侯颜夕似乎听到自己那如雷般的心跳声,口干舌躁,坐立不安,夏侯颜夕第一次觉得自己原来这么没出息!

        可帝君殿下就在面前,她又不敢妄动。这个不比得晚上,晚上没有灯,两人虽然靠得近,可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现在,在小小的马车内,帝君殿下与自己靠得这般近,这气氛怎么看怎么暧昧,夏侯颜夕有心想要打破这旖旎的氛围,却奈何有心无力……

        面对帝君的步步逼近,只能在心中默默地问:帝君殿下,你到底这要做什么呀?千万别乱来啊……

        夏侯颜夕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眼睛一直睁着又酸又涩,可她却不敢眨眼睛,两人之间似乎只能放得一张纸,她怕一眨眼睛两人的睫毛就打架,然后事情又说不清楚了。

        就在夏侯颜夕以为,时间就此凝固,帝君就这么一直看着,直到天荒地老时,帝君终于开口了:“闭上眼睛。”缓慢的语调似有蛊惑人心的力道,让人不由自主的按他所说的去办。

        “闭,闭闭眼?”夏侯颜夕结结巴巴,手心不停的冒汗,手中的衣带都被汗水给浸透了,长长的睫毛就如同蝴蝶的翅膀,轻轻的颤动着,份外惹人怜爱。

        帝君没有说话,就这么看着夏侯颜夕,眸子里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夏侯颜夕也不知怎么的,在帝君的眼神下,就这么将眼睛给闭上了,心里直打鼓。

        “真是没用!”夏侯颜夕在心里暗暗地骂自己。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194242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