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四十五章 醉香楼风波

第四十五章 醉香楼风波

                第四十五章 醉香楼风波

        “呵呵,”看着夏侯颜夕紧张的小模样,帝君不禁轻笑了起来,声音清凉而魅惑。手指微微一动,帮夏侯颜夕擦去唇边的水渍。

        夏侯颜夕猛地睁开眼晴,看着眼前坏笑着的帝君,一张小脸儿更是红的能滴出水了。

        夏侯颜夕这娇羞的模样彻底娱乐了帝君,一个飞吻“奔”的一声印在了夏侯颜夕的脸上。

        “帝君殿下,天龙学院街到了。”在帝君正想再次调戏夏侯颜夕的时候,月歌不合时宜的出声打断了。

        帝君殿下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夏侯颜夕第一次觉得月歌是月歌也可以这么可爱。

        “好了,下去吧。”帝君无奈,只好拉着夏侯颜夕出了马车,进入了醉香楼。

        二人一进醉香楼,一脚门里一脚门外,还没进去就成了醉香楼瞩目的焦点。

        “二位客观……”店小二一声“请”字卡在了喉咙。手中的托盘落地,“啪”地一声脆响,托盘一摔几瓣,饭菜全部洒在了地上,溅了他一身水渍,他恍若未觉,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一副惊骇吞了苍蝇似地定在二人身上。

        一声清响过后,又听到门口记账的掌柜手中的笔“啪”地落地,他张大嘴巴想发出声,却是半丝声音也没发出,也是一副吞了苍蝇的模样,惊骇中整个人似乎化成了雕像,一动不动地看着二人。

        紧接着又听到无数声抽气声同时响起,有些人甚至惊呼出声。

        然后又无数声清响接连响起,筷子落地,盘子被打翻,椅子被踢到,更甚至有一桌的桌子被惊吓过度而碰翻,一时间醉香楼内噼里啪啦声响不断。

        夏侯颜夕被这副阵仗弄得惊了一下。她想过跟着帝君进来会引起轰动,但没想到是这样子的轰动。她眸光扫向醉香楼内众人,只见人人一副如早先那掌柜和伙计一样的神情,都是同一个表情,除了惊骇还是惊骇。人人都化成了古希腊雕塑,百八十中姿势拧成一种表情,何其可观?

        这样的一幕从夏侯颜夕眼中迅速直达脑海,在脑海中盘桓了一个漩涡之后定型成为一幅画,还是一副伟大的巨作。

        她第一时间想着一定要将这副画画出来!

        又第二时间去转头看帝君脸上的表情!

        只见帝君面色神情一如既往,没有半丝尴尬、羞愤、懊恼,什么情绪都没有。她不由失望,想着这哪里是披着羊皮的狼,这明明就是成了精的黑狐狸。

        再转过头去看众人,众人依然保持他们刚刚踏进醉香楼的惊骇姿势。连眼珠子都没眨一下,夏侯颜夕觉得这副人人化成雕塑的场面实在夸张了些,但的确符合帝君的身份!

        “你从今日此时此刻起轰动了!”夏侯颜夕偏头对着帝君笑。

        “嗯!”帝君殿下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也笑了笑,道:“托你福气!”

        “走!”夏侯颜夕托着他跨步走进了门槛,对伙计和掌柜大声询问,“还有地方吗?给我们找一处地方!”

        她话落,无人应声。

        夏侯颜夕皱了皱眉,看着离她最近的那个小伙计和掌柜的,难道真化成雕像了?她又大声道:“喂,我问你还有地方吗?我们要吃饭!”

        依然无人应声。

        “你们是聋了吗?”夏侯颜夕又喊了一声。

        还是无人答话。所有人的神情连变一变都无。

        夏侯颜夕有些泄气,不至于吧?她和帝君可是两个大活人,这些人怎么一副见了鬼的表情。她偏头看帝君,“要不换个地方?”

        帝君挑眉,“这是整条街上最好的酒楼了。”

        闻此,夏侯颜夕瞪着面前的小伙计和掌柜,想着是不是需要她过去踹一脚才能管用?

        夏侯颜夕还没行动,只听帝君慢悠悠地对那掌柜的出声询问,声音不高不低,“掌柜的,可还有地方坐?”

        “有……有……”掌柜的惊醒,连忙答道。

        靠!这不是对她红果果的鄙视?她人品有那么差吗?夏侯颜夕本来很舒服的心霎时不舒服了。

        “领路!”帝君冷声吩咐。

        “好,好,小老儿这就领路……”那掌柜的似乎想扔下手中的笔和账本,扔了一下才发现手中空空如也。他立即离开桌子,颤巍巍地向着帝君和夏侯颜夕走来,连衣服刮到了桌子角都没发现。

        在夏侯颜夕的不出所料中,那桌子果然“砰”的一声倒下。桌子上的账本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那掌柜的紧接着也“砰”一声,被绊倒栽倒了地上。一个大蛤蟆爬,忍不住痛呼一声。

        夏侯颜夕撇过脸,不忍去看。想着希望这年逾半百的老头经过这一栽之后还能爬起来,帝君和她有那么可怕吗?不,应该说是帝君有那么可怕吗?

        她显然低估了帝君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

        高高在上的云石有一天坠落到了地面上,那是会砸死一大批人的!

        听到这一声大响,终于让醉香楼内宾客的魂回了回,不过姿势没动,也就是眼珠转了转,不过只是一眼,又都很快地转回来,再次看着帝君殿下和夏侯颜夕。

        夏侯颜夕无语望着棚顶。棚顶上镶嵌着珠翠闪闪发光,极其奢华。醉香楼内部的装潢显然比外面看着还要华丽高雅,档次极高。她想着看看这座无虚席人满为患的样子,就能知道这醉香楼的老板一定赚了个盆满体钵。

        地上的掌柜的半天没起来,呲牙咧嘴的,终于将他脸上的惊骇震惊表情转为了人类该有的痛苦表情。夏侯颜夕见帝君站着不动,想着做人不能这么冷血,立即走了过去,对那掌柜的伸出手去搀扶,“磕到了没?我扶你你来!”

        “不……不用……”那掌柜的顿时也不疼了,噌地一下子就从地上爬了起来。连忙躲开了夏侯颜夕的手,一副惶恐的样子。帝君殿下的女人,岂是他能够碰的?

        夏侯颜夕的身子微微弯着,手僵在了半空中,郁闷地想着她有那么可怕吗?不以为意地撤回手,还是关心地问,“要不要请大夫?你刚刚磕的那一下不轻!”

        “不,不用,多谢……小姐……”那掌柜的身子立即后退了两步,与夏侯颜夕保持一定距离,惶恐地连连躬身道。

        “既然无事就好。还有地方坐吗?我们来吃饭。”夏侯颜夕想着早知道吃一顿饭这么难的话,她就不跟帝君一起了?

        “有……有……”那掌柜的头也不敢抬,连忙道:“帝……帝君请……小姐请……”

        “那带路吧!”帝君缓步走过来。

        “是,小老儿这就带路……”掌柜的立即转身,绊绊磕磕地向楼上走去。

        夏侯颜夕抬步跟上。帝君殿下也缓缓抬步,步履是一如既往地轻缓优雅。

        帝君看着夏侯颜夕的背影,眼角余光扫到醉香楼内众人追随着他二人的目光,似乎清泉般的眸子内沉淀了一丝笑意,若是仔细看可以发现他嘴角是微微勾起的。

        上了二楼,掌柜的绊绊磕磕的脚步似乎才稳当了一些,但还是止不住身子抖动。不知道是激动的,还是害怕的。

        夏侯颜夕在后面看着那掌柜的,想着这老头估计今日一过就会老几岁。

        掌柜的在二楼没停步,直接又转了个弯向三楼走去。

        “二楼也没地方?”夏侯颜夕挑眉,她想问的是这生意有这么火爆?这钱得赚多少?这家店的老板还不富得流油?

        “回……回小姐,三楼有天字一号房,临窗的雅间。一直都是留着的,除了……无人用过……”掌柜的立即颤着声音给夏侯颜夕恭敬地解释。

        夏侯颜夕点点头,不再问。想着她应该不算是贵宾,她后面那个家伙才有这待遇。回头又瞥了帝君,正对上他看着她的视线,她清晰地看到了他眼底的笑意,狠狠挖了他一眼,转回头去。

        上了三楼,来到临窗的位置。掌柜的立即推开门,挑开帘子,躬身立在门口,语气和姿态极其卑微,恭敬得不能再恭敬地道:“这间房间一直着人每日打扫,就是为了以防有朝一日……帝君……帝君殿下请,浅月小姐请!”

        掌柜的一句话没说完,夏侯颜夕根本不理会他说什么,已经抬步走了进去。

        帝君淡淡看了那掌柜的一眼,扫了一眼房间内,点点头,“不错!”

        “是很不错,果然是天字一号房!这是你们这最好的房间?”夏侯颜夕也打量着房间,房间内宽敞明亮,洁净无尘,布置高雅,屏风、字画、帘幕、地毯、桌椅器具摆设都无不精致宜人。正对着街道的方向是一面大大的窗子,窗子的材料不是那种浣纱格子窗,而是一种类似水晶的透明物,但又不是水晶,她走过去摸摸,发现居然是最简易的玻璃材料,只不过没有现代制作玻璃的技术,所以看向窗外的景色没那么清晰,但也足够令她惊异了。

        “回小姐,是最好的房间……”那掌柜的立即回话。腰板也直了许多,不知道是因为帝君的夸奖还是因为夏侯颜夕看着那玻璃惊叹的神色。

        “帝君,你过来看,这居然是玻璃!”夏侯颜夕一看到前世的东西,也顾不得许多了,,回头对帝君激动招手。

        夏侯颜夕在喊出帝君名字时,那掌柜的刚刚缓和的脸色再次爬满震惊嘴巴张大。

        帝君依言向夏侯颜夕走过去,看了一眼窗子,又看向她惊异激动的神色,淡淡一笑,微微挑眉,“玻璃?”

        “这不是玻璃吗?那这叫什么?”夏侯颜夕一愣,问道。

        “玻璃……的确如是。”帝君低头沉思了片刻,抬起头,淡淡道:“这大概就是你说的玻璃吧!符合其意。”话落,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对那掌柜的询问,“这个窗子有名字了吗?”

        “回帝君殿下,还没有……”那掌柜的连忙摇头。

        “那以后就叫玻璃吧!”帝君道。

        “是!”那掌柜的立即点头。

        夏侯颜夕再次一愣,感情这玻璃是她给冠上了名字。她嘴角抽了抽,总感觉哪里不对,也懒得理会。又摸了摸玻璃,看着楼下的大街,她想起自己十几层的工作大楼,时常累得疲惫的时候就会这样站在窗前看着外面,心头爬上淡淡伤感,她极力将那曾伤感挥去,回头对那掌柜的道:“将你们这里最拿手的好菜都上来,动作要快!”

        “是,小老儿这就去!”那掌柜的看了帝君一眼,见他没有异议,连忙转身下去了。

        “他好像很怕你?”夏侯颜夕看着帝君,打量他的脸,“你也一个鼻子,一个眼睛,一个嘴巴,难道别人看着你是三头六臂的怪物?怎么都这么怕你?”

        “你怎么不以为是怕你?”帝君淡淡挑眉。

        夏侯颜夕想起那掌柜的距离她老远的样子,心下一阵郁闷。她好歹是大好女青年,曾经做过无数拯救国家拯救百姓救死扶伤的好事儿。可是如今怎么成了人见人怕人见人躲的夜叉了?白了帝君一眼,哼哼了一声,转身一屁股坐在了靠窗的软榻上,舒服地伸了个拦腰,摸到这软榻居然也是上等木料,立即询问,“这里老板姓甚名谁?你知道不?”

        “你想作何?难道要将这里也搬走藏起来据为己有?”帝君挑眉。

        “也?这么说帝君是知道她在雷城收了那个客栈的事了?”夏侯颜夕心思百转,不过,他知道了又能怎样呢?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里虽好,这里的老板目前没惹到我,我还没起那个吃了他的心。就是想结交一下。这么有钱,做个朋友以后也好来混吃混喝啊!”夏侯颜夕脸不红地说着自己的想法。

        帝君眼皮抬了抬,回身慢悠悠地坐在另一张软榻上,似乎很疲惫地揉了揉额头,闭上眼睛道:“我看你别想了,这里的老板从建立了这间酒楼就没出现过。你恐怕找不到他。”

        “连你也不知道?”夏侯颜夕问。

        “你以为我什么都能知道?”帝君无奈答道。

        “也是!”夏侯颜夕想着天下能人多了去了,不止她面前这个家伙是能人。遂不再问。

        帝君也不再开口。

        “喂,你说下面那些人如何如何了?”夏侯颜夕坐了一会儿,又问道。

        “你可以出去看看!”帝君给出一个建议。

        “无聊!”夏侯颜夕嗤了一声,也闭上眼睛,坐了一会儿她还是忍不住好奇想看看下面那些雕像复活了没有,遂站起身,腾腾走出了房门,从楼梯上向下看去,只见他们上来什么样,下面的人此时还什么样。她不禁反省自己和帝君看起来真三头六臂?至于这么吓人吗?有些郁闷地转身走回了房间。

        “下面的人都石化了!”夏侯颜夕走到帝君面前,见他闭着眼睛,不出声,一副没有兴趣询问的样子,用脚踢了踢他,“不会出人命吧?”

        “不说拉倒,反正肯定是说你,我好好的进来,好好的出去,什么也没做,还能被人家说什么。”夏侯颜夕无所谓地坐回软榻上,闭上眼睛,开始想今后的生活。想着那掌柜的怎么就这么慢菜还不端上来?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194242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