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九十一章 前往古树林

第九十一章 前往古树林

        第九十一章 前往古树林

        帝君面色寡淡的瞟了一眼小囷囷,对小囷囷会说话并没有觉得什么不对,他早就看出来小囷囷绝对不是寻常的兽宠了,然后侧,一脸不爽地对夏侯颜夕说:“你以为为夫的名号是叫着玩的吗?”

        古树林是南晋国最大的植物森林,也是整个大陆上唯一一座植物山脉。它坐落在南晋国北部,其覆盖面积大约有一个行省的范围,广袤无垠。

        古树林里面全都是参天大树亦或是各类花种,交错纷杂,每一颗植物都有上千年的历史,且灵性极高。

        要成功抵达古树林,须得经过极其阴寒的天山北路。

        天山北路的温度是零下几百度的,从那里经过最少需要三天的时间,也就是说,在这三天,她都会受冻。

        夏侯颜夕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早就打探好了一切,把关于古树林的资料历史背的滚瓜烂熟,临走之际,准备了很多御寒用的衣物以及途中的干粮。

        她现在暂时不能用灵力来御寒,只能在衣物上做打算,要带的东西不多,几分钟的时间就收拾好了。

        换上男人的衣服后,小囷囷跳进了空间戒指,夏侯颜夕走到门口,拉开房间门,对门外站了不知道多久的帝君说低声道,“可以走了。”

        今日的帝君依然妖孽不可方物,他懒懒的倚在侧门边,身穿墨金色长袍,一头墨色的长发随意散在肩后,尽显雍容华贵。

        他侧着身子,嘴唇淡粉色微抿,鼻梁挺直,头顶的月光洒下来,将他俊美的脸庞一半隐在黑暗一半呈现白皙,却是一种说不出的邪魅味道。

        听见夏侯颜夕这男人的嗓音,饶是一向沉稳睿智不外露情绪的帝君殿下,也经不住是讶异了一下,挑眉打量面前这个眉清目秀的男人。

        夏侯颜夕是猜到帝君殿下会有这样的反应的,脸上的表情十分平静,淡淡解释道,“此行我爹爹他们也会去,为了不落人口舌,只好隐藏身份。”

        帝君看着她,玄寒的幽深眸子浮起一抹璀璨淡笑,“你倒是聪明。”

        虽说站在面前的是个男人,但依然不影响帝君殿下想要调戏夏侯颜夕的冲动,说完这话,他就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夏侯颜夕的头发,低沉的声音柔的像一潭水,“怎么办,小清清即使是个男人,本君也好喜欢。”

        ……

        两个大男人,这么晚了,做这种恶俗的动作,简直太伤眼了!

        夏侯颜夕挥手,毫不客气拍开某人的大手,硬着声音斥道,“安分点,我现在是男人!”

        虽说夏侯颜夕说这句话的时候口气硬朗,脸上的表情也十分严肃,话说的那也叫一个霸气侧漏,可看在帝君眼里,却是十足十的可爱。

        尤其是看着夏侯颜夕顶着男人的脸,粉色的嘴唇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无意识的嘟起,那双原本妖异媚人的紫眸被乌黑明亮的黑眸代替,但那眼神却一点没变,婉转流动之间,依然流淌着点点醉人的光泽。

        帝君殿下看的有点怔然,又抬起手,不顾某人抗议的眼神,白皙润泽的手指直接扣住她依然没变的光洁尖细的下颚。

        “小颜颜,不要拒绝人家的亲近嘛?”帝君殿下突然放软了身段,哀怨无比的声调响起,他细细地端详着夏侯颜夕,眼眸如黑曜石般闪耀着迷离的浓情。

        夏侯颜夕气不打一处来,再次挥手拍开他,一脸恶寒的说道,“你恶不恶心啊!”

        她现在可是顶着一张男人的脸啊,这样他也下的去手噢!

        帝君眼底带着揶揄浅笑,忽然抬起刚刚扣住夏侯颜夕的手,放到鼻尖轻轻一嗅,黑眸轻眯,幽隧的眼眸泛着迷离勾人的水光,直勾勾的盯着夏侯颜夕,丝毫没有心里负担的说道,“我看上的女人,即使她变成一条狗本君都不会嫌恶心,更何况只是一个男人。”

        帝君说这话的时候,一双深幽泛着迷情的眼眸闪着睥睨万物的色彩,浑身透出高贵不可一世的霸道和傲然。

        宛若不可侵犯的王者,从容,笃定。

        闻言,夏侯颜夕脸一下子青了,有他这么形容的么,变成一条狗?

        帝君又往前走一步,伸出手指勾弄起夏侯颜夕脸颊处一抹墨色的长发,慢条斯理的说道,“再说,小颜颜这么可爱,即使是变成男人本君也忍不住的想要疼惜疼惜你呢。”

        说着,帝君俯身,嘴唇微嘟,迅速的在夏侯颜夕侧脸落下了一个吻。

        这个该死的男人!每次一出现都要想方设法的占她便宜,偏偏她实力不如人,又奈何不了,真特么操蛋啊!

        夏侯颜夕捂着脸退开好几步,一脸冷漠的说道,“从现在开始,我只是你的护卫,请跟我保持距离。”

        帝君睨着夏侯颜夕这一脸严肃的模样,忍不住勾了勾唇,胸腔里发出一阵低沉愉悦的笑容,他不笑本身就邪魅逼人,一笑,那勾人的眼睛微微上翘,俊美的脸庞都像是渡上了一层柔柔的光晕,一时间,四周的空气都在霹雳哗啦的开着花。

        妖孽!

        货真价实的妖孽!

        夏侯颜夕冷冷的看他一眼,理了理微乱的黑袍,面色冷峻的从他面前走过,“赶紧的,别浪费时间。”

        帝君看着前边的人儿倔强的背影,心情大好,手负在身后,脸上带着怡然的淡然。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城门,那里,听着帝君豪华的黑鹰马车。

        夏侯颜夕看见了,径直朝那马车走过去,帝君稳稳的跟在她身后,在夏侯颜夕距离马车五米处的距离的时,帝君动了,一个飞身闪到她面前,长臂一捞,温软入怀,帝君身心愉悦,二话不说,直接揽着怀中的人儿飞上马车。

        “说了保持距离啊,你怎么还抱上了!”突然的腾空令夏侯颜夕十分惊愕,再一发现竟是帝君抱着自己,那张脸更是黑里透红,好不精彩,好在晚上城门没人,不然被人看见两个男人抱成一团,断臂传说又要重现江湖了。

        帝君抱着夏侯颜夕坐到马车的软塌里,双手稳稳的缠着她的腰身,不允许她动弹,夏侯颜夕本就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不能用灵力,更是奈他不能,她在他怀里,弱小的如同沙尘,任凭她如何使力挣扎,他依旧稳如泰山。

        夏侯颜夕索性不挣扎了,反正也没用,且马车里没其他人,无需紧张。

        感觉到怀里人儿难得的安静,帝君很享受这一刻,略一低头,他狭长的凤眼似浮现一抹笑意,“本君喜欢识相的女人!”

        夏侯颜夕握紧拳头,抬眼怒视,“你无耻!”

        明明是他强势的抱着她,怎么反过来说她识相,这个世界上还有比他更不要脸的人吗?

        帝君殿下,你不是传闻很高冷很高冷吗?怎么就这么没节操!

        夏侯颜夕浑身没力气,不然,她真想一脚踹这无赖的男人一脸。

        对某人的怒骂,帝君表示一点也不气,反倒是觉得他家小亲爱的小颜颜生气的模样更可爱更迷人了,他忍不住用手背轻轻蹭了蹭夏侯颜夕的脸颊,嘴角邪佞的勾起,“本君允许你放肆。”

        也只能允许你一人!

        夏侯颜夕嘴角狠狠一抽,狠狠地瞪了帝君一眼,然后用手掌盖住自己的脸,她简直简直,不想跟帝君说一句话了!

        牛头不对马嘴!

        她睡觉,睡觉总行了吧!

        夏侯颜夕没睡多久就醒了,因为她听见了马车外边传来的一阵阵说话的声音,杂七杂八混在一起,听得她很心烦。

        她睁开有些发酸的眼睛,头顶就响起男人低沉魔魅的声音,“醒了?”

        夏侯颜夕下意识的抬眸,对上一双明亮璀璨如钻石的深眸,眸子的主人正笑意吟吟的凝视着自己。

        “你。”夏侯颜夕刚要说话,猛然感觉到自己的腰肢被某两只不安分的大手紧紧的捁住,那手臂强而有力,带着炙热的温度,穿透她的衣衫,烫的她整张脸都红了。

        “松手!”夏侯颜夕气急败坏的去掰他的手,无奈怎么掰某人都不为所动,俊美如刀刻般的脸上浮着慵懒随性的笑容。

        夏侯颜夕很无奈很无奈的看着他,“帝君殿下,你能松手吗。”

        帝君凑近她,猩红的薄唇游离在她粉色的耳垂,轻轻的吁出一口暧昧的气息,惹得夏侯颜夕耳根子登时就红成了猴子屁股。

        帝君像是发现了什么惊喜一般,蓝色的眸子溢出星星点点的光芒,他缓缓的上扬声调,嗓音里带了一抹醉人的温度,“呵,原来耳朵是小颜颜的敏感地带啊。”

        说着,帝君伸出舌头,很自然而然的轻舔了一口夏侯颜夕红的冒烟的耳垂,末了,还砸巴砸巴嘴,恶意的微微一笑,叹息道,“味道真甜。”

        轰!

        一道惊雷彻底炸响在夏侯颜夕的脑海里,炸的她浑身发抖,一双潋滟的美眸闪着蓬勃的怒意,她抬起下巴,恶狠狠的瞪着帝君,“你别太过分了。”

        仗着她现在打不过他就肆无忌惮的欺负她吗?

        简直太不要脸了!

        夏侯颜夕气的话都说不出来,雪白的贝齿死死的咬着下嘴唇。

        她发誓,等有一天,她的毒素解除后,她一定要把这个该死的男人狠狠地踩在脚下,让他对着她跪地唱征服。

        哈哈,光是想想就觉得好兴奋!(作者君冷漠脸,只是想想而已)

        “小丫头脾气还挺大。”帝君腾出一只手掐住她的下巴,略一使力,强势的将夏侯颜夕的下嘴唇和牙齿分开,蓝眸里含着无奈的笑说道,“也就亲一下,你怎么这么小气!”

        也就亲一下?

        亲!你怎么可以把这种事说的这么随意自然?你以为亲一下跟吃饭喝水的道理是一样的吗?

        夏侯颜夕扭头,闷闷的说,“还请殿下松手,我现在可是男人,你看着也不隔应啊。”

        帝君揉揉她的脑袋,一双漂亮的凤眸浅浅一眯,漾出些许的波光粼粼,煞是吸引人,“本君不是说了吗,就算小颜颜变成了一条狗,本君也不会嫌弃你的。”

        夏侯颜夕抽了抽嘴角,耷拉着头,郁闷极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帝君眯着眼睛,眼底的笑容如烟花般璀璨绚烂,满满的快要溢出来。

        “没什么意思。”夏侯颜夕有气无力的摇摇头,跟这男人解释不通,干嘛还要浪费口水。

        夏侯颜夕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仰起巴掌大的脸蛋,漆黑的眸子里微光流转,“帝君殿下,那我可以求嫌弃吗?”

        帝君一怔,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他一笑,胸腔里发出轻轻的鼓动,像雷声一般,夏侯颜夕更郁闷了。

        笑个屁啊!

        就在夏侯颜夕忍不住要爆粗口的时候,马车外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似乎是有很多人围在了马车四周。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205758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