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九十三章 实力低弱的下场只有死

第九十三章 实力低弱的下场只有死

        第九十三章 实力低弱的下场只有死

        就在此时,在众人摒息紧盯的视线下,豪华马车的金色珠帘忽然被一只白皙无瑕的小手掀开,下一秒,一名身着黑色袍子,眉清目秀,面容清静的俊俏男子从马车探出头来。

        众人身子一震,个个都一脸复杂的望着这突然出现的男子,心中百感交集。

        帝君殿下深度洁癖是出了名的,平日里从不接近任何人,黑鹰马车除了帝君本人从来没有其他人敢碰触,这个穿着黑袍的男人又是谁,居然有这么大的本事,连帝君殿下的黑鹰马都敢上。

        原本寂静的四周顿时就像是平地响起了一声惊雷,轰隆隆的炸开了。

        大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纷纷猜测这个黑袍男子是何来历。

        而距离黑鹰马车不远处也停靠着一辆黄色的豪华马车,车帘上绣着金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太子殿下的坐骑。

        这次来寻找人参果的人中,除了帝君殿下、蓝月王朝的纳兰太子和南越的二皇子金盛,其他人都是简单只骑着马托着包袱,主要还是为了方便,带上马车未免太累赘,也只有皇室中人矜贵,非得坐马车。

        帝君殿下的马车在众人眼里那就是身份的标志,没有人敢说什么。不过,十大家族的各大代表非常看不惯皇室的行事作风,但却谁都不会说,只是用不屑的眼神时不时的瞟上几眼。

        坐在马车里的纳兰子淳和夏侯天宇加夏侯云清三人是全然不知的。

        夏侯颜夕淡然如被湖水浸泡过的悠然目光轻轻的扫过众人,手负在身后,从马车上一跃而下,一头青丝随着他的动作微微飞动在身后,显得他英挺神俊的面容更加充满迷人的味道,看的在场许多姑娘脸颊俏红,个个眼含春水的望着他。

        其中有一个女子更是大胆,她坐在人群中央的一匹黄色宗马上,身穿青色水烟薄曳裙,一袭黑的发亮的发丝高高挽起,五官精致,眼睛又大又闪,眉眼之间尽显女人的风情,但她的笑容却是充满了男人的力量感,生动不失妩媚,几种感觉叠加在一起,造就一个如此特别的女子。

        只见女子昂着下巴,漂亮的水眸淡淡上挑,眼角眉梢染上温淡的冷傲,手臂一抬,雪白的手指直指夏侯颜夕,扬唇一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笑起来,眼睛半眯,慵懒的如同小猫咪,清雅也高贵,她脸上的嫣然笑容,灿若琉璃,清美夺目。

        夏侯颜夕沉吟不语,她觉得这女子有点面熟,可想不起来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她之前一定见过这个女子。

        女子见夏侯颜夕抿唇不答,大小姐脾气上来了,她抬了抬下巴,语气一变,无比傲慢的说道,“本小姐可是云扬家族的的云扬枫玲,敢问阁下身家何位?若是阁下身家排行达不到云扬氏的地位,本小姐问你话你却不及时回答,这可乃大忌,仔细你的小命!”

        云扬枫玲?

        夏侯颜夕神色一凝,随即了然,“难怪敢这么嚣张呢?原来是十大世家的人。”不过,还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掀眸,淡淡打量着对方。“不过,有这个女子在,看来这趟旅途不会太枯燥啊。”夏侯颜夕在心里默默感慨道。

        云扬枫玲见夏侯颜夕竟然还是无视了她的话,甚至还一脸当她不存在的神情,这令从小就受尽各种男人追捧的云扬大小姐自尊心严重受损,她俏脸微沉,怒火中烧的朝夏侯颜夕大吼,“你大胆,竟敢一而再再而三无视本小姐的问话!”

        夏侯颜夕目光清浅淡然,不怒而威的扫了她一眼,“不好意思,在下乃帝君殿下的贴身护卫,只听帝君殿下的话。”

        言外之意就是,你算老几,够格我回应吗?

        此话一出,全场皆震,一片哗然。不愧是帝君殿下的人,就连区区护卫说话都那么的嚣张,瞧瞧那浑然天成的王者气息,简直和帝君殿下的神威如出一辙。只是,这是一个普通的护卫应该有的气势吗?

        各大势力代表面面相觑,在没弄清楚事情的缘由之前,众人皆聪明的不做声,场面一下子冰寒致极点。

        云扬枫玲哪里想得到那么多,此时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虽然帝君殿下的威名响震四方,她的确敬怕,可若对方只是一名小小护卫,那就另当别论了,即使他的主子是帝君殿下那又怎样,她就不信,帝君殿下会为一名小小的护卫当众打她云扬氏家的脸。

        思及此,云扬枫玲昂起尖尖的下颚,娇俏的脸蛋上挂起一抹叽俏的寒意,她定定的看着夏侯颜夕,眼底有着难堪,只是还未张口,她身旁的一名身穿深灰色锦袍,身形瘦削却很有力量感的俊朗男人抬起手小声制止道,“枫玲,切不可出言不逊,对方可是帝君殿下的护卫,我们惹不起这样的人物。”

        说话的男人正是云扬枫玲的长兄,云扬胜,目前是掌管整个云扬氏家的领头人,年仅十六的他就已经是八阶武者,实力天赋乃上乘。

        两人是同时出生,年纪相当,可从小,云扬胜就比妹妹云扬枫玲稳成内敛,敦厚睿智,不怕事且也不惹事,深受云扬氏家族人爱戴,但他做的最多的事,就是替妹妹云扬枫玲收拾烂摊子,干些擦屁股的事情。

        云扬枫玲侧头,暗暗握紧了手里的套绳,眼底尽是阴霾,“哥,怕什么,他不过是个护卫而已,是他无视本小姐在先,我只是教训一下他而已,帝君殿下根本不会计较什么的。”

        云扬胜面色严肃,语气强硬的说道,“反正不许再生事,你惹谁都可以,但别惹到帝国殿下那里去,你也不看看,虽说对方只是一名护卫,可他既然能与帝君殿下同坐马车,一看便知此护卫不一般,你还这么不懂事的去闹,迟早有一天金氏会毁在你手上。”

        “哥!”云扬枫玲不满的道,无比哀怨的看着云扬胜,“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妹妹,我还是你妹妹吗?”

        云扬胜神色微寒,毫不让步,“你只要不给我惹事,你就永远是我妹妹,你若是不听,现在我立即就派人送你回去!”

        云扬枫玲咬紧了贝齿,哥哥态度如此冷硬,她又怎么敢再反驳什么,只能万分郁闷加胸堵的闭上了嘴巴。 虽然嘴巴上不能说什么,可她眼神上却没有放过夏侯颜夕。

        她怒气冲冲的转过头,毫不掩饰眼底的风暴,露骨而尖锐的冷光乍现,像无数把刀刃,直勾勾的朝着夏侯颜夕穿刺而去。

        若是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夏侯颜夕早已经千疮百孔了。

        云扬枫玲以为,不管是谁,面对她这样显眼的挑噱,再怎么心如止水也该有点细微反应吧,这个男人总不会再无视她了吧。

        她目光紧紧的盯着正前方,渴望能够得到夏侯颜夕的回应。可结果,令她失望了。

        只见对方懒洋洋的斜靠在马车边,一双清明的眸子毫无波澜,宛如黑色的死湖,一点水花也没有,静的哪怕就是你此刻丢一堆石子进去,也无法击起一丁点的涟漪。

        这个护卫真是冷血的过头了。

        最气人的不是你被打被侮辱被怎么怎么地,最气人的是,不管你说什么做什么对方都是一脸世界与我无关的表情,这样显得她就像个小丑一样。

        云扬枫玲多想奋起大骂,可碍于云扬胜盯着,再不甘心,也只能憋屈的把这口气咽在喉咙里。“不急,等进了古树林,再找机会收拾这个该死的护卫!”

        夏侯颜夕却在此时忽然跨上黑鹰马背,抓住马身上的套绳,目光淡漠冷酷的朝着众人道,“大家无需紧张,帝君殿下说了,此次寻找人参果,全凭各位本事,公平竞争。”

        夏侯颜夕这一番话无疑不是如同惊雷。

        话落,众人激动了。

        要知道,人参果这灵物可是所有人梦寐以求的,一千年才生产一颗,能解百毒还能促成灵力升阶,这里每一个人都深受国家、家族重托,务必要寻得灵物交差,他们当然不希望帝君殿出来跟他们竞争人参果,毕竟以帝君那高不可攀的强大实力,从他们手里抢走任何东西那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在刚刚看见黑鹰马车的一刹那,众人的脸色都十分的难看。

        夏侯颜夕这适时的一句话,轻易的就让众人提到嗓子眼的心安安稳稳的落回原位。

        还好寻到人参果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这是要靠机缘的,不是你灵力阶层高就能解决的,只要帝君殿下承诺了不会跟他们抢人参果,那么大家也就放心了。

        闻言,十大势力们的代表面色皆是一松,都在对方眼里看到了浓浓的惊喜。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夏侯颜夕其实是故意这么说的,为的就是让他们放松心情,才能更加有激情的寻找人参果。

        如此一来,便能增加寻找人参果的效率,她也就能尽快把体内毒素完全解了,虽然现在暂时是没有事了,可是,她可不想在身体里埋一颗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定时炸弹。毒发时的那种疼痛,那种无助,她到现在都忘不了。思及此,夏侯颜夕眼底窜起一抹狡黠,快的捉摸不住,转瞬即逝。

        其实,论起心黑,他家小颜颜他不相上下,甚至,还要青出于蓝呢。

        马车里,帝君慵懒的靠着,俊美无双的脸上漾着妖治动人的光芒,葱白的手优雅的晃着青瓷立脚杯,慢条斯理的送到唇边轻抿一口,神态怡然俊雅,蓝眸色彩悠扬,举手投足皆是高贵风范。

        听着夏侯颜夕说的那番话,帝君粉红色的薄唇妖娆的上扬,勾勒一抹邪魅魄人的弧度,眼眸如蓝色宝石被阳光折射般闪耀着迷离的温情。

        “进来。”帝君薄唇轻动,无声开口,利用神念将信息传达给夏侯颜夕。

        马车外,夏侯颜夕笔直的坐在马背上,脑海里接受到帝君不容拒绝般王者霸气的低沉命令,清俊秀气的脸滑过一抹不自然,正好此时,前方红格子铁门缓缓朝两边拉开,从高处传来一声浑厚的大喊,“起,界门开。”

        夏侯颜夕不由攥紧了套绳子,眼眸一摒,忽觉前方自动绕出一条大道。

        所有人都很有自知之明的朝两边散开,特意让帝君殿下的马车先出界门,就连纳兰太子和金盛皇子的马车也得排开,乖乖让帝君殿下头一个走。

        笑话,谁敢比帝君殿下先走,除非是想跟帝刹过不去,谁会跟自己的命过不去啊。

        夏侯颜夕温静冷淡的目光扫过四周,心里深深地意识到,实力强大,真的是非常重要,尤其是在这以武为尊的异界,若是实力低弱,下场也只有死。

        她一定要找到人参果,解掉身上的毒,然后找到当年给她下毒的凶手,她要赶紧把毒素清理了,她要强大起来,再也不被任何人暗算伤害,她要保护她爱的每一个人。

        夏侯颜夕眉眼微抬,眼中浮现一抹坚定的光芒,她看了一眼前方,最终决定还是不进马车,免得里边那男人又要跟她动手动脚的,她实在是懒得应付。

        凝了凝神,夏侯颜夕摒弃多余杂念,维持冷漠的脸色,纤细白皙的手指轻轻戳了戳黑鹰马的脑袋,轻声道,“往前走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2059602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