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帝君殿下太宠妻 > 第九十五章 夏侯颜夕,必须是他的帝后

第九十五章 夏侯颜夕,必须是他的帝后

        第九十五章 夏侯颜夕,必须是他的帝后

        从界门赶到天山北路的外围处,至少要用一天的时间,可黑鹰马竟然只用了短短几个时辰就赶到了。

        马车停下来的那一刻,夏侯颜夕不禁感叹的低语了句,“不愧是黑鹰马,这速度可真是变态啊。”

        “这马再变态,可也没有我家小颜颜一半的变态。”一道低沉含笑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夏侯颜夕侧了侧头,还未转身,一股清新好闻的味道忽然窜进她的鼻腔,下一秒,她便落入了一个宽大温暖的怀抱。

        帝君一个跃起,稳稳的坐在夏侯颜夕身后,大手从她的腰肢侧边绕进去,精准无误的覆上她抓着套绳的两只手,霸道的将她的小手握在自己的手心里。

        帝君用下巴轻轻的蹭了蹭夏侯颜夕柔软清香的发顶,深蓝的眼睛如同泛着浅浅光芒的蓝色湖水,风过,掀起一层微小的涟漪,眸仁柔情无边,一眼深陷,开口的嗓音也仿佛注了一股暖暖的清流般,幽低而迷媚,在夏侯颜夕敏感的耳垂边吐气如兰,“小颜颜,你刚刚怎么不跟本君坐马车里。”

        尽管早已被身后这无耻的男人轻薄无数次,可夏侯颜夕依旧还是无法忍受跟一个男人挨的那么近,他的气息带着炙热的温度,轻轻洒洒的扬在她耳畔,带着灼烫,令她止不住的想要颤抖,逃离。

        “里边太热。”夏侯颜夕神态自若的说,但其实这只是她随便找的借口,你让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好意思跟帝君说我不进马车是因为怕你占我便宜,就像现在这样。

        帝君何等聪明,哪里不知道夏侯颜夕的小心思,一双如同蓝色曜石般闪着比太阳还要璀璨夺目的光芒,眼角眉梢微微轻挑,覆盖着蛊惑般迷情的笑意,他用带茧的指腹诱惑般的轻轻摩擦着夏侯颜夕娇嫩的手心,朱红的殷唇在阳光下散发出莹润清亮的光泽,嘴角邪佞的勾起,低低反问,“真的是怕热?不是想要躲我?恩?”

        夏侯颜夕脸上的热气已经退却,眼神略显得深谙,让人看不清她眼底深处的情绪,她嘴角淡薄的上扬,声音平静道,“没必要。”

        没必要?

        闻言,帝君唇角的微笑冷了冷,眼神瞬间黑沉一片,他一把扣住夏侯颜夕的下颚,将她的脸转了过来,一双玄寒如冰的蓝眸紧紧的盯着她无波无澜的眼睛,气场危险而冷漠,“什么叫做没必要?你别忘了,你可是我的帝后,我的一切对你来说都是非常有必要的。”

        夏侯颜夕细眉挑起,淡然的迎上他压迫般的视线,清泓般的眼眸此刻却如同黑色的潭水般,深幽不见一点明亮,开口的语气也是冷然无情的,隐隐还有一股讽刺透露出来,“帝君殿下,需要我提醒你吗?我并没有答应做你的帝后,请不要胡说八道。”

        “胡说八道?”帝君细细咀嚼着这四个字眼,神色一怔,随后,他脸上的冷淡慢慢隐去,呈现出一种被雨水冲刷过后的清携宁静。

        他就这么看着夏侯颜夕,看着她不服输倔强的眼神,嘴角轻轻一扯,勾出一抹王者般睥睨天下的傲然弧度,强势而霸气的开口,“是不是胡说八道,以后你就知道了。”

        夏侯颜夕,必须是他的帝后。

        “是吗?”夏侯颜夕扬起下巴,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弧度,似笑非笑的低喃,“那就拭目以待吧。”

        天色渐晚,考虑到后面还有三天的时间都要在奔波忙碌中度过,再加上又坐了一天的马车,夏侯颜夕也有点乏了,出于对她的身体考虑,于是二人直接去附近最大的一家名为“香万里”的酒楼订了一间豪华包厢,决定今晚先好好的休息一下,洗个澡,储备点精力,明天一早再继续赶路。

        各自洗漱完毕后,两人点了一大桌子的菜开始进食。

        “多吃点。”帝君脸上挂着体贴的笑,吃饭途中不停的往夏侯颜夕碗里放菜,别提多殷勤了。

        只不过……

        夏侯颜夕抬起脸,有些无奈的表情,手指了指面前快要堆成小山的饭菜,“我又不是猪,你给我夹这么多干什么。”

        帝君眼底的笑绚烂妖娆,反而还很淡定的摇头,“你太瘦了,不多吃点怎么长肉。”他一边说着,一边气定神闲的夹了一筷子红烧肉,慢条斯理的放到夏侯颜夕唇边,像哄小孩一般的放柔语调,满眼宠溺的开口,“乖,张口。”

        夏侯颜夕已经非常了解帝君的习性,若是此刻她推开他的手,以他强势霸道的个性,指不定又会出什么其他的妖蛾子来折磨她呢。

        夏侯颜夕暗暗斟酌了一番,虽然心底一百个不愿意,可也还是听话的张嘴,优雅的将那块红烧肉咬进嘴里,慢吞吞的咀嚼起来。

        帝君见夏侯颜夕如此听话,脸上笑意更浓,赶紧趁此机会又舀了一勺子汤送到她唇边,“别光顾着吃菜。”

        夏侯颜夕吞下红烧肉,盯着面前的银色的勺子,艰难的扯扯唇道,“帝君殿下,我吃饱了,求放过。”她再吃就真的要撑死了!

        见她是真的吃不下了,帝君只好放下勺子,两只手撑在桌子上,双目灼灼的盯着她,“吃饱了的话,那咱们来聊聊天吧。”

        夏侯颜夕拿出帕子擦了擦嘴角,看了他一眼,奇怪的道,“聊什么?”

        帝君定定的盯着她,唇角淡淡扬起,带着丝丝的邪气,“聊聊你的爱好。”

        “……”

        夏侯颜夕一脸看智障的表情睨他一眼,“我很累,我要睡觉,没空陪你扯淡!”

        “这怎么能叫扯淡呢?”帝君不依不饶的说道,任性的就像个孩子,“我不管,我就是要知道你的爱好。”

        夏侯颜夕扶额,头疼不已,“那个,帝君殿下,注意点形象。”

        帝君微微勾唇,波光映在他眸底,给人一种冷冽外又有少许柔情的软,他一点也不遮掩的说,“在你面前,形象都是浮云。”

        夏侯颜夕眼角一抽,又是这个理由,她早该想到了!妥协的叹息一声,她垂了垂眼帘,歪着头想了一下,才开口,“这个爱好嘛,得看你说的哪方面,我其实没什么爱好,我现在就想解毒,然后找出给我下毒的幕后黑手,其他的我什么都不想。”

        这话倒是夏侯颜夕的心里话,来到这异世十五年,她每天都在不停的修炼不停地寻找解毒的方法,好不容易以为自己找到解药了吧,还没有过几天清闲的日子,又发现之前的那个暗夜夜芳华只能压制毒性,她生来就是操劳命,哪有那个时间去搞什么爱好!

        帝君看到夏侯颜夕眉目间恍然而过的黯然,心里有点泛疼,他伸出手,安抚的摸摸她的脸颊,承诺道,“放心吧,本君不会让你出事的。”

        夏侯颜夕有些失神的坠入他潋滟清蓝的眸仁里,脸上淡淡微笑着,眼底却是一片仓凉的空洞。她不知道在前边等着她的是什么,可她隐隐觉得,事情一定不会那么顺利。

        未知的未来才是最可怕的,夏侯颜夕心底很不安,她总觉得,自己的四周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那是一双充满了怨毒冷厉的眼睛,仿佛在万年冰洞里冷藏了千万年。他就像如影随形般,带着轻蔑,高傲的观察着她。

        这样的感觉,从她走出无尽之地的那一刻,便时有时无的出现在她心头,然而最近这段日子,这感觉突然越来越明显了。

        夏侯颜夕的危机意识很强,也很灵,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出过任何岔子。

        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黎明的曙光揭去夜幕的轻纱,吐出灿烂的早晨。

        柔缓温暖的透明光芒穿过薄薄的窗户纸,如同温柔的清风一般,轻轻洒洒的漫在大床上相拥而眠的一男一女。

        夏侯颜夕睡眠一向清浅,更何况还是被某人厚颜无耻的强抱在怀里,本就睡得不自在,所以当微茫洒进房间里的时候,她就睁开了眼皮,趁着帝君还在熟睡,慢慢拿开他落在自己腰肢上的大手,小心翼翼的脱离了他的怀抱,从床上下来,走到窗子前,轻轻的推开了窗户。

        她斜着身子靠在窗拦边,仰着漆黑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遥远的天际。

        此时的天际,已微露出蛋白,云彩赶集似的聚集在天边,像是浸了血,显出淡淡的红色.

        是非常养眼的风景,夏侯颜夕看的入神,这样静谧轻闲的时刻,令她多日来沉重的心情不由缓和下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太阳渐渐升起来了,淡蓝色的天幕,仿佛被舞台上的灯光照亮了,东半边涂上了一摸亮晶晶的朱红色。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554/2061583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