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三十五章 炼药术

第三十五章 炼药术

        从藏书阁回来,已经是上午八点钟了。牧语沿着东水湖,抵达了韩长老的住处——丹房。

        丹房的大门是敞开的,迎面就扑来一股热风。牧语知道,在这座丹房下面,连通着一条地火之脉,在炼药厅中,那一座座炼丹炉下方,便有一缕地火萦绕。

        打量了一下炼药厅,那炼丹炉共有十余座,但并没有完全的坐满,第一天见到师兄师姐们,他们瞅着牧语,神色皆都有些冷淡,或是不太友好。

        在场的修士,修为没有一个低于炼六巅峰的,绝大多数都达到了炼八,甚至炼九境界,而炼六巅峰的修士,年纪也都在十三四岁左右,虽说这样的修炼速度,相比其他核心弟子算不上突出,但是,韩长老收的弟子,不看重修行天赋,而看重炼药天赋,将来这群人,几乎都会成为一品炼药师,甚至是二品炼药师!

        一个炼药师对于宗门的重要性不必多说,就已韩长老为例,他的修为处于筑基期巅峰水准,以他的年纪与资质,此生恐怕都无法结丹成功。而宗门那些位高权重的长老,都是清一色的结丹期修士,但他们对韩长老却是不敢生出半点小觑与轻视之意,更是连掌门都对他尊重的很。

        看着师兄师姐们那副冷淡与疏远的模样,牧语微微一想,便摇了摇头,好像明白了什么。

        按照牧语的力量,此届秋季大比第一名,怎么也不会轮到自己,就算是前五都不会轮到自己。而他偏偏就走了千年都不遇的狗.屎运,拔得头筹……这也难怪他们会对牧语产生轻视与冷淡之意。

        估计就算是其余的内门弟子,都对牧语这个核心弟子产生轻蔑与嫉妒之意。

        “坐吧。”韩长老阖着眼,指了指一座炼丹炉。

        牧语冲他抱拳一拜,不管两人的仇隙如何,毕竟现在的韩长老是自己的师傅,只要一日不彻底撕破脸皮,牧语就得像对待把自己养大的师傅一样,对待韩长老。

        一位清秀的道童,恭敬的把一本《基础药方》,和炼药的材料,递给了牧语,随即那清秀道童便退到一旁,默默地站在阴暗的角落中。

        今天韩长老讲解的是一张很普通的一品药方,名为‘蕴气液’算是最初级的丹药了,其作用便是可以增加人体体内的灵力。

        而被宗门当作大比奖励的灵露液,则是蕴气液的进化版,功效要高上一筹,仍然是一品丹药的范畴。

        大多数情况下,‘散’或是‘液’的功效,远不如‘丹’的功效。

        如一品丹药夺灵丹,与灵露液与蕴气液的作用相同,但功效却是两者之和的一倍多!

        ……

        双掌拍在炼丹炉上,轻声念了一遍口诀,沟通炼丹炉下方,那一缕地火。蓦然间一团橙黄色的火焰出现在炼丹炉里。

        照着韩长老的讲解,牧语先是往炼丹炉进药口里,投入了一味灵药。控制橙黄色火焰包裹那味灵药,约莫三分钟后,那味渐渐地化作了汁液形态。

        嘭!

        忽然,那团橙黄色火焰紊乱了起来,倏然爆炸开来,化作一丝丝炽热的火流,消散在炼丹炉中,而那味化作汁液形态的灵药,也被滚烫的温度蒸发,化作了白色蒸汽,顺着排气口排出了外面。

        第一次炼药……失败了。

        牧语轻吐一口浊气,哪怕是出色的炼药师,炼制一品丹药都有一定的失败率,像他这种新手菜鸟,失败十次都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

        把一味灵药重新投入进药口中,随即沟通地火,控制那团橙黄色的火焰,裹住那味灵药,缓缓地烧成汁液形态。

        反复失败四次后,当第五次时,那味灵药终没有被地火湮灭,而是成功的粹出了精纯的药叶,药物杂质顺着排气口,变成雾状流了出来。

        牧语眼眸一亮,额头已经布满了细密地热汗,当即毫不迟疑,再次投入第二味灵药,令橙黄色地火分离出一团,裹住第二味灵药,烧成汁液形态。

        嘭!

        倏然,当第二味灵药即将要成功时,一阵沉闷的声响传出,从炼丹炉里投射出来的火光,映照在牧语那张阴沉而苍白的脸庞上,伴随一道低骂,把双掌抽离炉壁,运转《小聚气功法》,恢复消耗的灵力。

        沉了一下气,炼药本就是考验一个人心态的过程,如果因为失败而变得心浮气躁,那么就将永远无缘炼药师这个职业。

        约莫四个小时后,第二味灵药化作了汁液形态,随即,牧语深吸一口气,开始尝试把两味药液进行融合。

        反复地感受了一下,体会到那一丝融合度时,牧语毫不迟疑的双掌开始靠拢,牵引着那两团橙黄色地火,发出“嘭”的一声响音,在牧语紧张的注视下,两团橙黄色地火融在了一起。

        牧语眉梢带着一丝喜色,沉住气来,控制住火焰温度,令两团药液,刚好达到沸点程度,如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一般,黄、青色药液,混杂在一起,变成了淡青色的液体。

        急忙抽出一只手,把一个玉瓶置于进药口处,随即右手一拍,被橙黄色地火裹住的淡青色液体,蓦然化作一团,流入了玉瓶中,一丝丝沁人心脾的白雾,从瓶口冒出,牧语摸来一个纯玉制成的塞子盖上,这才擦去额头上的汗珠,重重地喘了一口气。

        没等牧语观察自己人生当中,第一份炼制的丹药时,便被一只枯老的手掌夺去,一下子弹开纯玉塞子,被韩长老吞咽进了肚子里。

        “你……”牧语惊诧,这个老头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干嘛要把自己炼制的蕴气液给喝了?

        仔细地品味了一下,韩长老蹙起了眉头,喃喃自语道﹕“是蕴气液的味道,而且比普通的蕴气液也相差无几……”

        把空掉的玉瓶扔给了牧语,韩长老望着他,神色一冷,淡漠道﹕“四个多小时才成功一次,你这份资质连乙等都算不上。”

        “是吗……”牧语微微地一笑,并没有生气。

        看着牧语那毫不在意的样子,韩长老神色掠过一抹厌烦与冷意,他已经默默地站在这里有四个多小时了,一直都在观察着牧语的操作。许久许久,韩长老才无奈的清醒,那张上古药方并没有记载什么高端的炼药手法,也没有从牧语操作中,觉察到一丝异状,包括喝下那瓶蕴气液,也与普通蕴气液无异,完全就是新人菜鸟的粗糙手法。

        不得不说,为了那张上古药方,韩长老的确有点魔怔了。

        厌烦地扔给牧语一瓶丹药,韩长老声音冷淡的说道﹕“每天服用一粒,这些丹药对你的修行有点好处。”

        说完,韩长老便从偏殿径直地离开了炼药厅。

        而牧语则望了一眼四周,除了几个勤奋的师兄外,剩下的师兄与师姐已经不见了踪影。

        犹豫了片刻,牧语拾起地上的丹瓶,打算回去捉一只野兔,喂给它一粒看看,若是没有什么恶毒的作用,自己才会放心地吞服,万一被韩长老下了套,误吃了类似‘诚言散’的特殊丹药,那可就要悲催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198497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