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问尊仙 > 第七十八章 杀戮

第七十八章 杀戮

        嘭!

        腥臭的泥沼水液四溅而出,两道影子,一前一后的追逐窜出。前面的那道身影,看起来略显狼狈,后面紧追不舍得身影,透着一股凶残之意。

        牧语神色冷漠地注视着追逐过来的黑蛟,倏然,他在岸边站定,手中的朴刀豁然一扬,爆射出一片符光,咒文如蝌蚪一般,在刀身上乍现。

        噗!

        牧语的出刀速度很快,平凡无奇的朴刀,直接劈入了黑蛟的肚子里,随即,牧语眸光闪动,双臂一用力,想要给它来个开膛破肚,可惜,黑蛟并没有因痛感而丧失理性,数丈长的蛟取一扭,尾巴拍打着泥沼,快速地后撤。

        “疾!”牧语低喝,一柄符剑化作流光射出,沿着那被朴刀划开的伤口,蓦然穿透了它的身体,从背部劈出。

        嘶~~

        黑蛟痛苦的大叫,一双绿幽幽的蛟瞳,乍现暴戾之色,那根独角发光,凝聚着磅礴的妖力,下一刻,就射出了一道黑色的弧线,溢散出来的波动,搅得整片泥沼都翻天地覆!

        牧语见状,瞳孔骤然一缩,没有犹豫的摸向储物袋,祭出了一个蓝色的圆环,随着灵力灌注,一片白蒙蒙的雾霭弥漫。

        “缚!”牧语喝了一声,右臂抬起,指向了那头凶恶的黑蛟,只见那个蓝色圆环在虚空中,快速地暴涨到房屋大小,轰的一声,便化作一道流光,套住了黑蛟的头颅,随即就猛地一收紧,如一个蓝色箍子一样,令黑蛟头颅直接爆裂开来!

        伴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黑蛟头颅爆碎,覆满白色冰渣,如冰块一样纷纷坠落进泥沼中,令泥沼表面,都染上了一层白渣。

        一阶巅峰妖兽——黑蛟死!

        站定在岸边上的牧语,稍稍地松了一口气,默念驭器决咒语,牵引着黑蛟尸体,拖到了岸边,进行解剖处理。

        估摸用了十四分钟的时间,牧语把黑蛟身上的材料都收入了储物袋里,特别是那根蛟角,装入了玉匣中,小心翼翼地保存了起来。

        牧语找了一条小溪,洗去身上的污垢后,换了件崭新的衣服,开始沉思这场战斗,把一个个过程细节化的剖析开、加以研究。

        “若我使出全力的话,应该可以斩杀一阶巅峰妖兽,对付一个没有灵宝在手的炼气期九层修士!反之,若炼气期九层修士手里,有至少一件灵宝的话,估计就只有逃命的份了。”牧语暗道。

        “我现在最缺少的就是高品质的法器,以及威能强大的法术!若有顶级法器与强大法术武装我自己,除了筑基期修士,我将无所惧怕!”牧语思忖,打算此届松山小会结束以后,就想方设法的求购一套品质不错的灵宝级法器。

        虽说有冰吒环在手,一般的炼气期修士无法伤害到牧语,就算打不过,逃跑也是可以的,不过,牧语可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要时常居安思危,万一人家有限制你手中法器的灵宝怎么办?困住冰吒环后,在催动灵宝朝你击杀,除了依靠狼靴的速度抱头逃窜外,连一战的信心都没有!

        按照牧语想法,拥有一件风属性灵宝、一件土属性灵宝和一件攻击类的灵宝,才能有自保的能力。进可攻,退可逃。

        总结完刚才的那场战斗后,牧语沉吟片刻,便起身继续闯荡在这片林子。

        “嗯?”倏然,牧语左手摸向了腰带处,望了一眼发光的玉牌,烙印着“牧语”二字,是他的身份令牌,有宗门打下的特殊禁制,是无法仿造的。临参加松山小会前,陆长老就施了一道法术,一旦方圆十公里内,有同门的气息,这个身份令牌就会发出微弱的光芒。并可以根据光芒的强弱,来判断所属同门弟子的方位。

        约莫二十多分钟的时间,牧语来到了一处盆地,玉牌所散发出的光芒也达到了最盛,然而,当牧语走到一株柳树前时,蓦然发现,一名身穿白衣的女性弟子,倒在了一片血泊中。

        牧语吃了一惊,冲上前去,念了一遍咒语,施展出净愈术,一团绿芒包裹住了白衣女子,磅礴的木系真元修补着她破损的娇躯。

        不过,这女子流血太多了,且胸口有一道贯穿心脏的致命伤,是被一件钝器所伤,生命已经无法挽救了。

        或许是回光返照,女子虚弱的睁开了眼眸,那双漂亮的眸子先是露出惊恐之色,渐渐地,便被浓烈的喜悦所取代。

        “师……兄……”

        “别说话,我会想办法救你的。”牧语低声,虽然他很清楚,女子已经没救了,但却不忍心告诉她这个事实,平静地死去,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结果。

        女子闻言,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苦涩,说道﹕“师兄不必骗我……我知道,我、我快要死了……小心……小心乌山……”

        话没有说完,女子便气断而亡。

        牧语沉默了半响,搓出一道火球,就地火化了女子,把她的骨灰装入了一个罐子里,丢入了储物袋。

        “小心乌山宗……”牧语轻喃,望向地上的那片焦炭,低声道﹕“我记住了!”

        ……

        某处丛林,一名身穿玄月宗服饰的女子,满脸慌张地逃到了一条河边,她的一只腿不停地流血,腹部也被钝器贯穿,平凡的面孔上苍白无比,布满了绝望之色。

        “这位道兄何必苦苦相逼?”女子娇喝,就连声音也透着虚弱。

        “把储物袋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一名手持精致钢剑的男子,傲然的单手背后,缓缓地走了过来。

        女子轻咬着贝唇,犹豫少许,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把腰间的储物袋,扔给了那男子。

        “很好,你可以走了。”男子赞许地点了点头,玄月宗女子大喜,朝着男子作揖感谢,正当她要直起腰时,豁然,一道剑芒袭来,把女子直接劈成了两半,血雨乱飞。

        “哼,蠢货!”男子轻蔑的冷笑,掂了掂手中的储物袋,搓出一道火球,令女子的尸体化作了飞灰。

        ……

        碧波万顷的长空下,某个离剑宗内门弟子,催动三个符宝飞剑,斩向了一个黄色罩子。

        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怒吼的手持一把巨斧,顶着那黄色罩子,想要劈杀那个宗门弟子。

        只见一道缚字喝出,一条青色锁链,如电蛇般探去,缠绕住那魁梧大汉,随即三柄飞剑洞穿了他的额骨、脖子与心脏,带走了一汩汩猩红的血液。

        ……

        大河中,一个冷若冰霜的少女,祭出了一个白色珠子,五道极寒的光华射向了操控磨盘大山体的阴柔男子。

        那磨盘大的假山,在阴柔男子操控下,在空中继续暴涨,达到了房屋那么大,轰隆一声,五道极寒光华尽数劈在房屋大的假山上,竟然只是荡漾出微微的涟漪,炸起一片玄奥的符咒来。

        “哈哈哈,我还是那句话,你若服侍我一夜,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否则的话,这条大河就是你的坟墓!”阴柔男子发出一阵笑声,眸光带着一股淫.色与渴望。

        “无耻之徒!我杀了你!”少女咬着银牙,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勾勒出那惹火的身材,一想起刚才自己洗澡时,眼前的这个男子满脸色相的偷望,心中便怒火中烧,恨的不将他千刀万剐。

        唰!

        半弧形的白芒从那颗珠子里冲出,如锋利的冰刀一般,狠狠地撞击在那房屋大的山体法器。

        阴柔男子冷笑,单手一掐诀,喷出一道真元灌注在山体法器中,黄色光罩出现,覆盖在山体法器上,那半弧形的白芒冲来,与黄色光罩碰撞了一会儿,两者就纷纷的溃灭,威能都互相地抵消。

        “啊……”豁然,那冷若冰霜的女子发出一道惨叫,小腿被一个水蛛咬破,毒素快速地进入她的体内,霎时间,半个身体都变成了紫色,肢体与感官都麻木了。

        噗!

        房屋大的假山当头压落,直接把女子压成了肉泥,血染这条大河!

        而那水蛛则咬着两个储物袋,爬到了阴柔男子的手上,温顺地用口器触碰了他手心一下。

        “冥顽不灵!只可惜了那一身惹火的皮肉。”阴柔男子叹息,手掌一翻,水蛛与储物袋就消失不见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60642/205552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